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七十八)王力雄著

2022.01.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七十八)王力雄著
Photo: RFA

欧阳中华用「向量和」的理论挺王锋。他解释「向量和」不与哪个人完全一致,却是群体共识。各群体当选者是这共识的「和载体」,「和载体」之间的进一步协商,得到高一层「向量和」,与对下面所有成员的向量直接求和,结果是相同的,因此无论哪一层当选者都可以代表其下的所有成员。

但是——往往真正要说的在「但是」之后——目前的当选者是否能确保「向量和」?欧阳中华有疑问。在向量求和的链条上只要有一个不是真的「向量和」,最后结果就不是真的「向量和」。他对「双面人」不信任,认为「双面人」依靠旧体制的官僚机器,能够隔离层议制的监督约束,初期接受「双面人」是为转型便捷,现在要解除人们的疑虑就要消除瑕疵,欧阳中华提出藉助宏平台举行一次从基层直到国家层面的层议制选举。

此时宏平台注册成员已达三亿七千六百万,继续保持每天百万的增长。小区间和行政村间形成更高的联合体,有的延伸好几个层次,包纳上百万成员。用宏平台进行选民认定和票权统计,数据是现成的。人人用手机下载宏平台应用,完成层议制的整体选举理论上一天就够。最有价值的一点是选举结果由计算机刚性执行,谁当选即刻得到权限,落选者马上失去权限,没有私情舞弊,杜绝人为抗拒,以往的选举弊病都可以得到解决。现在需要的只是让宏平台的成员达到六亿——超过全国选民总数的一半,在宏平台进行的全面重选便具备国家层面的合法性了。

基层组织通过使用宏平台认识到好处,欧阳中华的提议得到广泛支持。福建省的层议制委员会率先宣布将在全省使用宏平台进行重新选举,浙江随之跟进,其他几省陆续做出同样决定。当河南省的层议制委员会也决定采用宏平台进行重新选举后,王锋公开表示接受并赞成欧阳中华的意见,巧妙地说明了自己曾对宏平台建设给予资金支持。王锋进一步提议,由欧阳中华担任这次层议制重新选举的总监察员,也得到上下一致赞成。欧阳中华首先感谢信任,表示由计算机运行的宏平台执行规则是刚性的,本不需要监察员,不过他愿意在层议制选举从人工操作转到计算机操作的过渡充当最后的守门人。

宏平台迎来又一次爆发。这是柳鸿最紧张的阶段,幸运的是当义工的IT人纷纷把所在公司的空闲能力用于宏平台,甚至不惜压缩本公司业务,让宏平台在不增加设备的情况下扩大数十倍能力。那么多IT精英的参与简直就像革命的盛大狂欢,连平时不可一世的大公司也不敢与自己的技术队伍作对,默认肥水外流。注册六亿成员的目标迅速达到。在人人有手机处处有网络的时代,宏平台提供的便利让选举再无过去的时空限制,随时可以进行。从层议制业主委员会和村民委员开始重选,接着由当选者重选社区街道或乡镇的委员会,再逐层递选产生县、地、市各级委员会,直至省委员会。

层议制的顺利重选连欧阳中华都出乎意料,关键是没有了以往人工选举的扯皮和麻烦。不过他在振奋同时又有失落——原本期待「双面人」在重选中出局,结果却是多数「双面人」继续当选,宏平台选举的结果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双面人」一般是地市以上的委员长,选举者是下一层委员长,首先考虑当选人的行政水平。「双面人」熟悉和善于运转从旧体制接手的管理机器,既然层议制可以随时制约当选者,就没必要撤换,至少目前还不到时候。其实欧阳中华自己的理论完全可以解释——层议制不需要意识形态或道德信仰,基层成员有追求自利的本能和理性就行。经验范围让每个人都清楚如何追求自利,这种自利经过逐层求和,形成的便是不断扩大的群体利益。这种群体利益在所涵盖的群体内会自发形成道德,不需要代议制所需的「培养民众素质」。至于当选人的个人道德无须管别的方面怎样,只要其对群体有任何不利之处,便会立刻遭到罢免,就够了。

不过,即使结果没有多大变化,经过了这次符合程序的全面重选,层议制的合法性变得无可质疑。宏平台的所有决策都可以追溯每一个环节,直到源头,且都有不可更改的区块链记录,随时接受验证。尤其是所有参与都不再被简化成单一的「是」与「否」,而是能体现出无限丰富性,并以这种丰富性形成民主的决策,相比之下,代议制便显得简单和粗糙。

82. 双雄

各省区委员长召开国家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即相当于各省区整合为一体,也即层议制从民间自治体制升格为国家体制。这自然会吸引举国关注,有数亿人登录宏平台旁观这次会议,形成宏平台的又一次流量洪峰。不过经过了前面的考验,柳鸿已不再担心宏平台的承受能力,做了杯手冲咖啡,盘腿到公司休息室的沙发上当观众。

国家委员会的形成没有经过宣告,基本是自然而然。每产生一个由地市委员长选出的省区委员长,宏平台系统就会将其自动纳入国家委员会,授予国家委员会委员的权限。当三分之二的省区选出了委员长后,宏平台即自动开放国家委员会开会决策和立法功能,那时就相当于国家委员会激活。到目前为止,除了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上海六省市,已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省区选出了委员长,国家委员会也就可以行使职能了。

宏平台上的各层级委员会都有独立的空间,有内部讨论区、投票箱、公告板、档案室及查询功能。目前平台的承载能力有限,其他层级暂时只可用语音和文字,仅对国家委员会提供了视频功能。与会的各省区委员长可以相互看到,也能被旁观会议的国民看到。占据一半屏幕的是数排并列小画面。最上的总统位置暂时空缺。总监察员位置是欧阳中华。二十三位省区委员长在下面排成四排,上三排各六位,下排有五位再加一个以网络符号表示的「民意区」。每个画面都处于直播状态。移上鼠标即显示该委员长的个人信息、历史介绍及发言记录。轮到谁发言,便会在另一半屏幕上显示为大画面。

欧阳中华以总监察员身份主持会议。柳鸿把自己的办公室借给了他。其实只要通得过ID认证,人在哪都可以参加会,只是面对几亿观众的初次亮相,背景是正式的办公室好一些。欧阳中华首先介绍,除了未成立省级委员会的六省市,西藏、新疆未与会,因为图伯特委员会将西藏、青海、甘肃、四川和云南五省藏区都包括在内,打破了原行政区划,需要国家委员会决定认可与否;新疆的南疆区层议制委员会和北疆区层议制委员会希望各自成为独立的省级单位,也须国家委员会决定。

欧阳中华宣布,去掉上述八省区,以及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澳门,参加国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省区占百分之七十四,人口占百分之七十九,皆超过三分之二,因此会议合法。

这时「民意区」的网络符号闪动,发出哔音,弹出「西藏和新疆的行为是否属于分裂国家」字样。按照设置,当对某个问题的点赞数超过人口最少的省区——西藏自治区的三百五十万人时,相应问题就会从「民意区」弹出,要求回答。这种总体性的问题此时只有总监察员有资格回答。欧阳中华先回顾了历史上民主转型伴随的民族冲突,印巴分治、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内战等,当初担心中国民主化也迈不过这个槛,专制造成的民族仇恨会在民主转型时爆发冲突,说到此欧阳中华话锋一转,「……然而我们现在没有爆发内战或仇杀,连艾沙也放弃了新疆独立的要求,正是因为有了层议制保持各民族的理性互动。图伯特委员会和维吾尔人为主的南疆委员会都明确表态不主动诉求独立,为什么还要扯到分裂国家?他们没来参加会议,是在等待层议制转型完成最后一步,处理他们提出的问题。这局面何其珍贵,何其不易,应该珍惜。藏人和维人在专制压迫下受了那么多苦,为什么不能提出保证自身权利的要求?作为同样痛恨专制的汉人,首先应该倾听藏人和维人的想法,而不是继续沿袭大一统的思维。」

欧阳中华接着解释层议制的本质是自由的联邦关系,只要不分裂国家,几省藏区想联合在一起,或南疆愿意与北疆分开都无可指摘,且正是层议制的真谛。他回答这个民意问题带有批评意味,是想让少数民族民众看到汉人在数量求和中表现的大一统意识不会影响国家委员会,这种不逢迎大众的态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是代议制政治不会出现的。

下面进入正式议程。国家委员会首先承诺,层议制中国将继承原中共国家体制的全部法律及政权系统,同时宣布在百分之七十四的省区和百分之七十九人口的授权下,国家委员会具备改变国家体制与法律的合法性。国家委员会全票通过了「国家基本法纲要」,那是欧阳中华起草的层议制规则,经王锋在中央电视台直播并被广泛下载后,正处于全国性实际实施中,这次由国家委员会认定后,成为下一步变革体制和修改法律的基础。在根据「国家基本法纲要」形成的「国家基本法草案」出台后,除了要获得国家委员会全票通过,还需得到全民公投的二分之一以上赞成,才成为正式法。

随即的议程是选举总统,也是标志层议制国家结构的最后完成。欧阳中华在宣布这项议程后,当即表示辞去总监察员之职,参选总统。他的参选说明是:「……我希望担当首任总统,不视为当官,也不当作个人荣誉,是为了把握层议制国家的最初起点。我没有政府工作经验,但此刻对国家重要的不是具体工作,是层议制机制的确立和完善。我作为层议制的开创者,在这方面最清楚。」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