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二十七)王力雄著

2021-01-29
Share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二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王锋知道有人故意传言自己是犯错误下来的,苏建军的「北京下来的」正是暗示这一点。王锋考虑对官兵该讲什么话,作为新上任的长官到战场看望部队,讲点什么是不可少的。苏建军却不想让王锋成为中心,立刻以事件为由打断。

「对不起,王司令,一个被抓获的维吾尔人供认有外国间谍让他带路,抓间谍的队伍现在回来了。我得马上处理。」说完把王锋撂在了一边。

一队吉普车从村外的山丘疾驶而来,卷起烟尘。孤独的沙漠鹰仍在头顶天空盘旋。吉普车带来了一个金发白人青年。看见有高级将领,白人青年把美国护照高高举起,用生硬汉语大喊着:「我是美国人!我是美国人!……」,看样子他知道中国人对美国人有忌讳,刚才显然也是对抓捕他的士兵这样说。士兵不敢动他,却当着他的面枪毙了维吾尔向导,使美国人受刺激到几乎歇斯底里,只知道「美国人」是他唯一的护符,不断重复喊「我是美国人」。

美国人是个潜入新疆的自由记者,听维吾尔人说军队正在炮轰毁灭这个村庄,重金雇人带路,赶到时炮轰已结束,他们爬到能俯瞰村庄的山丘,用长焦距镜头首次拍到了军队枪杀平民的影像。不过,他拍的影像连同所有器材现在都被缴获。

苏建军先是平静地看技术副官用电脑播放美国人相机里的存储卡,里面的画面若是传出去,会让中国军队的暴行被天下所知。随后的画面却是把苏建军当成了重点,拍的都是他,从全身到特写。如果摄影镜头是枪筒的话,苏建军肯定已被射死了几十次。苏建军的脸色变得狰狞。美国人还在挥动护照重复着「我是美国人……」。

一切在瞬间发生。苏建军猛飞一脚踢倒美国人,吼叫「我操你妈!美国人算老几!」。倒地的美国人把护照举在眼前,似乎是个挡箭牌。谁也想不到苏建军突然拔出手枪,对准美国人连续扣动,一串枪响,美国人当场毙命。那张年轻的脸瞪大了眼睛,不能想象他怎么会受到这种对待。

一片死寂,官兵都被镇住了。他们杀维吾尔人习以为常,杀美国人还是头一次见。苏建军缓缓收起手枪,环视四周,神态恢复平静,发出命令:

「给我扩大搜索,发现活物一律枪毙,不管是他妈的哪国人,外星人也得给我杀!我们是中国军人,我们怕谁!操他妈,谁都不怕!」

士兵中有人发出像在乡下看露天戏台演出时的叫好,随即喝彩四起,接着变成群体欢呼,枪支举起,密密如林。王锋被晾在一边,像个无足轻重的外人,被一个玻璃罩隔离,什么都看得清楚,听得清楚,但是与他无关。苏建军的脸上浮出满意的笑容,却更像狞笑。王锋猜测这可能是他第一个亲手杀的人,而且杀的是个美国人,让他很有成就感。没有得到升迁的不满藉此发泄,也是向王锋示威。王锋和他的眼光相遇,那目光无视地划过去,却闪过窃喜的蔑视,苏建军向欢呼的士兵招手,用的是摹仿毛泽东的姿势。

「把这个美国人的臭肉倒上汽油烧了!让他永远消失!」苏建军下令。

「是!」副官奉命,指挥下面执行。

在场的只有宋秘书是王锋的人。因为今天上战场,宋秘书带了手枪。王锋从宋秘书腰间拔出枪,朝天开了一枪。全场安静下来。王锋转向在身旁冷眼看他的苏建军,挥起另一只手向那张脸打了一记耳光。苏建军那张骄横的脸上立刻出现一个手印。官兵全惊得目瞪口呆。

苏建军怒到青筋暴露,伸手要拔腰间那只刚杀了美国人的枪。王锋用枪指住他:「只要你拔出枪,你就死定了!」

苏建军看似歇斯底里,深处还保留着一分明智。在战场上对上级拔枪,哪怕只是威胁,当场枪毙是铁定的军规。这种事虽在将军之间没发生过,但是王锋倚仗这一条肯定敢开枪。

苏建军把手从枪套放下,神情更加狰狞。脸上被王锋打出的手印从浅转深,与另一半脸的苍白对比,像是个阴阳脸。

「他妈的你也太狂了,眼里有没有上级?懂不懂军规?老子不是不在场,老子就在你眼前,没个请示报告,问都不问就杀人,你是向老子示威吗?!」王锋咆哮着,既是骂苏建军,也给其他人听。然后向阿克苏军分区派给他的卫兵下令:「收他的武器!带到车上禁闭!」他估计身边只有这个警卫排可以执行他的命令,但他有把握其他官兵不会反。官大一级压死人在中国军队是深入骨髓的文化,没人会为了一个中将去反对一个上将。王锋为什么发怒,通过王锋说的话都能理解。哪个军官的下级有同样做法,他们也会有跟王锋一样心态和反应。所以形势立刻逆转,官兵被王锋慑服。这个新来的司令对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中将可以当众扇耳光,他们若不服服帖帖,不知会遭到什么狠手段呢!王锋相信刚才一幕马上会传遍全军,他的威权会就此确立。

代价是与姓苏的结了死仇。这种官二代从小被纵容,骄横一世,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光是姓苏的没什么了不起,他的后台是白冀武,打狗欺主,等于和白冀武又结了一道梁子。王锋倒希望苏建军控制不住自己做出激烈举动,后面搞垮他就有口实。当众扇他耳光本想达到这种刺激,苏建军及时克制住了,他后面肯定也不会再乱来,一切会按规矩,不是因为怕了,而是相信可以翻盘,不能让王锋抓住把柄失去机会。苏建军表情自信,只是仇恨地怒视王锋,傲然地被押到车上。

王锋让把被杀美国人的尸体装箱,保护好,送到阿克苏医院太平间冷冻,始终要有士兵守卫看管。同时让现场所有人交出拍摄的录像和照片,进行登记,签名认证,统一保管。仅用没向王锋请示报告的理由不能给苏建军多重的处置,反而会让他落个霸道小气、嫉妒功臣之名。他需要用别的理由。这个被毁灭的村庄和被枪杀的美国人,应是可以做文章的。到底是什么文章,眼下还不清楚,先把证据收集起来再说。

耀眼的天空,那只沙漠鹰不再盘旋,滑翔远去。如果有人盯着看,会发现那只鹰一直没有扇动过翅膀。如此之长的滑翔,对气流的利用真是让人叹服。然而所有目光都被牢牢吸引在地面,根本无人往天上多看一眼。

待押解苏建军的汽车远去,军官们排队一一向王锋敬礼,报告姓名职位,并号令在场士兵列队接受新司令训话。这次行动的主力是特种兵,炮兵和装甲兵都属支援。这些年特种兵装备提升,军服军械完全现代化,已经很像电影上的美国兵。士兵们自己也在找这种感觉,脸上抹着伪装色条,戴墨镜,嚼口香糖,似乎他们正在进行的是与伊斯兰国或基地组织的恶战。

王锋环视特种兵,缓缓开口:「你们执行命令没有错,我不能责怪什么。但是当你们打完这种仗,至少应该感到羞愧。这是打仗吗?不是,是屠杀!看看你们杀的是什么人!老人、妇女、孩子!杀这些人用得着你们的现代化武器吗?用得着你们扮成这么酷的样子吗?没错,有恐怖分子混在他们当中,但是特种兵的特种在哪里?不就是要在复杂情况中把平民和恐怖分子区分开,歼灭恐怖分子保护平民吗?如果不问青红皂白像现在这样一股脑杀光,要你们干什么?闭着眼睛轰炸和开枪就行了,什么人都能干。那不是军人,是屠夫!军人的作用不是杀人,首先是保护人。你们当兵的第一课就应该懂得这种仁爱精神,如果你们真懂了什么是军人的仁爱,就不会看见一个高级军官未经审判枪毙手无寸铁的人时还有脸欢呼,像看到了英雄!你们不觉得可耻,我都为手下有你们这种兵无地自容!」

王锋说这些话是真心的,也是因为需要。如果他没有打苏建军,也许不会说出来得罪所有官兵。而当众打了一个中将是大事,需要给自己找到支点,就要强化他和苏建军的分界。这种说法能占住道德制高点,因此需要尽可能地突出和发挥。历史有时就是这样,某种组合的变化,个别小小因素造成的最初剪刀差后来会形成完全不同的路径。连蝴蝶翅膀的搧动最终都能导致风暴,耳光搧动的力度可要大得多,因此要说那个耳光让王锋从打台湾的强硬派变成了治疆的温和派,不能说完全没有逻辑上的相通。

当然王锋的怀柔策略不仅仅是因为苏建军,随着他对新疆局势的了解,情况的严重远超想象。这块比台湾大五十倍的土地,民族仇恨几乎到了无解地步,正是仇恨与杀戮的结果。仇恨是万恶之源,武器消灭不了仇恨,屠杀只能造成更多仇恨!根本的防止分裂是消除仇恨。眼下维吾尔人与汉人的积怨看不到如何遏制。世界维吾尔大会制定了采用恐怖手段把汉人赶出新疆的战略。维吾尔人在野外切断输油管线,在大城市搞自杀式爆炸,有机会就实施暗杀,或是见到落单的汉人就干掉。军警疲于奔命,平定一地其他地方又出事,部队刚离开叛乱又死灰复燃。海外维吾尔人返乡参加战斗,国际穆斯林志愿军也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渗透,带来的先进武器和战斗技术使冲突烈度进一步提高。大批汉人逃回内地,回不了内地的汉人组织起来,成为官方民兵,当局发放武器,派军人训练和指挥。双方都靠恐怖解决问题,杀死男人,强奸女人,烧毁对方村庄,激起更多仇恨和报复。新疆正在进行的完全是一场种族战争。

台湾暂时被王锋放在了脑后。先把大五十倍的新疆领土保住,再去想那个岛不迟。至少那里人们还安居乐业,两岸能保持自我控制,统一与否不着急。作为军人,保住新疆是更大的功业,足以激励他全力以赴。眼下他还不清楚如何消解不共戴天的仇恨,也不知道最终能否有出路,眼界所见,难而又难。

耀眼的天空,那只沙漠鹰不再盘旋,滑翔远去。如果有人盯着看,会发现那只鹰一直没有扇动过翅膀。如此之长的滑翔,对气流的利用真是让人叹服。然而所有目光都被牢牢吸引在地面,根本无人往天上多看一眼。

待押解苏建军的汽车远去,军官们排队一一向王锋敬礼,报告姓名职位,并号令在场士兵列队接受新司令训话。这次行动的主力是特种兵,炮兵和装甲兵都属支援。这些年特种兵装备提升,军服军械完全现代化,已经很像电影上的美国兵。士兵们自己也在找这种感觉,脸上抹着伪装色条,戴墨镜,嚼口香糖,似乎他们正在进行的是与伊斯兰国或基地组织的恶战。

王锋环视特种兵,缓缓开口:「你们执行命令没有错,我不能责怪什么。但是当你们打完这种仗,至少应该感到羞愧。这是打仗吗?不是,是屠杀!看看你们杀的是什么人!老人、妇女、孩子!杀这些人用得着你们的现代化武器吗?用得着你们扮成这么酷的样子吗?没错,有恐怖分子混在他们当中,但是特种兵的特种在哪里?不就是要在复杂情况中把平民和恐怖分子区分开,歼灭恐怖分子保护平民吗?如果不问青红皂白像现在这样一股脑杀光,要你们干什么?闭着眼睛轰炸和开枪就行了,什么人都能干。那不是军人,是屠夫!军人的作用不是杀人,首先是保护人。你们当兵的第一课就应该懂得这种仁爱精神,如果你们真懂了什么是军人的仁爱,就不会看见一个高级军官未经审判枪毙手无寸铁的人时还有脸欢呼,像看到了英雄!你们不觉得可耻,我都为手下有你们这种兵无地自容!」

王锋说这些话是真心的,也是因为需要。如果他没有打苏建军,也许不会说出来得罪所有官兵。而当众打了一个中将是大事,需要给自己找到支点,就要强化他和苏建军的分界。这种说法能占住道德制高点,因此需要尽可能地突出和发挥。历史有时就是这样,某种组合的变化,个别小小因素造成的最初剪刀差后来会形成完全不同的路径。连蝴蝶翅膀的搧动最终都能导致风暴,耳光搧动的力度可要大得多,因此要说那个耳光让王锋从打台湾的强硬派变成了治疆的温和派,不能说完全没有逻辑上的相通。

当然王锋的怀柔策略不仅仅是因为苏建军,随着他对新疆局势的了解,情况的严重远超想象。这块比台湾大五十倍的土地,民族仇恨几乎到了无解地步,正是仇恨与杀戮的结果。仇恨是万恶之源,武器消灭不了仇恨,屠杀只能造成更多仇恨!根本的防止分裂是消除仇恨。眼下维吾尔人与汉人的积怨看不到如何遏制。世界维吾尔大会制定了采用恐怖手段把汉人赶出新疆的战略。维吾尔人在野外切断输油管线,在大城市搞自杀式爆炸,有机会就实施暗杀,或是见到落单的汉人就干掉。军警疲于奔命,平定一地其他地方又出事,部队刚离开叛乱又死灰复燃。海外维吾尔人返乡参加战斗,国际穆斯林志愿军也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渗透,带来的先进武器和战斗技术使冲突烈度进一步提高。大批汉人逃回内地,回不了内地的汉人组织起来,成为官方民兵,当局发放武器,派军人训练和指挥。双方都靠恐怖解决问题,杀死男人,强奸女人,烧毁对方村庄,激起更多仇恨和报复。新疆正在进行的完全是一场种族战争。

台湾暂时被王锋放在了脑后。先把大五十倍的新疆领土保住,再去想那个岛不迟。至少那里人们还安居乐业,两岸能保持自我控制,统一与否不着急。作为军人,保住新疆是更大的功业,足以激励他全力以赴。眼下他还不清楚如何消解不共戴天的仇恨,也不知道最终能否有出路,眼界所见,难而又难。

37.鹰之眼

路透社播发的影像皆为空中俯视,所谓的鸟瞰——如飞禽眼睛看到的影像。飞禽就是新疆被毁村庄上空的那只沙漠鹰,其实是个被装上了羽毛做成鹰状的无人机,逼真得在高倍望远镜中也看不出假,异常的只是不扇动翅膀。然而鹰的滑翔能力超强,常可以藉助气流滑翔很久不动翅膀,所以不易引起怀疑。沙漠鹰装备了精良的电子眼,全程不间断拍摄视频,还有每秒拍摄一张的高清图片,清晰完整地展示了美国记者被杀的场面,全世界的主要媒体皆做了转发。

沙漠鹰是被苏建军枪杀的美国记者的。他以旅游身份进入中国,希望抓到震撼新闻一举成名,卖出高价。西方媒体最重视图像证据,美国记者在美国定制了沙漠鹰,带进中国组装,事先计划的目标就是新疆。在希望世界了解新疆真相的维吾尔人帮助下,美国记者让德国女友留在安全地带操纵沙漠鹰,自己尽量接近被毁灭的维吾尔村庄,争取从地面拍到更好的图像,结果却付出了生命。沙漠鹰成了他的死亡见证。在地面监视器中目睹了他死亡的德国女友抛弃掉所有设备,只带着记录视频的存储卡,穿越戈壁逃出新疆,离开中国后交给了路透社。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