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二十七)王力雄著

2021-01-29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二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王鋒知道有人故意傳言自己是犯錯誤下來的,蘇建軍的「北京下來的」正是暗示這一點。王鋒考慮對官兵該講什麼話,作爲新上任的長官到戰場看望部隊,講點什麼是不可少的。蘇建軍卻不想讓王鋒成爲中心,立刻以事件爲由打斷。

「對不起,王司令,一個被抓獲的維吾爾人供認有外國間諜讓他帶路,抓間諜的隊伍現在回來了。我得馬上處理。」說完把王鋒撂在了一邊。

一隊吉普車從村外的山丘疾駛而來,捲起煙塵。孤獨的沙漠鷹仍在頭頂天空盤旋。吉普車帶來了一個金髮白人青年。看見有高級將領,白人青年把美國護照高高舉起,用生硬漢語大喊着:「我是美國人!我是美國人!……」,看樣子他知道中國人對美國人有忌諱,剛纔顯然也是對抓捕他的士兵這樣說。士兵不敢動他,卻當着他的面槍斃了維吾爾嚮導,使美國人受刺激到幾乎歇斯底里,只知道「美國人」是他唯一的護符,不斷重複喊「我是美國人」。

美國人是個潛入新疆的自由記者,聽維吾爾人說軍隊正在炮轟毀滅這個村莊,重金僱人帶路,趕到時炮轟已結束,他們爬到能俯瞰村莊的山丘,用長焦距鏡頭首次拍到了軍隊槍殺平民的影像。不過,他拍的影像連同所有器材現在都被繳獲。

蘇建軍先是平靜地看技術副官用電腦播放美國人相機裏的存儲卡,裏面的畫面若是傳出去,會讓中國軍隊的暴行被天下所知。隨後的畫面卻是把蘇建軍當成了重點,拍的都是他,從全身到特寫。如果攝影鏡頭是槍筒的話,蘇建軍肯定已被射死了幾十次。蘇建軍的臉色變得猙獰。美國人還在揮動護照重複着「我是美國人……」。

一切在瞬間發生。蘇建軍猛飛一腳踢倒美國人,吼叫「我操你媽!美國人算老幾!」。倒地的美國人把護照舉在眼前,似乎是個擋箭牌。誰也想不到蘇建軍突然拔出手槍,對準美國人連續扣動,一串槍響,美國人當場斃命。那張年輕的臉瞪大了眼睛,不能想象他怎麼會受到這種對待。

一片死寂,官兵都被鎮住了。他們殺維吾爾人習以爲常,殺美國人還是頭一次見。蘇建軍緩緩收起手槍,環視四周,神態恢復平靜,發出命令:

「給我擴大搜索,發現活物一律槍斃,不管是他媽的哪國人,外星人也得給我殺!我們是中國軍人,我們怕誰!操他媽,誰都不怕!」

士兵中有人發出像在鄉下看露天戲臺演出時的叫好,隨即喝彩四起,接着變成羣體歡呼,槍支舉起,密密如林。王鋒被晾在一邊,像個無足輕重的外人,被一個玻璃罩隔離,什麼都看得清楚,聽得清楚,但是與他無關。蘇建軍的臉上浮出滿意的笑容,卻更像獰笑。王鋒猜測這可能是他第一個親手殺的人,而且殺的是個美國人,讓他很有成就感。沒有得到升遷的不滿藉此發泄,也是向王鋒示威。王鋒和他的眼光相遇,那目光無視地划過去,卻閃過竊喜的蔑視,蘇建軍向歡呼的士兵招手,用的是摹仿毛澤東的姿勢。

「把這個美國人的臭肉倒上汽油燒了!讓他永遠消失!」蘇建軍下令。

「是!」副官奉命,指揮下面執行。

在場的只有宋祕書是王鋒的人。因爲今天上戰場,宋祕書帶了手槍。王鋒從宋祕書腰間拔出槍,朝天開了一槍。全場安靜下來。王鋒轉向在身旁冷眼看他的蘇建軍,揮起另一隻手向那張臉打了一記耳光。蘇建軍那張驕橫的臉上立刻出現一個手印。官兵全驚得目瞪口呆。

蘇建軍怒到青筋暴露,伸手要拔腰間那隻剛殺了美國人的槍。王鋒用槍指住他:「只要你拔出槍,你就死定了!」

蘇建軍看似歇斯底里,深處還保留着一分明智。在戰場上對上級拔槍,哪怕只是威脅,當場槍斃是鐵定的軍規。這種事雖在將軍之間沒發生過,但是王鋒倚仗這一條肯定敢開槍。

蘇建軍把手從槍套放下,神情更加猙獰。臉上被王鋒打出的手印從淺轉深,與另一半臉的蒼白對比,像是個陰陽臉。

「他媽的你也太狂了,眼裏有沒有上級?懂不懂軍規?老子不是不在場,老子就在你眼前,沒個請示報告,問都不問就殺人,你是向老子示威嗎?!」王鋒咆哮着,既是罵蘇建軍,也給其他人聽。然後向阿克蘇軍分區派給他的衛兵下令:「收他的武器!帶到車上禁閉!」他估計身邊只有這個警衛排可以執行他的命令,但他有把握其他官兵不會反。官大一級壓死人在中國軍隊是深入骨髓的文化,沒人會爲了一箇中將去反對一個上將。王鋒爲什麼發怒,通過王鋒說的話都能理解。哪個軍官的下級有同樣做法,他們也會有跟王鋒一樣心態和反應。所以形勢立刻逆轉,官兵被王鋒懾服。這個新來的司令對他們眼中高不可攀的中將可以當衆扇耳光,他們若不服服帖帖,不知會遭到什麼狠手段呢!王鋒相信剛纔一幕馬上會傳遍全軍,他的威權會就此確立。

代價是與姓蘇的結了死仇。這種官二代從小被縱容,驕橫一世,絕對不會嚥下這口氣。光是姓蘇的沒什麼了不起,他的後臺是白冀武,打狗欺主,等於和白冀武又結了一道樑子。王鋒倒希望蘇建軍控制不住自己做出激烈舉動,後面搞垮他就有口實。當衆扇他耳光本想達到這種刺激,蘇建軍及時剋制住了,他後面肯定也不會再亂來,一切會按規矩,不是因爲怕了,而是相信可以翻盤,不能讓王鋒抓住把柄失去機會。蘇建軍表情自信,只是仇恨地怒視王鋒,傲然地被押到車上。

王鋒讓把被殺美國人的屍體裝箱,保護好,送到阿克蘇醫院太平間冷凍,始終要有士兵守衛看管。同時讓現場所有人交出拍攝的錄像和照片,進行登記,簽名認證,統一保管。僅用沒向王鋒請示報告的理由不能給蘇建軍多重的處置,反而會讓他落個霸道小氣、嫉妒功臣之名。他需要用別的理由。這個被毀滅的村莊和被槍殺的美國人,應是可以做文章的。到底是什麼文章,眼下還不清楚,先把證據收集起來再說。

耀眼的天空,那隻沙漠鷹不再盤旋,滑翔遠去。如果有人盯着看,會發現那隻鷹一直沒有扇動過翅膀。如此之長的滑翔,對氣流的利用真是讓人歎服。然而所有目光都被牢牢吸引在地面,根本無人往天上多看一眼。

待押解蘇建軍的汽車遠去,軍官們排隊一一向王鋒敬禮,報告姓名職位,並號令在場士兵列隊接受新司令訓話。這次行動的主力是特種兵,炮兵和裝甲兵都屬支援。這些年特種兵裝備提升,軍服軍械完全現代化,已經很像電影上的美國兵。士兵們自己也在找這種感覺,臉上抹着僞裝色條,戴墨鏡,嚼口香糖,似乎他們正在進行的是與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的惡戰。

王鋒環視特種兵,緩緩開口:「你們執行命令沒有錯,我不能責怪什麼。但是當你們打完這種仗,至少應該感到羞愧。這是打仗嗎?不是,是屠殺!看看你們殺的是什麼人!老人、婦女、孩子!殺這些人用得着你們的現代化武器嗎?用得着你們扮成這麼酷的樣子嗎?沒錯,有恐怖分子混在他們當中,但是特種兵的特種在哪裏?不就是要在複雜情況中把平民和恐怖分子區分開,殲滅恐怖分子保護平民嗎?如果不問青紅皁白像現在這樣一股腦殺光,要你們幹什麼?閉着眼睛轟炸和開槍就行了,什麼人都能幹。那不是軍人,是屠夫!軍人的作用不是殺人,首先是保護人。你們當兵的第一課就應該懂得這種仁愛精神,如果你們真懂了什麼是軍人的仁愛,就不會看見一個高級軍官未經審判槍斃手無寸鐵的人時還有臉歡呼,像看到了英雄!你們不覺得可恥,我都爲手下有你們這種兵無地自容!」

王鋒說這些話是真心的,也是因爲需要。如果他沒有打蘇建軍,也許不會說出來得罪所有官兵。而當衆打了一箇中將是大事,需要給自己找到支點,就要強化他和蘇建軍的分界。這種說法能佔住道德制高點,因此需要儘可能地突出和發揮。歷史有時就是這樣,某種組合的變化,個別小小因素造成的最初剪刀差後來會形成完全不同的路徑。連蝴蝶翅膀的搧動最終都能導致風暴,耳光搧動的力度可要大得多,因此要說那個耳光讓王鋒從打臺灣的強硬派變成了治疆的溫和派,不能說完全沒有邏輯上的相通。

當然王鋒的懷柔策略不僅僅是因爲蘇建軍,隨着他對新疆局勢的瞭解,情況的嚴重遠超想象。這塊比臺灣大五十倍的土地,民族仇恨幾乎到了無解地步,正是仇恨與殺戮的結果。仇恨是萬惡之源,武器消滅不了仇恨,屠殺只能造成更多仇恨!根本的防止分裂是消除仇恨。眼下維吾爾人與漢人的積怨看不到如何遏制。世界維吾爾大會制定了採用恐怖手段把漢人趕出新疆的戰略。維吾爾人在野外切斷輸油管線,在大城市搞自殺式爆炸,有機會就實施暗殺,或是見到落單的漢人就幹掉。軍警疲於奔命,平定一地其他地方又出事,部隊剛離開叛亂又死灰復燃。海外維吾爾人返鄉參加戰鬥,國際穆斯林志願軍也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滲透,帶來的先進武器和戰鬥技術使衝突烈度進一步提高。大批漢人逃回內地,回不了內地的漢人組織起來,成爲官方民兵,當局發放武器,派軍人訓練和指揮。雙方都靠恐怖解決問題,殺死男人,強姦女人,燒燬對方村莊,激起更多仇恨和報復。新疆正在進行的完全是一場種族戰爭。

臺灣暫時被王鋒放在了腦後。先把大五十倍的新疆領土保住,再去想那個島不遲。至少那裏人們還安居樂業,兩岸能保持自我控制,統一與否不着急。作爲軍人,保住新疆是更大的功業,足以激勵他全力以赴。眼下他還不清楚如何消解不共戴天的仇恨,也不知道最終能否有出路,眼界所見,難而又難。

耀眼的天空,那隻沙漠鷹不再盤旋,滑翔遠去。如果有人盯着看,會發現那隻鷹一直沒有扇動過翅膀。如此之長的滑翔,對氣流的利用真是讓人歎服。然而所有目光都被牢牢吸引在地面,根本無人往天上多看一眼。

待押解蘇建軍的汽車遠去,軍官們排隊一一向王鋒敬禮,報告姓名職位,並號令在場士兵列隊接受新司令訓話。這次行動的主力是特種兵,炮兵和裝甲兵都屬支援。這些年特種兵裝備提升,軍服軍械完全現代化,已經很像電影上的美國兵。士兵們自己也在找這種感覺,臉上抹着僞裝色條,戴墨鏡,嚼口香糖,似乎他們正在進行的是與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的惡戰。

王鋒環視特種兵,緩緩開口:「你們執行命令沒有錯,我不能責怪什麼。但是當你們打完這種仗,至少應該感到羞愧。這是打仗嗎?不是,是屠殺!看看你們殺的是什麼人!老人、婦女、孩子!殺這些人用得着你們的現代化武器嗎?用得着你們扮成這麼酷的樣子嗎?沒錯,有恐怖分子混在他們當中,但是特種兵的特種在哪裏?不就是要在複雜情況中把平民和恐怖分子區分開,殲滅恐怖分子保護平民嗎?如果不問青紅皁白像現在這樣一股腦殺光,要你們幹什麼?閉着眼睛轟炸和開槍就行了,什麼人都能幹。那不是軍人,是屠夫!軍人的作用不是殺人,首先是保護人。你們當兵的第一課就應該懂得這種仁愛精神,如果你們真懂了什麼是軍人的仁愛,就不會看見一個高級軍官未經審判槍斃手無寸鐵的人時還有臉歡呼,像看到了英雄!你們不覺得可恥,我都爲手下有你們這種兵無地自容!」

王鋒說這些話是真心的,也是因爲需要。如果他沒有打蘇建軍,也許不會說出來得罪所有官兵。而當衆打了一箇中將是大事,需要給自己找到支點,就要強化他和蘇建軍的分界。這種說法能佔住道德制高點,因此需要儘可能地突出和發揮。歷史有時就是這樣,某種組合的變化,個別小小因素造成的最初剪刀差後來會形成完全不同的路徑。連蝴蝶翅膀的搧動最終都能導致風暴,耳光搧動的力度可要大得多,因此要說那個耳光讓王鋒從打臺灣的強硬派變成了治疆的溫和派,不能說完全沒有邏輯上的相通。

當然王鋒的懷柔策略不僅僅是因爲蘇建軍,隨着他對新疆局勢的瞭解,情況的嚴重遠超想象。這塊比臺灣大五十倍的土地,民族仇恨幾乎到了無解地步,正是仇恨與殺戮的結果。仇恨是萬惡之源,武器消滅不了仇恨,屠殺只能造成更多仇恨!根本的防止分裂是消除仇恨。眼下維吾爾人與漢人的積怨看不到如何遏制。世界維吾爾大會制定了採用恐怖手段把漢人趕出新疆的戰略。維吾爾人在野外切斷輸油管線,在大城市搞自殺式爆炸,有機會就實施暗殺,或是見到落單的漢人就幹掉。軍警疲於奔命,平定一地其他地方又出事,部隊剛離開叛亂又死灰復燃。海外維吾爾人返鄉參加戰鬥,國際穆斯林志願軍也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境滲透,帶來的先進武器和戰鬥技術使衝突烈度進一步提高。大批漢人逃回內地,回不了內地的漢人組織起來,成爲官方民兵,當局發放武器,派軍人訓練和指揮。雙方都靠恐怖解決問題,殺死男人,強姦女人,燒燬對方村莊,激起更多仇恨和報復。新疆正在進行的完全是一場種族戰爭。

臺灣暫時被王鋒放在了腦後。先把大五十倍的新疆領土保住,再去想那個島不遲。至少那裏人們還安居樂業,兩岸能保持自我控制,統一與否不着急。作爲軍人,保住新疆是更大的功業,足以激勵他全力以赴。眼下他還不清楚如何消解不共戴天的仇恨,也不知道最終能否有出路,眼界所見,難而又難。

37.鷹之眼

路透社播發的影像皆爲空中俯視,所謂的鳥瞰——如飛禽眼睛看到的影像。飛禽就是新疆被毀村莊上空的那隻沙漠鷹,其實是個被裝上了羽毛做成鷹狀的無人機,逼真得在高倍望遠鏡中也看不出假,異常的只是不扇動翅膀。然而鷹的滑翔能力超強,常可以藉助氣流滑翔很久不動翅膀,所以不易引起懷疑。沙漠鷹裝備了精良的電子眼,全程不間斷拍攝視頻,還有每秒拍攝一張的高清圖片,清晰完整地展示了美國記者被殺的場面,全世界的主要媒體皆做了轉發。

沙漠鷹是被蘇建軍槍殺的美國記者的。他以旅遊身份進入中國,希望抓到震撼新聞一舉成名,賣出高價。西方媒體最重視圖像證據,美國記者在美國定製了沙漠鷹,帶進中國組裝,事先計劃的目標就是新疆。在希望世界瞭解新疆真相的維吾爾人幫助下,美國記者讓德國女友留在安全地帶操縱沙漠鷹,自己儘量接近被毀滅的維吾爾村莊,爭取從地面拍到更好的圖像,結果卻付出了生命。沙漠鷹成了他的死亡見證。在地面監視器中目睹了他死亡的德國女友拋棄掉所有設備,只帶着記錄視頻的存儲卡,穿越戈壁逃出新疆,離開中國後交給了路透社。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