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三十一)王力雄著

2021-02-26
Share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三十一)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乌鲁木齐的维吾尔人多在二道桥一带居住。王锋的民族隔离也以二道桥为重点,用了两道隔离铁丝网。一道铁丝网在汉人区一侧,一道铁丝网在维族区一侧,两道铁丝网之间是防弹岗亭、沙包掩体、金属拒马等,平民不得进入,军人巡逻值守。此刻,新疆军区下属摩托化步兵十一师的李上校,把他率领的一百三十八辆装甲车首尾相接排列在隔离带内,在汉族区与维族区之间形成了一道钢墙。装甲车炮口和枪口都在中间位置,既不对汉族区,也不对维族区。两千士兵分立钢墙两侧。士兵之间相距两米,枪口朝下。为显示不偏不倚,李上校对着扩音器宣读军令时也不面对任何一方。军令要求士兵向任何进入或试图越过隔离区的人开火,不问缘由,不分民族——强调不分民族明显是给隔离区外的兵团长矛阵听的,让他们明白这一点。他的宣读被高音喇叭放大,钢墙两侧一公里内都听得清楚。

要是没有那枚炸死了二十一个汉人民兵的导弹,兵团长矛阵只会把李上校宣读的军令当恐吓,现在则在隔离铁丝网前停下脚步。方队散开,沿隔离区排成了一排。李上校紧张地看到长矛被并排架在铁丝网上,长矛尖指向对面的维族居民楼。每个长矛手身后跟着一辆摩托车,相互的配合显然有过训练。兵团广播车的女播音员尖声宣读告全国人民书,抗议维吾尔人在全疆清洗汉人,谴责军队没有尽到保护汉人的职责,助长了民族分裂和恐怖主义的气焰,声称军队不能保护人民,人民只有自我保护,命令维吾尔人全部离开乌鲁木齐。

导弹事件后,王锋向高级军官私下做过解释,平定新疆不能不杀人,只杀维人情况会更糟,不杀汉人管不住新疆,而且汉人和维人杀的数量要差不多。新疆汉人与维人势均力敌,谁也无法战胜对方,最终只能和平共处。关键在于军队要充当公正的裁决者,让维人相信这一点,为此不能怕挨汉人骂,长久而言才能让汉人既得到和平又不会失去新疆。

李上校觉得至少在乌鲁木齐,维人比汉人好控制。维人只占乌鲁木齐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在以往冲突中被汉人吓怕了,把军队建立的隔离带视为安全保证。维族老人和妇女主动给站岗的军人送茶水。今天知道兵团示威游行,维族区店铺都不开门,人藏在家里,面向隔离带的居民楼皆把窗帘拉上。整个维族区看不到一个人影。

兵团长矛手从长矛后端塞入与钢管内径一样粗的铁弹,每个长矛手身后有一个摩托车手,把高压胶管连在长矛的后端上。摩托车的发动机一直在给携带的气泵加压,当长矛手瞄准了目标喊发射,摩托手便扳动气泵上的把手,释放的高压气瞬时将长矛内的铁弹射向街的对面。几百只长矛的第一波发射,让维人居民楼的临街窗一片稀哩哗啦,里面传出孩子的哭喊。长矛钢管的内径表面事先被加工出膛线,从中弹射的铁弹会被旋转,虽不如枪支,打中人的要害也可能毙命。

 

李上校有些无措,这种状况未在预想中­——兵团人未进入隔离区,用的也不是枪,该怎么处理?通过指挥电台向上级请示时,半天只听到电流中的杂音,没有回答。他有些心慌,按惯例这意味让他自行决定和负责,却没想到突然传出王锋的声音,看来层层向上一直请示到了王锋。虽然王锋只说了一句「看武器保险」,李上校顿时感到有了依靠。

王锋到西部战区后给新疆一线部队安装了遥控的武器保险。刚装不久,李上校还未形成意识。他试了一下自己的手枪,保险扳不开,说明部队的枪炮都在被锁死的状态。此刻显然是王锋掌握着控制权,没打开保险就是不允许用武器,想用也用不成。李上校只能让士兵面向兵团队伍,齐呼「民族团结,依法治国」。但是在兵团人眼中,这意味着军队在指责他们,袒护维族。本来就对挨了导弹心怀愤恨,对军队护着维人更加忍无可忍。有的长矛手便故意放低矛尖,把铁弹射向士兵。数名士兵中弹倒地,伤得不轻。其他士兵仍然呼喊口号。随着铁弹继续袭击,更多士兵受伤。李上校命令全体撤到装甲车另一侧,避免再中弹。被激怒的士兵有的试图开枪,却无法打开保险。

随着兵团广播车开始播放一首陈年老歌《冬天里的一把火》,长矛手们把塞进长矛的铁弹换成装了化学燃烧剂的铝管,发射后受到撞击便会迸裂自燃。铝管接连二三射进维人公寓的窗子。房间里面着火。有些维人则从居民楼顶上投掷玻璃瓶汽油弹进行还击。投得远的落进兵团人的队伍,引起混乱;不够远的则落进军队的行列。李上校感觉部队就像包在饺子里下锅煮,谁都能打,就是还不了手。

维人区事先做了反击准备,架起橡胶内胎做的大弹弓,能把篮球般大小的汽油坛子发射进汉人区。那可比铝管的燃烧量大得多,让处于下风的汉人区烧起了比维人区更大的火,借着风势迅速蔓延。

这时头顶传来了连续的高炮声,李上校仰面看到烟雾弹在蓝天上形成了大片的云。耳机中再次听到王锋声音:「看武器保险。」李上校马上就能扳动手枪的保险了,向天空连开了三枪,还未等他下令,士兵们已经纷纷开枪。兵团的长矛手和摩托手顷刻被打倒了一片。李上校则指挥装甲车向投掷燃烧瓶的维人开炮,将架着大弹弓的楼顶炸掉了一半。

乌鲁木齐一直被世界当成观察新疆的窗口,不仅欧美国家有多颗卫星侦察,一些伊斯兰国家也租用卫星进行监视。王锋上次来视察便让军队接管了气象局的人工造雨高炮,就是为需要时能制造云层,不让外国卫星拍到军队动用武器。军队开火只有几分钟,兵团人被打散,维人也停止了攻击。卫星虽然看不到这些场面,高炮人造云却无法遮挡住老百姓的手机。所拍的照片和视频大都是军队开火造成百姓死伤的场面,通过手机蓝牙疯狂地互传。汉人传的是兵团人死伤惨状,维人传的是军队炮轰维人居民楼,似乎整个事件都是军队在不分青红皂白地进行屠杀。

鲁时加要的就是这种场面。这次拿到了足够视频,只需再拍一段鲁时加在事发现场的演讲,新疆的活儿就齐了。

 

鲁时加拒绝编导建议的在解放军进军新疆纪念碑前做演讲。他不要沾共产党的色彩,而是选择了汉人居民楼燃烧的场面当背景。他的演讲不需要有现场听众,只需对着摄像机。鲁时加愤怒地指责了腐败政府的新疆代理人王锋,在伊斯兰恐怖势力让乌鲁木齐陷入恐怖时,不但没有保护人民,还向游行请愿的兵团群众开枪,造成了又一次堪比六四屠杀的事件。新疆与祖国分裂在即!鲁时加号召全国民众紧急动员,像五四运动和八九天安门运动那样进行全国动员,捍卫国家统一。两个运动的脉络皆在民主与爱国,而最大的爱国就是实现民主!必须由人民而非专制者决定国家的命运!

鲁时加拍完演讲,兵团派的陪同者就催促他和舆情公司工作班子立刻撤离乌鲁木齐,夜长梦多,越早离开新疆越安全。鲁时加对陪同者的紧张不以为意,他是总书记向世界展示开明形象亲自批准提前释放的,难道王锋敢打总书记的脸?果然,舆情公司的商务车顺利地通过了军队设的关卡,加速向东行驶。一车人落下了悬着的心,车上欢声笑语。新疆断网,要进甘肃境内才能把这次在乌鲁木齐拍摄的内容送上网,开始持续地制造网络舆情,直到掀起全国波澜。

高速路前方有两辆厢式大货车并排行驶,一共两个车道都被挡住,连应急车道都堵了一半,怎么在后面鸣笛都不让。司机正骂着,忽然一辆大车货厢后部射出钢缆,钩住了商务车的底盘,同时货厢后面的卷帘门打开,伸出铲刀一样的吊板,直接铲进了商务车前轮下。司机拚命踩刹车,却被一辆不知何时跟上来的军用吉普从后面顶住。钢缆拉,吉普车顶,直到商务车的前后轮都上了吊板,刹车不再有用,几下便被拉进了大车货厢。吊板随即收起,卷帘门放下,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路上其他车辆即使看见了这场面,也会当成一次牛逼的抢险表演,意识不到是和新疆命运有关的行动。

的确,王锋顾忌秦邦的面子,开始没有想抓鲁时加,直到确定他是和兵团搞在了一起,才决定不能听之任之。对兵团不好下手,但也别想用个鲁时加来搞自己。之所以抓捕鲁时加用这么麻烦的方式,还是为了不给秦邦造成影响。只要不变成国际新闻,秦邦对鲁时加本人怎样其实不会在乎。商务车上其他人很快都释放,只是全被威胁绝对不可对外说这段。鲁时加则不会放也不会审,用个假名送到某个偏远看守所单独关押。外面尽可以猜测他是被抓了,但是有什么证据?谁知道是不是塔利班越境来抓走的?

虽然没让鲁时加在网上搞起事儿,但是国外媒体报导的却全是维人受害的场面,有兵团长矛手向维人居住区发射燃烧弹,有军队装甲车向维人居民楼开炮直到炸塌楼顶,上了不少国家的电视,却没有维人投掷燃烧瓶的镜头。本来军队这次射杀的兵团人比射杀的维人多,却被海外媒体渲染得好像军队只是对维吾尔人大开杀戒。不过这种报导倒是扭转了兵团攻击王锋的舆论,即使兵团有指控军队的证据,也难以改变海外媒体造成的先入为主,反而会让北京高层认为兵团攻击王锋是不识大局。

加上王锋也有反告兵团长矛队先攻击士兵的证据,还有舆情公司的人供出了兵团协助鲁时加倒王锋的活动,构成了对兵团的制约。王锋不想与兵团成为对头,主动允诺只要兵团不挑衅他的军令,他表面一碗水端平,实际必定会更多地维护兵团。双方在这种基础上达成妥协,都不向上告对方,而是联合起来,把责任推给维吾尔人。将维吾尔人后来的反击说成是维吾尔人先发起攻击,被军队射杀的四十四个兵团人都说成是维吾尔恐怖分子所杀。这种谎言被宣传机器放大后,在中国内地制造出了新一波汉人仇视维吾尔人的风暴。国外对这种谎言信不信无所谓,国内民众信就行,反正北京需要的是让国内民族主义一直对准新疆,这样的宣传正符合。

中国电视台播出的画面是士兵们齐喊「民族团结,依法治国」,下面衔接的是维人从楼顶抛出燃烧弹,砸进了士兵之中。一个年轻士兵变成火人,一旦军装烧掉只剩在火中变色的肉体,其实只是个孩子,声嘶力竭地哭喊妈妈。仅这一个画面就足够让中国十数亿汉人又一次爆发出群体的疯狂。

 

34.弟弟的血

 

维吾尔学生的手机被公安装了监控后,伊力哈木与艾沙的通话常常无话可说,两人有千言万语,却只是长时间默默对视,问天气、身体、吃什么,已经说尽,真想说的却不敢说。手机上的国外通讯软件会被监控自动封锁,只有微信自由使用。虽然微信语音和图像质量不错,但都知道进了微信就等于一丝不挂,尤其是维吾尔学生一定被特殊监视。

伊力哈木今天用宿舍电脑与艾沙做视频通话。电脑暂时还未安装监控,且是全宿舍公用,不像个人手机那样直接。不过伊力哈木似乎已经不在乎,担忧家人的焦虑压倒了谨慎,他表示一定要回新疆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应是从私下听到了一些消息,无法再自我安慰是因为新疆断网才跟家里联系不上。至少通信没有被禁,前面家里一直有信,这两个月却不见只字片语,无法解释写了那么多信都不见回。艾沙劝阻弟弟说家在沙漠边上,通信邮路可能会断。话虽这么说,他实际比弟弟还担心,因为他看了沙漠鹰拍的视频。中国有防火墙阻隔,弟弟看不到。路透社报的是邻村名字,但是他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家的村。路透社的报导重点放在美国记者被杀,用的镜头多是局部近景,能判断环境的画面少,炸成废墟的村庄也失去了准确判断的特征。

艾沙一直没把怀疑告诉弟弟,甚至没提这个视频,除了怕被中国警方当成传播暴恐信息,也因为知道弟弟看了会同样怀疑,更要回新疆去搞清楚,远在美国的他根本挡不住。家里情况固然令人担心,好歹弟弟现在还安全。新疆是恐怖之地,他需要弟弟留在他能看到的视线范围,不能也消失在黑洞般的新疆,那样家就全没了。

通话过程中,艾沙看到伊力哈木身后的同屋维吾尔学生显得紧张,弯着腰凑到窗前向外看。窗外传进逐渐增大的嘈杂人声,伊力哈木戴着耳机反而不如艾沙听得清楚。艾沙每天从各种管道了解新疆信息,知道中国媒体正在渲染乌鲁木齐维人的暴行。电视播放的是维吾尔恐怖分子向和平示威的兵团游行队伍开枪;中国士兵被维人从楼顶扔的燃烧瓶变成火人,而维人大弹弓弹射的燃烧弹,引发了汉人居民区大火,老人小孩被烧死,众多汉人无家可归等,却无人指出电视镜头颠倒顺序,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法。开枪打兵团的明明是军队,却是给维吾尔人扔燃烧瓶的画面配上枪声,下个镜头接兵团人倒地。这让各地汉人憎恨维吾尔人的情绪再次爆发。

宿舍楼的这一层都是新疆送来的维吾尔男生,学习后将被送去新疆偏远地区修路架桥。年轻男孩血气方刚,以前常和汉人学生打群架,现在知道形势不对,撤回宿舍不敢出去。突然一块石头砸破玻璃打进来,外面喧嚣顿时放大。人群喊「维吾尔猪,出来!维吾尔猪,出来!……」,伊力哈木摘下耳机回头看。又一块石头砸进窗子,伊力哈木下意识地躲闪,石头砸破了另一个维族学生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那学生气愤地捡起石头,艾沙高喊「不要」,石头已经砸向窗下。下面一声惨痛尖叫,随之发出群体怒吼和席卷而来的人潮声。

艾沙看着弟弟和其他维族学生用桌椅顶宿舍门,急得心要跳出却帮不上忙。疯狂人声从走廊涌来,剧烈撞门震耳欲聋。维吾尔学生挤在一起,不知还能做什么,眼睁睁地看着顶门的桌椅终于支撑不住,门被撞碎。首先冲进的不是汉人学生,而是头戴安全盔的民工。他们平时在社会底层,今天终于能扬眉吐气,铁棍木棍向维吾尔学生猛打。学生毫无抵挡之力。伊力哈木双臂抱头却无从躲避,随着每下打击鲜血从他手臂间溅出。艾沙在美国地下室的显示屏前凄惨嚎叫,只觉得每一下都打在自己头上。弟弟终于倒地,那些疯子仍不停手。一根木棍打断,断掉的一半飞起砸在电脑上,又力度很大地弹起。艾沙看到的最后瞬间是棍子上沾的鲜血甩上了摄像头,画面和声音便一块儿消失……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