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一)王力雄著

2021-02-26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一)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烏魯木齊的維吾爾人多在二道橋一帶居住。王鋒的民族隔離也以二道橋爲重點,用了兩道隔離鐵絲網。一道鐵絲網在漢人區一側,一道鐵絲網在維族區一側,兩道鐵絲網之間是防彈崗亭、沙包掩體、金屬拒馬等,平民不得進入,軍人巡邏值守。此刻,新疆軍區下屬摩托化步兵十一師的李上校,把他率領的一百三十八輛裝甲車首尾相接排列在隔離帶內,在漢族區與維族區之間形成了一道鋼牆。裝甲車炮口和槍口都在中間位置,既不對漢族區,也不對維族區。兩千士兵分立鋼牆兩側。士兵之間相距兩米,槍口朝下。爲顯示不偏不倚,李上校對着擴音器宣讀軍令時也不面對任何一方。軍令要求士兵向任何進入或試圖越過隔離區的人開火,不問緣由,不分民族——強調不分民族明顯是給隔離區外的兵團長矛陣聽的,讓他們明白這一點。他的宣讀被高音喇叭放大,鋼牆兩側一公里內都聽得清楚。

要是沒有那枚炸死了二十一個漢人民兵的導彈,兵團長矛陣只會把李上校宣讀的軍令當恐嚇,現在則在隔離鐵絲網前停下腳步。方隊散開,沿隔離區排成了一排。李上校緊張地看到長矛被並排架在鐵絲網上,長矛尖指向對面的維族居民樓。每個長矛手身後跟着一輛摩托車,相互的配合顯然有過訓練。兵團廣播車的女播音員尖聲宣讀告全國人民書,抗議維吾爾人在全疆清洗漢人,譴責軍隊沒有盡到保護漢人的職責,助長了民族分裂和恐怖主義的氣焰,聲稱軍隊不能保護人民,人民只有自我保護,命令維吾爾人全部離開烏魯木齊。

導彈事件後,王鋒向高級軍官私下做過解釋,平定新疆不能不殺人,只殺維人情況會更糟,不殺漢人管不住新疆,而且漢人和維人殺的數量要差不多。新疆漢人與維人勢均力敵,誰也無法戰勝對方,最終只能和平共處。關鍵在於軍隊要充當公正的裁決者,讓維人相信這一點,爲此不能怕挨漢人罵,長久而言才能讓漢人既得到和平又不會失去新疆。

李上校覺得至少在烏魯木齊,維人比漢人好控制。維人只佔烏魯木齊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在以往衝突中被漢人嚇怕了,把軍隊建立的隔離帶視爲安全保證。維族老人和婦女主動給站崗的軍人送茶水。今天知道兵團示威遊行,維族區店鋪都不開門,人藏在家裏,面向隔離帶的居民樓皆把窗簾拉上。整個維族區看不到一個人影。

兵團長矛手從長矛後端塞入與鋼管內徑一樣粗的鐵彈,每個長矛手身後有一個摩托車手,把高壓膠管連在長矛的後端上。摩托車的發動機一直在給攜帶的氣泵加壓,當長矛手瞄準了目標喊發射,摩托手便扳動氣泵上的把手,釋放的高壓氣瞬時將長矛內的鐵彈射向街的對面。幾百只長矛的第一波發射,讓維人居民樓的臨街窗一片稀哩嘩啦,裏面傳出孩子的哭喊。長矛鋼管的內徑表面事先被加工出膛線,從中彈射的鐵彈會被旋轉,雖不如槍支,打中人的要害也可能斃命。

 

李上校有些無措,這種狀況未在預想中­——兵團人未進入隔離區,用的也不是槍,該怎麼處理?通過指揮電臺向上級請示時,半天只聽到電流中的雜音,沒有回答。他有些心慌,按慣例這意味讓他自行決定和負責,卻沒想到突然傳出王鋒的聲音,看來層層向上一直請示到了王鋒。雖然王鋒只說了一句「看武器保險」,李上校頓時感到有了依靠。

王鋒到西部戰區後給新疆一線部隊安裝了遙控的武器保險。剛裝不久,李上校還未形成意識。他試了一下自己的手槍,保險扳不開,說明部隊的槍炮都在被鎖死的狀態。此刻顯然是王鋒掌握着控制權,沒打開保險就是不允許用武器,想用也用不成。李上校只能讓士兵面向兵團隊伍,齊呼「民族團結,依法治國」。但是在兵團人眼中,這意味着軍隊在指責他們,袒護維族。本來就對捱了導彈心懷憤恨,對軍隊護着維人更加忍無可忍。有的長矛手便故意放低矛尖,把鐵彈射向士兵。數名士兵中彈倒地,傷得不輕。其他士兵仍然呼喊口號。隨着鐵彈繼續襲擊,更多士兵受傷。李上校命令全體撤到裝甲車另一側,避免再中彈。被激怒的士兵有的試圖開槍,卻無法打開保險。

隨着兵團廣播車開始播放一首陳年老歌《冬天裏的一把火》,長矛手們把塞進長矛的鐵彈換成裝了化學燃燒劑的鋁管,發射後受到撞擊便會迸裂自燃。鋁管接連二三射進維人公寓的窗子。房間裏面着火。有些維人則從居民樓頂上投擲玻璃瓶汽油彈進行還擊。投得遠的落進兵團人的隊伍,引起混亂;不夠遠的則落進軍隊的行列。李上校感覺部隊就像包在餃子裏下鍋煮,誰都能打,就是還不了手。

維人區事先做了反擊準備,架起橡膠內胎做的大彈弓,能把籃球般大小的汽油罈子發射進漢人區。那可比鋁管的燃燒量大得多,讓處於下風的漢人區燒起了比維人區更大的火,藉着風勢迅速蔓延。

這時頭頂傳來了連續的高炮聲,李上校仰面看到煙霧彈在藍天上形成了大片的雲。耳機中再次聽到王鋒聲音:「看武器保險。」李上校馬上就能扳動手槍的保險了,向天空連開了三槍,還未等他下令,士兵們已經紛紛開槍。兵團的長矛手和摩托手頃刻被打倒了一片。李上校則指揮裝甲車向投擲燃燒瓶的維人開炮,將架着大彈弓的樓頂炸掉了一半。

烏魯木齊一直被世界當成觀察新疆的窗口,不僅歐美國家有多顆衛星偵察,一些伊斯蘭國家也租用衛星進行監視。王鋒上次來視察便讓軍隊接管了氣象局的人工造雨高炮,就是爲需要時能製造雲層,不讓外國衛星拍到軍隊動用武器。軍隊開火只有幾分鐘,兵團人被打散,維人也停止了攻擊。衛星雖然看不到這些場面,高炮人造雲卻無法遮擋住老百姓的手機。所拍的照片和視頻大都是軍隊開火造成百姓死傷的場面,通過手機藍牙瘋狂地互傳。漢人傳的是兵團人死傷慘狀,維人傳的是軍隊炮轟維人居民樓,似乎整個事件都是軍隊在不分青紅皁白地進行屠殺。

魯時加要的就是這種場面。這次拿到了足夠視頻,只需再拍一段魯時加在事發現場的演講,新疆的活兒就齊了。

 

魯時加拒絕編導建議的在解放軍進軍新疆紀念碑前做演講。他不要沾共產黨的色彩,而是選擇了漢人居民樓燃燒的場面當背景。他的演講不需要有現場聽衆,只需對着攝像機。魯時加憤怒地指責了腐敗政府的新疆代理人王鋒,在伊斯蘭恐怖勢力讓烏魯木齊陷入恐怖時,不但沒有保護人民,還向遊行請願的兵團羣衆開槍,造成了又一次堪比六四屠殺的事件。新疆與祖國分裂在即!魯時加號召全國民衆緊急動員,像五四運動和八九天安門運動那樣進行全國動員,捍衛國家統一。兩個運動的脈絡皆在民主與愛國,而最大的愛國就是實現民主!必須由人民而非專制者決定國家的命運!

魯時加拍完演講,兵團派的陪同者就催促他和輿情公司工作班子立刻撤離烏魯木齊,夜長夢多,越早離開新疆越安全。魯時加對陪同者的緊張不以爲意,他是總書記向世界展示開明形象親自批准提前釋放的,難道王鋒敢打總書記的臉?果然,輿情公司的商務車順利地通過了軍隊設的關卡,加速向東行駛。一車人落下了懸着的心,車上歡聲笑語。新疆斷網,要進甘肅境內才能把這次在烏魯木齊拍攝的內容送上網,開始持續地製造網絡輿情,直到掀起全國波瀾。

高速路前方有兩輛廂式大貨車並排行駛,一共兩個車道都被擋住,連應急車道都堵了一半,怎麼在後面鳴笛都不讓。司機正罵着,忽然一輛大車貨廂後部射出鋼纜,鉤住了商務車的底盤,同時貨廂後面的捲簾門打開,伸出剷刀一樣的吊板,直接鏟進了商務車前輪下。司機拚命踩剎車,卻被一輛不知何時跟上來的軍用吉普從後面頂住。鋼纜拉,吉普車頂,直到商務車的前後輪都上了吊板,剎車不再有用,幾下便被拉進了大車貨廂。吊板隨即收起,捲簾門放下,整個過程不到兩分鐘。路上其他車輛即使看見了這場面,也會當成一次牛逼的搶險表演,意識不到是和新疆命運有關的行動。

的確,王鋒顧忌秦邦的面子,開始沒有想抓魯時加,直到確定他是和兵團搞在了一起,才決定不能聽之任之。對兵團不好下手,但也別想用個魯時加來搞自己。之所以抓捕魯時加用這麼麻煩的方式,還是爲了不給秦邦造成影響。只要不變成國際新聞,秦邦對魯時加本人怎樣其實不會在乎。商務車上其他人很快都釋放,只是全被威脅絕對不可對外說這段。魯時加則不會放也不會審,用個假名送到某個偏遠看守所單獨關押。外面儘可以猜測他是被抓了,但是有什麼證據?誰知道是不是塔利班越境來抓走的?

雖然沒讓魯時加在網上搞起事兒,但是國外媒體報導的卻全是維人受害的場面,有兵團長矛手向維人居住區發射燃燒彈,有軍隊裝甲車向維人居民樓開炮直到炸塌樓頂,上了不少國家的電視,卻沒有維人投擲燃燒瓶的鏡頭。本來軍隊這次射殺的兵團人比射殺的維人多,卻被海外媒體渲染得好像軍隊只是對維吾爾人大開殺戒。不過這種報導倒是扭轉了兵團攻擊王鋒的輿論,即使兵團有指控軍隊的證據,也難以改變海外媒體造成的先入爲主,反而會讓北京高層認爲兵團攻擊王鋒是不識大局。

加上王鋒也有反告兵團長矛隊先攻擊士兵的證據,還有輿情公司的人供出了兵團協助魯時加倒王鋒的活動,構成了對兵團的制約。王鋒不想與兵團成爲對頭,主動允諾只要兵團不挑釁他的軍令,他表面一碗水端平,實際必定會更多地維護兵團。雙方在這種基礎上達成妥協,都不向上告對方,而是聯合起來,把責任推給維吾爾人。將維吾爾人後來的反擊說成是維吾爾人先發起攻擊,被軍隊射殺的四十四個兵團人都說成是維吾爾恐怖分子所殺。這種謊言被宣傳機器放大後,在中國內地製造出了新一波漢人仇視維吾爾人的風暴。國外對這種謊言信不信無所謂,國內民衆信就行,反正北京需要的是讓國內民族主義一直對準新疆,這樣的宣傳正符合。

中國電視臺播出的畫面是士兵們齊喊「民族團結,依法治國」,下面銜接的是維人從樓頂拋出燃燒彈,砸進了士兵之中。一個年輕士兵變成火人,一旦軍裝燒掉只剩在火中變色的肉體,其實只是個孩子,聲嘶力竭地哭喊媽媽。僅這一個畫面就足夠讓中國十數億漢人又一次爆發出羣體的瘋狂。

 

34.弟弟的血

 

維吾爾學生的手機被公安裝了監控後,伊力哈木與艾沙的通話常常無話可說,兩人有千言萬語,卻只是長時間默默對視,問天氣、身體、喫什麼,已經說盡,真想說的卻不敢說。手機上的國外通訊軟件會被監控自動封鎖,只有微信自由使用。雖然微信語音和圖像質量不錯,但都知道進了微信就等於一絲不掛,尤其是維吾爾學生一定被特殊監視。

伊力哈木今天用宿舍電腦與艾沙做視頻通話。電腦暫時還未安裝監控,且是全宿舍公用,不像個人手機那樣直接。不過伊力哈木似乎已經不在乎,擔憂家人的焦慮壓倒了謹慎,他表示一定要回新疆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應是從私下聽到了一些消息,無法再自我安慰是因爲新疆斷網纔跟家裏聯繫不上。至少通信沒有被禁,前面家裏一直有信,這兩個月卻不見隻字片語,無法解釋寫了那麼多信都不見回。艾沙勸阻弟弟說家在沙漠邊上,通信郵路可能會斷。話雖這麼說,他實際比弟弟還擔心,因爲他看了沙漠鷹拍的視頻。中國有防火牆阻隔,弟弟看不到。路透社報的是鄰村名字,但是他怎麼看都像是自己家的村。路透社的報導重點放在美國記者被殺,用的鏡頭多是局部近景,能判斷環境的畫面少,炸成廢墟的村莊也失去了準確判斷的特徵。

艾沙一直沒把懷疑告訴弟弟,甚至沒提這個視頻,除了怕被中國警方當成傳播暴恐信息,也因爲知道弟弟看了會同樣懷疑,更要回新疆去搞清楚,遠在美國的他根本擋不住。家裏情況固然令人擔心,好歹弟弟現在還安全。新疆是恐怖之地,他需要弟弟留在他能看到的視線範圍,不能也消失在黑洞般的新疆,那樣家就全沒了。

通話過程中,艾沙看到伊力哈木身後的同屋維吾爾學生顯得緊張,彎着腰湊到窗前向外看。窗外傳進逐漸增大的嘈雜人聲,伊力哈木戴着耳機反而不如艾沙聽得清楚。艾沙每天從各種管道瞭解新疆信息,知道中國媒體正在渲染烏魯木齊維人的暴行。電視播放的是維吾爾恐怖分子向和平示威的兵團遊行隊伍開槍;中國士兵被維人從樓頂扔的燃燒瓶變成火人,而維人大彈弓彈射的燃燒彈,引發了漢人居民區大火,老人小孩被燒死,衆多漢人無家可歸等,卻無人指出電視鏡頭顛倒順序,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法。開槍打兵團的明明是軍隊,卻是給維吾爾人扔燃燒瓶的畫面配上槍聲,下個鏡頭接兵團人倒地。這讓各地漢人憎恨維吾爾人的情緒再次爆發。

宿舍樓的這一層都是新疆送來的維吾爾男生,學習後將被送去新疆偏遠地區修路架橋。年輕男孩血氣方剛,以前常和漢人學生打羣架,現在知道形勢不對,撤回宿舍不敢出去。突然一塊石頭砸破玻璃打進來,外面喧囂頓時放大。人羣喊「維吾爾豬,出來!維吾爾豬,出來!……」,伊力哈木摘下耳機回頭看。又一塊石頭砸進窗子,伊力哈木下意識地躲閃,石頭砸破了另一個維族學生的鼻子,頓時血流如注。那學生氣憤地撿起石頭,艾沙高喊「不要」,石頭已經砸向窗下。下面一聲慘痛尖叫,隨之發出羣體怒吼和席捲而來的人潮聲。

艾沙看着弟弟和其他維族學生用桌椅頂宿舍門,急得心要跳出卻幫不上忙。瘋狂人聲從走廊湧來,劇烈撞門震耳欲聾。維吾爾學生擠在一起,不知還能做什麼,眼睜睜地看着頂門的桌椅終於支撐不住,門被撞碎。首先衝進的不是漢人學生,而是頭戴安全盔的民工。他們平時在社會底層,今天終於能揚眉吐氣,鐵棍木棍向維吾爾學生猛打。學生毫無抵擋之力。伊力哈木雙臂抱頭卻無從躲避,隨着每下打擊鮮血從他手臂間濺出。艾沙在美國地下室的顯示屏前悽慘嚎叫,只覺得每一下都打在自己頭上。弟弟終於倒地,那些瘋子仍不停手。一根木棍打斷,斷掉的一半飛起砸在電腦上,又力度很大地彈起。艾沙看到的最後瞬間是棍子上沾的鮮血甩上了攝像頭,畫面和聲音便一塊兒消失……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