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六)王力雄著

2021-04-02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六)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40. 最後一環

王鋒的指揮車有遙控的電動卷軸,可用貨車篷布覆蓋迷彩車廂的外殼,同時軍用車牌自動換成地方牌,混在跑長途的貨車流中便一點不起眼。指揮車內部的面積近三十平方米,通訊、指揮、辦公、開會、喫喝拉撒睡設施一應俱全,甚至還可健身。列車只能在鐵路線上移動,這種指揮車可以到處跑,又比直升機便於開會辦公,被王鋒當成下去巡查的主要交通工具。

這是王鋒在西部戰區轄區的首次東巡。前面的注意力都在新疆,這次首先是去看石戈推薦的灘歌村,然後去寧夏瞭解近期增加的回漢衝突。石戈把在網上看到的李導演紀錄片放給王鋒,將歐陽中華的「民主暴力」推崇爲歷史性的貢獻,特別強調在改變政權時這種「民主暴力」可能起到的作用。既然已經明確瞭解決竊國的前提是要改變政權,石戈這次強烈推薦王鋒去灘歌村,並堅持同行,王鋒想到了會與這個題目有關。

在車上,石戈向王鋒解釋,在失去了民間社會和傳統道德的中國,發生危機時也會失去緩衝,尤其在改變政權時出現權力真空期,國家的合法暴力哪怕只是暫時衰弱,廣大基層也會出現非法暴力橫生的狀況,甚至土匪遍地都有可能。那時能制暴的唯有暴力,然而若用以往的暴力方式,都只能暴上加暴。「民主暴力」的不同在於既能以暴制暴,又不會變成惡勢力。其中的關鍵又在於用怎樣的民主方式——除了灘歌村實行的層議制,其他方式都不行。

石戈堅持今天趕到灘歌村,沒對王鋒說的真實原因,是他從陳盼的臉書上看到,她和歐陽中華眼下正在灘歌村培訓取經者,而躲去鎮上住的老張前天突然帶着大牛回村,一塊來的有鄉鎮幹部,還有公安的便衣在村裏看地形,打探來的各方消息都說官方今天要採取行動。

陳盼這個臉書是當初專爲給石戈介紹灘歌村項目註冊的,寫到人物和地點都用外人看不懂的拼音字頭,石戈只看不迴應。石戈退休後陳盼沒有停,反而還寫得更多些,沒有別的目的,只是覺得應該讓石戈繼續瞭解他關心的項目。虧得如此,石戈才知道灘歌村項目今天就在生死存亡的關頭。

武山縣的武裝部長已經接到西部戰區通知,在高速路出口迎接。他不瞭解來者是何人要去哪。來的是輛大貨車讓他奇怪,前導車和跟隨車也是地方牌,不過宋祕書雖穿便衣,卻有身居高位的威嚴,武裝部長不敢輕視。

距離灘歌村還有幾公里的路口,特警設了路障,還有集結待命的武警隊伍。武裝部長下去打了招呼才放行。指揮車內有監視器可以看到前導車裏的圖像,路上部長小心翼翼地試探宋祕書,去灘歌村是不是和今天的行動有關?

「你介紹一下吧。」宋祕書不正面回答。

「這是省上部署的行動。一夥北京來人以灘歌村爲基地搞自治,建立暴力團伙,還鼓動周圍村莊效法灘歌村。省裏決心取締。如果不是接待首長,我也會在現場。要不要我先通知行動指揮部?」

宋祕書擺了擺手指表示制止,問軍警爲什麼是在外面待命。

「那幫傢伙的網絡造勢能量大,省裏指示要防止對方抓把柄,儘量不動軍警。現在中央講法治,對方利用這一點。他們搞的村民自治,表面都符合程序,帶來的律師張口閉口講法律。當初沒把他們剷除在萌芽階段,是因爲那時他們在中央有靠山。現在靠山下臺了,省上才着手處理。」王鋒知道所說的「靠山」其實就是石戈,露出一絲調侃微笑。

部長有些得意:「不是講法律嗎?這回我們都按法律來。他們未經批准辦培訓班是非法經營,散發材料是非法印刷,縣裏各部門聯合出動,公安、民政、工商,文化都來人了,今天徹底查封。防備他們在村裏搞的連隊暴力抗法,所以調了武警……」。

說話間車隊進了村。指揮車內的信息收集器對全村進行掃描,各種聲音傳進來——辦案人員查抄;派出所對培訓班成員調查取證;村治會租用的房子被查封;提供住宿的村民遭恐嚇。還有老張叫囂:「你們的連隊呢?拉出來跟政府打啊!」

王鋒問石戈:「對啊,紀錄片裏的連隊怎麼不出來?」

石戈微笑:「正因爲有連隊纔會不出來。容易衝動的年輕人都在連隊裏,沒有指揮不能動。連隊負責人除了更理性,還得受村委會的管束。」

當地的警察沒看出王鋒車隊的分量,帶着幾個鄉鎮聯防隊員強行要檢查大貨車,態度蠻橫,沒爭幾句便被王鋒的警衛撂倒在地。場面一度混亂,外圍的武警衝進了村。

武裝部長忙去說明是首長視察,雖然說不清是什麼首長,不管怎麼着,武山縣武裝部長的身份是真的,現場指揮讓包圍的武警放王鋒車隊離開。

宋祕書想得到王鋒在這種場合不適合出面,看陣勢甘肅省已經下了決心,畢竟是兩個系統,王鋒介入名不正言不順,若被告狀也理虧。王鋒正要回答宋祕書的請示時,石戈先開了口。

「容我冒昧多句嘴,做大事不能拘小節,是否符合程序只是技術問題,可以擺平也不難擺平。王將軍若選擇離開,灘歌村的實驗今天必死。別看只是一個村,本可以生出一個新天地,放棄可能就找不回來了。」

王鋒還不瞭解層議制,但感覺到石戈介紹的民主暴力有價值。西北履職使他的眼界從純軍人伸展到地方治理。多年黨管一切讓農村自治徒有虛名,當變局降臨,農村亂,城市也保不住。民主暴力是唯一看得到那時能維繫農村秩序的方法。不過他也擔心農民會不會就此整合成陳勝吳廣式的隊伍,變成對國家的威脅?

又一次證實小事可能改變大事的方向。王鋒還在猶豫,現場指揮本來就對王鋒警衛打了手下人窩火,讓開路車隊又沒立刻走,就算武裝部長說車裏有首長,帶着大貨車的能是什麼了不起的首長?於是用擴音器喊起來:「軍隊同志是不是要留下指導我們工作啊?」這種譏諷實在算不了什麼,王鋒不會跟小人物見怪,但是現場指揮爲了在手下人面前爭臉,關掉擴音器後罵了句娘,不僅他身邊的人聽得到,也從指揮車的信息收集器傳進王鋒耳中。

「上來吧,我指導你。」指揮車的擴音器傳出王鋒聲音,把現場指揮的擴音器比得只如蟲叫。這一聲就把全場震住了。宋祕書向現場指揮說明車上是中央國安委副主任,只要在維穩範疇皆屬國安委職權,這裏的行動當然也在內。跟着宋祕書上車的現場指揮臉都嚇白了。王鋒和藹地讓他落座,要他暫停對灘歌村的行動。不是因爲省裏的處理有問題,而是需置於更大的背景深入觀察。王鋒表示會跟省裏說明情況,在國安委下結論前,要求地方政府先不介入。現場指揮唯唯諾諾地退出,帶人撤離。王鋒讓宋祕書立刻聯繫甘肅省委負責人,免得小鬼先告狀,用合適的說法理順關係,不被指爲越界。

王鋒既然插手了,就乾脆再徹底些,他把村委會主任和連長叫到車上,好奇的主要在於連隊如何節制自身。對連長回答連隊行動必須按村委會的決議,他問「既然連隊是你說了算,你不聽村委會的,或者對下面假冒村委會的決議,自行指揮不行嗎?」

「瞞不過去的……」,連長連連搖頭。「連隊成員都是本村的,村委會馬上就會知道。只要村主任打幾個電話,通知各排長換了連長,就沒人聽我的了。」

「排長是你任命的,讓你的哥們兒當嘛。」

「要是我都任命哥們兒,村委會哪還能讓我當連長?再說我被罷免了排長還聽我的,下面的班長也不會服從。」

「如果班長是排長的哥們兒呢?」王鋒故意問。

連長笑起來,他肯定答了多次。「那樣各班成員又不服從了。除非他們都是班長的哥們兒,那樣全連都是哥們兒。連隊成員來自親友鄰里羣,羣裏的人也是哥們兒,所以全是哥們兒就沒哥們兒了,還是得聽村委會的。」

王鋒繼續追問:「成立連隊是爲了保護村民,官方進村搜查扣人,你什麼都不做能安心嗎?」

「政府有特警武警,縣的力量不夠有市,市的力量不夠有省,省不夠還有國家。一個村就是個鶏蛋,怎麼碰得了國家的大山?政府查封培訓班,我們哪怕覺得老歐他們是爲我們做事,道義上應該幫,但是不會自取滅亡。村委會只能看對本村有利還是不利,不會爲老歐的事跟政府對抗。畢竟政府的名義是來查封村治會的培訓班,村民的損失只是少掙點食宿費,所以村委會嚴令我們不參與,不伸頭。」

王鋒的提問都被連長否定,卻感到滿意。歐陽中華建立的連隊不會爲他出頭,說明不會被野心家利用。如果沒有改變政權的想法,王鋒不會認真考慮層議制,畢竟和熟悉的權力結構太不一樣,然而改變政權需要基層能夠掌握民主暴力自我維持秩序,那就得先實行層議制。但是一個灘歌村搞層議制都面臨這麼多阻力,政權沒改變前不允許搞層議制,政權改變後又會來不及……

石戈表示,層議制非常容易自我複製,只要有最初的榜樣,一旦其他村的複製開始,就會按照病毒式傳播的指數發展,到一定時候速度將是驚人的。

「……一片睡蓮第二天變成兩片,池塘看不出變化,第三天變四片也不起眼,到覆蓋四分之一池塘之前,都不太讓人注意。可是到了四分之一,第二天就覆蓋一半池塘,再有一天整個池塘就全滿。所以難的是出現第一片,現在有了灘歌村,而且被你保住了,再給它自我複製的空間,蓋滿池塘只是時間問題。」

這個老生常談的比喻在這個場合由石戈說出來,讓王鋒倍受打動。他聽說歐陽中華正在灘歌村,便吩咐宋祕書叫他來車上。石戈提議不妨進村散散步,看看村裏情況,順便見村治會,像是輕描淡寫,實則是想讓王鋒顯出對歐陽中華的禮賢下士。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