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三十七)王力雄著

2021-04-09
Share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三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文学禁区:《转世》(三十七)王力雄著

村治会租用滩歌村的文化活动室办培训班。以往官方找茬多少还有规矩,今天摆明了就是要挑衅,查抄用品,挨个审讯,态度蛮横,不交车钥匙就砸碎车玻璃……欧阳中华约束大家一概不对抗。中间看到大批武警冲进村,都以为今天难逃一劫,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又突然撤走,审讯者和查抄者同时离去,没留下任何说法。

正当大家在院里议论时,一行人步行而来。都穿军便服,中间的高个没戴军衔但有将军气质。旁边的矮个比较夸张,除了戴墨镜,还捂着大口罩。走近时矮个给高个介绍欧阳中华。他能准确说出「村庄治理促进会」全称,让人惊讶。欧阳中华却带着拒人千里的高傲不去握高个伸出的手,弄得高个有点尴尬,手转向陈盼,边开玩笑说对女士不能先伸手,不然女士不伸手会下不来台,让欧阳中华的脸色更不好。

宋秘书解释了他们与查抄者并非一伙,而是首长制止了查抄,大家方释然。欧阳中华和陈盼被请到跟在后面的大货车上。不关心官场的陈盼不知道王锋是谁。等矮个摘下了墨镜和口罩,陈盼才明白为何一直感觉这声音熟悉,无论如何想不到石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石戈抱歉刚才没介绍王锋是不想惊动其他人,对陈盼的奇怪打量则自嘲地说自己刚入伍,在炊事班。

欧阳中华的态度立刻变化,抱歉刚才以为是查抄者换来了唱红脸的,所以失敬。欧阳中华不巴结权贵,却不放过利用权力的机会。王锋表示他已要求地方政府不干涉滩歌村。乡村自治符合法律,用哪种方式自治属于自治内容,政府无权干涉,其他村来学习也不违法。欧阳中华表达了感谢,表示希望让村治会在周边村庄推行层议制,上升到乡级的层议制实验。陈盼知道欧阳中华羡慕民国军阀韩复渠曾给梁漱溟一个县做乡村建设的实验,盼着自己也能得到一个县。县是完整的社会,实验才完整。然而王锋不是军阀,共产党中国也不是民国。

王锋看向石戈,虽是欧阳中华的问题,他却好像是回答石戈:「乡镇自治没有法律支持,因此不合法,我也不会支持。其实这是我的顾虑——层议制方式被村庄采纳后,就会要求上升到所在的乡镇,就与现行国家制度发生冲突。最近发现西藏昌都一个乡,就是由下面村长组成的委员会实际掌权。只是因为与体制保持配合,县当局一直瞒报。那种表面配合很可能是为了先立足,再逐步夺权,最后搞民族分裂。我很担心所谓的民主暴力一旦让民族分裂势力采用,会不会制造出大麻烦?」

这时王锋的八一本收到新信息,他神色顿时变得严峻。「从AI筛选的信息看,欧阳先生和陈盼女士都去过昌都的那个乡,陈盼去了不止一次,现在还和当了实际乡长的喇嘛保持联系。他们用的方法正是你们教的。」

陈盼笑了。「谈不上教,欧阳中华的层议制书稿和文章在网上随便可以搜到,只是丹增喇嘛读得认真罢了……」。

欧阳中华打断陈盼:「我们以前去是帮他们搞环保,陈盼后来是去看藏区雪景。他们要做什么我们完全不知道,也没再联系。」

「没联系?」王锋明显是质疑。

陈盼抱歉地向欧阳中华看了一眼。「对于神山被开矿公司破坏,他们请我帮忙找律师咨询,欧阳中华不知道。」

欧阳中华没看陈盼,只对王锋说话:「我可以保证我们在这里做的事和藏区没有任何关系。」

王锋继续看八一本。「最好没关系。」

石戈头一次听到西藏的层议制已经搞到乡一级,走到了欧阳中华前面。欧阳中华对此是兴奋还是失落,从他没有表情的脸上看不出。石戈打了个圆场:「如果西藏喇嘛自己看书就可以搞,不是说明层议制的复制性很好嘛。」

「这种复制性可是双刃剑。」像那些宁可不要改革也不许国家分裂的红二代一样,民族分裂的危险是王锋放在首位考虑的。

欧阳中华试图用他的理论解释,层议制有逐层提升提炼理性的特质,上级层次又有与基层的隔层,不会直接受民众情绪裹挟,会更有效地防止民族分裂……

王锋打断欧阳中华,表示空谈理论这时没有用,只能让事实验证。他转向石戈,表示决定把昌都那个乡当作验证标本,暂时不干涉。在验证西藏的层议制会走向何方前,内地的层议制只限制在村一级。随后严令欧阳中华和陈盼,村治会必须与西藏彻底切断联系,不得做任何引导,也不得透露任何信息。「……进行验证首先得保证西藏那边的发展是客观的。」王锋这话也是在对石戈说。

陈盼感觉到眼前三个男人的奇特关系。石戈极力让王锋接受欧阳中华,欧阳中华对石戈礼貌但保持距离;王锋与欧阳中华则明显气场不和。两人的气场都强,只是欧阳中华有求于王锋,比较收敛,王锋更为外向,却对石戈格外尊重。

离开前,宋秘书对欧阳中华和陈盼交待对见到石戈必须保密,没解释。石戈温和地微笑,不说自己,只是提醒王锋留下联系方式。不是他说,欧阳中华对此还真不好开口。看着宋秘书与陈盼交换了手机号和邮箱,再平常不过的行为,却让石戈产生最终完成的感觉。他这次来滩歌,主要的目的其实是这个。王锋与欧阳中华分别时态度平淡,两人都矜持,但是已经被连结起来。这是石戈多年苦心的结果。其他人不会意识到意义所在,只有石戈知道自己内心为何会激动。

石戈一直把培育体制外的思想者当成重要使命,他看好欧阳中华,多年在幕后观察和扶持,而让思想者发挥作用,最快捷的是与权力结合。这本是可遇不可求,王锋的出现让石戈似乎看到些希望。现在他将思想与权力连结在一起,下一步能否开启思想引导权力改变中国的进程?石戈知道自己对人物——无论是思想者还是当权者——的期待会被民主人士批评为指望救世主。他不否认民众决定历史大势。然而民众是亿万人,具体的历史进程要靠具体的人。他期待的不是救世主,只是工具。就像打开一扇锈死的大门既需要钥匙,还需要能撬动门扳手的杠杆。思想是钥匙,权力就是杠杆。

石戈坚持自己跟王锋一块来,是因为了解两人个性搞不到一块。欧阳中华傲气,但明白需要藉助权力,不会被意气左右。王锋则没有把握,权势往往使人颐指气使。但是既然王锋善于用人,也应该不会仅凭好恶。他不指望二人成为朋友,能合作即可。他们单独都发挥不了最大作用,结合才能相得益彰。思想和权力互相利用,对改变历史却是合在一起的推力。现在两人终于有了纽带,石戈的使命也就结束了,不再遗憾还有没做完的事。

直升机来接王锋直飞宁夏,飞临的动静让全村人都知道来了大官。老张带着大牛来赔罪,生怕形势突变让自己和儿子遭惩罚。他不敢直接找欧阳中华,央求陈盼帮着说情。「这孩子在全国人民面前露了屁股,没脸了。」王锋听闻大笑,在大牛的厚胸脯上打了一拳。「到部队来吧,也许可以当个好兵,把力气和武艺放到战场上保卫祖国,你就是英雄!」

王锋在众人仰视中起飞离去。陈盼没看直升机,注视掉头送石戈回兰州的指挥车。石戈没再露面。这就是他在「东方红餐厅」没说出的「天机」吗?也是他为欧阳中华准备的「最后的条件」吗?……那次见面后,她没把石戈那些话告诉欧阳中华,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没有具体内容,怕听到欧阳中华说出挖苦石戈的话……。

41.人体装置

在百灵按照艾沙指示辗转换车时,怕的不是与艾沙见面,而是艾沙消失,让她失去周驰许诺的六百万美元!她相信自己能控制艾沙,他性格温和,对她有情,就算动武他那种无训练的菜鸟也不是自己对手,何况自己还有后援。她身上的定位器会让被甩掉的后援重新跟上。她想到了所有可能,艾沙做的却超出了她的任何想象,也超出了世间所有想象。

当百灵上了艾沙的房车,车门自动锁死。屏蔽器让手机和定位器都没了信号,正在跟着赶上的后援顿时失去目标。当百灵的眼睛适应了车内幽暗,藉助周遭闪烁的仪表光线看出房车内分成两部分。艾沙在前部驾驶,与后部隔着不透明的隔板。密封想必很好,需要传声器才听得到艾沙声音。艾沙请她坐下,系好安全带。她所在的后部,主体是个高靠背的单人椅,奇怪地安置在中间位置。她刚坐上去,便有几条带子自动将她绑在椅子上。

「好奇怪的安全带!」百灵装傻嗔叫。她当然知道连手脚都要固定的不会是安全带。艾沙不回答。无论百灵说什么,都像是说给了空洞,只有车轮与路面的摩擦声在黑暗中回旋。百灵有些害怕,但还没那么害怕。直到停车后艾沙进来,她才真正开始害怕。

打开一盏小灯,艾沙面无表情,不回答她的问话。周围车窗被金属卷帘封死,车厢内的设备除了工具柜、消毒柜、微波炉,大多她认不出是什么。给她印象深的是工作台上有个自带灯光,可调角度的高倍放大化妆镜,不知道用途是什么。随着艾沙操作,绑架了她的椅子靠背放倒,脚部抬起,成了床。百灵发出感觉好玩的笑声,却遮掩不住其中的神经质。她的表情既无邪又无辜:「不用这样,你真想的话,跟我说我会愿意。」艾沙打开头顶灯,那分明是手术室的无影灯,每个毛孔都会在这种灯光下显露无余。百灵抑制着紧张,对艾沙做出动情迷醉的表情。

艾沙注视她片刻。「请你背诵古兰经的开端章。」他声音平静,透着以前百灵从未从他身上感觉过的冷酷。

百灵听得出自己笑声刺耳。她领受接触东突人士的任务时在台湾受过《古兰经》培训,那时也背得下穆斯林祈祷最常诵读的开端章,但是后来基本没用上。虽然只有七句话,毕竟是不熟悉的阿拉伯文,很快忘得差不多。接触艾沙时虽是在清真寺,念经也只需跟着动动嘴做样子,没想到还会真有要她单独背诵之时。她只能含情脉脉地看着艾沙:「这种时候要背古兰经吗?」

艾沙丝毫不被诱惑。「我只希望证明你真的会念古兰经。」

「……你知道我不懂阿拉伯文。」

「用中文,用英文都可以。用什么语言不重要。咱们都不是能通背全部古兰经的哈菲兹,但只要是穆斯林,称为『古兰经之母』的开端章怎么能不会?」

「……我被你吓住了,现在什么都记不住。」

艾沙不再说什么,如同内向的人一旦做了决定便不再废话。他开始做准备,洗手,戴口罩,戴帽子,穿上手术外罩。百灵听到手术刀钳碰出的声音,想象不出他要做什么,恐惧感开始深入骨髓。

「求你了,不要伤害我。我可是真心爱你啊!」

艾沙没有停止动作。「别再说这些骗人的话,我不想听,现在给你做麻醉。尽管你一直做假,但是你的确照顾过我,我不会让你感受疼痛。」

百灵吓得叫起来:「我真的是爱你啊!」

「你的爱就是向中国人出卖我吗?」

「千万别想错了。我说实话。他们不是中共的人,只是一群练气功的人,为了用D-2装神弄鬼。我让他们拿走D-2可以转移对你的威胁,否则你会成为全世界的目标。我太担心你了,没告诉你是因为你不会同意,才让他们用盗窃方式。我从他们那拿了钱,是为了建设我们的家。求你千万别误解!」

艾沙开始背诵古兰经第一章,先用维吾尔语,然后用阿拉伯语,再用英语: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
至仁至慈的主
报应日的主
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
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
你所佑助者的路
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诵经完毕,艾沙用一个透明面罩扣住百灵的口鼻。百灵试图大叫挣扎,可是被带子绑缚的四肢一点动弹不得。压缩瓶发出嘶嘶声音,气流触碰到脸上的皮肤。百灵屏住呼吸,不敢再喊,在终于憋不住时嗅到了乙醚味道。以前她也用过这玩意麻醉他人。她最后看到的是艾沙模糊的轮廓逐渐远去,无影灯却愈发扩大和明亮。

失去知觉前百灵想到的是自己会被肢解,苏醒过来让她感到意外和安慰。身上盖了保持温暖的手术被。微微睁眼,无影灯仍亮,不像在头顶时那样耀眼,已被移动到工作台上方,照射赤裸上身的艾沙。不过并非百灵第一时间想到的与性有关,艾沙带着手术帽和口罩,对着工作台上的放大化妆镜,正在对他自己的腹部做手术。他动作虽不熟练但是胸有成竹,按照屏幕上展示的视频步骤逐步往下做。

百灵试了试自己手脚都在,绑缚也已放开。那点动静被艾沙听到,停下手术。「还得让你再睡会。」他的声音似乎又恢复到以前的友好,转身把提前准备好的注射针扎进她手臂,推针轻柔。「这是安眠药。我现在没空照顾你。」

麻醉尚未全过,加上安眠药,百灵无力提出任何问题。在艾沙给她注射时,她的眼睛与艾沙腹部的刀口平齐,似乎看到里面安放了物件,还有纤细的电路,迟钝的头脑不清楚那是否幻觉,随即便落入梦乡。

百灵再度醒来是真正睡醒的感觉,头脑清晰,五官敏锐。车内充着斥忙忙碌碌收拾物品的声音。她想起最后一眼看到的艾沙腹部,好像自己与艾沙连在了一起,腹部同样的位置感觉到疼痛。她在被子下摸那位置,那里有粘合伤口的胶带,按压有痛感,似有异物在其中。艾沙到底做了什么?

艾沙正在销毁车内设备的核心部件,一切包含程式和数据的芯片与记忆体都被拆下,放进微波炉内加热到焦糊。车内排风扇开到最大,还是能闻到电器烧焦的味道。艾沙发现百灵醒来。

「对不起吵醒你。不过你也睡了三十多个小时,差不多了。」
「你……做了什么?」
「两个小手术,你一个,我一个,很小。」
「我有什么需要……得让你给我做手术?」
「不是你需要,是我需要。」
百灵知道不是表达气愤的场合,她正处于被绑架的状态。
「我可以起来活动吗?」
「当然,你随意。」
艾沙找出干净毛巾,打开卫生间的门。
「地方小点,不过有热水。吹风机在镜子下面的柜里。」
百灵起身进卫生间。锁门前艾沙的声音飘进来:「不要动伤口,不动没事,动了有大事。」

锁紧门,卫生间里只有一米见方。百灵撩开衣服观察。衣服还是原样,应该没被脱过。肚脐有个小刀口,被愈合胶带粘住。那种胶带透气且可洗澡。内裤上边缘有一点血痕,应是手术出血沾染的。说明艾沙只露出她的腹部,没把内裤往下褪太多。阴部摸不到性侵的迹象。她对着镜子仔细看伤口,皮肤色的愈合胶带下,看得出肚脐比原来微微凸起,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身体熟悉,几乎发现不了,没弄清楚前她不敢乱动。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