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七)王力雄著

2021-04-09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七)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七)王力雄著

村治會租用灘歌村的文化活動室辦培訓班。以往官方找茬多少還有規矩,今天擺明了就是要挑釁,查抄用品,挨個審訊,態度蠻橫,不交車鑰匙就砸碎車玻璃……歐陽中華約束大家一概不對抗。中間看到大批武警衝進村,都以爲今天難逃一劫,沒想到過了一會兒又突然撤走,審訊者和查抄者同時離去,沒留下任何說法。

正當大家在院裏議論時,一行人步行而來。都穿軍便服,中間的高個沒戴軍銜但有將軍氣質。旁邊的矮個比較誇張,除了戴墨鏡,還捂着大口罩。走近時矮個給高個介紹歐陽中華。他能準確說出「村莊治理促進會」全稱,讓人驚訝。歐陽中華卻帶着拒人千里的高傲不去握高個伸出的手,弄得高個有點尷尬,手轉向陳盼,邊開玩笑說對女士不能先伸手,不然女士不伸手會下不來臺,讓歐陽中華的臉色更不好。

宋祕書解釋了他們與查抄者並非一夥,而是首長制止了查抄,大家方釋然。歐陽中華和陳盼被請到跟在後面的大貨車上。不關心官場的陳盼不知道王鋒是誰。等矮個摘下了墨鏡和口罩,陳盼才明白爲何一直感覺這聲音熟悉,無論如何想不到石戈會以這種方式出現。石戈抱歉剛纔沒介紹王鋒是不想驚動其他人,對陳盼的奇怪打量則自嘲地說自己剛入伍,在炊事班。

歐陽中華的態度立刻變化,抱歉剛纔以爲是查抄者換來了唱紅臉的,所以失敬。歐陽中華不巴結權貴,卻不放過利用權力的機會。王鋒表示他已要求地方政府不干涉灘歌村。鄉村自治符合法律,用哪種方式自治屬於自治內容,政府無權干涉,其他村來學習也不違法。歐陽中華表達了感謝,表示希望讓村治會在周邊村莊推行層議制,上升到鄉級的層議制實驗。陳盼知道歐陽中華羨慕民國軍閥韓復渠曾給梁漱溟一個縣做鄉村建設的實驗,盼着自己也能得到一個縣。縣是完整的社會,實驗才完整。然而王鋒不是軍閥,共產黨中國也不是民國。

王鋒看向石戈,雖是歐陽中華的問題,他卻好像是回答石戈:「鄉鎮自治沒有法律支持,因此不合法,我也不會支持。其實這是我的顧慮——層議制方式被村莊採納後,就會要求上升到所在的鄉鎮,就與現行國家制度發生衝突。最近發現西藏昌都一個鄉,就是由下面村長組成的委員會實際掌權。只是因爲與體制保持配合,縣當局一直瞞報。那種表面配合很可能是爲了先立足,再逐步奪權,最後搞民族分裂。我很擔心所謂的民主暴力一旦讓民族分裂勢力採用,會不會製造出大麻煩?」

這時王鋒的八一本收到新信息,他神色頓時變得嚴峻。「從AI篩選的信息看,歐陽先生和陳盼女士都去過昌都的那個鄉,陳盼去了不止一次,現在還和當了實際鄉長的喇嘛保持聯繫。他們用的方法正是你們教的。」

陳盼笑了。「談不上教,歐陽中華的層議制書稿和文章在網上隨便可以搜到,只是丹增喇嘛讀得認真罷了……」。

歐陽中華打斷陳盼:「我們以前去是幫他們搞環保,陳盼後來是去看藏區雪景。他們要做什麼我們完全不知道,也沒再聯繫。」

「沒聯繫?」王鋒明顯是質疑。

陳盼抱歉地向歐陽中華看了一眼。「對於神山被開礦公司破壞,他們請我幫忙找律師諮詢,歐陽中華不知道。」

歐陽中華沒看陳盼,只對王鋒說話:「我可以保證我們在這裏做的事和藏區沒有任何關係。」

王鋒繼續看八一本。「最好沒關係。」

石戈頭一次聽到西藏的層議制已經搞到鄉一級,走到了歐陽中華前面。歐陽中華對此是興奮還是失落,從他沒有表情的臉上看不出。石戈打了個圓場:「如果西藏喇嘛自己看書就可以搞,不是說明層議制的複製性很好嘛。」

「這種複製性可是雙刃劍。」像那些寧可不要改革也不許國家分裂的紅二代一樣,民族分裂的危險是王鋒放在首位考慮的。

歐陽中華試圖用他的理論解釋,層議制有逐層提升提煉理性的特質,上級層次又有與基層的隔層,不會直接受民衆情緒裹挾,會更有效地防止民族分裂……

王鋒打斷歐陽中華,表示空談理論這時沒有用,只能讓事實驗證。他轉向石戈,表示決定把昌都那個鄉當作驗證標本,暫時不干涉。在驗證西藏的層議制會走向何方前,內地的層議制只限制在村一級。隨後嚴令歐陽中華和陳盼,村治會必須與西藏徹底切斷聯繫,不得做任何引導,也不得透露任何信息。「……進行驗證首先得保證西藏那邊的發展是客觀的。」王鋒這話也是在對石戈說。

陳盼感覺到眼前三個男人的奇特關係。石戈極力讓王鋒接受歐陽中華,歐陽中華對石戈禮貌但保持距離;王鋒與歐陽中華則明顯氣場不和。兩人的氣場都強,只是歐陽中華有求於王鋒,比較收斂,王鋒更爲外向,卻對石戈格外尊重。

離開前,宋祕書對歐陽中華和陳盼交待對見到石戈必須保密,沒解釋。石戈溫和地微笑,不說自己,只是提醒王鋒留下聯繫方式。不是他說,歐陽中華對此還真不好開口。看着宋祕書與陳盼交換了手機號和郵箱,再平常不過的行爲,卻讓石戈產生最終完成的感覺。他這次來灘歌,主要的目的其實是這個。王鋒與歐陽中華分別時態度平淡,兩人都矜持,但是已經被連結起來。這是石戈多年苦心的結果。其他人不會意識到意義所在,只有石戈知道自己內心爲何會激動。

石戈一直把培育體制外的思想者當成重要使命,他看好歐陽中華,多年在幕後觀察和扶持,而讓思想者發揮作用,最快捷的是與權力結合。這本是可遇不可求,王鋒的出現讓石戈似乎看到些希望。現在他將思想與權力連結在一起,下一步能否開啓思想引導權力改變中國的進程?石戈知道自己對人物——無論是思想者還是當權者——的期待會被民主人士批評爲指望救世主。他不否認民衆決定歷史大勢。然而民衆是億萬人,具體的歷史進程要靠具體的人。他期待的不是救世主,只是工具。就像打開一扇鏽死的大門既需要鑰匙,還需要能撬動門扳手的槓桿。思想是鑰匙,權力就是槓桿。

石戈堅持自己跟王鋒一塊來,是因爲了解兩人個性搞不到一塊。歐陽中華傲氣,但明白需要藉助權力,不會被意氣左右。王鋒則沒有把握,權勢往往使人頤指氣使。但是既然王鋒善於用人,也應該不會僅憑好惡。他不指望二人成爲朋友,能合作即可。他們單獨都發揮不了最大作用,結合才能相得益彰。思想和權力互相利用,對改變歷史卻是合在一起的推力。現在兩人終於有了紐帶,石戈的使命也就結束了,不再遺憾還有沒做完的事。

直升機來接王鋒直飛寧夏,飛臨的動靜讓全村人都知道來了大官。老張帶着大牛來賠罪,生怕形勢突變讓自己和兒子遭懲罰。他不敢直接找歐陽中華,央求陳盼幫着說情。「這孩子在全國人民面前露了屁股,沒臉了。」王鋒聽聞大笑,在大牛的厚胸脯上打了一拳。「到部隊來吧,也許可以當個好兵,把力氣和武藝放到戰場上保衛祖國,你就是英雄!」

王鋒在衆人仰視中起飛離去。陳盼沒看直升機,注視掉頭送石戈回蘭州的指揮車。石戈沒再露面。這就是他在「東方紅餐廳」沒說出的「天機」嗎?也是他爲歐陽中華準備的「最後的條件」嗎?……那次見面後,她沒把石戈那些話告訴歐陽中華,不爲別的,只是因爲沒有具體內容,怕聽到歐陽中華說出挖苦石戈的話……。

41.人體裝置

在百靈按照艾沙指示輾轉換車時,怕的不是與艾沙見面,而是艾沙消失,讓她失去周馳許諾的六百萬美元!她相信自己能控制艾沙,他性格溫和,對她有情,就算動武他那種無訓練的菜鳥也不是自己對手,何況自己還有後援。她身上的定位器會讓被甩掉的後援重新跟上。她想到了所有可能,艾沙做的卻超出了她的任何想象,也超出了世間所有想象。

當百靈上了艾沙的房車,車門自動鎖死。屏蔽器讓手機和定位器都沒了信號,正在跟着趕上的後援頓時失去目標。當百靈的眼睛適應了車內幽暗,藉助周遭閃爍的儀表光線看出房車內分成兩部分。艾沙在前部駕駛,與後部隔着不透明的隔板。密封想必很好,需要傳聲器才聽得到艾沙聲音。艾沙請她坐下,繫好安全帶。她所在的後部,主體是個高靠背的單人椅,奇怪地安置在中間位置。她剛坐上去,便有幾條帶子自動將她綁在椅子上。

「好奇怪的安全帶!」百靈裝傻嗔叫。她當然知道連手腳都要固定的不會是安全帶。艾沙不回答。無論百靈說什麼,都像是說給了空洞,只有車輪與路面的摩擦聲在黑暗中迴旋。百靈有些害怕,但還沒那麼害怕。直到停車後艾沙進來,她才真正開始害怕。

打開一盞小燈,艾沙面無表情,不回答她的問話。周圍車窗被金屬捲簾封死,車廂內的設備除了工具櫃、消毒櫃、微波爐,大多她認不出是什麼。給她印象深的是工作臺上有個自帶燈光,可調角度的高倍放大化妝鏡,不知道用途是什麼。隨着艾沙操作,綁架了她的椅子靠背放倒,腳部抬起,成了牀。百靈發出感覺好玩的笑聲,卻遮掩不住其中的神經質。她的表情既無邪又無辜:「不用這樣,你真想的話,跟我說我會願意。」艾沙打開頭頂燈,那分明是手術室的無影燈,每個毛孔都會在這種燈光下顯露無餘。百靈抑制着緊張,對艾沙做出動情迷醉的表情。

艾沙注視她片刻。「請你背誦古蘭經的開端章。」他聲音平靜,透着以前百靈從未從他身上感覺過的冷酷。

百靈聽得出自己笑聲刺耳。她領受接觸東突人士的任務時在臺灣受過《古蘭經》培訓,那時也背得下穆斯林祈禱最常誦讀的開端章,但是後來基本沒用上。雖然只有七句話,畢竟是不熟悉的阿拉伯文,很快忘得差不多。接觸艾沙時雖是在清真寺,唸經也只需跟着動動嘴做樣子,沒想到還會真有要她單獨背誦之時。她只能含情脈脈地看着艾沙:「這種時候要背古蘭經嗎?」

艾沙絲毫不被誘惑。「我只希望證明你真的會念古蘭經。」

「……你知道我不懂阿拉伯文。」

「用中文,用英文都可以。用什麼語言不重要。咱們都不是能通背全部古蘭經的哈菲茲,但只要是穆斯林,稱爲『古蘭經之母』的開端章怎麼能不會?」

「……我被你嚇住了,現在什麼都記不住。」

艾沙不再說什麼,如同內向的人一旦做了決定便不再廢話。他開始做準備,洗手,戴口罩,戴帽子,穿上手術外罩。百靈聽到手術刀鉗碰出的聲音,想象不出他要做什麼,恐懼感開始深入骨髓。

「求你了,不要傷害我。我可是真心愛你啊!」

艾沙沒有停止動作。「別再說這些騙人的話,我不想聽,現在給你做麻醉。儘管你一直做假,但是你的確照顧過我,我不會讓你感受疼痛。」

百靈嚇得叫起來:「我真的是愛你啊!」

「你的愛就是向中國人出賣我嗎?」

「千萬別想錯了。我說實話。他們不是中共的人,只是一羣練氣功的人,爲了用D-2裝神弄鬼。我讓他們拿走D-2可以轉移對你的威脅,否則你會成爲全世界的目標。我太擔心你了,沒告訴你是因爲你不會同意,才讓他們用盜竊方式。我從他們那拿了錢,是爲了建設我們的家。求你千萬別誤解!」

艾沙開始背誦古蘭經第一章,先用維吾爾語,然後用阿拉伯語,再用英語:

「一切讚頌全歸真主全世界的主
至仁至慈的主
報應日的主
我們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
求你引導我們上正路
你所佑助者的路
不是受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誤者的路」

誦經完畢,艾沙用一個透明面罩扣住百靈的口鼻。百靈試圖大叫掙扎,可是被帶子綁縛的四肢一點動彈不得。壓縮瓶發出嘶嘶聲音,氣流觸碰到臉上的皮膚。百靈屏住呼吸,不敢再喊,在終於憋不住時嗅到了乙醚味道。以前她也用過這玩意麻醉他人。她最後看到的是艾沙模糊的輪廓逐漸遠去,無影燈卻愈發擴大和明亮。

失去知覺前百靈想到的是自己會被肢解,甦醒過來讓她感到意外和安慰。身上蓋了保持溫暖的手術被。微微睜眼,無影燈仍亮,不像在頭頂時那樣耀眼,已被移動到工作臺上方,照射赤裸上身的艾沙。不過並非百靈第一時間想到的與性有關,艾沙帶着手術帽和口罩,對着工作臺上的放大化妝鏡,正在對他自己的腹部做手術。他動作雖不熟練但是胸有成竹,按照屏幕上展示的視頻步驟逐步往下做。

百靈試了試自己手腳都在,綁縛也已放開。那點動靜被艾沙聽到,停下手術。「還得讓你再睡會。」他的聲音似乎又恢復到以前的友好,轉身把提前準備好的注射針扎進她手臂,推針輕柔。「這是安眠藥。我現在沒空照顧你。」

麻醉尚未全過,加上安眠藥,百靈無力提出任何問題。在艾沙給她注射時,她的眼睛與艾沙腹部的刀口平齊,似乎看到裏面安放了物件,還有纖細的電路,遲鈍的頭腦不清楚那是否幻覺,隨即便落入夢鄉。

百靈再度醒來是真正睡醒的感覺,頭腦清晰,五官敏銳。車內充着斥忙忙碌碌收拾物品的聲音。她想起最後一眼看到的艾沙腹部,好像自己與艾沙連在了一起,腹部同樣的位置感覺到疼痛。她在被子下摸那位置,那裏有粘合傷口的膠帶,按壓有痛感,似有異物在其中。艾沙到底做了什麼?

艾沙正在銷燬車內設備的核心部件,一切包含程式和數據的芯片與記憶體都被拆下,放進微波爐內加熱到焦糊。車內排風扇開到最大,還是能聞到電器燒焦的味道。艾沙發現百靈醒來。

「對不起吵醒你。不過你也睡了三十多個小時,差不多了。」
「你……做了什麼?」
「兩個小手術,你一個,我一個,很小。」
「我有什麼需要……得讓你給我做手術?」
「不是你需要,是我需要。」
百靈知道不是表達氣憤的場合,她正處於被綁架的狀態。
「我可以起來活動嗎?」
「當然,你隨意。」
艾沙找出乾淨毛巾,打開衛生間的門。
「地方小點,不過有熱水。吹風機在鏡子下面的櫃裏。」
百靈起身進衛生間。鎖門前艾沙的聲音飄進來:「不要動傷口,不動沒事,動了有大事。」

鎖緊門,衛生間裏只有一米見方。百靈撩開衣服觀察。衣服還是原樣,應該沒被脫過。肚臍有個小刀口,被癒合膠帶粘住。那種膠帶透氣且可洗澡。內褲上邊緣有一點血痕,應是手術出血沾染的。說明艾沙只露出她的腹部,沒把內褲往下褪太多。陰部摸不到性侵的跡象。她對着鏡子仔細看傷口,皮膚色的癒合膠帶下,看得出肚臍比原來微微凸起,如果不是對自己的身體熟悉,幾乎發現不了,沒弄清楚前她不敢亂動。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