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八)王力雄著

2021-04-16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三十八)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百靈洗了澡吹乾頭髮,一直在琢磨艾沙做了什麼,身體的感覺倒是沒有異樣。等她從衛生間出來,綁縛過她的椅子也被艾沙拆掉,車廂空間大了不少。艾沙已經做好早餐,煎鶏蛋、牛肉火腿片、奶酪和烤麪包,還有橙汁,顏色誘人閃亮,餐具紙巾擺放整齊。艾沙請百靈入座。三十多小時未進食,百靈感覺餓了,頭幾口喫得挺香。但是當艾沙在她的追問下,給她講解手術到底做了什麼,她便再也喫不下,只想吐。

艾沙倒是從容,邊喫邊講。「……手術本身不用擔心,傷口三天完全癒合。只要不動植入的裝置,不會妨礙生活。植入的裝置沒有金屬材料,靠微粒核電池供電。機場安檢不會發現。裝置由防排異生物膜包裹,不會有任何反應。手術過程嚴格按照醫學標準,這個車艙裏能達到無菌手術室的標準。我用了一個月學習手術,在兔子身上做了數次模擬。兔子的血管比人的細,好在我有做精密裝置的基礎。每一步儘可能細緻,兩個小手術做了近二十小時。抗生素放在你的包裏了,按時喫不會感染,三天後不再會有問題。」

「你到底放了什麼?」百靈感到恐懼在體內膨脹。

「既然你很想拿到D-2,我就分了你一半。你看到過我有兩小管,其中一管給你了,就在你的腹部切口裏。另一管在我身上的同樣位置。我的是裂變六十代的,你的是五十代的。我想你會同意,畢竟是我偷來的,分贓也該我拿大份,是不是?」艾沙笑了一下,百靈的心都要炸了。

「不過千萬不要試圖取出,因爲D-2管在一個以你的血壓控制的裝置內。一旦失去血壓,裝置就會爆炸。爆炸微小,只會把D-2管炸開。但是你在我家看到的只是一個納米團裂變,D-2管中有多少個納米團,說數字可能難想象。這樣說吧,全世界七十億人,每人夠分十萬個以上。那麼多個D-2團都會從你身上開始裂變,你會被裂變物質立刻撐碎再埋沒。被埋的不僅是你,五十代裂變生成的物質夠把十多平方公里的城鎮埋掉。而且除非是在水裏裂變,能讓生成的物質集中在一起,否則相當部分會逸入空氣,傷害人的範圍擴大很多。

「如果你死了,失去血壓,裝置也會爆炸。這對你起到保護的作用,讓人不敢害你。你應該不在意你死後對其他人的傷害,但你要是想活,就得保護你身上的D-2裝置不被取出。

「我們兩個不會在一起,喫完這頓飯就分手。隨便你去哪。只是我們的裝置之間會通過移動電話網絡保持聯繫。無論各在世界何處,只要有手機信號就會聯繫在一起。這種聯繫必須保持,否則按照設定,只要聯繫中斷超過二十四小時,你身上的裝置便會爆炸,和你試圖取出裝置或是你死了效果一樣。現在的手機訊號覆蓋世界,全球漫遊,只要不是特意躲避,做到中斷不超過二十四小時不困難。只需別去類似南極或撒哈拉那種無人的地方;不要在無法接收信號的地下室待太久。連坐飛機都沒關係,全球沒有任何航線超過這個時間。只有一個情況你不能控制,就是我死了。不過有你存在,應該保證我輕易不會死。

「我那一瓶用同樣的裝置控制,我死了就會爆炸。只是我的威力會比你的大得多,生成的物質可以埋掉整個北京……」,艾沙重複了一遍「埋掉北京」。「我死不死或者北京是否被埋,你都不會在乎,但是我的裝置爆炸後,斷了聯絡,你就會在二十四小時後爆炸,所以害我的同時等於害了你。不過這個功能是單向的。我死,你會爆炸。你死,我沒問題。你二十四小時與我失去聯絡會爆炸,而我不會。我二十四小時與你失去聯絡不會爆炸,而你會。這兩句話聽起來是一回事,囉嗦,但是有含義,就是我可以讓你死——只要我在一個沒手機信號的地方超過二十四小時,你就會死。但是你無法讓我死。這意味着你對我不能藏身,必須保持和我的信號聯絡。你要保護自己,就得保護我,不能再像前面那樣算計我。」

「你到底要幹什麼呢?」百靈陷入了絕望的暈眩中,整個世界都在漩渦中翻卷。

「後面你會知道我要幹什麼。不光你知道,全世界都會知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按我說的保護好自己,不要試圖拆那裝置,不要幻想政府部門可以解決,當今世界的所有裝置高手我都知道,不會有人能破解我的裝置。我跟凱倫一樣把所有的設計檔案和操作設備都毀了。而且我設計的是不可逆程式,一開始運行,任何改變帶來的就是爆炸。即使是我自己動手,結果也是一樣。」

百靈真被嚇哭了。「那最終該怎麼辦呢?我不在乎你要做的是什麼事,總有個頭吧,等你的事情都完了,那時候可以拆掉嗎?能不能?請告訴我。」

「……真到所有事情都完了,如果還有時間的話,那時候再說……」。

艾沙的眼神不會撒謊,百靈看得出他的確沒有留下任何後路,已是決死。如果他連自己都沒留後路,怎麼會給她留呢?

可能是想安慰一下吧,艾沙補充了一句:「即使不拆,這樣活着也沒妨礙。」

此刻的百靈已經失去思考能力,頭腦一片空白。也是因爲艾沙把一切都想到也都說明白了,沒留下任何再能想的。她不能殺他,無法脅迫他,不能舉報他,也誘惑不了他,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他打開車窗上的捲簾,陽光剎時照滿車內,要帶的東西已經收拾好,裝入了雙肩包。他把車鑰匙放在了桌上,告訴百靈可以在車裏休息,也可以開去任何地方,不用擔心,車是合法買的,他不再需要了。走時艾沙沒說告別的話,直接上了公車。他倆已經緊緊聯繫在一起,無論如何不能拆分,想告別都告別不了。不過他們的實體不能在一起,備份只有分開纔有價值,也纔有威懾力。艾沙相信沒人知道這個備份,卻始終沒覺察盯在外面的李克明。

李克明不知道艾沙在車裏做了什麼和對百靈講了什麼。他臨時決定留下跟蹤百靈而沒有去跟艾沙,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對的選擇,只是既然不能分身就只有賭。不久有車來接百靈。李克明跟在後面,車進了周馳的家。李克明停在能看到周馳家門的路邊,他希望這回不再是太久的等待,兩夜沒敢闔眼已讓他快到極限,不時要用拳頭猛擊腦袋喚醒自己。太陽把車曬得如烤箱,卻不敢多用冷氣,怕去加油的功夫錯過什麼。百靈進周馳家後,手機信號消失,周馳也不再用他的手機。接連二三有人被召來,其中的劉道明帶着旅行箱,看樣要出門。

當李克明看到周馳帶着百靈出來,對他能如此迅速地行動簡直心生感激。同行除了劉道明還有幾個周功的年輕人,百靈被圍在中間。從年輕人如同保鏢的姿態,可知他們已經充分意識到危險。一行人分乘兩輛車,不久便看出是往機場方向。跟在後面的李克明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辦,首先得知道他們要去哪兒。

周馳一行在杜勒斯機場的國際出發區下車後,司機把車開走。李克明卻只能扔下自己租的車,被拖和罰單都後面再說。周馳一行已在網上買了票,劉道明直接到自動機上掃描證件取登機牌,周馳和百靈的也由他一塊辦。那不像人工辦理可以從職員與乘客對話中聽到去哪,又因爲有機場安檢的攔阻不能再繼續跟蹤他們。要想知道他們飛哪裏,現在是唯一的機會。李克明伸長脖子力圖看到自動機顯示的信息。兩個周功人用身體擋在他前面,看到最後一個航班頁面馬上要翻過去,李克明乾脆衝上去。不管怎樣先看到航班,頂多不禮貌了又能怎麼樣?然而另一個早站在他身後的周功人一把抱住他,胳膊如鐵箍一般,讓他兩腿懸空。在前面擋着他的周功人轉過身來摟住他的脖子,用東北口音的大嗓門笑着喊:「哥們兒你咋纔來?」好像親密無比。李克明只覺被一雙鐵爪掐住穴位,全身一麻,身體癱軟。幾個周功人挨個擁抱他,巡視的美國警察熟視無睹地走過,李克明的意識清醒卻發不出聲。

形色憔悴面容冰冷的百靈原來僵滯不語,與周馳站在一旁,此刻突然爆發,厲聲呵斥李克明。她不在乎機場的大庭廣衆,不做任何掩飾。「你是想殺我嗎?你就動手吧。你不會比我多活五分鐘!……」

周馳抱着百靈肩膀勸阻她冷靜。她聲音太大,聽不懂中文的外國人搞不懂是怎麼回事,或是當成兩口子吵架,不過機場的中國人可不少。周馳和劉道明一邊一個扶她離開。李克明聽到百靈的最後一句話是:「等着中國毀滅吧!」

李克明漸漸失去知覺,再度醒來發現自己還在機場的出發大廳,躺在排椅上。天色已晚,周功人早無蹤影。百靈一行也早飛離了美國。他能記得百靈說的話,雖不全明白,但是看到的那麼多事,足以想到不只是氣話,必須重視。他身上的所有東西都沒了,證件、手機、錢包、汽車鑰匙,讓他打不了電話,打不了車。等他最終與北京聯繫上已是半夜,好在那邊正是上班時間。他要求對所有邊檢口岸下達緊急通令,嚴查百靈和周馳,同時通知美國通緝艾沙。他還不能證明艾沙到底要做什麼,但是相信一定和恐怖活動有關。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