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四十一)王力雄著

2021-05-07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四十一)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44. 熊孩子

宋祕書告訴王鋒:「成城在大院門口跟哨兵吵架。」

王鋒從文件中抬起頭,宋祕書將機關大院門口的畫面轉到辦公室裏的屏幕。成城正爲哨兵不讓他進而發飆。他開一輛紅色跑車,一身花哨的名牌時裝,既無事先聯絡,也無軍人證件,哨兵敢讓他進纔怪了。如果不是他一張口就亮出自己是王鋒的兒子,早會當成衝擊軍事禁區把他拿下。現在幾個哨兵在車前橫排擋着,值班軍官不敢多說,只是向成城解釋要等電話聯繫的結果。宋祕書沒有自行做主放成城進來,知道王鋒處理這種事會有自己想法;另外有石戈住在家裏,是否方便也得王鋒考慮。

王鋒和大多數同代人一樣只有一個孩子。結婚晚,孩子要得也晚,妻子百般嬌慣。王鋒讓成城考軍校進軍隊,是希望他避免沾染社會的腐敗,即使不幹一輩子軍人也能有軍人的品質。然而現在的軍隊和社會一樣腐敗,成城的表現讓他不斷失望。若是個有出息的兒子,他怎麼也不會讓沈迪拉下水當人質,但真是有出息的兒子,沈迪也不會那樣要求了。這世界都是因果相連的。

即使知道成城不成材,看他現在的樣子,變化也難置信。原來至少還說過想當歷史留名的軍事家,現在就如電視劇裏的富二代,甚至像街頭惡少那樣指着值班軍官罵。按王鋒的真實想法,這時絕不該讓成城進來,而是關他的禁閉。在機關大院門前撒野等於是展覽,新來的司令如果連兒子都管教不好,怎麼能服衆?若是在打了蘇建軍之後再關自己兒子的禁閉,會傳遍全軍,得到最好的形象。

但是王鋒必須剋制,成城肯定是有任務的。沈迪那些人都在背後盯着,若是表現自己不徇私情,只能讓他們更不信任。他們希望看到的他是個表面正經,實際搞腐敗,寵兒女,跟其他貪官一樣的人。對那樣的人,他們有把握,可以成爲同盟。他需要被他們當成那種人。
王鋒對宋祕書點了一下頭。宋祕書出去後,他從屏幕看到值班軍官接起崗亭電話後神情緊張,立正挺胸連聲說是,然後向成城道歉放行。成城神情得意囂張,把跑車發動機轟得震耳咆哮衝進院裏,超過限速好幾倍。王鋒氣血翻騰,官場的大起落也不會讓他如此揪心。他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給值班軍官打了個電話,表揚他做得對,爲兒子的表現向他道歉,並表示會教育兒子。

從辦公室到住處只有幾分鐘,王鋒步行回去,宋祕書已經先到,接到了成城。王鋒聽成城在樓上挑剔這裏土那裏差,同時奇怪通向三樓的門加了撞鎖,要上去看看。宋祕書推託上面是安裝電子設備的機房,無法下腳。

「哈哈,不是金屋藏嬌吧?」成城話裏有話。「別緊張,我相信不是我爸藏了二奶,他沒那個境界……」,成城在部隊時還服王鋒的管,一脫軍裝就恢復了熊孩子樣,也像通常年輕人那樣不大看得起自己父母。

王鋒對誰都有辦法,就是管不好自己兒子,一直是內心痛點,卻無處訴說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讓宋祕書給你在軍區招待所訂個房間吧。」他對笑嘻嘻的成城說。

「老爸可別,朋友給我訂了酒店。好不容易離開了,我可不想再住這種大院。這是我的傷心地,能把我悶死。」

「爸爸工作忙。只能晚上喫飯跟你聊。」

「晚飯朋友都訂好了。」

「那就明天一塊喫早飯?」

「老爸,你起來那會,我可能剛睡下。現在我可不需要聽着軍號起牀了。」

「那……」,

「我明天中午飛上海。」

「你要不是來看爸爸,就說事吧。」

「爸,人家都對你不放心呀,爲啥你要藏深喉?」成城倒是坦率,豎起手指指樓上。

「深喉?你從哪兒知道的?」

「我從哪知道不重要。我是你兒子,總是跟你綁在一塊的,是爲你好,你好我才能好。你別以爲只有你聰明,人家對你掌握得清清楚楚。」

成城從他的老闆包裏拿出幾張局部放大的衛星照片。這個小院裏有一圈葡萄架,石戈平時出去散步,被要求都要保持在葡萄架下,防備的就是衛星偵查。但是葡萄藤有疏有密,還有一塊不大的空缺,下面可以曬到太陽。衛星照片上正是石戈在那空缺下看書。這樣的照片不會是偶然拿到的,肯定已經盯上這裏才能抓到這種時機。是走漏了消息?還是因爲對方一直懷疑他,對他實施全天候監視?

王鋒走到窗口,做出湊近光線仔細看照片的樣子。他需要一點時間考慮,不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表情。王鋒心中的對方不是成城,成城是個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笨蛋,但是成城身上一定會有攝像頭,攝像頭後面的人才是對方。王鋒不能確定的只是成城事先知道被裝攝像頭,還是暗中被裝的。兒子大了,不再有自己身上分離的小生命那種親情,更像陌生人。即使成城事先知道裝了攝像頭王鋒也不會奇怪。只要對方說一句是爲你爸好,成城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是沈迪拿的照片吧?」王鋒已經想好了怎麼演這齣戲,兒子是可以利用的角色。

成城不回答,自然是默認。

「成城,你長大了,有自己的社會關係,做自己的事,這些爸爸都認可。但是要記住一點,最可靠的是自己的家,別人都可能背叛你,拋棄你,只有家人是永遠跟你站在一起,保護你和幫助你的。」

「爸,這我當然明白。所以我才趕來告訴你。你知不知道,你藏起深喉被人家當作有異心,是在暗中搞陰謀。你沒看到,土地私有化法通過後,搶着買地的雖然多,真拿錢的都是中小買家,大買家都沒付錢。本來各方面都是順的,卻發現深喉在你手裏,當然會猜想你要幹什麼?是不是要把深喉當成政治工具?先不說搞出什麼結果,只要軍隊又興風作浪,就別想能高價賣出地去,所以沒搞清楚前誰也不敢把錢拿出來。他們也急啊,出售限期是從付款日算起,付款晚出售也晚。本來早完事早利索,各方面都配合得挺好,爸你在家裏藏個深喉到底圖個啥?」

王鋒也奇怪爲何Z集團的資金一直沒動作,原來忌憚的還是他。

「爸,你本來就清高,讓人不放心。按白冀武說法,圍困金門攪局也是你擅自行動。現在你又藏起了深喉,別說人家,我都懷疑你要搞什麼!爸,咱們現在可是跟人家綁在一起的,借的錢天天利滾利,數字漲得我都不敢多看。得趕快掙到錢才能還,真還不上借款那可怎麼辦啊?」

成城說話如此直白,一直沉吟不語的王鋒終於跟兒子推心置腹。「白狐狸是推卸呢,當時要攪局是因爲土地買賣把軍隊排除在外了。我出面是爲大家爭好處,結果他們的目的一達到就把責任推到我身上。這事我沒計較,但是把我弄到西部來,東部一席地的價值超過西部一畝地,他們都在東部拿地,西部的地卻是荒涼不毛,或是有民族動亂的危險,地價跟東部比是天上地下的差別。成城,爸爸把深喉拿在手裏是有道理的,是爲咱們爭取利益。你年輕,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說我要是不去爭取,誰爲我們來考慮?咱們得到的好處還不主要是你的。你不要聽他人挑撥,要相信爸爸。」

這番話讓成城高興了很多。「爸,你有主意就好。我知道你有主意,怕的就是你太正經。現在這個時代,不能再像過去那樣了。」

王鋒嘆氣。「我過去有理想,一輩子也都在追求理想。如果能實現理想,當然我可以放棄其他。但是現在看清了現實,時勢造英雄,沒有大環境,理想什麼都不是,也成不了。過去的理想只有在過去的時代。現在是利益時代,而且我已經是最後一班車。我不想自己,也得想你和你媽。既然放棄了理想要利益了,那就得要夠,不能擔個污名還沒拿到多少。」

「爸,你也別說都是給我的。現在這條件,你和媽怎麼也得再活三十年,得好好享受生活啊!沒有錢怎麼行。等咱們拿到錢,你也退休了,我會給你們好好安排,讓你和媽過一個超豪華的晚年。」

「這我相信,你好,我們就會好。相信爸,拿住深喉讓有些人感到不踏實,就能給咱們多分些。自己手裏沒有牌,人家沒有理由多給你。牌不在乎是什麼,有用就行……」。

王鋒就像那種總覺得兒子不明白江湖利害的爹,把對外僞裝拿下來,鉅細無遺地教兒子如何謀利。說話過程中王鋒看着成城的臉,感覺那只是兒子的面具,後面的真人是沈迪那張白潤的面孔,沈迪的後面還有層層疊疊模糊不清的臉。

成城這回放心了。「爸,我第一次覺得跟你的心這麼通。不過你可不能把深喉一直留着……」。

「你以爲我會一直養着他?那是籌碼,只是要用在合適的交易上。你見到沈迪不要多說別的,只說我抱怨西部的地不值錢就行了。」

雖說王鋒是在演戲,此時已預感到不捨棄石戈對方不會放心,不放心就不會調錢進來,而錢不進來,他和石戈的計劃就會落空。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