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四)王力雄著

2021-08-06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四)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才旦擔心得要命,達賴喇嘛從一九五九年出走後還從未置身過這麼危險的境地。即使是一九五九年也還有幾百個藏人在身邊護衛,現在除了司機和兩個喇嘛,其餘都是中國人。萬一這是圈套呢?會不會謀害達賴喇嘛?在這樣的黑暗中,沒人知道達賴喇嘛孤身到了這。現在唯一的信任全寄託於旺修。他真的可信嗎?才旦不禁想起抗議藏人對他的質疑——他父母都是共產黨,他的文章中處處看出對中國的感情,處處爲中國着想……。

車拐進一個山窩,一架轉動旋翼的直升機正在等待。幾個身穿旅遊便裝的中國人無言協助達賴喇嘛登上飛機,將他安置在包着防彈玻璃的特設座位中。才旦和侍寢堪布跟隨,旺修也上了飛機。就在要起飛時,指揮電臺突然命令關閉發動機和全部燈光,保持靜默。兩架印度武裝直升機正在接近,似是發現了異常。途中加入的兩輛中國車不開車燈地駛向不同方向,開出去數公里後再突然開燈迅疾行駛,印度直升機立刻被吸引過去。載着達賴喇嘛的直升機則悄悄飛離。整個過程達賴喇嘛安詳端坐,如在他的經堂裏那樣一直閉目誦經。留在地面的達賴喇嘛汽車已被卸掉車牌,磨掉髮動機號和底盤號,定時引信將會在天亮前點燃汽車油箱,讓燃燒和爆炸把車輛銷燬。

直升機飛過夜空。飛過黝黑下方不可見的國境。數架戰鬥機和預警機組成的戰鬥機羣在與拉達克接壤的西藏上空盤旋。王鋒已事先下達命令,如果印度飛機攔截達賴喇嘛,允許越境擊落,不管事後有多大麻煩,保證達賴喇嘛的安全是第一。對於這一點,才旦在西藏阿里機場隨達賴喇嘛上了飛北京的專機後便不再擔心。那飛機給達賴喇嘛準備了有臥鋪和專用衛生間的個人艙室,提供品質不錯的酥油茶,各色藏式和中西式食物,還有防噪音的耳塞等。對細心到這種程度的主人,才旦未見面已生好感,飛行途中他主動跟旺修說了話,是到拉達克後的第一次。

專機清晨降落到北京的軍用機場。王鋒親自上機向達賴喇嘛獻哈達,攙扶達賴喇嘛下機。爲了防備達賴喇嘛被人看到,舷梯加了遮雨的罩廊,直接通到防彈車位置。上車后王鋒坐到達賴喇嘛對面的隨從座上。達賴喇嘛對王鋒的故作謙卑不禁莞爾,帶着調皮神情看他表演。而王鋒一點不在意達賴喇嘛認爲他裝。

臨開車前達賴喇嘛向旺修招手。旺修作爲使命結束的人已被隔離在外圍,處於監護下。監護者告知有座海島別墅可以供他免費長住,唯色已被接到那裏。他們在島上完全自由,只是不能出島,不能與外界聯絡。旺修遠遠向達賴喇嘛合十,還向才旦做出一個V字手勢。此時初升的太陽照亮了被夜雨洗淨的北京,露出了少見的無雲藍天。

59. 真假達賴

伊斯蘭經學院看上去是空的,只有李克明偶爾出現,見不到其他人。不過艾沙知道隱身人很多,每個角落都會有真人眼睛或攝像頭後的眼睛在看他。他不受限制,隨意去牛街小店喫飯,只是每次都會跟着裝成各種角色的上百便衣保鏢。李克明的解釋是:「您在談判新疆獨立,要是在談成前您被殺死,會毀掉北京,新疆卻沒獨立,豈不是白死了那麼多人。」

艾沙覺得李克明說得在理,加上不想每次驚動那麼多人,便接受了王鋒從新疆駐北京辦事處爲他請的維吾爾廚師,不再天天出去喫飯。他不擔心每天換花樣的清真美食被下藥,有各種防不勝防的方式能讓他失去知覺,不需要非通過食物。但是隻要他有備份,就沒人敢亂來。

經學院有清真寺。艾沙在北京上學時不做禮拜,到美國後只參加每週的主麻日,現在每天要做虔誠穆斯林的五次禮拜。禮拜讓他的時間變得充實,也讓他內心平靜。空蕩無人的清真寺有怪異感,又符合他此時的心境,背景的城市之聲讓安靜更加凸顯。當跪拜的艾沙在這種安靜中突然聽見了有人在唸誦不熟悉的祈禱文時,驚訝回頭,發現是一個熟悉的形象。何止是他熟悉,整個西方世界都能一眼就認出——達賴喇嘛!

艾沙卻立刻把這當成圈套。達賴喇嘛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兒?必是中國人搞的鬼名堂!自打到北京,艾沙就在等着中方出手,始終無事反而讓他嘀咕,現在終於來了!他對達賴喇嘛的笑容沒回應。達賴喇嘛唸的是佛經,但是按清真寺規矩脫了鞋,進過世界多個著名清真寺的達賴喇嘛在清真寺跟在佛教寺廟裏一樣自如。他理解艾沙的不相信。「……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會在這,哈哈哈……」,邊說邊發出那爲人熟知的笑聲。

李克明請達賴喇嘛與艾沙在經學院的接待室一塊喝茶。達賴喇嘛用英語向艾沙講述了他來北京的經過,鉅細無遺說了每個細節。雖然兩人年齡幾乎差三倍,但看似放鬆的達賴喇嘛卻有面對考官的緊張。讓艾沙相信達賴喇嘛是達賴喇嘛並不容易,不能過這關,達賴喇嘛孤注一擲來北京就失去了意義。其他管道沒有證實達賴喇嘛離開印度到中國的任何消息,印度不知道,連流亡西藏也無人知。只憑達賴喇嘛的外形在這個登峯造極的造假年代沒有說服力,哪怕臨時克隆出來一個相同肉身也不是沒有可能。達賴喇嘛的講述雖夠生動,編一套故事又算得了什麼難事?艾沙一直沒說什麼,但是沒說什麼已經說明一切。

達賴喇嘛也被安排在經學院住。請達賴喇嘛休息後,李克明直截了當對艾沙說:「我們把達賴喇嘛請來和您會面,是冒不惜和印度開戰的風險,您有懷疑可以理解,但應該告訴我怎麼才能讓您相信。」

艾沙看了一會兒李克明。「叫王力雄來。」對着立刻出門去辦的李克明背影又補充了一句:「讓他太太一塊來。」

一直在八一本上觀看現場的王鋒,吩咐宋祕書立刻安排。這時的老大是艾沙,任何要求都得滿足。

艾沙不要跟王力雄直接對話,只是要不現身地觀看王力雄見達賴喇嘛。艾沙不相信經過電子轉換的影像和聲音,李克明從北京市公安局調來一個過去審判用單面落地鏡,擋在與接待室相通的房間門口。從接待室看是鏡子,後面的艾沙可以看到和聽到一切。

李克明在另一個有監控的房間,可以同時觀察艾沙和接待室裏的情況。他發現艾沙關注的不是王力雄看到達賴喇嘛後顯現的出乎意料,以及二人老友般的互動,而是主要觀察唯色的表現。唯色除了本能地向達賴喇嘛磕了三個五體投地長頭,便是一直流淚不止,說不出話。達賴喇嘛握着她的手,時而還摩一下她的頭,但一直在跟王力雄討論如何讓艾沙相信他不是假的。王力雄表示自己可以向艾沙做證,達賴喇嘛反問又怎麼證明你的證明是真的,甚或你自己又是不是真的?王力雄承認這的確是問題。假如流亡西藏有這個技術,用3D打印做出個一模一樣的達賴喇嘛放在拉達克閉關房裏,真的達賴喇嘛反而就會變成假的,因爲所有藏人、印度政府、國際社會都會認爲拉達克的達賴喇嘛是真,在北京的這個達賴喇嘛是中國造的假。兩人饒有興趣地轉向了哲學討論,讓一旁的李克明幹著急。

達賴喇嘛雖神聖,照樣免不了高齡老人通常的尿頻,聊了一會兒就要去衛生間。才旦扶他去了。接待室只剩夫婦倆時,王力雄勸唯色不要一直哭,難得有機會跟達賴喇嘛說話。唯色仍在抽噎,說當年王力雄在北京主持維權律師與達賴喇嘛的視頻對話時,人在達蘭薩拉的達賴喇嘛曾問過能不能看見他的白眉毛,那時他的眉毛只是中間有一些變白,現在則是全白,他老了……李克明看到艾沙聽到唯色說的這段話,立刻上網搜索。那次視頻對話被北京的獨立電影人王我做成紀錄片,片名就叫《對話》,YouTube上有好幾種語言的版本。那是達賴喇嘛第一次利用視頻交流,心懷好奇,開玩笑地問了這個問題。那紀錄片中有唯色雙手合十站在一旁不時擦眼淚的鏡頭。雖然時隔十多年,氣質和今天出現的唯色一樣,不可能模仿。

等到達賴喇嘛從衛生間回來,艾沙自己從單面鏡後走出。前面他一直沒與達賴喇嘛握手,現在對達賴喇嘛說:「我有點笨,其實握一下您的手就能知道真假。如果您是個全息影像,握到的會是一把空氣。」達賴喇嘛不懂全息影像的英文詞,聽了趕過來的李克明解釋後爆發大笑。「只要不打耳光試就行啊!」說罷上前向艾沙伸出雙手。兩人手握在一起,艾沙的眼淚奪眶而出。達賴喇嘛把他擁抱懷中輕拍他的背。多日的緊張和壓力此刻隨着眼淚釋放,變成了艾沙難以抑制的痛哭,讓在現場的李克明和不在現場的王鋒都長舒了一口氣。
王力雄和唯色隨即被送回海島,後面的事和他們無關了。這回甚至沒有告別機會,因爲艾沙前面一直在哭,後面則要問達賴喇嘛很多問題。

60. 利益鏈

艾沙問達賴喇嘛最主要的問題是他爲什麼要放棄獨立?維吾爾人普遍認爲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走錯了,讓藏人在消極無爲中空耗了幾十年,沒有得到一點效果。激進的維吾爾人甚至認爲達賴喇嘛用自己的一廂情願阻礙了西藏曆史進程。之所以維吾爾人堅定地追求獨立,原因之一也是看到了達賴喇嘛路線的無效和自取其辱。

「難道您真心願意和中國人一起生活嗎?」

「真心說,沒有哪個民族不願意獨立。即使是小民族也一樣,何況是我們這種在千年歷史中一直是獨立國家的民族。問題在於代價。如果可以不流血獲得獨立,我當然高興。我連犧牲一個人都不願意。不想看到一點血。但是真要爭取獨立,一定會犧牲很多人,流很多血,最終卻一大半可能仍是不能獨立。」

「一九一一年西藏不是沒流血也獨立了嗎?」

「其實那之前西藏一直都是獨立的,一九一一年只是趕走了漢人,可是現在西藏的漢人比那時多了上千倍,新疆的漢人就更多。如果漢人還在,爭取獨立造成的衝突一定會不斷激化……」,

「當然得讓漢人離開!」

「趕走一千萬人可不是簡單事……」,

「只要獨立了,我們會用各種方法讓漢人離開。哪怕用一百年,歷史不就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嗎?」

達賴喇嘛嘆了一口氣。「時間可能不是我們的朋友。遇到類似一九一一年那樣的中國內亂,抓住時機也許能獨立,但是隻要中國平定了,不管用什麼方式,也不管是什麼人掌權,都會再對我們重新下手。就像後來的國民黨和共產黨對西藏做的那樣。當年如果不是日本進攻讓國民政府中斷了進藏計劃,中國很可能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而不是五十年代就會重新統治西藏。」

「可是,Freedom is not free!」艾沙每次經過華盛頓DC的朝鮮戰爭紀念碑時,都會去看這句碑文。「自由怎麼可能沒有代價?!該付的代價就得付啊!」

「我當然同意!百分之百同意!」達賴喇嘛身體前傾,表情嚴肅。「藏人已經付出了太多代價。拿那麼多自焚者來說,他們不僅是流血,而且是把血燒乾,讓我一想起心都碎。可是我沒有公開發聲制止。人們說如果我嚴厲制止,他們會聽。我沒有那樣做,就是因爲我理解不自由毋寧死的追求。如果在一切辦法都用盡後仍然沒有出路,便只能用這種激烈的方式進行表達。我不能剝奪他們追求自由的選擇。他們寧願付出生命的代價。可是你有沒有注意到,在今年春天的自焚達到高峯後,這兩個月一次自焚都沒出現。我相信以後藏人也不會再自焚。爲什麼?因爲他們找到了不用自焚也能得到自由的方法,就是現在正在西藏各地搞起來的層議制。

「層議制沒有選擇獨立,也公開表示不要求獨立。但前提是有自由。獨立是手段,不是目的。追求獨立也是因爲能帶來自由,只要能達到同樣的目標,當然是哪種手段代價最小最好。如果不獨立也能自由,爲什麼一定要付出那麼大代價呢?何況付出了代價也不一定實現目標。」

艾沙只是從王鋒那裏聽說過西藏實行層議制。他住到經學院後,王鋒給他接通了數十個電子眼的即時視頻,有新疆的也有西藏的,但是他這一段看的都是新疆視頻,西藏的基本沒看。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