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五十五)王力雄著

2021.08.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五十五)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我倒是听了不少关于层议制的介绍,不过也是间接的,没有亲眼见。咱俩要不要一起去实地看看?」达赖喇嘛说到这里,料到艾沙会怀疑,看到艾沙的表情便笑起来。「你可以怀疑我是不是要帮中国人把你调离北京。没错,中国人的确希望这样。他们把我接来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但我不是他们的工具,他们也不给我工资。是我利用了他们才进入中国,而且他们同意我回藏区。我比他们更聪明!哈哈哈……别担心,我不是帮他们,是帮你,也是帮我自己。他们说了你的情况,但是我这个年龄的人,到底也没有弄懂你搞了什么秘密武器,只听说很厉害。也许他们觉得北京人的命更值钱,我可不会这么觉得,所有人的生命都有同样的价值。如果有价值不一样,我要陪你去藏区,难道是我身为藏人的领袖会认为藏人的生命不如中国人吗?别担心你的武器失灵,中国这么多人,你在哪使用武器都不会失去威慑。别为这种担心抛弃掌握另一种方法的可能,人活着不能限制自己,要放开才能自由。

「我不赞成你的武器。武器伤害敌人,也会伤害自己和亲人。武器招致武器,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而是陷入冤冤相报。不过我听说你的武器是无法解除的。那你还担心什么?反正随时可以用,不如先静下心看看有无其他可能。万一有比武器更好的方法呢。如果最后你决定还是回北京,谁能拦你呢?连美国和中国——全球老大老二都挡不住你从美国到了北京……」。

得知艾沙相信了达赖喇嘛是真的,王锋立刻赶到经学院,先在李克明房间通过监控看两人对话,此时知道自己该出面趁热打铁了,便端上一盘牛街老字号糕点进入接待室,兴致勃勃地介绍了一番每种糕点的典故,其实只是瞎扯,然后话题一转,直面艾沙。

「艾沙先生,向你推荐层议制的是达赖喇嘛,不是我,因此值得你去实地看一看。反正谈新疆独立不差这几天。要是看了藏区层议制后,你还是要求独立,我就命令军队撤出新疆。只是新疆汉人不是军人,不服从我的命令,我也没有在中国内地给他们安排工作和住房的能力,他们在内地一无所有,因此一定会有很多会留在新疆背水一战。不过至少我能答应撤回军队,其他的问题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王锋这样说,是赌艾沙去藏区后会转变,这个允诺便不必兑现。若是艾沙不转变,他会真撤军吗?至少现在他只是嘴上这么说,无论用什么办法,先让艾沙离开北京,而且绝对不能再回来。达赖喇嘛说艾沙再来北京无人挡得住,那是和尚的以己度人。只要不怕死人,怎么会挡不住?让艾沙在藏区爆炸总比在北京好吧。有达赖喇嘛跟艾沙在一起,的确是麻烦,请来达赖喇嘛再让他送死当然不是王锋想做的事,北京的高层却不会在意,甚至会认为是一箭双雕的机会。王锋此时只能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眼下先送走瘟神再说。

艾沙反问,即使王锋能遵守诺言,又怎么保证中国更高的当权者认可和遵守?达赖喇嘛则认为只有中国也实行层议制,王锋的诺言才能最终得到保证。这让王锋从中看到了他需要的链条。每当判断要做的事能否做成,王锋总要先看是否存在贯穿的利益链。若是通向目标的每个环节都能在进程中得到自身利益,进程就会有内生动力,相辅相成地顺利完成。现在,阻止Z计划、收回窃国财富、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都通向了要求中国实行层议制。如果艾沙也能接受层议制,不但可以解决危机,连他本人都可能成为转变中国的动力!

看到王锋陷入思索,达赖喇嘛以为他在为难。「将军觉得不可能吗?看看藏地,从一个村子的普通藏人开始,一无所有,面对打压,全靠自己,到今天实现了全藏的层议制。你有这么高位置,统率几十万军队,条件好得多啊!」

对于王锋而言,达赖喇嘛这种劝导是简单化了,只看到表面。要不是王锋一直要求下面不干涉,全藏层议制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实现?而对在整个中国实现层议制,要涉及太多方面,不可能做到彻底保密,因此目前自己最好少说,尽量让对方提要求,然后用应对艾沙危机的名义掩藏其他部分,包括请回达赖喇嘛,也包括允诺中国实行层议制,都可以解释为解决艾沙危机的权宜之计。不择手段早是中共文化的惯例,先答应的事后面可以不认账,所以即使被高层得知这些情况,也有回旋余地。

「好吧,我可以约定,只要艾沙先生同意在新疆实行层议制,不再要求独立,我就会推动整个中国实行层议制。即使我不是最高当权者,但我有能力开始一个不可逆的进程,启动后就会按着层议制机制运转下去,不会中途停止。具体怎么做不必现在说,到时请艾沙先生判断,如果我没做到,您继续坚持新疆独立,我也再不阻拦。」

话说到这份上,下面就是讨论去藏区的什么地方和走什么路线了。艾沙没有放松警惕,他要自己选择,去的地点只能在可以继续威胁众多汉人生命的汉藏结合部,是雨少的干燥地区,D-2飘逸扩散的范围尽可能大……听到这些达赖喇嘛笑了,建议艾沙到他的家乡——青海省东部的当采村,简直就像给这些条件准备的,全都符合。当采村已经实行层议制,那里是汉藏结合部,所属的海东市不属藏区,当地多数居民是汉族,离兰州只有一百多公里,离西宁更近,D-2飘逸足以威胁几百万人……。

「正好我也能回家乡看看,我从六岁离开就再没回去过,常想念啊。」说这话时达赖喇嘛显得感慨万千。正是这感慨打动了艾沙,决定去达赖喇嘛的家乡。不过他对坐飞机到西宁有顾虑。会不会被制造空难落入青海湖?王锋当即表态陪着他们一块飞,说的是「……正好有机会一路向达赖喇嘛请教!」有王锋同机,艾沙当然用不着再担心。

王锋遗憾的是,本应该为达赖喇嘛和艾沙这次行程选个全程陪同者,石戈是最佳人选,但是「替身」截获狙击手传给沈迪的视频,他看到了石戈被掩埋的过程。派去天水接石戈的小队空手而归,只做了一些让漂流俱乐部和漂流者闭嘴的措施,避免他们追究欧阳中华造成连带影响。不过石戈的这种结局也算不上意外,在让欧阳中华去施救时王锋就没有抱太大希望。他这样做,更多是表达自己的心意。

61. 故居

沉寂的当采村一下热闹起来。一支工程队开临,几十辆有古建维修字样的车,却没有工程机械,都是穿迷彩服的年轻小伙子。围绕达赖喇嘛故居架起一圈铝板围墙,比一般工地围墙高很多。与其他建筑为邻的部分,架起的围墙会更高,保证无人能看到故居内部。一圈摄像头监视墙外。四角高点有隐蔽的哨所。故居外建起一圈活动房围成的封闭营区,由表面空手衣服里藏枪的「保安」守卫,营区内有盖着掩蔽网的导弹发射架,身穿便服的小伙子皆是配备精良武器的士兵。

当地政府事先不知道要进行故居维修,连当采村周边的公路也以修路为名禁止了车辆通行,只有本村村民的摩托车和自行车可以出入。达赖喇嘛故居的归属多年处在一种模糊状态,政府为避免敏感从未明确过权利,一直由达赖喇嘛的一位远亲管理。这回的维修按那位远亲的说法,是一位来朝拜的海外施主当场决定捐出一大笔资金,要求立即开工。

远亲是达赖喇嘛在当采村仅存的血缘关系,名叫江村罗布,年过七十,见到达赖喇嘛时却哭得像孩子。他没想到会发生如此的奇迹。被官方的车接去西宁时他只是担心当局要找什么麻烦。他刚被带走,伪装的施工队就开进了现场开始修建围墙和营地。让江村罗布在西宁机场先见达赖喇嘛,是因为达赖喇嘛回故居不可能不让管理者知道,向当采村百姓解释和对付当地政府也离不开他配合。从江村罗布见到达赖喇嘛,李克明便没收了他的手机,给他戴上不可拆卸的无线监控手环。那手环可以监听和定位,凡是接触达赖喇嘛的工作人员都得戴,包括李克明自己。

李克明服从了王锋的要求,不向公安部汇报达赖喇嘛到中国和艾沙离开北京。虽然他是公安部的人,受孙副部长直接领导,但是王锋的职位比孙国祥高,是处理艾沙危机的总头儿,符合程序;同时他猜得到王锋不想让去北戴河避险的当权者们知道艾沙离开就回北京乱指挥。解决危机才开头,王锋需要继续说了算。李克明不知道王锋内心还有更大的布局,但是不冲别的,就看王锋能陪着艾沙飞西宁,他李克明就只听这个老大的了。而王锋通过「替身」的监控,也知道李克明这种态度是真心,因此在离开西宁时,他授予李克明在当采村现场的指挥权,连负责守卫故居和封锁道路的部队也要求听他指挥。

只有对达赖喇嘛和艾沙。李克明没有任何权力,只当服务员,满足任何要求。达赖喇嘛的卧室在故居正房顶楼。按藏人风俗,活佛与佛堂要在建筑最高层,达赖喇嘛上楼不便。李克明让人安装了临时电梯。正房底楼是客厅和侍者的房间。厢房给了艾沙。李克明自己则是有事出现,无事就在仆人房看监控和进行指挥,让故居在感觉上完全属于达赖喇嘛和他的客人艾沙。

达赖喇嘛招呼艾沙到楼顶平台一起坐。故居正面没有其他建筑,建围墙时特地为达赖喇嘛留出了能从平台远望的视野。达赖喇嘛有空就在平台眺望家乡的田野群山,有时坐很久,虽已修炼得无欲无求,仍免不了游子回乡的感情波澜。他指给艾沙看正对面被人们视为状如卧佛的远山,离开家乡八十多年,基本什么都忘了,那卧佛山的轮廓仍偶尔出现在梦境中。

「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回到家乡。」达赖喇嘛拉着艾沙的手。

这让艾沙不好意思,某种性质上达赖喇嘛其实算是他的人质,他怎么受得起感谢。然而达赖喇嘛非常真诚。「我离开家乡这么多年,这个世界仍然还是充满问题,但也出现了希望。我感觉到一个转折点正在出现,会不会就此发生大转变?虽然你制造的是危机,但是如果好好把握,说不定也能在这个岔路口上促成好的转变。」艾沙没有回答,内心却被这句话打动。

故居另外三面的视野被铝板墙挡住。李克明贴心地想到了达赖喇嘛会想看家乡全景,便把墙外一圈摄像头拍摄的画面用投影机打在铝板墙内的对应位置,即使在白天光线下不很清晰,也有环视全村的感觉。夜晚时,摄像头的夜视功能让又会让画面比肉眼看得清楚很多。村里有的房顶竖立经幡旗,是藏人家;有的门口贴对联,是汉人家;有些房子看得到白帽男人和黑巾女人,是回族。达赖喇嘛说:「一直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追求独立,你看,连一个村庄想按民族划出界线都做不到,混在一起,先不说独立会造成多大变动,影响多少人的生活,这种混杂的状态又怎么独立,哪个民族又能独立呢?……」

艾沙把达赖喇嘛的话当作回乡老人自说自话的感慨,并不接茬。他对达赖喇嘛的尊敬不能改变对其路线的不认同。不过这虽是远离自己家乡上千公里的异族村庄,却能勾起他的家乡感,似乎二者间有着某种共通联系,家园被毁和亲人被杀的痛感更强烈地袭上心头。

两人时而静坐时而闲聊的安谧被传来的争执声打破。投影画面上看到数个藏人村民在与守卫故居的「保安」理论。这是他们的村庄和土地,达赖喇嘛是他们的嘉瓦仁波切,以前维修故居他们都可以自由出入,大家一块出工出力,为什么这次把他们排除在外,连靠近都不允许?来的村民硬要往里闯。这边先是增加了「保安」阻拦,村民那边也叫了人来,变成了各有几十人的对峙。村民一方群情激奋,喧哗不停。「保安」一方则一言不发,寸步不让。

这局面不能激化也不能持续,李克明让江村罗布出面解决,转移目标,避免升级。无论如何不能让村民知道达赖喇嘛在故居,否则成千上万的藏民一块涌来就乱了。眼下首要的是处理艾沙危机,不能有任何干扰。

江村罗布从监控画面中看了一会儿故居外的村民,同村住了这么多年,他清楚是怎么回事。故居一直被认为成了他个人的资源。不仅让他成了名人和当局的统战对象,当上了县政协副主席,也没人知道每年成千上万的朝拜者到底给了多少供养。江村罗布对外说都花在了故居扩建和维修上,但是他自己家不也盖了楼,换了车,孙辈去内地上学,哪儿来的钱?以前人们只是背后议论,毕竟那时管事的是政府,没有老百姓说话的份,现在搞了层议制,村庄真正自治了,有不满就会表达。这次看似是不让进故居引起的争执,实际是长期不满江村罗布的怨气出口,一定会推动事态升级。对此李克明不懂,江村罗布心知肚明。

江村罗布出去前先给达赖喇嘛磕头,表达了他几十年义务管理故居完全是出于忠心。现在年纪大了,终于看到达赖喇嘛归来,看到达赖喇嘛在他修建的佛堂里念了经,卧室里睡了觉,便是他一生心血的回报和最大满足,从此他可以退休了。现在村里搞了层议制,有了村民自我管理的村委会,不再是过去政府控制的村委会,是否可以把故居交给层议制的村委会管理?

达赖喇嘛首先感谢江村罗布多年付出的心血。「……要不是你,我这个家估计早没了。现在就跟新的一样,比我小时候记得的可是大了好几倍……哈哈哈……我当然同意交给村里,最好是办个养老院……好了好了,我别干涉,一切都交给村里决定吧!」

李克明给江村罗布身上装了电子眼。江村罗布虽不能打出达赖喇嘛的旗号,但是得到了达赖喇嘛的称赞,提议被达赖喇嘛首肯,让他自信满满,出去后先以长辈身份让冲故居的村民别闹事,再次强调这次是按投资者的要求,谁都不能进施工现场。不等村民反击的话出口,他抢先话锋一转,表示这次维修结束后,他就把故居交给村委会,从此不再插手。这个宣布让闹事的村民立刻转移了重心,不再要求进故居,而是对要不要交给村委会展开了争论。

当采村历史上是纯藏族村庄,后来陆续迁入了汉民,现在已达到三成以上,还有一成多的回民,藏民只剩半数。反对把故居交给村委会的人认为,达赖喇嘛是藏族领袖,达赖喇嘛故居属于藏族,交给村委会等于让汉民和回民都有份,凭什么?另一方的意见则认为,不交给村委会,就得让江村罗布继续管,他是藏民,却等于是他一个人的,其他藏民实际上都没份,这样看又不如交给村委会。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