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五)王力雄著

2021-08-13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五)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我倒是聽了不少關於層議制的介紹,不過也是間接的,沒有親眼見。咱倆要不要一起去實地看看?」達賴喇嘛說到這裏,料到艾沙會懷疑,看到艾沙的表情便笑起來。「你可以懷疑我是不是要幫中國人把你調離北京。沒錯,中國人的確希望這樣。他們把我接來也是爲了這個目的。但我不是他們的工具,他們也不給我工資。是我利用了他們才進入中國,而且他們同意我回藏區。我比他們更聰明!哈哈哈……別擔心,我不是幫他們,是幫你,也是幫我自己。他們說了你的情況,但是我這個年齡的人,到底也沒有弄懂你搞了什麼祕密武器,只聽說很厲害。也許他們覺得北京人的命更值錢,我可不會這麼覺得,所有人的生命都有同樣的價值。如果有價值不一樣,我要陪你去藏區,難道是我身爲藏人的領袖會認爲藏人的生命不如中國人嗎?別擔心你的武器失靈,中國這麼多人,你在哪使用武器都不會失去威懾。別爲這種擔心拋棄掌握另一種方法的可能,人活着不能限制自己,要放開才能自由。

「我不贊成你的武器。武器傷害敵人,也會傷害自己和親人。武器招致武器,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而是陷入冤冤相報。不過我聽說你的武器是無法解除的。那你還擔心什麼?反正隨時可以用,不如先靜下心看看有無其他可能。萬一有比武器更好的方法呢。如果最後你決定還是回北京,誰能攔你呢?連美國和中國——全球老大老二都擋不住你從美國到了北京……」。

得知艾沙相信了達賴喇嘛是真的,王鋒立刻趕到經學院,先在李克明房間通過監控看兩人對話,此時知道自己該出面趁熱打鐵了,便端上一盤牛街老字號糕點進入接待室,興致勃勃地介紹了一番每種糕點的典故,其實只是瞎扯,然後話題一轉,直面艾沙。

「艾沙先生,向你推薦層議制的是達賴喇嘛,不是我,因此值得你去實地看一看。反正談新疆獨立不差這幾天。要是看了藏區層議制後,你還是要求獨立,我就命令軍隊撤出新疆。只是新疆漢人不是軍人,不服從我的命令,我也沒有在中國內地給他們安排工作和住房的能力,他們在內地一無所有,因此一定會有很多會留在新疆背水一戰。不過至少我能答應撤回軍隊,其他的問題你們就自己解決吧。」

王鋒這樣說,是賭艾沙去藏區後會轉變,這個允諾便不必兌現。若是艾沙不轉變,他會真撤軍嗎?至少現在他只是嘴上這麼說,無論用什麼辦法,先讓艾沙離開北京,而且絕對不能再回來。達賴喇嘛說艾沙再來北京無人擋得住,那是和尚的以己度人。只要不怕死人,怎麼會擋不住?讓艾沙在藏區爆炸總比在北京好吧。有達賴喇嘛跟艾沙在一起,的確是麻煩,請來達賴喇嘛再讓他送死當然不是王鋒想做的事,北京的高層卻不會在意,甚至會認爲是一箭雙鵰的機會。王鋒此時只能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眼下先送走瘟神再說。

艾沙反問,即使王鋒能遵守諾言,又怎麼保證中國更高的當權者認可和遵守?達賴喇嘛則認爲只有中國也實行層議制,王鋒的諾言才能最終得到保證。這讓王鋒從中看到了他需要的鏈條。每當判斷要做的事能否做成,王鋒總要先看是否存在貫穿的利益鏈。若是通向目標的每個環節都能在進程中得到自身利益,進程就會有內生動力,相輔相成地順利完成。現在,阻止Z計劃、收回竊國財富、解決中國的民族問題,都通向了要求中國實行層議制。如果艾沙也能接受層議制,不但可以解決危機,連他本人都可能成爲轉變中國的動力!

看到王鋒陷入思索,達賴喇嘛以爲他在爲難。「將軍覺得不可能嗎?看看藏地,從一個村子的普通藏人開始,一無所有,面對打壓,全靠自己,到今天實現了全藏的層議制。你有這麼高位置,統率幾十萬軍隊,條件好得多啊!」

對於王鋒而言,達賴喇嘛這種勸導是簡單化了,只看到表面。要不是王鋒一直要求下面不干涉,全藏層議制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實現?而對在整個中國實現層議制,要涉及太多方面,不可能做到徹底保密,因此目前自己最好少說,儘量讓對方提要求,然後用應對艾沙危機的名義掩藏其他部分,包括請回達賴喇嘛,也包括允諾中國實行層議制,都可以解釋爲解決艾沙危機的權宜之計。不擇手段早是中共文化的慣例,先答應的事後面可以不認賬,所以即使被高層得知這些情況,也有迴旋餘地。

「好吧,我可以約定,只要艾沙先生同意在新疆實行層議制,不再要求獨立,我就會推動整個中國實行層議制。即使我不是最高當權者,但我有能力開始一個不可逆的進程,啓動後就會按着層議制機制運轉下去,不會中途停止。具體怎麼做不必現在說,到時請艾沙先生判斷,如果我沒做到,您繼續堅持新疆獨立,我也再不阻攔。」

話說到這份上,下面就是討論去藏區的什麼地方和走什麼路線了。艾沙沒有放鬆警惕,他要自己選擇,去的地點只能在可以繼續威脅衆多漢人生命的漢藏結合部,是雨少的乾燥地區,D-2飄逸擴散的範圍儘可能大……聽到這些達賴喇嘛笑了,建議艾沙到他的家鄉——青海省東部的當採村,簡直就像給這些條件準備的,全都符合。當採村已經實行層議制,那裏是漢藏結合部,所屬的海東市不屬藏區,當地多數居民是漢族,離蘭州只有一百多公里,離西寧更近,D-2飄逸足以威脅幾百萬人……。

「正好我也能回家鄉看看,我從六歲離開就再沒回去過,常想念啊。」說這話時達賴喇嘛顯得感慨萬千。正是這感慨打動了艾沙,決定去達賴喇嘛的家鄉。不過他對坐飛機到西寧有顧慮。會不會被製造空難落入青海湖?王鋒當即表態陪着他們一塊飛,說的是「……正好有機會一路向達賴喇嘛請教!」有王鋒同機,艾沙當然用不着再擔心。

王鋒遺憾的是,本應該爲達賴喇嘛和艾沙這次行程選個全程陪同者,石戈是最佳人選,但是「替身」截獲狙擊手傳給沈迪的視頻,他看到了石戈被掩埋的過程。派去天水接石戈的小隊空手而歸,只做了一些讓漂流俱樂部和漂流者閉嘴的措施,避免他們追究歐陽中華造成連帶影響。不過石戈的這種結局也算不上意外,在讓歐陽中華去施救時王鋒就沒有抱太大希望。他這樣做,更多是表達自己的心意。

61. 故居

沉寂的當採村一下熱鬧起來。一支工程隊開臨,幾十輛有古建維修字樣的車,卻沒有工程機械,都是穿迷彩服的年輕小夥子。圍繞達賴喇嘛故居架起一圈鋁板圍牆,比一般工地圍牆高很多。與其他建築爲鄰的部分,架起的圍牆會更高,保證無人能看到故居內部。一圈攝像頭監視牆外。四角高點有隱蔽的哨所。故居外建起一圈活動房圍成的封閉營區,由表面空手衣服裏藏槍的「保安」守衛,營區內有蓋着掩蔽網的導彈發射架,身穿便服的小夥子皆是配備精良武器的士兵。

當地政府事先不知道要進行故居維修,連當採村周邊的公路也以修路爲名禁止了車輛通行,只有本村村民的摩托車和自行車可以出入。達賴喇嘛故居的歸屬多年處在一種模糊狀態,政府爲避免敏感從未明確過權利,一直由達賴喇嘛的一位遠親管理。這回的維修按那位遠親的說法,是一位來朝拜的海外施主當場決定捐出一大筆資金,要求立即開工。

遠親是達賴喇嘛在當採村僅存的血緣關係,名叫江村羅布,年過七十,見到達賴喇嘛時卻哭得像孩子。他沒想到會發生如此的奇蹟。被官方的車接去西寧時他只是擔心當局要找什麼麻煩。他剛被帶走,僞裝的施工隊就開進了現場開始修建圍牆和營地。讓江村羅布在西寧機場先見達賴喇嘛,是因爲達賴喇嘛回故居不可能不讓管理者知道,向當採村百姓解釋和對付當地政府也離不開他配合。從江村羅布見到達賴喇嘛,李克明便沒收了他的手機,給他戴上不可拆卸的無線監控手環。那手環可以監聽和定位,凡是接觸達賴喇嘛的工作人員都得戴,包括李克明自己。

李克明服從了王鋒的要求,不向公安部彙報達賴喇嘛到中國和艾沙離開北京。雖然他是公安部的人,受孫副部長直接領導,但是王鋒的職位比孫國祥高,是處理艾沙危機的總頭兒,符合程序;同時他猜得到王鋒不想讓去北戴河避險的當權者們知道艾沙離開就回北京亂指揮。解決危機纔開頭,王鋒需要繼續說了算。李克明不知道王鋒內心還有更大的佈局,但是不衝別的,就看王鋒能陪着艾沙飛西寧,他李克明就只聽這個老大的了。而王鋒通過「替身」的監控,也知道李克明這種態度是真心,因此在離開西寧時,他授予李克明在當採村現場的指揮權,連負責守衛故居和封鎖道路的部隊也要求聽他指揮。

只有對達賴喇嘛和艾沙。李克明沒有任何權力,只當服務員,滿足任何要求。達賴喇嘛的臥室在故居正房頂樓。按藏人風俗,活佛與佛堂要在建築最高層,達賴喇嘛上樓不便。李克明讓人安裝了臨時電梯。正房底樓是客廳和侍者的房間。廂房給了艾沙。李克明自己則是有事出現,無事就在僕人房看監控和進行指揮,讓故居在感覺上完全屬於達賴喇嘛和他的客人艾沙。

達賴喇嘛招呼艾沙到樓頂平臺一起坐。故居正面沒有其他建築,建圍牆時特地爲達賴喇嘛留出了能從平臺遠望的視野。達賴喇嘛有空就在平臺眺望家鄉的田野羣山,有時坐很久,雖已修煉得無慾無求,仍免不了遊子回鄉的感情波瀾。他指給艾沙看正對面被人們視爲狀如臥佛的遠山,離開家鄉八十多年,基本什麼都忘了,那臥佛山的輪廓仍偶爾出現在夢境中。

「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回到家鄉。」達賴喇嘛拉着艾沙的手。

這讓艾沙不好意思,某種性質上達賴喇嘛其實算是他的人質,他怎麼受得起感謝。然而達賴喇嘛非常真誠。「我離開家鄉這麼多年,這個世界仍然還是充滿問題,但也出現了希望。我感覺到一個轉折點正在出現,會不會就此發生大轉變?雖然你製造的是危機,但是如果好好把握,說不定也能在這個岔路口上促成好的轉變。」艾沙沒有回答,內心卻被這句話打動。

故居另外三面的視野被鋁板牆擋住。李克明貼心地想到了達賴喇嘛會想看家鄉全景,便把牆外一圈攝像頭拍攝的畫面用投影機打在鋁板牆內的對應位置,即使在白天光線下不很清晰,也有環視全村的感覺。夜晚時,攝像頭的夜視功能讓又會讓畫面比肉眼看得清楚很多。村裏有的房頂豎立經幡旗,是藏人家;有的門口貼對聯,是漢人家;有些房子看得到白帽男人和黑巾女人,是回族。達賴喇嘛說:「一直有人問我爲什麼不追求獨立,你看,連一個村莊想按民族劃出界線都做不到,混在一起,先不說獨立會造成多大變動,影響多少人的生活,這種混雜的狀態又怎麼獨立,哪個民族又能獨立呢?……」

艾沙把達賴喇嘛的話當作回鄉老人自說自話的感慨,並不接茬。他對達賴喇嘛的尊敬不能改變對其路線的不認同。不過這雖是遠離自己家鄉上千公里的異族村莊,卻能勾起他的家鄉感,似乎二者間有着某種共通聯繫,家園被毀和親人被殺的痛感更強烈地襲上心頭。

兩人時而靜坐時而閒聊的安謐被傳來的爭執聲打破。投影畫面上看到數個藏人村民在與守衛故居的「保安」理論。這是他們的村莊和土地,達賴喇嘛是他們的嘉瓦仁波切,以前維修故居他們都可以自由出入,大家一塊出工出力,爲什麼這次把他們排除在外,連靠近都不允許?來的村民硬要往裏闖。這邊先是增加了「保安」阻攔,村民那邊也叫了人來,變成了各有幾十人的對峙。村民一方羣情激奮,喧譁不停。「保安」一方則一言不發,寸步不讓。

這局面不能激化也不能持續,李克明讓江村羅布出面解決,轉移目標,避免升級。無論如何不能讓村民知道達賴喇嘛在故居,否則成千上萬的藏民一塊湧來就亂了。眼下首要的是處理艾沙危機,不能有任何干擾。

江村羅布從監控畫面中看了一會兒故居外的村民,同村住了這麼多年,他清楚是怎麼回事。故居一直被認爲成了他個人的資源。不僅讓他成了名人和當局的統戰對象,當上了縣政協副主席,也沒人知道每年成千上萬的朝拜者到底給了多少供養。江村羅布對外說都花在了故居擴建和維修上,但是他自己家不也蓋了樓,換了車,孫輩去內地上學,哪兒來的錢?以前人們只是背後議論,畢竟那時管事的是政府,沒有老百姓說話的份,現在搞了層議制,村莊真正自治了,有不滿就會表達。這次看似是不讓進故居引起的爭執,實際是長期不滿江村羅布的怨氣出口,一定會推動事態升級。對此李克明不懂,江村羅布心知肚明。

江村羅布出去前先給達賴喇嘛磕頭,表達了他幾十年義務管理故居完全是出於忠心。現在年紀大了,終於看到達賴喇嘛歸來,看到達賴喇嘛在他修建的佛堂裏唸了經,臥室裏睡了覺,便是他一生心血的回報和最大滿足,從此他可以退休了。現在村裏搞了層議制,有了村民自我管理的村委會,不再是過去政府控制的村委會,是否可以把故居交給層議制的村委會管理?

達賴喇嘛首先感謝江村羅布多年付出的心血。「……要不是你,我這個家估計早沒了。現在就跟新的一樣,比我小時候記得的可是大了好幾倍……哈哈哈……我當然同意交給村裏,最好是辦個養老院……好了好了,我別干涉,一切都交給村裏決定吧!」

李克明給江村羅布身上裝了電子眼。江村羅布雖不能打出達賴喇嘛的旗號,但是得到了達賴喇嘛的稱讚,提議被達賴喇嘛首肯,讓他自信滿滿,出去後先以長輩身份讓衝故居的村民別鬧事,再次強調這次是按投資者的要求,誰都不能進施工現場。不等村民反擊的話出口,他搶先話鋒一轉,表示這次維修結束後,他就把故居交給村委會,從此不再插手。這個宣佈讓鬧事的村民立刻轉移了重心,不再要求進故居,而是對要不要交給村委會展開了爭論。

當採村歷史上是純藏族村莊,後來陸續遷入了漢民,現在已達到三成以上,還有一成多的回民,藏民只剩半數。反對把故居交給村委會的人認爲,達賴喇嘛是藏族領袖,達賴喇嘛故居屬於藏族,交給村委會等於讓漢民和回民都有份,憑什麼?另一方的意見則認爲,不交給村委會,就得讓江村羅布繼續管,他是藏民,卻等於是他一個人的,其他藏民實際上都沒份,這樣看又不如交給村委會。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