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六)王力雄著

2021-08-20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六)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對江村羅布,自從村裏搞了層議制,閱歷深厚的他馬上看出故居由他一個人說了算的時代到了頭。雖然他與達賴喇嘛是遠親,可是並無法律上的財產繼承關係。照現行法律,故居宅基地屬於村莊集體所有,與故居有關的活動都在村莊範圍進行,影響所有村民,所以說故居屬於全村是成立的。村民多年一直有這種議論,層議制的村委會終歸會向他索要,莫不如自己提出,顯得體面,還能交換一些條件。

當晚村委會開會討論故居管理問題。一大半村民要求旁聽,所以改在村邊的室外空場上開會,用擴音器發言,讓旁聽者都能聽見。達賴喇嘛和艾沙在故居客廳觀看現場視頻。全村八個村民組中有四個藏民組,三個漢民組和一個回民組。江村羅布先爲給村民帶來的干擾表示歉意。他請村民相信,這次維修完成他就圓滿了,故居便移交村委會,但是這次維修必須讓他完成。八個當選村民組長組成的村委會表示同意,感謝江村羅布多年維修故居的善舉。村委會討論確定了維修完成後辦理交接的程序,允諾對以前的合同賬目不查看,不公佈,不改變。

這是江村羅布主動交出故居要換取的。下面一直有人鼓動輿論逼他公佈賬目,然而那些賬目怎麼經得起放到光天化日下審視?在反達賴的中國氛圍中維護和建設達賴喇嘛的故居,任何事都不可能完全光明磊落。村委會對此理解,與官員和政府部門少不了交易勾兌,即使江村羅布得些好處,與他維護故居的功績比也不爲過。如果沒有這樣的村委會,江村羅布直接面對受鼓動的村民,一定是說不清也過不去的。那時僅爲保護自己,江村羅布也得死扛着不交故居。

旁聽者中雖有人不滿,卻不能直接發言,只能在下面鼓動。多數村民平時保持沉默,在沒有層議制的情況下,沉默會被理解爲支持或至少是不反對鼓動者,而在層議制村委會做出決定後,鼓動者若不能讓多數人用改選迫使村委會改變決定,沉默便說明多數是支持或至少是不反對村委會的決定。看現場視頻的達賴喇嘛感到這一點有意思,沉默的多數被少數活躍者代表,正是代議制的特點,而沉默到底是怎樣的含義,若是換了一種方式便體現爲相反。

下一個議題是故居如何管理。下午要闖故居的那夥人喊出了達賴喇嘛故居屬於藏人,引起一些藏人附和。村委會主任再次重申旁觀者不得發言,被下面的嗡嗡議論淹沒。有的漢人村民和藏人村民爭論起來。於是村委會主任宣佈既然大家對這個議題各有看法,起鬨達不到協商效果,尤其不應該變成民族間的對峙,需要進行一次完整的層議制協商——先在最基層的親友鄰里羣討論這個議題,然後由各羣主把意見拿到村民組協商整合,再由村民組長在村委會做出決定。

村委會主任本意是給討論留一些時間,第二天再開村委會,不少村民卻認爲大家既已聚在一起,又在興頭上,不如立刻協商早出結果。各羣內部的協商時間相對較多,家庭代表相互說服往往得多個來回。好在每羣的家庭代表不超過十來個,容易溝通,實在不能取得一致時再用表決。等到由各羣選出的代表進行協商時就快了很多。羣代表只是表達本羣的協商結果,達不成一致就表決,然後再由村民組長帶着表決結果去開村委會。

村委會復會時差不多全村人都到場了。沒有出現漢民擔心的各藏民組都要求故居歸藏人的情況,除了闖故居那夥人所在的組,其他三個藏民組的組長都同意故居屬於全村,一塊管理,一塊受益。不是說達賴喇嘛故居歸藏人完全不合理,而是村莊已經沒法按民族劃分,連故居的左鄰右舍都是有漢民也有回民,想搞好故居的周邊環境,如果漢民和回民不配合就搞不好,需要大家一塊盡力。

村主任是個中年藏人,即席講了他對村莊定位的想法。當採村其他方面都無優勢,最大的資源就是達賴喇嘛故居,既是藏人的歷史文化寶地,也是信衆朝拜和旅遊者探訪的熱點。現在故居交給村裏管理,全村齊心協力把這個資源維護好利用好,對弘揚藏族文化和傳播佛法都有好處,也能給村民帶來經濟上的實惠。如果認可這種定位,大家就該共同努力而非對立分裂。

漢民組的三個組長都表示贊成村主任所說,主動表示配合這個目標,村莊風貌應該回歸藏式,建議漢民家庭去掉臨街大門的對聯和福字,改爲掛經幡。漢民一般都信佛,容易接受。但是村裏還有個清真寺,伊斯蘭圓頂和新月標誌從村子周邊各角度都能看到,與藏式風貌非常不協調。藏人和漢人對此又不好說。

回民組的組長與阿訇低聲耳語後發言,表示可以將清真寺圓頂改成本地傳統清真寺那種接近中式建築的頂,雖非藏式風格,至少不會像圓頂那樣顯眼,宣禮塔的高度也可以降低,只是要解決改造的資金問題。江村羅布當場表示他可以向中國內地的老闆募捐。當初清真寺剛建時他曾全力阻止,差點釀成藏回村民之間的械鬥。村委會則表示只要江村羅布能籌來買材料的資金,人工由本村村民義務承擔,馬上可以開工。

這時一位長鬍須戴白帽的老人被攙扶而來,是回民組組長的爺爺。老人訓斥孫子怎麼可以爲藏人的事改建清真寺?村主任按規則要求旁聽者不得發言,對倚老賣老的老人根本沒用。回民組組長看到無法迴避,被爺爺的訓斥搞得惱火,便向爺爺說:「這不光是藏民的事,對回民同樣有好處。別說咱們做不到,就是真能把當採村變成一個回民村,那時還有人要來嗎?或是來了也會說咱們毀了達賴喇嘛家鄉的特色。尊重歷史不是改變信仰。伊斯蘭教和佛教的區別就是不拜偶像,清真寺裏是空的,信徒直接對阿拉。連偶像都沒有,換個屋頂又怎麼啦?難道阿拉只去圓頂清真寺?如果是這樣,咱們祖宗上千年的傳統清真寺裏都沒有阿拉嗎?祖祖輩輩都白拜?」這番話把本來腦子就不太靈了的老爺子說得難以回答,只能用柺杖在地上搗,連連說「就不行!就不行!」

回民組長轉向把老爺子弄來的回民說:「你們可以對我有意見,讓你們選的羣主要求村民組委員會重新選舉,羣主們如果不選我了,我下臺,讓新選上的組長按你們的意見辦,否則不管你們用什麼方式,都改變不了我的態度!」

這場面讓堅持故居歸屬於藏人的藏民也被感化,不再堅持,也許只是不想自己被看成是回民老爺子那樣的老頑固。何況堅持也改變不了村委會的決定。當採村百姓從中國正在發生的變化中,感覺到達賴喇嘛回藏地的日子可能已經不遠,那就是當採村變成明星之時,現在就該做好迎接的準備。

達賴喇嘛從頭到尾看得津津有味。不時向同他一塊看視頻的艾沙發表看法,也可能是爲了說服艾沙,或者只是需要一個述說感受的對象。「成員直接爭論往往傷感情,傷了感情就更對立,尤其是事關民族。層議制分成單元避免了成員直接爭論,每個當選者帶到上一層的感情成分少一點,理性成分多一點,加在一起的作用就相當大,甚至結果完全不同。」

艾沙一直不迴應,他不想被打動,不能見異思遷,受他人影響。歷史有時需要咬牙和狠心。目前看到的層議制總歸是在中國框架內,獨立卻是完全由自己民族把握命運。不過達賴喇嘛的一番話又不能不讓他思考:「獨立一定更好嗎?民族獨立不等於民族成員得到自由。很多獨立國家只是統治者自由了,人民照樣不自由。中國是獨立的,但是其他民族不自由,漢人不也一樣不自由!」獨立是個概念,一旦按達賴喇嘛的思路去想獨立後誰掌權,這個概念就不再只有光環,而會打很多折扣。不能不同意達賴喇嘛說的制度比獨立與否更重要。韓國和朝鮮同文同種,一樣的民族和歷史,人和社會卻那麼不同,不就是因爲制度不同?和民族獨立有多少關係呢?

艾沙開始擔心達賴喇嘛對他的影響。每天都會感受到一種潤物無聲的力量,讓他堅硬起來的心變得柔軟。達賴喇嘛講的大慈悲他還能抵禦,可是那些針對個體的慈悲,一個生命與多個生命的價值等同,不能爲民族犧牲個體的論述,卻讓百靈的形象越來越多地浮現於他的腦海,揮之不去……。

62. 一己降臺灣

百靈現在不掙扎了,沒有用,只能增加痛苦。說她全身一絲不掛不準確,兩個手腕和腳腕各有一寸寬的固定帶。如果她掙扎得厲害,腰部也會被固定帶捆住。在這個不知是手術檯還是解剖臺上,她已經數不清過了多少天。開始的痛苦慢慢遠離,變成沒有知覺。劉道明完全把她當成物件,怎麼省事怎麼來。既然把她放開還得防範她反抗或逃跑,不如就讓她一直固定在臺子上;既然喫飯排泄都有麻煩,就輸營養液,接上輸尿管;穿脫衣服麻煩,就不要衣服,甚至連單子也懶得給她蓋。

恆溫實驗室裏不冷也不熱,沒有通外面的窗,全靠燈光,有時一直亮,有時連續黑,讓她分不清晝夜。百靈睡不着時,唯一能做的就是胡思亂想。最讓她後悔的是選擇了投奔周馳而不是政府。不管是美國政府還是臺灣政府都不會這樣沒有規矩,雖然需要消滅她時照樣不會留情,至少會對她保持起碼的尊重。她當時決定投奔周馳,正是考慮周馳不會消滅她,同時也像處於絕境的人喜歡祈求神祕力量那樣,希望周馳能創造出奇蹟。

劉道明也是百靈寄予希望的一個因素,畢竟他在國際納米科技界排名前列,說起D-2時的自信和狂妄也讓她把他當成救命稻草。然而真進入實際操作,劉道明要得到D-2樣本才能搞出D-2,然後才談得上搞出D-0。而D-2樣本是在百靈的肚子裏,被艾沙的裝置鎖住,試了各種方法都無法破解。這讓劉道明越來越焦慮,與一輩子期待的學術突破和商業成功就相隔一層肚皮,卻始終邁不過去,他對待百靈越來越粗暴。

百靈有時身上佈滿電極,貼在皮膚上的,刺入血管和肌肉的;她被試用了各種藥物,麻醉劑也輪番使用;而她的腹部圍繞艾沙的裝置,數不清被切了多少刀。刀口有橫的、豎的、深的、淺的。劉道明隨時想到什麼新招就會切一刀探究一番。她抗議就用膠條封她的嘴。還從她的陰道把探鏡伸入子宮探查能否從裝置的下方破解。劉道明是同性戀,做這動作時沒有多少性侵意味,但是那種冷漠和無人性有時比性侵還可惡。在實驗室無人工作之際,數次有人在黑暗中進來對她姦淫。照在臉上的強光讓她看不到後面是什麼人,猜得出是劉道明的助手。每次劉道明探查她的陰道時,那助手的目光都飽含猥褻。

百靈不知道劉道明已經有了可以從她身上取下艾沙裝置的方案。前面的探測讓他掌握了艾沙裝置與血管相連的情況,只需取出部分百靈的血液,連接到電腦控制的微循環器上,模擬血流同樣的溫度、壓力和流速,就可以切斷艾沙裝置與百靈身體的聯繫,連同D-2管一道取出。那時百靈就算解脫了,在百靈體外去搞定艾沙的裝置也會方便很多。

劉道明在臺灣有自己的納米實驗室,條件不如美國,也相當不錯。然而百靈不能公開露面,更不能暴露要研究的對象在她肚子裏。現在這地方屬於一位熱衷基因工程的生物學博士,用繼承的遺產買下這個農莊,引進一堆先進儀器和設備建起了實驗室。卻還沒等開始他雄心勃勃的研究計劃,便被查出患了癌症,從此心灰意冷。直到拜了周馳爲師,練習周功讓博士的病情得到改善,從此一心練功,在得知周馳需要實驗室時,便將整個莊園交了出來。這個實驗室雖非針對納米,對於從百靈肚子裏取出D-2,需要的儀器設備都有。最大的優點是隱蔽,周馳一行到臺灣後轉了好幾個地方,才選擇在這裏安頓下來。

周馳沒有同意劉道明從百靈肚子中取出D-2的方案。他看出劉道明使出全身解數,迄今才說可以從百靈身上取出艾沙的裝置,還得讓裝置繼續保持在模擬百靈體內的狀態。D-2仍不能取出,D-0更是遙遠……後面每一步的困難都超過從百靈身上取出裝置,成功遠小於失敗的概率。

周馳不去住主人在莊園裏給他騰出的獨棟房屋,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二樓的辦公室。那裏隔着單向玻璃窗可以俯瞰實驗室內部。周馳不懂裝置,更不懂納米,照理說看不出什麼,應該超脫。但是他就像手術室外面的家屬,明知使不上勁也得等在外面那樣,同時是想用自己的意念能幫着推動進展。D-2激發了他太多的想象。一度他期待得到D-2,再研究出D-0,就能做到隨意控制衆生的生死,既可製造災難,又可轉危爲安,收發自如,他就成了名副其實的神,有能力打垮一切權力,所有國家都得服從他的要求,其他宗教也都不堪一擊,他將征服整個世界!他把全部希望寄託於劉道明和他的團隊,滿足他們的一切要求,要多少錢給多少,任劉道明對百靈隨意所爲,包括幾次從樓上看到助手打着電筒性侵百靈也不制止。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