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八)王力雄著

2021-09-02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五十八)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這個決定讓艾沙如卸下千鈞重擔,也讓王鋒鬆了一口氣。雖然陪審團決定要獨立還是層議制尚不知道,至少是一個轉機,表現出艾沙的鬆動。王鋒寧願面對陪審團而不是公投,對艾沙提出選擇十二位維吾爾人,讓他們充分了解層議制,他全力配合。

首先艾沙要確保選擇陪審員的隨機性。讓十二位陪審員代表一千二百萬維吾爾人,必須最大程度地擴大樣本分佈面。王鋒給艾沙提供了維吾爾人口的總數據庫,由他決定選擇範圍和方法。艾沙熟悉數據庫操作,自定標準,自己動手。有些標準在公開場合肯定受質疑,如去掉了二十五歲以下和八十歲以上的人口,去掉了生活在新疆境外——無論是中國內地還是在中國之外——的維吾爾人……最終縮小到八百萬人,再充分洗牌,打破地區、性別、年齡的排序,以算法方式設定若干限制,如中選者的居住地距離不小於一百公里,不能屬於同一縣級行政單位,彼此不能是親友、同學、同事或在歷史上有任何關聯等。艾沙把做好的數據庫在自己的電腦上滾動,速度快到顯示器上只能看到流動的痕跡,具體內容完全看不到。八百萬人滾動一遍約需一小時,艾沙在其間隨意敲十二次鍵標記了十二個人名,就是選中的陪審員。

落實艾沙選的陪審員要做很多動作。王鋒要求保證真實,若被艾沙發現一點作假或哪怕懷疑作假便會讓所有真的變成假的,得不償失。全程提供實時視頻,讓艾沙可以看到每個環節,可以跟蹤派去接人的每輛汽車或直升機。在見到陪審員時,透過視頻當場讓艾沙比照確認。因爲人口流動,有人不在數據庫所列的地址,甚至不知具體去向;有人事情纏身不能離開;那就得由艾沙再次滾動數據庫選人頂替。搞了好幾次才把十二個陪審員聚齊。也全靠王鋒的權力,才能在兩天內把遍佈新疆不同地區,出自不同階層的十二人集中到烏魯木齊,專機送到西寧,再乘車到當採村。

十二人中有農民、家庭婦女、鐵匠、毛拉、打工者、小生意人、烤饢者、教師、職員、技術人員,甚至有個正在服刑的犯人。艾沙認爲服刑的維吾爾人很多是受到政治迫害,所以特地把犯人的名單也混合進數據庫。陪審員被安排在故居外的營地內一片封閉區域,男女分區,每人一頂校級軍官的野營帳篷,內有空調,帶衛生間。一頂公用帳篷兼做餐廳和會議室。給艾沙做飯的維吾爾廚師同時成了陪審團的廚師。生活條件無可挑剔,但是隻能在封閉區域內活動。服刑犯人被跟來的獄警繼續看守。不過在陪審團開會時,獄警只能在外面等。

要陪審團明白是怎麼回事費了好一番勁,D-2之類的東西他們聽不懂,最終讓他們相信的只是一個簡單的常識,他們每人被專車專機接送,一路尊爲上賓,集中到這來見艾沙,如果艾沙不真是一個能殺死上千萬中國人的人肉炸彈,中國人什麼時候會這樣服從一個維吾爾人?

服刑者最先打破沉默。沒人知道他服刑的緣由。他身材矮壯,絡腮鬍子,一頭灰白密發。因爲獄警不被允許在場,就不給他打開手銬腳鐐。他用銬在一起的雙手重重砸在桌上,震得茶杯濺出茶水。

「到這一步還問我們幹什麼,不是耽誤時間嗎?當然要獨立!還有什麼可商量?維吾爾人一直祈求阿拉的不就是賜給我們這份力量嗎?現在你得到了這份力量是阿拉的意志,唯一該做的就是執行阿拉的意志!」

服刑者激動得聲音嘶啞,身上鐐銬叮噹響。來自喀什的中學教師表示支持。那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看上去非常有主見。他埋怨艾沙不該離開北京,那本是最有利的位置。如果艾沙在北京實施威懾,同時發動維吾爾人起來爭取獨立,兩邊配合一定能成功。現在他被騙到這麼遠的地方,效果就差了很多。根本不需要考察什麼制度,歷史經驗只有一條,絕對不能跟漢人在一起,必須分開,只有獨立!

家庭婦女大概五十多歲,高高胖胖,維吾爾花巾從額頭包到腦後扎住。看樣子她在農村大家庭中是主事的,心直口快地讓教師和服刑者不要抱怨艾沙,他做的犧牲已經太大了,把自己搞得太可憐了,大家應該爲他分擔,先仔細聽聽他想的是什麼,需要幫他解決什麼……。

服刑者不滿家庭婦女插話,斥責這種時候婆婆媽媽的女人心腸只能誤事。「……真主會保佑他!等到實現獨立的時候,維吾爾民族會給他立碑,世世代代紀念他這個英雄!我願意陪着英雄死。大家真要幫助他就應該留下來,女人爲他做飯洗衣,男人爲他當守衛!」

教師贊成服刑者的提議,他解釋說,是否需要洗衣做飯當守衛另當別論,主要的問題是艾沙處於漢人的包圍中,容易被他們的巧言令色影響,因此有一羣同胞在他身邊很重要。大家來以前沒有思想準備,但此刻知道了事情重要,就應該毫不猶豫地爲民族獨立獻身。

在如此義正詞嚴面前,其他人都說不出什麼。教師提議大家挨個表態。從他右手第一個人開始輪起,那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少婦,面有難色。

「……我兒子還不滿三歲,丈夫一個人帶不了……。」

服刑者恨鐵不成鋼地瞪着她。「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孩子啊,現在是爲了我們民族的子子孫孫!……」

從監控畫面看現場的王鋒不免擔心,羣體有時會被個別最堅定的人牽着走,服刑者和教師會不會成爲陪審團的主導?該怎樣應對?出乎意料的是服刑者這樣說引起了艾沙的反感。他沒有讓人人表態繼續下去,態度溫和地說:「民族的子子孫孫是由每個父母的孩子組成的,每個母親首先愛自己的孩子才能愛民族。不過這個話題暫時不爭論,現在也不做結論,我請你們來是去昌都考察藏人正在實行的層議制。我也是才知道有層議制,藏人認爲能讓民族得到自由,卻不需要流血。不過我現在不多說,請你們先去昌都——現在那裏相當於藏人的層議制首都。到昌都後你們儘可能到處走,跟藏人接觸,看看層議制到底行不行。我把權力交給你們,你們到時做一次投票,認爲層議制能不能實現你們的希望,或者是寧願用戰爭實現獨立也不接受層議制,哪個結果達到四分之三票,我就照哪個辦。」

王鋒意識到這又是一個好的跡象。原來艾沙只說了陪審團方式,沒有明確最終的決定是要陪審團全數通過,還是像有的陪審制度可以十票或十一票通過。艾沙現在說的是四分之三,即九票就能決定,明顯是因爲看到了服刑者和教師兩人的表現後,爲了避免僵局留下了更多的餘地。然而即使如此,陪審團中能有四分之三的人贊成層議制嗎?監控分析每個人的表情和形體語言,至少一半以上的人聽了艾沙介紹情況後顯得興奮,認同教師說的這個機會千載難逢,被服刑者要求獨立的堅決態度打動。

艾沙談去藏區考察的安排時告訴陪審團,他要求給每個人身上都安裝電子眼,爲的是隨機查看他們有沒有背後受威脅,讓他相信陪審團的最終決定是真實的,這樣也能保證陪審團成員的安全,不過肯定是侵犯了個人的隱私,只能請大家當成工作來忍受。何況沒有他的電子眼,中國當局也會監控,個人照樣不會有隱私。隨身電子眼的另一個用處是能讓艾沙看到每個人到的現場,等於自己也去了,而且是在陪審團每個成員身上附了分身。他要求陪審團活動以成員分頭考察爲主,儘可能多地獲得不同視角。爲了防止官方製造假象,他還隨時可以對考察的具體日程、路線和訪談對象提出新要求,進行更改,打亂舊安排。

陪審團出發去昌都前,王鋒請了歐美研究新疆問題的學者通過視頻介紹情況,讓學者從宏觀角度談新疆問題。王鋒選的當然都是不看好新疆獨立前景的學者。一位加拿大學者雖然立場完全在維吾爾人一邊,卻擔心新疆境內其他民族是否願意和維吾爾人共建一個國家,還是會在新疆獨立後尋求本民族獨立,或是寧願歸屬相鄰的同民族國家?如新疆與哈薩克斯坦有上千公里接壤,新疆哈薩克人與其歸屬維吾爾人,爲什麼不歸屬號稱全世界哈薩克人祖國的哈薩克斯坦?蒙古國與新疆接壤更長,新疆境內的蒙古族人口總數雖不多,蒙古族自治區域卻佔了新疆面積的三分之一。新疆獨立後若想撤消或壓縮蒙古族自治區域,有什麼理由?用什麼方式?如果以住民投票決定,雖然蒙古族自治區域內的維吾爾人多於蒙古人,但不如漢人居民多,漢人不會願意歸屬維吾爾人。昌吉回族自治州也不會服從維吾爾人的號令。最難辦的是新疆大部分城市是漢人爲主。兵團在新疆有總面積超過兩個臺灣的上百塊飛地,兵團人認爲是他們幾十年在荒漠戈壁上開墾出來的,不會拱手送人。若是維吾爾人不能控制哈薩克族、蒙古族、回族以及漢族區域,那就只能收縮在喀什、和田、阿克蘇的新疆西南。連期待當作立國之本的石油,主要產地都在他族地盤上。

服刑者大罵那位加拿大學者。不過與會的學者們既看不到陪審團也看不到王鋒,都以爲只是在參加一個與中國學者的聯網座談會。王鋒以網民提問方式引導學者發言,表示維吾爾人不會接受這種前景,獨立後必須控制新疆全境,不允許新疆內部分裂與割據。

與會的一位法國學者回答,維吾爾人有這種意志可想而知,但是維吾爾人追求獨立時的法理依據之一是「自古居住於此」,那麼哈薩克人、蒙古人也有這個依據,便一樣有要求獨立的權利;新疆獨立的另一法理依據是民族自決,那麼其他民族不是也可以要求自覺?維吾爾人若是堅持公決在全新疆範圍纔行,便破壞了自身獨立時的主張,因爲維吾爾人強烈反對漢人民主人士主張的新疆獨立要由全中國公決。如果維吾爾人藉時在新疆打起「維護統一,反對分裂」的旗幟,哈薩克斯坦,蒙古國及相鄰的內蒙古會不會坐視?而新疆的漢人控制着油田、企業、鐵路、機場、金融和口岸等現代社會要素,軍隊、警察和武器也是漢人的,即使沒有中國內地的支援,新疆漢人都能和維吾爾人長期相持……。

服刑者氣得不要聽,大叫都是爲中國政府幫腔的鬼話,直到獄警因爲他過於喧譁進來制止。那些學者離得遠,無法讓服刑者把怒氣發泄出來。然而隨後來見他們的是歐陽中華,與他們面對面。宋祕書把歐陽中華請到當採村,既是給陪審團講層議制,也因爲王鋒想看看歐陽中華如何直接應對民族人士。歐陽中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達賴喇嘛和艾沙離他只有幾十米遠,但來的是達賴喇嘛故居,讓他專程來給維吾爾人講層議制,還要安排維吾爾人去昌都看層議制現場,明擺着是王鋒在考慮用層議制解決新疆問題。這讓歐陽中華感到振奮,不計較一切都對他保密,竭力說服陪審團接受層議制。

對於教師質疑維吾爾人與漢人數量上相差那麼多,就算中國實行了層議制,維吾爾人的訴求也得被漢人淹沒,歐陽中華說:「層議制首先形成的是自治體,不是民族。自治就是先考慮本體的利益。中國分成三十一個自治省區後,各省區的立場不是依據民族,是依據自身利益,因此不會聯合在一起對付維吾爾人,而是把新疆當成要爭取到自己一邊的省區之一。從這個角度,對維吾爾更有利的不是獨立,讓自己與整個漢民族一對一,反而不如讓層議制把漢族分割成多個省,根據自己的需要與他們合縱連橫,會得到更多的安全與好處。」
陪審團中的技術人員似乎從純技術角度質疑,既然說層議制的表決票權是按人口數,新疆人口比不上多數漢人省,漢人省便無需重視新疆的態度。歐陽中華回答他也是考慮到民族地區地廣人稀,因此主張層議制中民族自治區的票權在人口數上再加區域面積乘以十的加權。那樣藏區的票權便可達到三千萬,新疆和內蒙古的票權各自都會超過四千萬,三個自治區聯合起來的票權超過一億,已經跟漢地最大的省票權相當。

「別的民族我們不擔心,最怕的是漢族。」陪審團中的年輕姑娘是阿克蘇地區團委的職員,從中國內地大學畢業,說一口標準普通話,前面一直沉默。「你說的這種制度,如果漢人用護照才能進新疆還可以考慮。否則再好的制度,漢人可以自由來往,最終一定淹沒我們。就像把蒙古人的草原都變成了農田那樣,現在的內蒙古很難看得到真正的蒙古人。哪個民族也不會希望有這樣的下場。先不說獨立有沒有別的好處,至少入境得要護照。」

「不一定非用護照才能解決啊!」歐陽中華興致勃勃地開始介紹「文化保護區」設想,歐陽中華在搞綠色拯救協會時就接受了由體制外西藏問題研究者王力雄提出的這個設想——外來人口在藏區工作,須是本地聘不到的特殊人才,由自治政府發放工作許可證,無證的外地人可在藏區自由旅行,不能就業,就能保證原住民的就業主體地位。「不工作,只旅遊,漢人便不會成爲移民,只是給當地增加收入的消費者。」。

說到興奮處,歐陽中華站起身加強手勢。當他重新坐下時,服刑者用腳從後面把椅子勾開,讓他一下跌坐到地上。服刑者恨恨地諷刺:「這裏沒你的位置!」

歐陽中華坐在地上,讓在場的翻譯把服刑者的話譯給他,然後笑着回答:「你能找到位置就好。」

其他維吾爾人沒說話,卻不是沒聽進歐陽中華的話。服刑者要羞辱歐陽中華,正是感覺到其他人受了影響。不過羞辱的舉動只是表達了他的個人不滿,不會讓其他人覺得歐陽中華失敗。通過電子眼看現場的艾沙不喜歡服刑者的做法,如果他在場,會把歐陽中華扶起來。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