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王力雄著

2021-09-17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收上的票一一打開,擺在銬着服刑者的餐桌上。事先已能料到,勾多叉少。不用數勾,所有眼睛集中到叉上——只有兩個!雖是大大的,佔了半張紙的叉,而勾都畫得小小,似是心有不安,但是隻有兩個叉!

服刑者的臉扭曲,刀刻般的皺紋糾結成猙獰的一團。面對他那絕望的目光,教師的手指戳住另一個叉大聲宣佈:「這是我的!」負責收票的技術員則把臉扭到另外的方向。鐵鐐嘩啦,服刑者一把摟起那些打了勾的票,攥在手中,如掉進陷阱的狼一般嘶吼出一句:「我用命跟你們換行不行!」說罷他把手中的筷子伸進嘴中,猛一甩頭,頭顱如大錘一樣砸下,筷子頭撞到桌面上,筷子尖在他嘴裏從上顎扎向後腦,如射進的竹箭穿透頭骨,露出了粘着腦漿的筷子頭。

瞬間所有人僵住,鴉雀無聲,接着爆發出女人的尖叫。待李克明和獄警衝進,過去的時間雖只以秒計,已看得出服刑者不可能生還。現場一片混亂。在等待救護車時農婦和少婦抱在一起哭泣,毛拉爲死者唸經祈禱。跟隨救護車來的醫生宣佈人已死亡,當場簽署了文件。

當李克明指揮人準備搬離服刑者的軀體時,冷靜下來的教師堅決阻止。

「不要動他!表決還沒完!他是用生命要求重新表決!他一定要在場!……」服刑者的血流在餐桌上,浸透了那十張攥皺的打勾紙,兩張打叉的紙依然平鋪,浸在蔓延的血中,大大的叉愈加醒目。

在北京觀看現場的王鋒也受到震撼,但首先考慮的是表決結果會受怎樣的影響?他看到表決結果時剛鬆下一口氣,如果再表決,豈不是像是賭博輸了要求重來一樣?王鋒想說不同意,但是他同意與否沒有用,決定者是艾沙……退一步,至少先往後拖拖,哪怕拖到明天都可能好些……。

王鋒立刻接通了當採村的視頻通話,看到畫面中的艾沙,第一眼就感到不妙。艾沙臉上還有未擦乾的淚痕,達賴喇嘛抱着他的肩頭撫慰。對王鋒說的若是再次表決否定了第一次表決的結果,將不是理性而是被極端情緒影響,艾沙回答,就衝着死者最後那聲呼喊,他也要同意再次表決。「……極端情緒怎麼了?那也是我們民族的一部分!人怎麼能沒有情緒?什麼叫極端?極端是怎麼產生的?要是按我現在的情緒,連再次表決都不要了,就應該是死者要的獨立!」艾沙掩面讓自己平息,最終表示他將服從陪審團二次表決的結果。

王鋒小心翼翼表示是否先休息,明天再表決?艾沙斷然拒絕。「他還在那,是他要的再次表決,他得參加,不能把他在那放一夜!」艾沙說的「他」是仍然俯在餐桌上的服刑者。

王鋒求援地看向與艾沙在同一畫面中的達賴喇嘛,達賴喇嘛卻帶着命有天定的淡然,不對艾沙施加任何影響,一切隨緣。王鋒只好在細節上爭取,表示考慮新發生的情況,不僅要祕密投票,還不能當場出結果,每人交了票便退場,只留下老毛拉負責將票對着攝像頭一一展開,由艾沙、達賴喇嘛和王鋒共同確認結果。結果暫時不向陪審團宣佈。這是爲了儘可能給投票者緩衝,避免再出現服刑者的情況。

王鋒沒再反對二次表決,艾沙也就沒有反對他提的細節。在開啓與陪審團成員視頻對話前,艾沙仔細擦乾眼淚,整理頭髮,不帶表情,話語也無感情,繼續遵循不影響陪審團中立性的原則,向陪審團表示他以二次表決的結果爲準。然後仔細交代了王鋒所提的細節。

表決開始,教師拿起第一張白紙對着死者:「你是這輪表決第一個投票的,是用生命投的票,現在我來替你寫!」說罷用食指蘸滿死者尚未徹底凝固的血,在白紙上畫一個滿滿的大叉。然後拿起第二張白紙,「這是我的票。」咬破自己中指,也畫滿一個大叉。將兩張票擺到了攝像頭前的桌上。

教師沒有按艾沙講明的程序離開現場,而是站在服刑者屍體旁盯着陪審團其他成員。王鋒指示李克明將教師帶離現場,但不要逼迫。李克明便去問處理服刑者的遺體要遵循什麼規矩,得提前準備,教師對這事分外重視,立刻跟着李克明出去做指導。

教師的離開使其他人感到放鬆,填好票後一一離開。阿克蘇女孩交票前先以致敬姿態對服刑者的屍體展開了她的票,再摺好票放上票桌。除了兩張血叉是平鋪的,毛拉將其他十張票一一對着攝像頭展開。王鋒已料到會再出一個叉。阿克蘇女孩在服刑者死後沒有尖叫和哭泣,似乎無動於衷,她的表達是把上次的勾改成了這次的叉。若是在她之外再多一個叉,艾沙就只能要求獨立了。

當其他票全部展示完後,王鋒終於能夠長舒一口氣——都是勾。服刑者的生命只換到一張票。王鋒讓李克明立刻進去把票收起保留好,不給任何人看。教師領着陪審團成員進屋安置服刑者的屍體。女人們又開始哭泣。人們的悲痛雖然真誠,多數人內心卻會天然害怕服刑者的激烈。普通百姓喜歡的狀態是平和,對未來的渴望是和平。激烈不是平和,不會帶來和平。人們不一定有明確意識,心理卻會不自覺地排斥激烈。對此,二次表決不當場驗票也不宣佈結果的細節安排,使得人們可以迴避衝突,纔會有現在的結果。

下面將把陪審團成員全部隔離,貴賓招待,補償足夠的錢,可以接家屬同住,但是隻有等到艾沙危機結束後,才能讓他們自由。

關掉東廂房的所有顯示屏,夜頓時變得深沉起來。艾沙攙扶達賴喇嘛回正房睡覺,走過月光下的院落,皓月當空,繁星點點,兩人始終沒就表決結果交流,或是要留些思考的空間,或是已經不言自明。

隨後艾沙在院中央的平臺上朝向麥加長久地祈禱。直到他聽見院門打開的聲音,看到王鋒出現在眼前。那時東方剛剛破曉。艾沙知道王鋒會來,而且速度一定會這麼快。

「難題現在是你的了。」這是艾沙對王鋒講的第一句話,既表示了他接受陪審團的表決結果,又表示了他的疑慮。艾沙用「難題」兩字也是挑明——他放棄新疆獨立是和實行層議制聯繫在一起的,不僅新疆實行,整個中國都得實行。如果王鋒解決不了這個難題,協議就不會生效,他還是會回到獨立的訴求。不管層議制有多少優越,理想只能和現實統一。

「沒錯,這是我的難題,但是有你的幫助,能夠解決。你與其等着看難題解決不了再回到獨立,不如幫我在中國實現層議制。」

「怎麼幫?」

與艾沙並排坐在帶着夜晚涼意的石板上,王鋒欲言又止,陷入沉默。頭頂高遠的長雲開始出現淡彩,達賴喇嘛的鼾聲從正房二樓傳出,不規則的節奏透出夢中焦慮。隨侍僧侶開始起牀迎接新一天,怕驚擾晚睡的達賴喇嘛而躡手躡腳。從北京飛來的途中,王鋒一直在想能不能把艾沙當成自己的武器。有艾沙相助他會所向無敵。然而他若是和恐怖主義綁到一塊,未來不會有政治前途,歷史上也將遺臭萬年。因此只能讓艾沙的相助不與自己有關,只能「歪打正着」。而艾沙是否願意「歪打」,能否恰好「正着」,全得交付天命。

王鋒在沉靜的黎明中壓低聲音,生怕驚擾達賴喇嘛。「我一定會啓動中國的層議制進程,會向你證實我遵守諾言,但是你的擔心沒有錯,僅有我的誠意不夠,你要得到結果。中國統治集團會拒絕層議制,甚至把我當成國家叛徒處置。我要你幫我的首先就是在那時你要保持信心,相信我啓動的進程是不可逆的,一旦啓動只能向前,不會後退,那時不管我個人落到哪一步,即使我死了,層議制也會自行生長。所以那時請一定耐心等一等,不要立刻放棄協議重歸獨立。至於其他方面你能不能幫,我不提任何要求,也許到時你自己會知道怎麼幫。」

艾沙的身心本來沉浸於悲涼中,沒有波瀾,只是對命運的審視。陪審團表決贊成層議制,等於同時宣告了他不再有用,從此只是人間的麻煩。而王鋒此刻又說還會需要他,雖未說出是什麼,但除了D-2他還有什麼呢?這又讓他感覺自己和D-2還會繼續發生作用,雖然不再是原本期待的作用。

達賴喇嘛醒了,按幾十年的習慣打開了BBC廣播,聽世界發生了什麼。隨侍僧侶樓上樓下來回跑。今日晴朗,東方天空射出太陽的光芒。王鋒起身。「我去跟達賴喇嘛告別。」還沒見面就說的告別,自然不會是普通的告別。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