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一)王力雄著

2021-09-24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一)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千里外的昌都市,丹增一大早被院中多吉的吠叫驚醒,來者是昌都軍分區司令。以前這位司令從不與他接觸,即使在公衆場合碰面也裝沒看見。這次司令穿的是便衣,乘一輛地方牌照的小客車,在院門口首先聲明只是傳話,其他問題都不要問他,便如背誦般告訴丹增——帶上能排出壯觀陣勢的人馬,走類烏齊—玉樹—果洛一線,路上不會有阻攔,到瑪多黃河大橋有人接應,帶他們去接佛爺回昌都——這話說得不明白,是故意的,司令的傳話就是這些。懵懂的丹增怕自己的漢話水平聽不準確,叫出了武拉請司令再重複一遍。武拉後來對照院門口監控錄像的回放,司令兩遍所說的竟然一個字不多,一個字不少,顯然是事先照擬好的文字背熟的。

當丹增想明白司令口中的佛爺可能是誰時,剎那間升騰的狂喜讓他幾乎失態喊叫。昨天才聽到曲扎特使詢問是否聽說達賴喇嘛祕密到了中國,卻沒人知曉蹤跡,焦慮使他大半夜無法入睡,今天就得到了這個喜訊!他簡直把那位大臉盤的司令當成了護法,司令卻沒理會丹增的屏住叫喊的滿面緋紅,背完通知就鑽進車門絕塵而去。

66.引爆

每當事情做得不順歐陽中華都會下意識想喊陳盼,過去各種事務由陳盼處理,從不會出那麼多問題。她知道他要什麼,縝密無懈可擊,對她還可以表現任性不耐煩、着急或斥責。雖然她小他好幾歲,卻總像姐姐般哄他,然後很快就會搞好。現在不行了,手下人做得不好也得注意態度,或者乾脆自己去處理,覺得少了一隻臂膀。

陳盼一直沒回來。那天他被漂流團的人強按着不讓下車,大巴車開向天水,尚未進入有手機信號的區域,漂流俱樂部經理的車已迎頭趕來。經理上了車不說別的,先給每人遞一紮現鈔,同時要每人都在保密協議上簽字——泄漏今天所見罰款十萬,還要追責。經理讓大家不要提問,他也只知道是官方在辦的重案,到底怎麼回事只有官方知道。經理說着指了指車窗外,外面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人和車,也許官家人是在未被燈光照到的黑暗中?經理的緊張是傳染的,漂流團成員不再叫嚷。經理壓低了聲音私下叮囑:「罰款事小,追究事大。」人們收起了錢,似乎忘掉了被他們押回的歐陽中華。經理也如沒看見歐陽中華。大巴車開進俱樂部院內後所有人默默離去,沒關車門。

歐陽中華只能猜測讓漂流團閉嘴的是王鋒。他不清楚王鋒和石戈搞了什麼名堂,顯然不是能容於體制的,纔會如此防範。他沒往下追,一是知道與王鋒爲敵,對自己和要做的事沒好處,二是他寧願不面對陳盼卷在其中而自己卻不瞭解的祕密,不想搞得衆人皆知和議論紛紛。他連夜離開了天水,沒回山裏找陳盼。他覺得已經做了該做的和能做的,做到了仁至義盡。他在大巴上被漂流團的人羣按住時,他的試圖掙脫只是表面,沒有真心反抗。他不願意跟陳盼一起去探尋石戈死活,那將怎麼和她相處?是否受得了她在石戈屍體前的感情發泄?他不擔心陳盼的安全,她的野外單人宿營經歷比他還多。讓她自己去和石戈生離死別吧,何必他在一旁做燈泡?他甚至在回憶中搜索以往的印象,陳盼對石戈有什麼微妙跡象。以前看到陳盼對石戈上心,只認爲是出於項目公關的需要,現在開始有了不同的理解。

陳盼一直沒出現,手機關機,無法定位所在區域。她是去哪兒安靜一段平復感傷?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故?或者落到了什麼人手裏?當歐陽中華糾結是該報警還是自己去找時,突然收到一條短信,只有兩個字——「別找」,發自一個甘肅手機號。通過電話公司的關係查機主,是個秦嶺山區的村民。歐陽中華相信肯定發自陳盼,因爲收短信的手機號只有他和陳盼知道。這個號碼後八位數字正好是陳盼生日,當年他買下裝在一個專門手機上,告訴陳盼永遠等她的電話。如果是被強迫的情況,陳盼不會把信息發到這個號。她給這個號發信息,就是讓歐陽中華確信是她發的,且是自願的。

雖然不知陳盼到底怎麼了,但既然她要求不要找,便給歐陽中華去掉了包袱。無論是報警還是自己去找他都會面對尷尬,陷入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的困境,何況此刻正是分秒必爭的關鍵時刻,是他一生等待的歷史拐點。那個短信解脫了歐陽中華,讓他心安理得地放下陳盼不再多想,全力以赴投入工作,只是在入睡或醒來時心有慼慼的兒女情長偶而襲上心頭,或是在下意識想喊陳盼處理事務卻意識到人去樓空時感到一絲悵然。

歐陽中華曾有幾次在手機上翻到凱倫的號碼,沒有撥,現在的他一舉一動都被置於顯微鏡下,盯着他的有王鋒,也有王鋒的對頭,與「境外勢力」聯繫不會有好處。此時的歐陽中華可以用「暴發」形容。村治會新增僱員近千人,僱用水軍數萬人,月支付工資幾千萬,即使王鋒許諾了保護傘,這種擴張也太過野蠻。歐陽中華不是不知道分寸,是看出王鋒在孤注一擲,可能大贏,更可能輸光,所以必須儘可能搶時間多花這筆錢,能做多大做多大,否則過了這村沒這店。他爲層議制網站添了上百臺服務器、建了多個鏡像站點,提升到千萬量級用戶的檔次。王鋒要求達到的是能承載上億用戶,在國安委的施壓下,百度、騰訊、阿里巴巴那些大公司也不得不同意爲層議制網站充當鏡像站點。村治會還訂貨了一大批能夠自組織局域網的路由器,以備在斷網情況下救急。

對王鋒要的「教材」,歐陽中華以前做過類似拍攝,只是沒有推廣成功。他想用原來的素材重編,被王鋒否定了大部分。王鋒親自審查製作,反覆要求改動,流程圖、比例圖等都要換成動漫,特別強調去精英化,甚至要求文盲看了也能知道層議制該怎麼做,連歐陽中華都覺得不現實,但這種思路和方向的確沒有錯。

歐陽中華一直不清楚王鋒的引爆將用什麼方式,直到宋祕書帶着一組便衣技術軍人來到網站,告知王鋒將在中央電視臺當晚七點的「新聞聯播」直播。這讓歐陽中華震驚。「新聞聯播」是官方宣傳的頭號欄目,稱爲「黨的喉舌」,每晚播出時全國各省市電視臺必須同時轉播,全國收視率第一。歐陽中華沒想到王鋒會做這麼大的動作,但是用「新聞聯播」啓動層議制的確會把整個中國扔進開水鍋,達到最大的引爆效果。歐陽中華立刻通知所有工作人員到位準備。

技術軍人把中央電視臺的直播室連進村治會網站,屆時網站會同步播放王鋒直播,各個鏡像站點也全力運行起來,準備迎接海嘯般的訪問量和下載潮。歐陽中華有些不明白,照理說王鋒用不着親自到中央電視臺,他掌握的能力哪怕在荒郊野地也能用黑客方式將直播插進「新聞聯播」,效果一樣,卻能保證他的安全。王鋒難道不怕在中央電視臺被甕中捉鱉?然而自己想得到這一點,王鋒當然更想到,明知後果還要這麼做,目的是什麼呢?

技術軍人接着把中央電視臺的監控系統轉接進來,有數個提前祕密被安放在直播間和走廊的夜視無線攝像頭被當作重點。那些攝像頭的畫面用數個八一本分別投影,排在一塊臨時架起的軍用投影屏上,看上去就像控制中心的電視牆。每個攝像頭由一位技術軍人操縱,按宋祕書的指令切換鏡頭。祕密安放這組鏡頭顯然有用意,應該就是王鋒要去中央電視臺的目的,歐陽中華此刻還猜不出是什麼。

當晚「新聞聯播」前,每天的商業廣告換成了即將播放重要節目的滾動通告。以往都是國家發生大事時纔會這樣,立刻把人們吸引到電視機前。歐陽中華的水軍則在網上大肆渲染,讓基本不看電視的網民也拿起手機看直播。新聞聯播七點開始,第一個鏡頭就震撼觀衆。出現的不是主持人,是一位軍銜奪目的將軍。這在歷史上從未發生過。多數觀衆不認識王鋒,但是同人們印象中的猥瑣官員比,修飾形象下了功夫的王鋒首先便讓人產生信任,而王鋒隨後揭露的Z計劃,印證了人們一直廣爲傳說的懷疑,便更加信任這位以前所未有方式挺身而出的將軍。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