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二)王力雄著

2021-10-01
Share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二)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新聞聯播和上將軍銜提供的雙重權威性,讓王鋒可以把講Z計劃儘量壓縮,不多費時間提供證據,就如Z計劃已是確定事實無需多說,把儘可能多時間用來講層議制。王鋒先表示他的話可能隨時被打斷,請觀衆掃描屏幕下方二維碼下載文件,「教材」視頻在先,然後是層議制應用程序、針對不同社會單元的操作方案和文檔模板,最後是關於層議制理論的文章與專著。網站流量頓時海嘯般爆發,所有技術人員都緊張萬分,提心吊膽隨時發生崩潰,幸虧鏡像網站足夠強大,泄洪般分流。王鋒這樣做的目的是爲他沒講完就中斷做準備,下載材料中包括了他要講的一切。二維碼在他講話全程始終顯示於,下載流量不斷暴漲。

王鋒不提艾沙和D-2,不提新疆和西藏,更不涉及變革社會制度,只瞄準一點——把層議制當成阻止Z計劃的方法。這是高明的,其他議題都免不了爭論,但是所有人都會支持收回被竊取的國民財富。王鋒解釋說:貪官污吏幾十年化公爲私,騰挪轉手,盜走的國民財產被轉移到國外或藏於地下,這次土地私有化讓那些錢大部分進了國庫,這是唯一的機會,讓被竊取的財富重歸人民,用於解決全民免費醫療和教育,搬掉壓在人民頭上的兩座大山。但是要做到這一點,必須首先解決權力問題——誰來審查,誰來判定,誰來執行,沒收的財產又將如何還給人民?……這些在Z集團掌權下完全沒有可能!當他們看到計劃敗露便會讓錢重新逃走。因此在這個關鍵時刻,必須能最短時間讓人民掌握國家權力,層議制是唯一方法。

王鋒表示他直接上「新聞聯播」,就是爲了最快最直接地給民衆層議制方法,讓儘可能多的人同時做,才能在最短時間改變政權,奪回人民財富!毫無疑問,自己一定會被扣上罪名,遭到Z集團報復,但是他會坦然面對,一切交由人民和歷史裁決。

王鋒儘可能搶出每一秒時間,沒有多發感慨,立刻開始播放「教材」。5G網絡的高速使得這一會功夫,「教材」下載量已過百萬,還在繼續猛漲。可以預期每份下載的「教材」被拷貝擴散,反覆觀看,即使「教材」播放現在立刻被中斷,也不會影響遍地開花。

歐陽中華看到,供下載的定稿「教材」與他製作的版本只有一處變化——凡是他出鏡解說的鏡頭都換成王鋒,解說內容一樣,節奏長度包括口型都一致,多語言字幕皆可照用。換上王鋒肯定更符合此刻這種場景,也有利於讓人相信和接受,但是歐陽中華卻感覺又一次被王鋒耍弄。自己下了那麼多功夫考慮形象服裝,琢磨姿態表情,都成了爲王鋒站機位。

宋祕書一班人準備的是另一場直播,主角還是此刻繼續留在直播間中的王鋒。從交通監控的電子眼中,如期所料看到了北京衛戍區駛出車隊,向着中央電視臺方向疾馳。局部放大畫面可以辨出中間指揮車上的蘇建軍。宋祕書將蘇的圖像轉給王鋒。王鋒顯出滿意神情,似乎一切符合預想。當一路呼嘯的衛戍區車隊出現在國貿橋,中央電視臺門前攝像頭已可拍到車隊時,宋祕書中斷了「新聞聯播」尚未播完的「教材」,將畫面轉給直播間的王鋒。

王鋒態度平靜。「各位觀衆,抱歉不得不中斷正在播放的片子,否則馬上也會被中斷,反而沒法讓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現在我分一半畫面給你們看。」隨王鋒這樣說,宋祕書將中央電視臺門前的攝像畫面與王鋒在直播間的畫面並列在一起。看得到衛戍區車隊已開到大門前,車內跳出戰鬥姿態的武裝士兵,車頂天窗架起機槍,守衛中央電視臺的武警衛兵完全慌了神,不知該作何反應。

王鋒說:「大家看到的不是電視劇,是中央電視臺門前正在發生的一幕。這是Z集團陰謀被揭露後的第一反應。電視直播馬上就會被他們中斷。請大家現在掃描畫面下的新二維碼,是網絡直播的鏈接,電視畫面中斷後,從網絡直播可以看到後面發生的情況,直到網絡直播也被中斷……」

網站負荷又出現一次飛躍。連歐陽中華也被情節進展深深吸引,暗歎王鋒的導演天分。王鋒似有千言萬語地向全國人民深情道別:「我知道後面一定會有無數髒水潑向我,而我不會被允許申辯,其中的真假是非請大家判斷。我對得起職責和歷史就滿足了。把祖國從Z集團手中挽救出來,靠的不是我,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全國人民立刻實行層議制!」

衛戍區行動隊衝進中央電視臺,先切斷供電,自動接替的備用電源亦被關閉,電視直播消失。但是上億的手機、平板和電腦轉而去看網絡直播。事先祕密安裝在走廊和直播間的幾個無線攝像頭皆自帶電源,不受影響,就是爲這時準備的,即使只剩玻璃幕牆透射的黃昏光線也拍得出清晰畫面。衝進來的士兵頭盔亮着射燈,槍口激光束隨着跑動搖曳。蘇建軍在士兵護衛下大步走進直播間。宋祕書特地給了觀衆可看清蘇建軍面容的近景。如果蘇建軍不是報仇心切而不顧其他,接聽了緊急打給他的電話,會在億萬觀衆眼皮下剋制住,不要顯得那樣猙獰,甚至他本就不該露面。然而他以終於等到報仇之時的切齒姿態,衝向挺身站立的王鋒。他的報仇可不是還一個耳光,先是跳起一記直拳打在王鋒臉上,再是左右勾拳打王鋒下巴,然後飛腳踢在王鋒腹部,又掄起不鏽鋼摺疊椅砸在王鋒頭上,再對已倒地的王鋒連續猛踢,直到副手從外面衝進拉住他急切提醒,他才明白又被王鋒耍了,憤怒得拔出槍,僅剩的理智讓他沒把子彈打進王鋒肉體,而是對着不知藏在哪的攝像頭連開數槍才恨恨離去。當始終沒做任何反抗的王鋒被行動隊員扶起時,臉上鮮血橫流,卻帶着勝利的微笑。那微笑給驚心動魄屏息觀看的億萬觀衆留下深刻印象。他被士兵帶走時鶴立鶏羣的背影,也讓觀衆無法忘懷。

網絡直播到此結束,馬上便被宋祕書團隊做成供下載的完整視頻,與路透社發的沙漠鷹視頻打包一起供下載。歐陽中華由此看出王鋒早做好準備挨蘇建軍這頓打。網絡封鎖使國內看到沙漠鷹視頻的人很有限,這次讓觀衆對上了號,痛打王鋒的原來就是被王鋒打了耳光的傢伙,判了三年刑,卻能帶領士兵衝進中央電視臺抓王鋒。其黑社會式的毆打顯現的猖狂哪有一點服刑犯的影子!這個揭露是爆炸性的,相當於當場證實了王鋒說的Z計劃,讓人們對存在一個正在竊國的Z集團確信無疑。各種自媒體頓時爆發,除了異口同聲憤怒譴責,就是分秒必爭地轉發這些內容,都知道很快就會遭禁。果然全國互聯網突然停止運行,十億網民頓時失去網絡。不過拜5G普及,從直播結束到全國斷網的短短兩分鐘,這些內容已被上億自媒體傳遍了全國。

衝刺般運轉的層議制網站突然落入空轉,好像全部能量一躍掉進了失重真空,員工也都一下癱軟。想得到很快會有軍警來查抄抓人,歐陽中華催促員工立刻動身。已經用王鋒的銀行卡準備了足夠現金,提前發給每人自行藏身,等待召喚再聚集。對自己下步該去哪兒。歐陽中華還沒想好或者說還沒有想,卻發現宋祕書——哦,應該說王鋒——已經做了安排。幾輛軍用吉普車等在外面,跟隨的越野卡車裝滿油料給養,將晝夜兼程趕往昌都。最好的座位留給了歐陽中華。宋祕書說王鋒安排了昌都的衛星電視臺可以讓歐陽中華用於指導全國的層議制進展。昌都在藏人自治政府控制下,北京的手一時伸不過去。昌都軍分區會暗中協助,宋祕書的技術小組也將爲他服務。宋祕書還透露了一個祕密——達賴喇嘛將去昌都,那裏馬上會爲世界矚目。

67.別離

向西一千三百公里的當採村,日落時間比北京晚五十分鐘,當北京的陽光已被高樓遮蔽在城外時,當採村正是最輝煌的豔陽夕照,朵朵浮雲框着金邊。在達賴喇嘛故居滿是陽光的二樓平臺上,每雙眼睛都盯着電視屏幕。艾沙顧不上給達賴喇嘛翻譯,全神貫注地傾聽王鋒的每個字。電視畫面被切斷後又將網絡視頻投屏到電視機,一直看到王鋒被士兵押走的背影消失。

站在後排的李克明被直播的跌宕起伏激動得心跳,卻始終保持着職業本能,第一時間就看到昌都車隊的前導車駛進村莊。那是李克明派去瑪多黃河橋接車隊的嚮導。按王鋒留下的指示,嚮導掌握一路行進的節奏,踩着這個時間點進村。李克明當時還不知道定在這個時間的意義,現在明白王鋒是要讓艾沙在看到他履行了諾言後,再讓昌都來的藏人接走達賴喇嘛。

丹增車隊停在村外,儘管嚮導始終沒吐口,但是把他們帶到達賴喇嘛家鄉,看到達賴喇嘛故居圍起高牆,外面有大片營賬,所說的佛爺是誰已十分清楚。車隊排成了盛大的迎接隊列。所有人都穿上華麗藏裝。二百名武裝藏人持槍列隊。丹增等一干要員手持哈達,面向故居跪拜。

王鋒離開前已向李克明交代了讓達賴喇嘛去昌都,卻沒說自己會被捕,只說他若不在西部戰區了,當採村是藏區邊緣,達賴喇嘛的安全不好保證,不如去西藏腹地。除了爲達賴喇嘛考慮,王鋒也期待達賴喇嘛回藏會讓達蘭薩拉對境內藏人的影響力進一步減小,西藏不獨立會成爲新疆和內蒙古的表率,甚至影響到臺灣。要達到這個目標,前提必須絕對保證達賴喇嘛安全,萬萬不能在漢人手裏出問題,尤其不能讓藏人認爲達賴喇嘛是艾沙的人質。因此在艾沙接受層議制後,最好的便是儘快讓藏人把達賴喇嘛接走。李克明當時還疑慮艾沙的態度,王鋒只說了一句「到時他不會反對」。

王鋒對李克明的最後交代帶着期望和囑託,還有某種對愛將的情誼,表示即使失去跟他的聯繫,開局的棋也要繼續走下去。「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們現在都在這支箭上。」李克明現在明白,他作爲王鋒任命的現場負責人,地位馬上會因王鋒被捕而結束。手下人都看了直播,雖然多數人內心會傾向王鋒,但是各有各的利益和投機需要,他很快便會指揮不動。按照程序,李克明現在也該回歸受公安部指揮,他要在手下人暫時還服從時,儘快把王鋒交代的事辦完。

丹增的隊伍吸引了全村人圍觀。守衛故居的士兵緊張地進入崗位,不知藏人這麼大陣勢要幹什麼。達賴喇嘛告訴艾沙,前天告別時王鋒有個約定,一旦他啓動了中國層議制,就請達賴喇嘛去昌都發表電視講話,表示接受層議制,並敦促中國也實現層議制。那裏的軍用衛星站能保證電視轉播中國全境,翻譯團隊也在昌都等着配合。現在王鋒做了他允諾的,達賴喇嘛也該去履行約定,不知艾沙是否願意跟他一起去昌都。

艾沙對達賴喇嘛,已經有了像對父親那樣的情意,他說:「外人可能以爲我把您當人質,其實我只是想跟您多在一起。但是隨着時間,我越來越感覺跟您分開才讓我安心,也才能讓我更有效地追求目標。否則即使只考慮您的安全,也會讓我無法下決心使用D-2。」

「如果能讓你不使用D-2,我願意一直跟你在一起。」

「這點我還不能保證,得看中國是不是真能實行層議制。王鋒的啓動真會是不可逆的進程嗎?真能靠中國民衆自下而上實現嗎?還得觀察。您去昌都有助於這個目標。別考慮我,只要您能成功,D-2就不會被使用。」

日落時天上積雲如同層疊雪山,陽光從雲的山口或峽谷射出,大地蒼涼壯麗。看着村外丹增的隊列和獵獵飄揚的旗幡,艾沙向達賴喇嘛感慨:「真希望我們民族有您這樣的領袖啊!」達賴喇嘛握着艾沙的手,撫摸他的臉。「你們民族有你這樣了不起的人!」

李克明小心翼翼地催促,他現在還能控制士兵,時間再長就不好說了。告別時艾沙抑制着傷感,清楚這是永別。達賴喇嘛請他有一天去西藏做客。艾沙笑得有些淒涼。

「沒有哪個地方的人會要我去。」

「西藏不會擔心,西藏山多,那裏的英雄都會變成山。」

達賴喇嘛這句話說得平淡,卻打動了艾沙的內心。與達賴喇嘛擁抱後,他在故居平臺上目送,直到藏人車隊消失於夕陽的光芒,一直在回味這句話。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