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十)王力雄著


2020-10-02
Share
1 王力雄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视频截图)

丁大海基本只在网上存在,宋秘书却始终在王锋身边。宋秘书之所以跟定了王锋,既有命运的安排,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一直认为王锋会成大气候。这没错,王锋升到了上将,他这个秘书也算得上位高权重了,但是他清楚这远非王锋的抱负。一度王锋似乎也认为已经到头,开始考虑如何安置跟随自己的人,问过宋秘书想留北京还是回老家上海任新职,但是在看到Z计划后,又说要干完最后的大事再说。

最后的大事是什么,王锋没有具体说,熟悉他思路的宋秘书明白,阻止Z计划对王锋的更大意义在于是个破局契机,有足够的合理性破局,就有了重构未来的空间。以往王锋虽不安分,始终未脱离大框,即便私下搞「替身」,也是在灰色地带,可以解释为信息战的需要。这次若破局,却让王锋既可能登天,也可能掉脑袋。年过四十对宋秘书已不再是可以选择的年龄,不管怎么样都得跟着王锋往下走,只能祈祷结果是前者。

此刻宋秘书正在张家口以北的雪地作战训练场招待一群网红。这上百平方公里的山地森林不许平民进入,成了野生动物栖息地。以前只招待高级将领打猎,今天王锋下令对这些客人开放,还派雪地作战特种兵为网红们驾驶机动雪橇,让他们用新式步枪过瘾,再为他们举行野禽宴。

宴会后进入正题,先是在投影屏幕上放映经过筛选汇编的关于东北汉扎瞎女导游的台湾媒体报导——东北汉被关进了台湾监狱,妻子被驱逐出境;举牌老人仍是每天站到总统府前,本来只有轻微外伤却拄起双拐,把台独牌子举得更高,成为媒体关注的英雄。一些人聚集在老人周围,名为保护,却是看见大陆游客便挑衅……最新的进展是东北汉出庭时脸上有明显的伤痕,法庭检验身体亦有多处受伤,东北汉回答法庭问询时,诉说是因遭到同牢的台湾犯人群殴,逼他下跪喊台湾独立……。

宋秘书打破观看现场的静默。「诸位每天在网上谈天说地,怎么没看见谁说这个案子?」

网红们面面相觑。他们多数没听说这事。为宋秘书把网红招来的世界时报总编辑叹气,「上面打了招呼,无法多说啊」。他的报纸针对全球时政,是中国民族主义舆论的代表,台湾这么热的事件不报导说不过去,也只是按照宣传部门口径轻描淡写,归咎于台湾导游的职业道德,对其中的台独内容不置一词。

一个在抖音发视频成了网红的小伙子说,他前些天去台湾拍片,有个乡间旅店拒绝他入住。争论时老板当他面在告示板写「陆客与狗不得入内」。接到他报警的警察却嘲笑他不懂什么是民主,禁止他骚扰旅店主人。更奇怪的是,他把这段经过的视频发到抖音上,却遭到删除。

宋秘书端起一直没动的酒杯。「感谢你让国人看到台湾真实状况的努力。我们可以不喜欢现实,却不能回避现实。向敢于正面现实的网红致敬!」宋秘书与小伙子碰杯后,把抿在口中的茅台酒吐进擦嘴的餐巾纸中。「把你拍的素材编成片子,我给你发!」

其他网红立刻都来劲了。如果能谈论这个话题,可想热度会有多高。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其他人怎甘落后,纷纷表示也要加入。有军队支持就无需担心,虽然宋秘书一句未提王锋,网红们都知道不可能是宋秘书自己的意图。三架军用直升机把他们从北京接来,这么多士兵服务,世界时报总编对宋秘书的恭敬态度……这位大校秘书已有指挥千军万马的风范,可以想见老板又该是何等人物!宋秘书允诺,至少在有军队背景的网站平台——如马上将开张的「青年中国梦」上,这个话题可以放开,宣传部、网信办、公安局都无权干涉,欢迎网红们带着自己的粉丝过来讨论台湾问题,一切免费,打赏不抽成,广告收益不扣税,还会按流量给奖励。

「不要什么事都跟在中央后面。这么大的国家全靠中央怎么顾得过来,哪个脑子能想那么周全?中央期待从群众创造性中得到启发。当年改开不就是从小岗村起步吗?中央有时需要民间先动,现在的对台工作条条框框和利益关系也得从民间突破。」

网红们热烈讨论起来,他们从来不缺点子。「……早该解决台湾问题了!这些年模糊了方向,放下西瓜去捡芝麻。让台湾在台独路上越走越远,离实际独立只差一个名分了。」有军队撑腰,网红们好像立刻有了指点江山的力量。不过说来说去,最后回到的话题还是资源。传统宣传方式旷日持久才能培育民意,新媒体可以在很短时间完成,方法是网络造势,制造热点,扩大范围,只是需要足够的资源——说白了就是钱。

宋秘书没有直接回应,显露在外的民意必须是自发的。不过他留了一扇门。「具体有什么建议和需要,随时跟我联系。」随他招手,士兵给每个网红送上一个军用迷彩包。网红们惊喜地叫起来,里面装的是被视为最酷的新型八一本。「军队有特殊性,尤其在谈资源问题时,与我联络都要通过八一本,其他方式我一概不接收也不回复。我也只看你们通过八一本所做的网络活动。」

提到了资源,再跟八一本上的网络活动挂钩,一定会促使网红们尽多使用八一本。这些网红的粉丝加起来过亿,连锁影响能覆盖整个中国的网络。未来有必要时,「替身」可以瞬间接管他们在八一本上使用过的所有账号,假手他们的名义影响网络。王锋通过二神实例看到了网络的威力。即使二神出师未捷身先死,仅仅搞个猜想就能让原本藏在幕后的黑手不得不伸出来,想逼Z集团进行博弈,这是捷径。

 

13.搞事儿

 

吕涛一直用两个手机分别看不同的视频。一个手机在「青年中国梦」网站的多个网红节目间转换,另一个手机在台湾的各大电视台之间切换。内容都是围绕即将进行的「打台独有理号」直航。两边情绪一样激动,态度截然相反。

「青年中国梦」网站进入大陆公众的视野,是从推出一部纪录片开始的。纪录片在详细讲述了东北汉扎瞎台湾女导游案后,延伸展示了台湾人对中国的离心乃至厌恶,以及各方面显露的台独现象。这对平常就关注台湾的人并不新鲜,只是普通中国百姓以往不意识,以为台湾人说国语,比香港人跟自己还近,台独只是政客搞的事,因此普遍被这部影片所震惊。而众多网红带来了各自的粉丝,同聚「青年中国梦」网站讨论台湾问题,让「青年中国梦」立刻窜升到网站流量排名榜的前列。

鲁时加[1]不关注网上的喧嚣,与热气球驾驶员一块在做升空准备。他即使戴着高度近视镜,也总是习惯把眼睛凑近物体,更显得全神贯注。其实并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他不愿意坐享其成,总觉得应该亲力而为。空地上展开的蓝灰色热气球有点像工地用的篷布。气球驾驶员带来的地勤人员有条不紊地配合操作。鼓风机在向球囊里吹入空气,点燃加热器让冷空气变热,球囊逐渐膨胀并获得浮力。一般的热气球都是颜色醒目,吕涛却特地要在天上不易发现的色彩,藤条制作的吊篮也刷成蓝灰色。

鲁时加当年因为组建反对党,被当局判刑十年,受到国际瞩目。服刑期间他坚持抗争,多次绝食,在西方民主国家得到广泛报导和声援,被授予了欧洲议会的萨哈罗夫奖,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成为在西方社会最出名的中国异议人士。当中南海开始扭转主席的路线,力图对外表现开明,据说是新任总书记秦邦亲自下令提前释放了他——虽然只提前了半年,也是一种姿态。

长年单独囚禁不见阳光,鲁时加刚出狱时脸色苍白,身体瘦弱,剃光头发的泛青头皮给人病态感。吕涛逼他每天到室外风吹日晒,把肤色变得健康,要求他留起头发,做出发型。吕涛这样说:「民主政治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你面对民,让他们主。民主说穿了只有一个,就是选票。民能对你有多少了解?主要是看你的皮。所以对民主政治,皮比里子重要,首先得有一张让民喜欢的皮!」

在吕涛这样看他的眼光下,鲁时加觉得自己的言谈举止处处有毛病,连多年用中指顶眼镜的习惯也被吕涛禁止,「在公众场合尤其是摄像机前,再小的动作都被放大,让人讨厌!」

有北方人高大身材的吕涛五十出头,在中国的思想学术圈颇有地位。他办了十几年民间沙龙,从最初在大学区开茶馆发展到有多个分校的书院,影响遍及全国。他同时是有三十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却号称超越左右兼容并包。民主派、自由派、新左派、毛派都在他的沙龙搞活动、办讲座,官方人士也时有到场。有人形容吕涛编织了一个连结四方的蜘蛛网。他宣称自己只是乐见百家争鸣。

鲁时加出狱之初虽有众多的维权人士和访民围着他众星捧月,他却清醒地知道那些人不能倚重。他们只关注个人的苦大仇深,多数连吃饭都得靠别人。鲁时加领到的萨哈罗夫奖金很快就为接济那些人散得差不多。当知识界仍然心有余悸,普遍避讳和他接触时,是吕涛第一个邀请他到沙龙讲座,在书院网站上推介他,努力把鲁时加重新推回公众视野。这让鲁时加把吕涛视为知己,在设想自己的未来时,把吕涛的辅佐当成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吕涛很快把鲁时加在国际上的名声变成实际的所得。他多年以不同名目向各种国际基金会筹款,擅长此道。这个阶段的中国,正好处在重回与西方合作的转折点,借着鲁时加的名声和形象,吕涛的筹款额成倍地增加。鲁时加对吕涛让他签字的文件基本不看,筹到的钱都由吕涛掌控。吕涛允诺用这些筹款提升鲁时加对国内民众的影响力。入狱加以往的新闻管制,已使鲁时加在国内民众中基本被抹掉记忆,而要成为影响中国的人物,光有国际影响可不够。吕涛说:「别看民主化现在还没影,想在那时出头,现在就得做好准备。到民主化那一天,除了选票其他都是白扯!而选票是在民众手里!所以要从现在开始就得让民众知道你。那么多民众怎么才能知道你?只有靠搞事!维权一类事怎么搞也没多大意思,那都是局部事件,只跟当事人有关,其他人不会真关心,必须是能同时激动所有人的事!」

对于应该搞什么事,吕涛一口否定了鲁时加提出的「平反六四」。「你以为还有多少人记得六四?共产党这么多年的洗脑,早把人们头脑洗成空白了……何况咱们要搞的事不能直接挑战当局,那不等搞就会被灭掉。六四话题还是留待民主化实现之后再说吧。现在既能让民众产生共鸣,也能避免和当局直接冲突的,只有一个——民族主义。」

选定了利用民族主义的搞事让鲁时加回归民众视野,吕涛专门组织了班子,竟然找到了鲁时加少年时代曾经参加「保钓」游行的照片。那时中国人大批上街抗议日本占领钓鱼岛。如果不仔细看,连鲁时加都认不出自己混于众人中那张激昂稚气的脸。有了这照片,给鲁时加设计的活动——乘热气球登陆钓鱼岛——便有了历史连续性。

中日有争议的钓鱼岛一直在日本实际控制下。中方民间的「保钓者」多次尝试登岛,最成功的也只是到达岛滩,即被日方抓捕,从未实现真正登陆。如果鲁时加能够用热气球降落到钓鱼岛中心的制高点,超过了以往所有的保钓行动,仅这一个动作就能让他被所有中国人家喻户晓,视为英雄。虽然鲁时加现在已不再有少年时的爱国冲动,但是他同意吕涛说的:「你自己喜欢与否不重要,民众喜欢什么,就得给他们什么,因为你需要民众。让民众喜欢你,就得做民众喜欢的事儿!」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1]鲁时加在《黄祸》中是「绿色拯救协会」的五书记之一。那时他擅长引起轰动的环保抗议活动,是媒体追捧的环保明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