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六十三)王力雄著

2021.10.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六十三)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两小时后中央电视台恢复播放。首先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告全国人民书,只有文字画面和画外朗读,宣布王锋的行为是颠覆国家政权的政变,已遭粉碎,将对王锋进行司法审判。文告要求全国服从中央,命令所有参与过王锋行动的人立刻自首,交待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白冀武在电视露面,代表军队最先表态,斥责王锋是军队的败类,是野心家和阴谋家,发誓军队将毫不留情消灭任何动摇共产党的人!他的神态杀气腾腾,民间广泛流传他是苏建军的后台和保护人,已经注定了他得不到信任。白冀武任命的西部战区新班子表态坚决拥护中央,誓言肃清王锋的流毒。随后中央各部委,各省市区党委政府,各部队纷纷表态拥护中央……。

看完这些电视表演已近深夜,一直没说话的艾沙向李克明表示,他尊敬王锋的勇气和牺牲,但他们不是个人关系,达成协议时他是把王锋当作能兑现协议的当权者。现在王锋成了阶下囚,协议失去实际意义。陪审团的决定是以中国也实行层议制为前提,因此他现在还要继续劫持中国,要求李克明按他的要求行事。

「你可以不听我的,那样我会独立行动,不再跟中国当局配合,甚至不再沟通。」艾沙补充。

艾沙的要求正是李克明的期望,让他可以不必执行公安部的命令,继续完成王锋的布局。他立刻按艾沙的要求交出手机,前面是遵守王锋的命令关闭手机,现在手机被艾沙控制,不跟公安部联络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李克明对艾沙说:「我的职责是保护您。这一点将军在或不在都不会变化。我只是建议您先不要失去信心。将军以这种方式启动层议制,不会只是单纯履行对你的诺言,一定是看到将出现的反应会带来权力挡不住的结果。我不是政治分析家,但是我了解中国,相信一定有发展,请往下等等看。」

艾沙表示他会等,但不是在这里。他立刻行动,要求李克明连夜给他开车,其他人不得跟随。他们的车有公安特权,不限速不受检查,不吃不喝不停地向东向东,五个半小时便到达了距离当采村八百公里的陕西咸阳,从车上的警用电台听到命令各地警方达拦截他们的车时,已是早晨,马上会到处设卡拦截,艾沙同意在咸阳暂停。

艾沙争分夺秒向东,是担心北京把他消灭在达赖喇嘛家乡。D-2在那一带最多波及几百万人。而作为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王朝——秦朝都城的咸阳人口五百万,只有二十五公里的陕西省会西安市是一千万人,周边的关中平原人口密集,D-2飘逸的影响面更大,还可能阻断汛期的渭河,造成洪水泛滥,危及黄河下游的几省。

停车在街边,艾沙打开了李克明的手机,顿时涌出大堆信息。公安部的命令至少下了十几遍——李克明若再不联系上级汇报行踪,将会以渎职罪处置。李克明在当采村的助手则语音留言说,昨晚他们刚离开,其他工作人员便各自向原属部门交代情况,现在皆被要求写交待材料,等待调查,军队人员也已连夜撤离。

手机铃声响起,是孙国祥,听声音一夜没睡。艾沙先接电话,告诉孙国祥,李克明处于被他劫持中,李克明手机也被他控制。「我现在把手机给李先生,你可以命令他制服我,格斗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你早知道疼痛感会让我的牙弹出释放剧毒的触点,对谁都不好。」

孙国祥肯定已经从手机定位看到艾沙的确在咸阳,只能忍住叹息,在电话里吩咐李克明在无法取得联系时自己判断如何行动。这符合李克明的需要,手机随即被艾沙收走关闭。

李克明恰好知道咸阳有一处公安部建完未正式交用的安全屋。筹建者是李克明好友,私下邀他在正式交付前随时「旅游试住」,给了他密码。密码竟然还好用,安全屋内无人。在军警团团包围的咸阳,艾沙的踪迹就此消失。各社区按上级命令挨家入户查找,安全屋却跟哪儿都没关系,外表如变电站或光缆设备间,总之哪个部门都以为属于别家,与居民社区更无关系。里面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几十天无需出门。

随着惊动面越来越大,艾沙危机已不再是仅限于高层的秘密。前面参与过的工作人员在王锋被捕后都要接受审查,交待知道的所有情况才能洗清自己。当审查者们知道了秘密,便会私下告诉自己的家人亲友。各种缝隙渗透出去的消息层层蔓延,开始变成越来越走形的谣言,四处传播开来退款

68  退款

知道艾沙已不在北京,躲在北戴河的高官们立刻赶回。党政机器全力开动应对危机。北京没有艾沙,D-2就不再是重点,是世界每天都有的恐怖活动之一,无非规模大些。重点变成防范王锋直播造成颠覆性的后果。全国二百九十四个地级市皆实行不公开戒严;军队在主要公路和路口设卡加岗;夜晚居民被要求待在家里;公众场合禁止五人以上聚集;股市关闭;限制银行提款;对一切街头抗议镇压于萌芽……。白冀武向政治局常委会担保,只要有充足的子弹,一个班就能镇压一个城市!强硬路线占了上风。总书记秦邦在常委会上被暂时停职,他给了王锋过大职权,让王锋为所欲为搞到今天这种地步,必须负责。

维稳机器全力开动,及时控制局面。王锋直播并未激发其他国家出现过的更换政权的「颜色革命」,而是貌似巨石扔进泥潭,既无波澜也无回响。政权继续运转,社会保持原状。最初紧张万分的当局随即调整调门,不再强调王锋直播是政变,而是淡化为个人行为,不谈其他,不给国外媒体增加材料,让事件的戏剧性效果失去热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锋直播二十四小时后,达赖喇嘛在昌都电视台现身,掀起更大一波全球聚焦的热潮。在电视讲话中,达赖喇嘛肯定了西藏实施层议制的成功,呼吁中国全面实施层议制,以从根本上解决民族问题,同时呼吁新疆同样采用层议制解决新疆问题。然而因为达赖喇嘛既不能透露艾沙和D-2,也不能透露王锋在其中的作用,他如何回到西藏成了国际媒体首先关注的故事,那可比弄明白一个不了解的制度有意思得多。只有少数人能想到达赖喇嘛与王锋之间存在配合。北京已从审问王锋工作人员知道了所有情况,却精明地利用这个机会转移世界对王锋直播的注意,斥责在昌都电视台现身的达赖喇嘛是假的,是西藏自治政府导演的一出拙劣滑稽戏。虽然北京没为这种指斥提出任何证明,达赖喇嘛现身昌都却的确令人匪夷所思,让国际社会陷入如看悬疑剧般的猜测,大大冲淡了对王锋直播的兴趣。

境内藏人却对电视上看到的达赖喇嘛坚信不疑,沸腾程度可想而知,只是因为达赖喇嘛早早预防,在讲话中严厉要求藏人不许来昌都拜他,他也不会见,才避免了万马奔昌都的场面;达赖喇嘛对藏人保证,待层议制转型全面完成后,他将走遍图伯特各地去见当地百姓,为他们祈福;达赖喇嘛在讲话中没有忘记向印度政府表达感激之情,尽量化解不辞而别造成的尴尬,同时叮嘱流亡藏人以不变应万变。而印度政府和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虽然已经知道达赖喇嘛的确离开了印度,却不对全球雪片般的问询做任何清楚回应,更引起世界的遐想。

黄士可一点不关心西藏和达赖,甚至不关心中共和中国,让他五内俱焚的只是王锋搞的这一出搅黄了近在咫尺的发财梦。加上知道D-2消息开始扩散,现在竟然失去了艾沙的下落,Z计划瞬间落进深渊。会所董事们已从世界各地赶来开会,发财目标只能先放下,当务之急是已经交进国库的买地钱怎么办?

进国库的买地钱总数折合三万亿美元,其中会所董事会代表的家族联盟从境外调钱超过一万亿,另有一万亿是国内各级官员及亲属的投资,真正符合历史使用者标准的只有一万亿。各家族用了几十年时间才把各种黑钱和灰钱转移到境外洗成白钱,原想捞完最后一把彻底离开中国,去过西方富豪的生活,现在钱进了国库,后面的链条却断了。董事会第一次有人在开会时要酒喝,立刻得到众人附议。一喝起来就一喝再喝,沈迪几次让侍者补充新酒,清走空瓶。他为自己曾向董事会断定王锋可信惴惴不安,但是董事们现在顾不上他,心思集中在怎样解套上。基本共识是一点——如果卖地发财没希望了,至少拿出去的钱得拿回来。即使已到弃船时刻,拿不回钱也不能走,什么时候能拿回钱就立刻走。

很清楚,最简单的是宣布废除土地私有化法,地不卖了,买地钱原数退回。然而那么大动静搞了被誉为划时代的土地私有化,怎么能说废就废?全国人大是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有谁能废掉最高权力机关的立法?直到中央办公厅的蒋强副主任赶来,这个难题才解开。

蒋强担负中央与会所间的协调以来,深得董事会的好感,也给了他不少感情投资,现在与其说蒋强代表中央,不如说他是中央与家族联盟的粘合剂。此刻的蒋强给董事会出主意已不再绕弯,直截了当地拨开迷雾——只要是以党内路线斗争否定土地私有化,多数中国人不会觉得反常。中国人习惯了党大于法,中共史上多次路线斗争,随胜负的变化否定前面的定论早被见怪不怪。中国社会反对土地私有化的呼声本来就十分强烈,私有化过程产生的冲突更激化了反对声浪,反映为党内路线斗争毫不奇怪。在党媒上发表几篇质疑土地私有化的文章,便能让民众理解为反对土地私有化的正统路线在党内斗争中占了上风,废除土地私有化即可顺理成章。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COMMENTS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