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十一)王力雄著


2020-10-10
Share
1 王力雄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视频截图)

热气球飞行要靠专业驾驶员,鲁时加自己不用做什么,被送到地方就行。订制热气球,进行训练,选聘驾驶员等都在保密中进行。吕涛给驾驶员的酬金先付基数,允诺的是成功后有超过基数三倍的奖金。然而这个行动的筹备过程还未完成,吕涛已经发现当局正在悄悄改变民族主义的矛头——接待日本首相来访,开展双方合作,不再鼓励国民抵制日货,同时台湾似乎正在被当成新的民族主义对象。吕涛在得知「青年中国梦」网站是由几个大牌网红联手打造之后,更加确定必有权力之手在背后运作,否则那些互别苗头的人精怎么可能会合伙?这让吕涛的想法开始变化。

「青年中国梦」网站的话题热点都围绕台湾——直播采访东北汉的妻子,征集大陆人在台湾受歧视的视频和文字……,喊出了「打台独有理」的口号。既然反分裂法规定只要搞台独中国就一定打台湾,那么对宣称台独的台湾人当然也该打!打得有理,就是要打!现在台湾当局要给打台独分子的大陆人判刑,中国人民不答应!中国政府和军队也不能坐视!为了表达这种态度,「青年中国梦」发起网上众筹,要买一条船从福建直航台北,声援被审判的东北汉。船就命名为「打台独有理号」。

几天就有上千万人捐了数亿元,让从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人的吕涛感叹为何不是自己想到这个点子。鲁时加却断然拒绝了吕涛提议改变热气球飞行的目的地。吕涛给鲁时加这样分析——只需把热气球的登陆地点改在台湾,便能把「打台独有理号」所吸引的眼球夺来一大半,因为直航注定不能成功。台湾海军再不济,拦一条民用船也绰绰有余。热气球的机会却大得多,一旦成功,全部光环都成了鲁时加的。哪怕不成功,热气球从形象到创意也都能压过直航船,至少可以平分秋色,而做这种改变无需增加任何成本,事先造势都是对方做的,自己等于占了大便宜。

鲁时加的态度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中国人对中国人搞民族主义逻辑上说不通。台湾和大陆的主要区别在于一个是民主社会,一个是专制社会。台湾人不愿意和大陆统一首先是民主对专制的拒绝。热气球登陆台湾相当于站到专制一边反民主,不应该是民主人士所为。而中国民众对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深厚,即使一时被转移,也随时能唤回。对鲁时加批评他不能见利忘义,吕涛只是以饱经世故的宽容笑了笑,不再争论。

「打台独有理号」从买船到完成改装,只用了二十多天。「青年中国梦」网站采用全民参与的方式,从形成改装方案到进行人员选拔,都以网络投票决定,通过网络实况直播,持续加温。模拟成军舰模样的改装方案得票最多。一批搞舞台布景的人被雇来制作,材料粗糙,尽量省钱。反正谁也没指望它真去打仗。「青年中国梦」的发言人表示,「打台独有理号」改装成军舰的外形只是取打台独的意向,并非针对台湾人民。出于平衡暴戾之气,又加上了一个「不打台湾打台独」的口号。

 

14.直航登陆

 

「打台独有理号」的出发日,厦门天气阴沉,海面平静,悬浮着无方向的游荡雾气。出发仪式在紧靠军港的渔船码头举行。「打台独有理号」是一艘五百吨的远海渔船,不到四十米长,前部用木板和铁皮包成一个炮塔,伸出模样粗壮的炮筒,被新油漆刷出光泽,乍看也够威风。驾驶舱顶部旗杆的五星旗低垂。毛时代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口号以醒目的白字写在铅灰色船舷两侧——「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当局一方面禁止官媒报导直航台湾的相关消息,另一方面又未封杀「青年中国梦」网站,这种张力恰恰最能造就热点。无论从「青年中国梦」扩大影响的需要,还是从网红经营获利的角度,推动直航的节奏都不应太快。直航不是目的,登陆台湾也不会成功,重点应在持续地造势,影响更大,筹钱更多。但是背后似有看不见的手推动,直航是棋局中的一小步,走出去才能展开全局,所有网红,包括「青年中国梦」都只是局中的棋子。

与网络直播的热度比,「打台独有理号」的出发现场显得冷清。躲在暗处的士兵禁止外人进入看到码头的范围,渔民被清场,更看不到媒体。有「青年中国梦」的网上直播就够了。大陆上亿网民在线观看,台湾也有百万人跟踪。媒体缺位反而成了发财机会。「青年中国梦」的直播画面上下左右都挂着致谢赞助,每条的收费不低于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费。谁也搞不清「青年中国梦」收进了多少钱。

唯一在场的瘦高记者头发蓬乱,额上系着红布条,在甲板跑上跑下。他是被「青年中国梦」授权跟随直航船的唯一媒体——世界时报的名记者。全身战地记者的装束,连相机包都是迷彩图案。他虽非正式成员,却在每个直播摄像头前展示举着相机的形象,胸前身后各个位置都有世界时报的徽标。

世界时报在中国的畅销报纸中排名前列。总编辑是「青年中国梦」的幕后老板之一。这次让「青年中国梦」扛大旗,世界时报当配角,是因为目前中央尚未确定以台湾作为民族主义的目标,世界时报只派出一个记者做网络直播,可进可退。

十三位即将出发的青年在甲板上宣誓:「头可断,血可流,祖国宝岛不能丢!」其中的女青年高亢地朗读了致党政军和全国人民的公开信,表示他们是以青春和鲜血发出解放台湾的要求。十男三女轮流咬破手指,在公开信上按下指印。东北汉的妻子特地从黑龙江赶来给他们一一献花。脸上被台湾女导游抓的疤痕没有打粉掩盖,在特写镜头中相当清晰。

台湾媒体不会放过提高收视率的时机,各家电视台除了付费转播「青年中国梦」的网络直播,也要尽量搞出独家报导。有的从对岸金门用高倍望远镜头拍摄;有的租用卫星从高空拍摄;十多家媒体派出了拍摄船在海上等待。台湾观众如被一出悬疑电视剧所吸引,而主流舆论将这场热闹视为大陆愤青的无聊把戏。

台湾官方最初不认为「打台独有理号」真能出海。按常规中国方面即使纵容表演也不会允许付诸实行,会在最后的时刻阻止。没想到「打台独有理号」真的起锚开航了,走的是海军航道,无人阻挡。

台湾海岸距离中国大陆二百公里。「打台独有理号」在七小时后抵达台湾海域。五艘台湾军舰提前进入了拦截位置。被命令与军舰保持距离的十多条媒体船在外围移动着寻找拍摄位置。一架武装直升机飞临「打台独有理号」的上空,命令停止前进。五艘军舰中最大的「康定」护卫舰挡在「打台独有理号」的航道前方。其他军舰左右包围,炮口瞄准。甲板上的陆战队也做好了登船准备。

「打台独有理号」的甲板上和舱室中却都看不到人影,如同诡异的无人驾驶船。康定舰本以为对方面对拦截会减速停驶,直到发觉离得很近时对方仍是既不转弯也不减速,才赶忙做躲避的动作,还是没有全躲开,被径直冲过去的「打台独有理号」擦撞到舰尾,造成主螺旋桨脱落,舵叶也被扭成了水平,顿时舰只失去动力,在海里打起转来。

台军直升机当即开火。「打台独有理号」的道具炮塔被密集的火力打得碎片迸飞。船首虽被康定舰的螺旋桨削掉,并被康定舰的撞击扭转了方向,仍保持着动力,冲向另一艘导弹巡逻艇。这回台军直升机没有犹豫,直接发射导弹。爆炸掀翻了「打台独有理号」的甲板,腾起黑烟火球,船身猛烈震动,发生倾斜,速度立减,只剩下失去动力的惯性。

在浓烟和火焰窜跳的甲板上,出现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瘦高身影摇动白毛巾。他的喊声被舰船和飞机的轰鸣掩盖。事后电视台将拍摄下的画面放大,看出口型在喊「我是记者」。随即他与烧塌的甲板一块掉落到船内。几分钟后「打台独有理号」便沉没,海面掀起了一片波浪,继而继而变成扩大的旋流。军舰放下的救生艇未找到任何生还者。

电视播出的火爆场面成为台湾全民话题,对这条大陆船的怪异行径,普遍的看法是当愤青们看到了台湾海军的阻挡,知道闯过不去,只是在出发前夸下了海口,不好后退,便把船设定为自动驾驶,全体下到底舱躲藏。这种鸵鸟方式的潜在心理是期待台方不会开火,即使人被台方逮捕,既然无人驾驶就无人担责,没想到最终结果是全体葬身海底。

如果「打台独有理号」上有人活着被救出,会说出真相并非如此。而是在看到了台湾海岸时,突然发现驾驶失灵,既无法改变航向,也停不下来,就如被看不见的力量瞄准着那样向康定舰冲去,同时通讯也失灵,连扩音器都发不出声响。船上人员无计可施,想到台方一定开火,才集体躲下了舱底。然而舱底虽然可以躲避子弹,对于射进船内的导弹,在舱下不被炸死也会震晕,即使活着船沉时也无法自救。这个真相若是被人所知,便能联想到船在改装时会不会被暗中装了遥控装置,可以远程操纵控制船,就是要故意冲撞台舰后造成船毁人亡的结果。不过到底是否如此,除非将船打捞出海后仔细检查,否则永远无法证实。

大陆民众知道「打台独有理号」沉没的消息晚了一些。「青年中国梦」只是直播了出发仪式,待船离开海岸后便只能听世界时报记者通过卫星电话的报导。而在发现船的驾驶失灵时,卫星电话也中断。「打台独有理号」被台军击沉是「翻墙者」从台湾媒体得知后,再回墙内传播的。顿时在中国网民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群情激奋。就在两岸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海上时,鲁时加的热气球飞过了台湾海峡。

鲁时加先是惊讶气球下的「钓鱼岛」怎么会那么大。以前虽未到过,在电视和照片上可是反复看过。哪里是钓鱼岛,是望不到头的陆地、高耸层叠的群山,还有颇具规模的城镇……不过说是岛也没错,不是钓鱼岛,而是台湾岛!难道是迷航?驾驶员的表情没有错愕,继续操纵飞行。鲁时加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被什么呢?绑架?挟持?都说不上。驾驶员没说过欺骗的话,整个行程一言不发。他只是在不知晓中被带到了他表示过拒绝的目的地。要怪也是他自己看不懂飞行仪表,更看不懂太阳角度和气球下方一模一样的海面。

驾驶员是执行者。他想得到吕涛许诺的事后重奖,就得完成吕涛的指令。鲁时加这才明白为何行动一再拖延时间。鲁时加要求赶在「打台独有理号」直航之前登陆钓鱼岛,才能靠先声夺人把民众的民族主义矛头引回日本,吕涛却总是有各种理由拖延,不是风向不对,就是有大气旋流,或是要变天。看到沉默寡言的驾驶员总是在吕涛说完后点头,鲁时加唯有无奈。直到「打台独有理号」的直航日,才被告知热气球飞行条件终于齐备,却在做好临飞准备后,又是继续等待风力、风向等,其实是吕涛在跟踪「打台独有理号」的进度,让热气球在最合适的时间点到达台湾,取得最佳效果。当热气球终于起飞前,吕涛给了鲁时加一个大大的熊抱。「你马上会成为登上宝岛的英雄!」他说的「宝岛」被鲁时加理解为钓鱼岛,不过也不能说吕涛是说假话,因为在当代中国的话语中,「宝岛」更多的是指台湾。

在鲁时加疑惑下方不是钓鱼岛时,台湾方面才发现热气球的飞临。雷达难以识别这种极少金属部件的低速飞行物。当时天空多云,蓝灰色气球与云天融为一体,肉眼也难发现。当台方的警用直升机飞临,热气球发出的是SOS讯号,不进行无线电通话,只看到驾驶员在气球吊篮中做着让人猜不透的手势,似乎表示气球失控。其实损坏无线电通讯是事先定好的方案,就是让台方无所适从。直升机不知道如何拦截一个失控的运动热气球,眼睁睁地看着它飘进了台北上空。

有些行人驻足仰看,大部分人对气球不在意。用于观光或商业广告的热气球经常出现,这个除了颜色不那么艶,没有明显不同。只是多了警用直升机围着绕圈。从热气球上看,台北最高点是曾经夺冠世界第一高楼的「台北101」,一百零一层,最高点五百零九米。知道上当了的鲁时加现在紧盯着驾驶员的操作。显示屏上的高度设置被定为五百一十一米,比台北101最高点只高两米。这时的飞行技巧在于借着顺风瞄准101的天线尖顶。热气球驾驶员能不能挣到吕涛允诺的奖金,关键在这最后一下。气球远看像要撞上台北101的天线尖,临近才看出偏差至少有五米,不能再飞回的热气球眼看要与天线尖擦肩而过,驾驶员在那一刻准确地抛出了尼龙锚,挂在尖顶避雷针的分叉上,热气球立刻定在空中,远看就如台北101的顶尖多了个水滴型的装饰。

这一下吸引了地面更多的眼睛。驾驶员解开吊篮外沿捆绑的布卷。鲁时加原以为那是用于防撞的,却是一面中国国旗,呼啦啦地迎风飘起。虽然从地面看不够大,鲜红颜色却足够醒目,长焦镜头中也看得清五颗黄星。被锚索拉住的热气球在台北高空被风剧烈颠簸,让鲁时加很快失去说话能力,晕船般地呕吐,只能任由驾驶员所为。驾驶员不理睬鲁时加的痛苦,也不理会直升机试图从上方钩住气球的努力,整整坚持了一小时零一分才割断锚索,把热气球降落到地面一个停车场上。

台湾媒体先是把遭警方逮捕时镇定自若的飞行员说成主角。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