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六十五)王力雄著

2021-10-21
Share
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六十五)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
Photo: RFA

王锋在去中央电视台直播之前,下令工作组撤离央行。监控录像的存档中看得到丁大海随工作组一块离开,却是「替身」做的手脚,他从那时起就进入通风道,与外界断了联系。

在沈迪带来「火球」前,AI芯片自己就能对付整个央行的技术力量了,不需要丁大海做什么。他抓紧时间在机房设备的各个枢纽处装了上百个隐藏接口,以备需要时方便安装备用芯片,自己也能随时以有线方式接入央行系统。为了避免被发现,AI芯片的无线定位功能平时都关闭,即使激活,通讯距离也不超过五米。好在四通八达的通风道总是能够接近。

在通风道中,丁大海会让自己像潜伏的蛇一样慢慢蠕动爬行,不怕慢,甚至故意一寸一寸爬,那种慢运动如同站桩或太极的静功夫,保持身体活力,又可以消磨时间。有时他会在办公室上方从通风口缝隙看下面屏幕,了解操作者的工作。休息时也会平躺在通风道中听八一本筛选的音频。他把央行内凡是带麦克的设备都纳入了侦听,让八一本筛选自己感兴趣的对话,有新闻,有技术讨论,也有八卦。那是他最放松的时间,直到听见沈迪断言内鬼就在通风道中,丁大海知道以后不再会有这种放松时间了。

八一本中存有沈迪的声纹,也能通过央行内部的监控摄像头看到沈迪。沈迪在央行机房指挥一切,从早到晚,吃住都不离开。在发现济南的备用机房已被清空了买地资金的账户,退钱只能在央行机房后,他高价请来了一个网名「火球」的顶级黑客。那是个拿了钱什么都干的坏小子,既当黑客,也为客户反击其他黑客。挣钱是一方面,还当成打擂台,据说「火球」还从来没败过。

「火球」一到便确定锁住买地账户的是AI芯片。最初他热衷与AI芯片博弈,就像不服气计算机的人类棋手一样,期待用自己的头脑打败机器。他攻势凌厉,招数百变,随身带的辅助设备能力超强,看上去与AI芯片几乎匹敌,差的只是一点点速度,总是在就要胜利的千钧一发时,他那双在人类中无与伦比的键盘快手追不上AI芯片里的光电,败在零点几秒中,而且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那零点几秒。最终「火球」不得不承认,零点几秒的输赢对人类而言是偶然,下次可能赢回来,对每秒三十万公里的光电是绝对差距,不可能赶得上!加上沈迪不断催促,「火球」终于放弃了与AI芯片打擂台,把他的能力和技巧转到清除AI芯片上,丁大海的压力顿时大了起来。

央行机房内有数百座机柜,上万公里导线,数以百万计的元器件,靠人找出藏在其中的AI芯片绝对是大海捞针。「火球」是用他编制的电脑程序对每个元器件和每段线路进行扫描,逐一比照是否符合正常模式,如果扫描到AI芯片,便会发现是异类,并定出误差不大于两米的位置区间,再派人去查找就容易很多。将整个机房整体扫描一遍需要四十小时。从「火球」开始扫描,不到十八小时已经找出了三个AI芯片。好在芯片有应对这种情况的设置——芯片一旦被物理拔出就会执行自毁程序,同时下一个备用芯片被自动激活。这种方式没让芯片落入「火球」之手,也没让AI芯片出现空挡。丁大海共制作了一百个同样的芯片,当时根本不认为会用这么多,只是因为相对于芯片的设计和实验,制作成本实在太低,不多做几个感觉不合算,现在则是担心做的会不会还是少了?丁大海现在主要做的,是保证已安装的芯片被全部清除前,到「火球」做过扫描的区域再安装新芯片。那需要他从通风道接近预装的接口,从通风百叶的缝隙伸出细长机械臂,藉助红外线眼镜进行安装,是非常精细的活。

当「火球」完成机房的整体扫描,共清除掉了十一个AI芯片,却发现那让他难以超越的机器智能仍然存在,说明还有AI芯片未被清除。再度扫描,明明是已清除过的区域又发现了新的。难道芯片能像蘑菇那样生长?反复几次后「火球」和沈迪都明白了,只能是机房内有人在安放新芯片!

严格审查了所有能进机房的员工,搜查了他们的办公室,制定了新的防范措施,凡是进入机房的人都由会所施工员全程贴身监视。照理说防范已是天衣无缝,仍然有新芯片出现,说明安放芯片的不是看得到的员工,而是机房内的隐身者。

沈迪让人在所有新发现芯片的位置打亮灯光,沿着那些位置来回走,仔细观察,逐渐琢磨出规律——那些芯片都靠近通风口。这让沈迪断定,隐身者就在通风道里!

70. 「恐怖大王」

中国官媒再现文革风,先是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矛头对准土地私有化,各地报刊皆被要求转载,随之大批判式的呼应文章连篇累牍升级,直到彻底否定土地私有化的声音成为主流。等到中共政治局会议发表否定土地私有化的会议纪要时,人们早有了思想准备,当成必会发生的。纪要宣布,中国共产党按照宪法第一条进行宪法审查,确定土地私有化的立法违宪,责成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废除相应立法,已完成买卖的土地由国家收回,退回所付款项并补偿相应的损失。待召开下次中央全会时,审查有关方面对违宪所负的责任,并进行相应的处分。

对王锋在中央电视台的直播,指控进一步变化,说成他是在被查出腐败罪行后抢先捏造存在一个窃国集团的谎言,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王锋妻子和儿子受审,他们都坦白了如何通过王锋的权势得到银行贷款,低价拿下土地,再准备通过出售土地赚取暴利。多个脸部打了马赛克的女性出镜控诉遭王锋儿子性侵或迷奸。王锋妻子也被指生活糜烂,大量受贿。中央将很快查清王锋的犯罪事实,进行处理并向全党全军和全国公布。

全国断网一直持续,连手机群发信息的功能都关闭。当局在舆论上占据压倒地位。层议制虽在舆论上尽量淡化,被说成是王锋的混淆视听和作秀,似乎不值一提,却一直被当作维稳防范的重中之重。

咸阳安全屋的卫星天线能收到各国电视,走卫星通道可以上网。艾沙总是开着电视同时看电脑。新任西部战区司令为了与王锋划清界限,宣称重新在新疆实行强硬路线,民族冲突再度升级,王锋建立的民族隔离带也被考虑取消。那时军队将和汉人联手镇压当地民族,战火就会重新燃遍新疆,层议制也失去实施基础。

中央电视台插播一条最新消息——在青海湖的海心山岛抓获一个维吾尔恐怖集团,活捉十人,击毙一人。从画面上看到正是陪审团。死者是教师,还是他在昌都的那身衣服,遍布血迹,应该是反抗时遭到了扫射。海心山岛离青海湖最近的湖岸也有三十公里,未对外开放,岛上只有一座藏传佛教尼庵。被抓的妇孺老弱形象与恐怖分子完全对不上号,安顿他们的却是中国军队高级将领配备的野战军用帐房,提供一流生活条件。在岛上为他们服务的军人表示命令来自王锋,那场景令不知情的观众十分困惑。

陪审团是艾沙心中父老乡亲的象征,他们戴着镣铐被审讯的凄惨形象和教师的尸体让他深受刺激。看完那报导后,李克明注意到艾沙开始上气象网站查气压、气流、风向和降水预报,进行计算。每当他要开始行动之前都会这样做。

第二天李克明做好早餐时,几乎一夜没睡的艾沙已洗漱完毕,做了祈祷。他在餐桌前文静地喝水,用餐刀在桌布上轻划,吃得很少,只选择有清真标志的植物性食物,一边给李克明讲了他的研究结果——近日天气干燥,新疆沙漠来的热风刮向东部,形成了五百公里湿度低于百分之二十的干燥带,从咸阳延伸到西安、三门峡、洛阳,直到郑州。这时D-2若被释放,除了落进水里的会增殖,大部分都将随空气飘移。因为气流向上,高空湿度更低,D-2可以飘移很远,方向紊乱无法把握,直到湿度超过百分之二十时才能增殖下落,结论是:「……造成的死亡很难估算,不同计算方法有不同结果,不过都会过亿。」

说完后,艾沙先打开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凯伦,同时用李克明的手机拨通孙国祥,让孙国祥能够听到他与凯伦的通话。艾沙开门见山要求凯伦组织一个包括英文、中文、阿拉伯文、西班牙文、俄文和日文记者的新闻发布会,先由凯伦讲解艾沙正在进行的恐怖活动是什么,会造成多大危害,然后艾沙将通过视频与记者们见面。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