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八)王力雄著

2021.11.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六十八)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看守所內只有所長知道魯時加是王鋒的囚犯,當時接受的指示是除了保證魯時加身體不出問題別的都不用做。現在王鋒自己也成了囚犯,不會再發命令。成了光桿的所長只能投奔兵團,想到魯時加與兵團有過合作,可以當成見面禮。在從麥蓋提開車前往兵團四十五團場的路上,所長給魯時加看了手機中存的王鋒直播視頻和他被蘇建軍暴打的視頻,扼要講了這段的大事。魯時加以前聽說過歐陽中華的層議制,從未認真對待,王鋒竟會以這種孤注一擲的方式進行推動,是讓他完全想不到的。

兵團四十五團場現在有兩個團部,層議制團部和舊團部同時存在,前者對下面說話管用,後者與兵團上級機構保持一體。魯時加選擇去舊團部。他不會跟層議制攪在一起,那裏也沒他的位置。接待他的老團長聽說過魯時加來新疆聲援兵團時失蹤,卻沒想到就關在麥蓋提,馬上向兵團總部報告。總部指示將魯時加送到烏魯木齊。

老團長親自送魯時加到喀什,再陪他飛烏魯木齊。一路上魯時加沒有看到混亂和麻煩,漢族和當地民族基本相安無事,保持着秩序。老團長是個愛講話的人,說盡管他自己相當於被層議制奪了權,從轉型的平順看,層議制還是比其他方式好,至少沒有烏合之衆的清算和私刑。如果官員的個人安全不受威脅,就會相對看得開,對抗也不會那麼堅決,本來也沒人想在兵團託付終生。層議制的另一個收穫是意外的,漢維雙方本意是爲了抗衡對方採用層議制,結果卻緩和了雙方關係。因爲由層議制的高層接觸時能夠保持理性和禮節,不像基層直接接觸容易情緒化,也就會避免衝突。這一點看似是小事,卻有關鍵作用。

「……你想啊,雙方第一次見面時能互相微笑,第二次見面就可能握手,第三次見面開個玩笑再談,氣氛越來越好,談判也就相對容易;如果是基層直接接觸,很可能先是怒目而視,下次開罵,第三次就打起來。發展走向有時就取決於開端是微笑還是瞪眼。」

老團長親自陪魯時加到烏魯木齊,同時也爲自己辦退休手續,準備回老家了。他經歷過各種羣體性事件,有一種看透一切的世故。「要讓我總結,層議制最有價值的是能讓所有參與者共進共退。天安門學生或香港抗議者當時若是採用層議制,我相信結局會不同。事後責備政府不退讓或是責備羣衆不知道『見好就收』沒意義。每人的『好』不一樣,『收』的標準也不一樣,只要不能形成一體,就會各持己見,相互比賽激進,得寸進尺,政府除非下臺,否則退不到頭,就會乾脆一步不退,最後只能開槍……」。

魯時加懶得與老團長爭辯,把那些絮叨當作退休老人的自言自語,看着舷窗下面的如海洋般連綿起伏的沙漠,他集中思考的是如何在當前的局勢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到達兵團總部時已經想好了切入角度。

「既然民主化進程擋不住,聰明的做法就是加以利用。」在招待他的接風晚宴上,魯時加對兵團司令說。「權力不是必然被民主化剝奪,也能在民主化中得到重生。只是要分哪種民主。代議制的核心是選舉,選舉輸贏相當程度上取決於資源,正是權力所長。俄羅斯的普京不是就相當於當上了終生沙皇?所以不需要怕代議制,不但能繼續掌權,比在專制制度下還會更長久……」。

魯時加想出這套馬基雅維利式的說辭,是出於打動舊體制官員的策略。兵團司令沒有當場表態,卻在當晚與中央辦公廳蔣強副主任通了長電話。蔣強不像白冀武那樣認爲王鋒的直播掀不起風浪,一直密切關注層議制發展,新疆是觀察重點之一。西北地區普遍比其他地區走得快,與村治會以前搞的培訓有關。宗族勢力比較普遍的南方,層議制發展相對滯後,但趨勢也是一致的。眼下藏區北京已幾乎插不進手,歐陽中華在昌都的層議制講座通過衛星覆蓋全國,影響廣泛,獲得了衆多粉絲……局勢變化至此,讓善於觀察大勢又不墨守成規的蔣強開始對魯時加的思路正眼相看。

73. 定向炸彈

丁大海感覺身體隨時間一點點變空。通風道內做任何行動都得四肢並用,不斷彎曲用力讓大腿槍傷無法癒合,止住大出血後,小出血一直不斷,讓他的身體逐漸虛空,應對攻勢越來越力不從心。

攻防已經多個回合。虧得事先刪除了機房建築的檔案,讓通風道成爲對方破不了的迷宮。沈迪試圖用微型無人機或機器鼠查看通風道內情況,丁大海或是下套捕捉,或是用事先準備的尼龍網阻擋;沈迪派人進入通風道,丁大海給通風道的不鏽鋼壁聯通強電,產生閃電式的電火花,嚇阻進入者不敢深入。數天鬥下來,沈迪改變了方式,派人在不同位置冷不丁將槍伸進通風道射擊,有時乾脆從通風道外直接掃射,並不知道丁大海的具體位置,只期望碰巧打到。丁大海就是被這樣的盲目射擊在大腿上穿了一個洞。當時血從彈孔滴下暴露了位置,那段通風道頓時被打成了篩子。虧得他從側面的維修橫洞及時進入另一條風道才得以脫身。沈迪後來採取的一個方式最有效——把通風道分段換上了透明塑膠管,既能繼續保持通風功能,又能切斷人的活動,隨着透明塑膠管的增加,丁大海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小,直至壓縮到機房底層的中心區。

中心區有大半個足球場大,通風道與製冷管縱橫交錯,特別密集,立體地密佈在天棚上方和地板下方。機房內的幾十根支柱既是建築支撐,中空的內部則是通風和製冷的上下通道。惡鬥縮小到這一區域後雙方都變得謹慎起來。這是央行的心臟,是國家經濟的中樞。國內各銀行間的結算,中國與國際的結算都要經過這裏。在濟南的備用機房遭到破壞後,一旦這裏癱瘓,別說家族的錢拿不出境外,全國的金融都會癱瘓。沈迪怕的是前者,丁大海怕的是後者,王鋒一再強調如果導致全國亂局,尚未完成的層議制轉型也會夭折。若不是有這個顧慮,丁大海有無數方法讓機房癱瘓,現在卻連用電火花阻止沈迪手下進入通風道都擔心燒燬設備元件,不敢再用。好在沈迪也不再讓手下人亂開槍,哪怕誤中一束電纜或一根製冷管,都可能讓機房癱瘓。天棚上的通風道越來越多地換上塑膠管,通風口也都被安裝了攝像頭,丁大海只能進一步退進地板下的通風道,那裏有機櫃壓在上面,無法換塑膠管,還可以保持活動空間,也能從通向設備的製冷管位置拆開上方地板,從機櫃底部繼續安裝AI芯片。靠這種方式,日益虛弱的丁大海仍能保持領先「火球」。

「火球」不斷改善方法,把順序掃描機房設備調整爲隨機跳躍掃描後,效率提高數倍,全部掃描一遍有設備的時間從四十小時縮短到十六小時,定位範圍從兩米縮小到半米。丁大海搶先的時間越來越小,幾次差點被「火球」搶到先機。自從知道對手就藏在機房,「火球」的狂熱猛增。他能接受戰勝不了AI芯片,畢竟各領域的人類頂尖高手都敗給了AI,可是如果他戰勝不了一個人類對手就是奇恥大辱。他不在意家族那種每分鐘時間都關係生死的焦灼,完全被較量吸引,如同遊戲打關。每當看到丁大海又搶在前面便會大發雷霆,對着被扒開的通風道向裏喊罵;而當自己找到了改進掃描的新方法又會高興地向通風道里喊叫炫耀。沈迪決定不再陷於這種較量,調來防化兵準備向通風道內釋放毒氣,那樣半小時內丁大海必死,其間機房自動運行,再通風兩小時撤出的人就可以回來恢復工作。「火球」卻大發脾氣,堅決拒絕。他不要靠消滅丁大海的肉體得到勝利,那不是他的勝利,是毒氣的勝利。當沈迪以保護他的名義讓人強行架他走時,「火球」歇斯底里地宣佈只要他出去就不會再回來。而那時即使丁大海被毒氣殺死,哪怕剩一個芯片未找到,沒有「火球」也不知得拖多長時間才能查出,沈迪只好讓防化兵撤走。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