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文学禁区:《转世》(十七)王力雄著


2020-11-20
Share
1 王力雄的新书、长篇小说《转世》。(视频截图)

对于艾沙,摆脱D-2纠结的最好方式莫过于找到必不可少的用途。D-2若能帮上百灵,至少眼下会让他心理舒缓很多,于是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翻找。D-2枪的想法并非刚产生,他从应用角度已经做出过样品,是一个简单的发射器,看上去像是皮肤保湿喷雾瓶,原理类似小孩玩的水枪,只是喷出的水不连续,一次一小团。如果其中携带D-2,会在水团中瞬间增殖成物质团块,获得动能,沿着发射轨迹加速,对目标产生打击力。物质团块的大小取决于水团中D-2数量和定代,打击力取决于发射器,既可如子弹那样射入人体,也可只像拳头把人打倒,可单发亦可连发。D-2枪要达到实用武器的射击距离和准确性有很多难题,若是用于近距离防身却非常合适,艾沙当初正是从给禁枪运动提供替代品的角度设想的。凯伦却根本不要看他的样品,也不让他提取D-2进行实验,她对一切武器都坚决否定,于是做好的样品就扔在了艾沙的杂物箱中。现在就像是为百灵准备的,艾沙一翻找出那样品,马上要实验。

「先吃饭!」百灵阻止,刚刚遇险似乎已被她放在一边。

艾沙不抬头,正是最紧要的操作——从D-2管中拾取D-2团置入D-2枪的「弹夹」。D-2枪的其他方面简单,关键在于需要有提取D-2的设备,才能把合适的D-2团置于发射器内。艾沙在为实验室设计提取设备时,先让厂家做了模型机,精度差很多,不能按个只能按团拾取D-2,每团有一千到两千个D-2。造出正式设备后模型机没用了,放在艾沙的工作室。对他带回家的五十代D-2,若用模型机拾取D-2团,发射出去可生成从乒乓球到拳头大小的固体物,对防身正合适。

艾沙只拾取了两个D-2团放进发射器,要看实验结果再决定后面怎么装。百灵坚决让艾沙先吃饭。艾沙不得已吃了几口羊肉饭,有口无心地赞了句「像我们的抓饭」,把D-2管锁进保险柜,准备实验发射器。

他让百灵戴上防护面具。百灵说会在脸上压出痕迹,戴口罩行不行?

「口罩对纳米就像老鼠进城门,一点用没有。看见这个标志吗?这种以电场排斥纳米物质的防护面具才有效。万一发射时纳米逸入空气,吸入会堵塞呼吸道,飘进眼睛会在黏膜上增殖,所以必须五官一块防护。」

百灵吓得连吐舌,乖乖戴上面具,艾沙仔细封好她的面罩,自己也戴上,教百灵如何使用发射器。平时按发射器压钮只会喷出一小团水,歹徒不会在意。拨动发射器底部的隐藏机关,便会将一个D-2团置于发射位置,再按发射器的压钮,D-2团便随水团一块射出。生成的打击力到底有多大,要看实验。

考虑到百灵要对付的歹徒一般离得比较近,艾沙找了块高宽跟人差不多的木板靠在墙上,上面画了个人形,让百灵从两米半外对木板发射。无需瞄准,打中人形的哪个部位都行,目的是吓住坏人。尽管艾沙一再说不会有事,百灵朝木板按下发射器时还是紧张得闭眼。

随水喷出的D-2瞬时形成了状如高尔夫球大小的固体物,打上木板,两米半的距离加速度不算大,也把木板打出一道上下贯通的裂纹。那团D-2物质被木板反弹,回落在百灵脚下,却没有停止增殖,充气般膨胀。「砰」地一声爆裂,从球体扩成面积大数倍的一摊,继续膨胀,速度加快,发出更大的爆裂声,扩成更大一摊,又继续膨胀……

艾沙惊呆了,拚命转动头脑,发生了什么?第三次爆裂使工作间地面都感到震动。幸亏下面是车库,一般没有人。爆裂迸出的碎块掉落在工作台和其他地方,形成新的爆裂。无论如何得先制止D-2的继续增殖。艾沙从材料架上抄起喷漆罐对着D-2狂喷。除了发射器最初喷出的水团,D-2继续增殖只能从空气中获得水分子。漆可以隔绝D-2与空气接触,阻断D-2增殖所需的水分子。果然喷漆处D-2停止增长。迸到其他地方的D-2碎块爆裂规模小很多。艾沙挨个喷漆,材料架上各色漆有多罐,喷完就换。当每个看得见的D-2块都喷上了漆后,房内终于安静下来,不再发出令人恐怖的爆裂声,只是变得如沙漠般干燥。房间被喷得五颜六色。

艾沙打开浴室和厨房的热水龙,用水蒸气增加空气湿度。在干燥条件下每次爆裂都会造成D-2逸入空气。热水蒸汽给飘逸的D-2增殖需要的水分子,增殖到比重大于空气时落地,形成看得见的D-2团,才能对其喷漆封闭。飘逸的D-2最危险。亏得事先戴了面罩。艾沙不断地喷漆,到处搜寻,直到再也看不到继续增殖的D-2。房间里充满闷热的湿汽,D-2不会在如此湿度中继续飘逸。

百灵一直惊愕地呆站着,刚挪动脚步。「别动!」艾沙喝了一声。百灵已经踩破一个喷过漆的D-2团。那D-2团在水汽中膨胀起来,亏得艾沙立刻补漆,未发生爆裂,否则又会迸得哪儿都是,而漆罐只剩下手里的最后一个。百灵吓得僵住,伸出一半的脚不知该怎么放。

艾沙找出白笔,小心翼翼地把喷了漆的D-2团都画上圈,以便活动时看得清楚,避免踩上。「幸亏房间里没水,D-2进到水里是没法控制的。」艾沙喃喃说。「不过那样也不会飘逸到空气中,会一直裂变到头。」

工作间到处画着白圈,活动时得随手拿着喷漆罐,万一踩破D-2团时马上喷漆。他们转移到厨房,那里飘落的D-2只有几处,比较安全。艾沙仍不让百灵取下面罩。百灵煮了咖啡也没法喝。艾沙双手撑头,苦苦思考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马上可以断定,只是艾沙不敢面对——是他拿错了D-2。他本要拿五十代的D-2,这个一定是六十代的,也就是其中的每个D-2机器人可以自我分裂六十次!当时他的确闪过是否拿一管六十代的念头,因为知道那太危险而否定了。但是可能就在那一闪念间,心手分离,加上排在一起的D-2管都长一个样,使他拿了已经决定不要的。

置入发射器的D-2若是五十代,裂变到头也大不过铅球,只有六十代D-2才可能出现眼下状况。凯伦对D-2的最高定代就是六十代,再高就不敢做了。艾沙终于鼓起勇气求证,在仪器上读了那个D-2管的芯片信息,眼前顿时一阵黑,果然刚拾取D-2的那一管是六十代的,另一管才是五十代。好在计算这团D-2裂变六十代后,形成的物质不会超过两立方米,不用担心房间被填满或撑坏,可以想法悄悄处理掉,才让艾沙稍感放心。

以前在实验室只对单个纳米做实验,从未成团释放过。裂变过程发生爆裂是刚发现的性质。原来认为由于表面的D-2容易捕获水分子,里面的D-2被隔绝,加上裂变需要的热能存在传输问题,裂变速度会逐步变慢。现在看出D-2有争抢表面位置的性质,以便更易捕获水分子与获得能量。如果空气足够湿润,这种性质形成的张力便会导致正在生成的物质发生爆裂,以增加新的表面,让更多D-2占据有利位置。随着体积增加,爆裂能量越来越大。艾沙手中这管六十代D-2如果都释放,最后阶段的爆裂会如同天地毁灭。

艾沙头脑里出现那场面,使他全身发抖。他用红色油漆笔在六十代D-2管上使劲涂抹。蔓延的红色像粘稠的血。再不能搞错!再不能!他将D-2管仔细锁在保险柜中。要给保险柜加固,明天就动手!

百灵一直端详着艾沙,看似天真不解,既不明白发生的事有多严重,又觉得刺激。艾沙把涂红的D-2管锁进保险柜,才想起百灵在旁边。他试图给百灵解释,却像自言自语。百灵的专业对艾沙而言还是太文科,他像对技术盲那样拿起纸笔边画边讲边计算——D-2机器人的大小是七纳米,D-2管内的空间是高三厘米直径一厘米,可以容纳6.33乘10的19次方个D-2。那么多D-2裂变六十代,生成的物质可以在两千五百平方公里的面积堆积三十米厚。纽约城才八百平方公里啊!即使是那管五十代次的D-2,生成的物质也会把十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变成一块完整的大石头。更可怕的是D-2逸入大气后,一千个D-2聚合才到微米级,需要增殖几十倍后才能落地,因此D-2在湿度低于百分之二十的空气中会长期飘浮,随着干燥气流扩散。吸入的人可能达到百万千万甚至更多,在呼吸道中长成致命的异物……这些艾沙早知道,只不过以前是抽象的,不会跟现实联系在一起。刚刚目睹的爆裂场面,此刻眼下到处是彩漆和白圈,又知道解决的手段都已销毁,那些危险便陡然增大了百倍,让艾沙觉得头脑就像落进了D-2那样不停地裂变、膨胀,似乎要炸开,全身骨头像被D-2压碎那样疼痛。他的呻吟从面罩中传出。百灵把咖啡递给他。他摘下面罩大口喝干。水龙仍在放着热水,蒸汽使房顶都变得模糊。

咖啡让艾沙冷静了一些。

「我得告诉凯伦。」

这是一个重大决定。他们沉默了一会。

「我想你不该放弃。」百灵小心翼翼地开口。「D-2有危险,也有价值。为什么不能用来保护伊斯兰世界,或是帮助正在遭受苦难的维吾尔人呢?这是一种资源啊。我们穆斯林缺乏资源。应该深思再做决定,神迹在你手里,是真主的旨意,就看你能用它干什么。我觉得你该冷静一下,不要被压垮,负起男子汉的责任再做决定好吗?」

这话若是别人说,会被艾沙当成空洞的道理,由百灵说却深深打动了他。他同意多些时间考虑,暂时不做决定,也不再想D-2。已到深夜,今天真是漫长多事的一天。他手拿漆罐送百灵出去,进入楼道才帮她摘掉面罩。目送百灵走进电梯,他庆幸这种时候有她在身边陪伴,却没有注意到她带走了还剩下一个D-2团的发射器。虽然他事先说过送给她,但是实验结果出现这么大的意外,明知D-2极端危险,照理该还给他才对。不过艾沙即使后来发现发射器被带走也未怀疑百灵,只想是因为一直在她手上,被她无意识地收起,会还给他的。

21.斗汉唐

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无争议通过了新土地法——实行土地私有制。早与当地政府签订了开发合同的汉唐公司立刻以「原有使用者」身份,付了微乎其微一点钱便买下亚拉森格神山,在法律上成了亚拉森格的主人。祖祖辈辈居住神山下的藏人却不能从法律上证明他们是「原有使用者」,但是就像印第安人不承认英国法律说他们世代生活的土地属于某个白人一样,藏人也不承认汉唐公司,只是国家机器不认别的,现在藏人再进入亚拉森格的范围,法律便会视他们犯了「闯入私有领地」罪。

汉唐公司从未把当地藏人放在眼里,成了亚拉森格名正言顺的主人之后,倒希望藏人来闹事,再用法律一劳永逸地制住他们,保证往下的炸山开矿不再有后顾之忧。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汉唐公司高管的眼中总是意气行事的藏人,现在却跟他们玩起了法律。汉唐公司买下的只是亚拉森格山,山下拉松村的地却是藏人祖祖辈辈使用的,无论在藏政府治下,还是毛泽东的人民公社,或是邓时代搞承包,各种法律文件都有明确记载,即使按照新法律,「原有使用者」也只能是拉松村藏人,汉唐公司染指不了。拉松村藏人就利用这一点,先不争论亚拉森格神山是否该属谁,只要法律承认拉松村的土地属于藏人,他们就有权不让汉唐公司的开矿机械、车辆和补给通过。汉唐公司以法律的名义不让村民上山,村民则以法律的名义不让汉唐公司过路,这一下就困住了汉唐公司。油料运不进去,前面进了山的设备便死了;生活用品运不进去,开矿人员也难以坚持。

汉唐公司打遍天下无敌手,不信能被一个村的藏人老百姓困住。当地政府为汉唐公司开路,本以为对付使用棍棒和石块的乌合之众早有轻车熟路的办法,没想到藏人手里拿的却是新公布的土地法,与政府人员讲起法律。几人围住一个政府人员,有主讲有帮腔,只坚持一点,既然是他们的私有土地,让谁过不让谁过就是他们说了算。在美国,未经允许闯入私人领地,土地主人可以开枪。中国新的土地法尚未细化,别说地方政府和县乡警察说不明白,连汉唐公司的顶级律师都没找到法律根据,弄得政府人员理屈词穷,难以应付。

公安系统追查微信发现,村民的领导者是康瓦寺堪布丹增,背后出招的是北京的村治会。村治会的律师告诉丹增,不管是对政府还是汉唐公司,只要求上法庭解决。在法律没给出判决前,外人在未经主人允许的情况下强行通过就是违法。律师会帮助拉松村进行诉讼。

跟着指挥棒转的县法院支持汉唐公司的通过权。从北京赶来的村治会律师则表示县法院无权解释国家级法律,要求全国人大或至少是最高法院释法。这可要了汉唐公司的命,国家级释法岂是几个月可以搞定的,而每天误工都损失巨大,国际铜市的暴利不可能持续,山上职工也已弹尽粮绝。汉唐公司现在尝到了以前总用来对付别人的诉讼战术。

到了这一步,汉唐公司才不要讲什么法律,不就是打通一条路吗?政府、公安、武警都听命,还打不通一条过村的路?只要给足了钱,贡觉县政法委书记亲自带队,调动公安武警强行护送汉唐公司的车辆和机械,硬冲也得冲过去!这时发现,拉松村藏人不仅是动嘴说法律,更厉害的也已准备好——凡是经过他们土地的进山道路,每隔数米便被挖出一道沟,不要说汽车无法通过,连履带车都过不去,必须用挖掘机和推土机平沟修路。当调来那些机械,村民中的老人和妇女便躺到机械前边阻挡。自己的地愿意怎么挖就怎么挖,外人强来填平才不合法。公安和武警刚拉开人,另一批老人妇女又躺上去。年轻村民不对人使用暴力,却用各种方式破坏机械。汽车轮胎被扎,推土机履带被插入铁条。警方以破坏财产罪威胁,村民则指控是这些机械先擅闯他们的土地,轧坏了草场,他们只是捍卫自己的合法财产。说得警察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费尽周折修好路,却没有那么多警力看守,路越长疏漏越多,一不留神又被村民挖了沟,还得返回重修。花了两天时间才让一批物资设备通过拉松村地面。等车辆出山时,拉松村的道路又被挖了道道沟,一切回到从头开始。

听众朋友,今天的文学禁区节目就播送到这里,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频道 “绝地今书”中,也播出了他的这部新书《转世》的系列节目。

好听众朋友,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