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十七)王力雄著


2020-11-20
Share
1 王力雄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視頻截圖)

對於艾沙,擺脫D-2糾結的最好方式莫過於找到必不可少的用途。D-2若能幫上百靈,至少眼下會讓他心理舒緩很多,於是一進屋就迫不及待地翻找。D-2槍的想法並非剛產生,他從應用角度已經做出過樣品,是一個簡單的發射器,看上去像是皮膚保溼噴霧瓶,原理類似小孩玩的水槍,只是噴出的水不連續,一次一小團。如果其中攜帶D-2,會在水團中瞬間增殖成物質團塊,獲得動能,沿着發射軌跡加速,對目標產生打擊力。物質團塊的大小取決於水團中D-2數量和定代,打擊力取決於發射器,既可如子彈那樣射入人體,也可只像拳頭把人打倒,可單發亦可連發。D-2槍要達到實用武器的射擊距離和準確性有很多難題,若是用於近距離防身卻非常合適,艾沙當初正是從給禁槍運動提供替代品的角度設想的。凱倫卻根本不要看他的樣品,也不讓他提取D-2進行實驗,她對一切武器都堅決否定,於是做好的樣品就扔在了艾沙的雜物箱中。現在就像是爲百靈準備的,艾沙一翻找出那樣品,馬上要實驗。

「先喫飯!」百靈阻止,剛剛遇險似乎已被她放在一邊。

艾沙不抬頭,正是最緊要的操作——從D-2管中拾取D-2團置入D-2槍的「彈夾」。D-2槍的其他方面簡單,關鍵在於需要有提取D-2的設備,才能把合適的D-2團置於發射器內。艾沙在爲實驗室設計提取設備時,先讓廠家做了模型機,精度差很多,不能按個只能按團拾取D-2,每團有一千到兩千個D-2。造出正式設備後模型機沒用了,放在艾沙的工作室。對他帶回家的五十代D-2,若用模型機拾取D-2團,發射出去可生成從乒乓球到拳頭大小的固體物,對防身正合適。

艾沙只拾取了兩個D-2團放進發射器,要看實驗結果再決定後面怎麼裝。百靈堅決讓艾沙先喫飯。艾沙不得已吃了幾口羊肉飯,有口無心地讚了句「像我們的抓飯」,把D-2管鎖進保險櫃,準備實驗發射器。

他讓百靈戴上防護面具。百靈說會在臉上壓出痕跡,戴口罩行不行?

「口罩對納米就像老鼠進城門,一點用沒有。看見這個標誌嗎?這種以電場排斥納米物質的防護面具纔有效。萬一發射時納米逸入空氣,吸入會堵塞呼吸道,飄進眼睛會在黏膜上增殖,所以必須五官一塊防護。」

百靈嚇得連吐舌,乖乖戴上面具,艾沙仔細封好她的面罩,自己也戴上,教百靈如何使用發射器。平時按發射器壓鈕只會噴出一小團水,歹徒不會在意。撥動發射器底部的隱藏機關,便會將一個D-2團置於發射位置,再按發射器的壓鈕,D-2團便隨水團一塊射出。生成的打擊力到底有多大,要看實驗。

考慮到百靈要對付的歹徒一般離得比較近,艾沙找了塊高寬跟人差不多的木板靠在牆上,上面畫了個人形,讓百靈從兩米半外對木板發射。無需瞄準,打中人形的哪個部位都行,目的是嚇住壞人。儘管艾沙一再說不會有事,百靈朝木板按下發射器時還是緊張得閉眼。

隨水噴出的D-2瞬時形成了狀如高爾夫球大小的固體物,打上木板,兩米半的距離加速度不算大,也把木板打出一道上下貫通的裂紋。那團D-2物質被木板反彈,回落在百靈腳下,卻沒有停止增殖,充氣般膨脹。「砰」地一聲爆裂,從球體擴成面積大數倍的一攤,繼續膨脹,速度加快,發出更大的爆裂聲,擴成更大一攤,又繼續膨脹……

艾沙驚呆了,拚命轉動頭腦,發生了什麼?第三次爆裂使工作間地面都感到震動。幸虧下面是車庫,一般沒有人。爆裂迸出的碎塊掉落在工作臺和其他地方,形成新的爆裂。無論如何得先制止D-2的繼續增殖。艾沙從材料架上抄起噴漆罐對着D-2狂噴。除了發射器最初噴出的水團,D-2繼續增殖只能從空氣中獲得水分子。漆可以隔絕D-2與空氣接觸,阻斷D-2增殖所需的水分子。果然噴漆處D-2停止增長。迸到其他地方的D-2碎塊爆裂規模小很多。艾沙挨個噴漆,材料架上各色漆有多罐,噴完就換。當每個看得見的D-2塊都噴上了漆後,房內終於安靜下來,不再發出令人恐怖的爆裂聲,只是變得如沙漠般乾燥。房間被噴得五顏六色。

艾沙打開浴室和廚房的熱水龍,用水蒸氣增加空氣溼度。在乾燥條件下每次爆裂都會造成D-2逸入空氣。熱水蒸汽給飄逸的D-2增殖需要的水分子,增殖到比重大於空氣時落地,形成看得見的D-2團,才能對其噴漆封閉。飄逸的D-2最危險。虧得事先戴了面罩。艾沙不斷地噴漆,到處搜尋,直到再也看不到繼續增殖的D-2。房間裏充滿悶熱的溼汽,D-2不會在如此溼度中繼續飄逸。

百靈一直驚愕地呆站着,剛挪動腳步。「別動!」艾沙喝了一聲。百靈已經踩破一個噴過漆的D-2團。那D-2團在水汽中膨脹起來,虧得艾沙立刻補漆,未發生爆裂,否則又會迸得哪兒都是,而漆罐只剩下手裏的最後一個。百靈嚇得僵住,伸出一半的腳不知該怎麼放。

艾沙找出白筆,小心翼翼地把噴了漆的D-2團都畫上圈,以便活動時看得清楚,避免踩上。「幸虧房間裏沒水,D-2進到水裏是沒法控制的。」艾沙喃喃說。「不過那樣也不會飄逸到空氣中,會一直裂變到頭。」

工作間到處畫着白圈,活動時得隨手拿着噴漆罐,萬一踩破D-2團時馬上噴漆。他們轉移到廚房,那裏飄落的D-2只有幾處,比較安全。艾沙仍不讓百靈取下面罩。百靈煮了咖啡也沒法喝。艾沙雙手撐頭,苦苦思考出了什麼問題。

其實馬上可以斷定,只是艾沙不敢面對——是他拿錯了D-2。他本要拿五十代的D-2,這個一定是六十代的,也就是其中的每個D-2機器人可以自我分裂六十次!當時他的確閃過是否拿一管六十代的念頭,因爲知道那太危險而否定了。但是可能就在那一閃念間,心手分離,加上排在一起的D-2管都長一個樣,使他拿了已經決定不要的。

置入發射器的D-2若是五十代,裂變到頭也大不過鉛球,只有六十代D-2纔可能出現眼下狀況。凱倫對D-2的最高定代就是六十代,再高就不敢做了。艾沙終於鼓起勇氣求證,在儀器上讀了那個D-2管的芯片信息,眼前頓時一陣黑,果然剛拾取D-2的那一管是六十代的,另一管纔是五十代。好在計算這團D-2裂變六十代後,形成的物質不會超過兩立方米,不用擔心房間被填滿或撐壞,可以想法悄悄處理掉,才讓艾沙稍感放心。

以前在實驗室只對單個納米做實驗,從未成團釋放過。裂變過程發生爆裂是剛發現的性質。原來認爲由於表面的D-2容易捕獲水分子,裏面的D-2被隔絕,加上裂變需要的熱能存在傳輸問題,裂變速度會逐步變慢。現在看出D-2有爭搶表面位置的性質,以便更易捕獲水分子與獲得能量。如果空氣足夠溼潤,這種性質形成的張力便會導致正在生成的物質發生爆裂,以增加新的表面,讓更多D-2佔據有利位置。隨着體積增加,爆裂能量越來越大。艾沙手中這管六十代D-2如果都釋放,最後階段的爆裂會如同天地毀滅。

艾沙頭腦裏出現那場面,使他全身發抖。他用紅色油漆筆在六十代D-2管上使勁塗抹。蔓延的紅色像粘稠的血。再不能搞錯!再不能!他將D-2管仔細鎖在保險櫃中。要給保險櫃加固,明天就動手!

百靈一直端詳着艾沙,看似天真不解,既不明白髮生的事有多嚴重,又覺得刺激。艾沙把塗紅的D-2管鎖進保險櫃,纔想起百靈在旁邊。他試圖給百靈解釋,卻像自言自語。百靈的專業對艾沙而言還是太文科,他像對技術盲那樣拿起紙筆邊畫邊講邊計算——D-2機器人的大小是七納米,D-2管內的空間是高三釐米直徑一釐米,可以容納6.33乘10的19次方個D-2。那麼多D-2裂變六十代,生成的物質可以在兩千五百平方公里的面積堆積三十米厚。紐約城才八百平方公里啊!即使是那管五十代次的D-2,生成的物質也會把十多平方公里的區域變成一塊完整的大石頭。更可怕的是D-2逸入大氣後,一千個D-2聚合纔到微米級,需要增殖幾十倍後才能落地,因此D-2在溼度低於百分之二十的空氣中會長期飄浮,隨着乾燥氣流擴散。吸入的人可能達到百萬千萬甚至更多,在呼吸道中長成致命的異物……這些艾沙早知道,只不過以前是抽象的,不會跟現實聯繫在一起。剛剛目睹的爆裂場面,此刻眼下到處是彩漆和白圈,又知道解決的手段都已銷燬,那些危險便陡然增大了百倍,讓艾沙覺得頭腦就像落進了D-2那樣不停地裂變、膨脹,似乎要炸開,全身骨頭像被D-2壓碎那樣疼痛。他的呻吟從面罩中傳出。百靈把咖啡遞給他。他摘下面罩大口喝乾。水龍仍在放着熱水,蒸汽使房頂都變得模糊。

咖啡讓艾沙冷靜了一些。

「我得告訴凱倫。」

這是一個重大決定。他們沉默了一會。

「我想你不該放棄。」百靈小心翼翼地開口。「D-2有危險,也有價值。爲什麼不能用來保護伊斯蘭世界,或是幫助正在遭受苦難的維吾爾人呢?這是一種資源啊。我們穆斯林缺乏資源。應該深思再做決定,神蹟在你手裏,是真主的旨意,就看你能用它幹什麼。我覺得你該冷靜一下,不要被壓垮,負起男子漢的責任再做決定好嗎?」

這話若是別人說,會被艾沙當成空洞的道理,由百靈說卻深深打動了他。他同意多些時間考慮,暫時不做決定,也不再想D-2。已到深夜,今天真是漫長多事的一天。他手拿漆罐送百靈出去,進入樓道才幫她摘掉面罩。目送百靈走進電梯,他慶幸這種時候有她在身邊陪伴,卻沒有注意到她帶走了還剩下一個D-2團的發射器。雖然他事先說過送給她,但是實驗結果出現這麼大的意外,明知D-2極端危險,照理該還給他纔對。不過艾沙即使後來發現發射器被帶走也未懷疑百靈,只想是因爲一直在她手上,被她無意識地收起,會還給他的。

21.鬥漢唐

三月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無爭議通過了新土地法——實行土地私有制。早與當地政府簽訂了開發合同的漢唐公司立刻以「原有使用者」身份,付了微乎其微一點錢便買下亞拉森格神山,在法律上成了亞拉森格的主人。祖祖輩輩居住神山下的藏人卻不能從法律上證明他們是「原有使用者」,但是就像印第安人不承認英國法律說他們世代生活的土地屬於某個白人一樣,藏人也不承認漢唐公司,只是國家機器不認別的,現在藏人再進入亞拉森格的範圍,法律便會視他們犯了「闖入私有領地」罪。

漢唐公司從未把當地藏人放在眼裏,成了亞拉森格名正言順的主人之後,倒希望藏人來鬧事,再用法律一勞永逸地制住他們,保證往下的炸山開礦不再有後顧之憂。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漢唐公司高管的眼中總是意氣行事的藏人,現在卻跟他們玩起了法律。漢唐公司買下的只是亞拉森格山,山下拉松村的地卻是藏人祖祖輩輩使用的,無論在藏政府治下,還是毛澤東的人民公社,或是鄧時代搞承包,各種法律文件都有明確記載,即使按照新法律,「原有使用者」也只能是拉松村藏人,漢唐公司染指不了。拉松村藏人就利用這一點,先不爭論亞拉森格神山是否該屬誰,只要法律承認拉松村的土地屬於藏人,他們就有權不讓漢唐公司的開礦機械、車輛和補給通過。漢唐公司以法律的名義不讓村民上山,村民則以法律的名義不讓漢唐公司過路,這一下就困住了漢唐公司。油料運不進去,前面進了山的設備便死了;生活用品運不進去,開礦人員也難以堅持。

漢唐公司打遍天下無敵手,不信能被一個村的藏人老百姓困住。當地政府爲漢唐公司開路,本以爲對付使用棍棒和石塊的烏合之衆早有輕車熟路的辦法,沒想到藏人手裏拿的卻是新公佈的土地法,與政府人員講起法律。幾人圍住一個政府人員,有主講有幫腔,只堅持一點,既然是他們的私有土地,讓誰過不讓誰過就是他們說了算。在美國,未經允許闖入私人領地,土地主人可以開槍。中國新的土地法尚未細化,別說地方政府和縣鄉警察說不明白,連漢唐公司的頂級律師都沒找到法律根據,弄得政府人員理屈詞窮,難以應付。

公安系統追查微信發現,村民的領導者是康瓦寺堪布丹增,背後出招的是北京的村治會。村治會的律師告訴丹增,不管是對政府還是漢唐公司,只要求上法庭解決。在法律沒給出判決前,外人在未經主人允許的情況下強行通過就是違法。律師會幫助拉松村進行訴訟。

跟着指揮棒轉的縣法院支持漢唐公司的通過權。從北京趕來的村治會律師則表示縣法院無權解釋國家級法律,要求全國人大或至少是最高法院釋法。這可要了漢唐公司的命,國家級釋法豈是幾個月可以搞定的,而每天誤工都損失巨大,國際銅市的暴利不可能持續,山上職工也已彈盡糧絕。漢唐公司現在嚐到了以前總用來對付別人的訴訟戰術。

到了這一步,漢唐公司纔不要講什麼法律,不就是打通一條路嗎?政府、公安、武警都聽命,還打不通一條過村的路?只要給足了錢,貢覺縣政法委書記親自帶隊,調動公安武警強行護送漢唐公司的車輛和機械,硬衝也得衝過去!這時發現,拉松村藏人不僅是動嘴說法律,更厲害的也已準備好——凡是經過他們土地的進山道路,每隔數米便被挖出一道溝,不要說汽車無法通過,連履帶車都過不去,必須用挖掘機和推土機平溝修路。當調來那些機械,村民中的老人和婦女便躺到機械前邊阻擋。自己的地願意怎麼挖就怎麼挖,外人強來填平纔不合法。公安和武警剛拉開人,另一批老人婦女又躺上去。年輕村民不對人使用暴力,卻用各種方式破壞機械。汽車輪胎被扎,推土機履帶被插入鐵條。警方以破壞財產罪威脅,村民則指控是這些機械先擅闖他們的土地,軋壞了草場,他們只是捍衛自己的合法財產。說得警察張口結舌,無言以對。

費盡周折修好路,卻沒有那麼多警力看守,路越長疏漏越多,一不留神又被村民挖了溝,還得返回重修。花了兩天時間才讓一批物資設備通過拉松村地面。等車輛出山時,拉松村的道路又被挖了道道溝,一切回到從頭開始。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