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七十)王力雄著

2021.11.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七十)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李克明的職業生涯見過太多陰謀,即使不能確定這次是不是陰謀,也不可沒有防範心。不過對付這種規格的陰謀少不了配合,平時他信不過體制內的人,這次不一樣,事關所有鄭州人的安全,體制內外就不再有分別。李克明向鄭州市公安局的吳寧局長提議一塊到院裏散步。

吳寧與李克明年齡相仿,強勢精幹,有仕途野心,但是比一般官員多了些江湖幫主風格。他生在本地,父母和多個兄弟姐妹家都在鄭州。艾沙進入河南後吳寧每天跟隨部署防範,與李克明意氣相投,兩人一見如故。當李克明聊天似的透露了孫副部長命令時,吳寧立刻把李克明沒說出口的猜疑挑到明處。「是不是要在這引爆啊?軍用機場靠黃河,怕D-2堵塞河道造成洪水,所以才降落新鄭機場。」吳寧在手機上查孫國祥指定安排王鋒和艾沙見面的度假村,距離黃河和鄭州市中心的距離都超過三十公里,應該是考慮在那裏引爆造成的傷亡相對低。然而那兒的人口也相當稠密。吳寧老婆的家鄉就離新鄭國際機場不遠,親戚在那一帶一大堆。

李克明做出被吳寧點醒的樣子,像是纔想到孫國祥的指示有玄機。「……我說怎麼偏選下雨天來,看來是爲了避免D-2進大氣……」。

「我的地盤絕不允許!」吳寧猛踢一塊石子,石子打碎了前方地燈的太陽能板,新皮鞋磕出一道深痕。處置艾沙危機的默認規則是以當地官員爲主,畢竟封路清場和疏散民衆都得靠地方。鄭州境內的負責人是吳寧。李克明好像要平息吳寧的怒氣,幫忙似的說了個方案,讓吳寧眉頭展開,大拇指一豎。李克明叮囑不可再讓他人知曉,他嫌囉嗦地瞪了李克明一眼,不屑回答地立刻去安排。

當軍用機在跑道上停穩,三輛汽車停到機前。李克明在雨中撐傘接下王鋒,立刻駛出機場。加長型商務車的後部空間中只有李克明陪同。李克明一邊如正常見面那樣問候,同時向王鋒展示事先準備的紙板。第一塊紙板寫着「只講客套話」。王鋒笑:「這陣子曬黑了。每天騎車爽吧?」

李克明謝謝首長關心,展示第二塊紙板「換衣服」,指車座上的新衣,開始講一個老段子——部隊首長閱兵的標準問候是「同志們辛苦了」,士兵回答「首長辛苦」。一次首長在烈日炎炎下把問候臨時改成「同志們曬黑了」,士兵回答「首長更黑」……,李克明邊講邊幫王鋒。王鋒穿的是白色短袖衫和軍服褲,脫到內褲時停下,李克明做堅決手勢要求脫,差點伸手扒。王鋒哈哈大笑,像是被李克明的段子逗樂。此時後車趕上,兩車同速並行,左車打開右側滑動門,右車打開左側滑動門,兩車間的空隙搭上了踏腳板。李克明說:「首長飛行辛苦,請稍微眯一會兒,到了就叫您。」然後展示紙板請王鋒換車。行駛中換車爲的是避免對方通過王鋒身上的定位器發現停車。另一輛車上的吳寧不聲響地扶王鋒過去後,立刻分開駛向另一路口,去艾沙所在的安全屋。

獨自留下的李克明一路檢查王鋒衣物,沒發現異常。以他的經驗絕不相信沒有定位器,必是用了自己沒見過的手段。他把王鋒衣服穿到自己身上,皮鞋至少大兩號。要是知道竅門在鞋上他就不會把王鋒內褲也套上,即使套在自己內褲外也感覺怪怪。正是他的這種小心纔沒讓鞋聯網發現,那種新研發的技術不止籠統地定位人的位置,還能測得出每隻鞋的空間位置變化。如果李克明下車後是把王鋒的鞋和衣服一塊抱進房子安放,鞋聯網就會從兩隻鞋沒發生交錯換位,察覺到未穿在腳上,識破李克明的招數。

那是度假村內一幢三面皆是落地窗的宴會廳。李克明讓司機到度假村外的停車場等待,自導自演地一邊向假想的王鋒說話,進大廳後脫下王鋒衣服,上衣掛在椅背,褲子從椅面垂下褲腿,鞋擺在褲腿下。自己只穿內褲到外面迴廊。此時雨下得更大,陰雲翻滾的天空電閃雷鳴。無論衛星還是偵察機在這天氣都看不到地面。李克明撥通手機,壓低聲音告訴孫國祥,王鋒和艾沙已在一起,他就守在宴會廳外。孫國祥讓報他與兩人的距離方位。「東北三十度,距離二十米。」李克明說完,掛斷手機扔在鐵椅下,便以最快速度向西南方向猛跑。吳寧已提前派人清空了度假村,不會有人看到他這副狼狽樣。六七十米外是個人工湖。李克明跑到湖邊時已能聽到軍用無人機的轟鳴穿透雲層。他撲進湖水,無人機射出的導彈準確擊中宴會廳,威力巨大,衝擊波在湖面拍起迸射的水浪,搖得李克明像沸水鍋裏的湯圓,無數玻璃碎片夾在雨水中落下,把他露在水面外的皮膚割出數道傷痕。

待爆炸平靜下來,李克明拒絕了開車趕來看究竟的司機帶他去醫院,讓司機去找他扔在鐵椅下面的手機。他當時是怕對手機的定位能看出他跑開,識破作假。不過孫國祥雖然的確定位李克明的手機,爲的是驗證與王鋒的鞋之間是不是李克明報告的方位。在判斷方位沒錯後,才下令在雲層上方待命的無人機發動攻擊。導彈目標不是李克明手機,是王鋒的鞋。

鐵椅擋住了爆炸墜物,手機被司機找回時竟還能響起鈴聲。破碎的手機屏幕看不到來電,接通電話後那端傳出試探的「喂」,是孫國祥。李克明不知那邊還有什麼人同時在聽,更不知道蘇建軍作爲白冀武的代表在現場指揮。李克明這次直接把話說明:「孫副部長打過來,是看到了我的手機還在移動吧?沒錯,本人還活着。如果我沒放下手機玩命跑,就跟王將軍的衣服一塊炸成碎片了!如果艾沙真在那,我跑再遠也活不成,所以就當李克明已經死了吧,和幾十萬河南老鄉還有幾十萬臺灣同胞一塊死了,再也不會爲你們效力了!」

說完,李克明按下手機專設的快捷鍵,手機的全部信息,包括他剛和孫國祥的電話錄音都在三十秒內傳到5G網絡雲上,然後把手機扔進湖中。從此他與體制徹底切割,一輩子歸屬明確的他雖然不知道此刻該歸屬哪裏,該服從誰,但是有一點非常清楚,眼下他還能做和必須做的就是解決艾沙危機。這是他的責任,不能放棄。做完這事他便去找個安靜地方過自己日子,永遠不再歸屬任何勢力。

75. 雙面人

吳寧安頓好王鋒後趕到度假村,在被炸現場怒火萬丈。他讓封鎖現場的警察把聞訊趕到的河南衛視採訪車放進,不但允許拍攝,還主動表示自己要直播。電視臺的人對公安局長當然不會有戒心,立刻將現場插入向全國播放的節目。吳寧對着鏡頭說,這不是安全事故的煤氣爆炸,也不是恐怖分子的炸彈襲擊,而是來自北京的導彈攻擊。如果攻擊達到了目的,方圓幾十公里的上百萬人就會被D-2埋掉。這樣的慘劇沒有發生,只是因爲他吳寧提前做了防範,被毀的只是幾棟房子,卻證實了北京爲解除自身危險讓地方承擔犧牲。下句話「這次未達到目的不意味就會罷手……」還沒說完,猛地意識到會引發民衆逃難鄭州,立刻收口,靈機一動地補了句:「現在恐怖分子已經前往鄰省,下次就該輪到鄰省了!」對記者追問恐怖分子去了哪個鄰省,他的回答也算機智:「恐怖分子要是讓我們知道路線就不是恐怖分子了!」說到這兒他像剛發現一樣指着攝像機大叫:「誰讓你們直播的!能不能播得省委審查!關掉!給我立刻關掉!」

吳寧帶着李克明離開爆炸現場,爲了避免被跟蹤,數次換車,路線繞來繞去,等趕到艾沙所在的安全屋,首先驚訝地聽到歡快的維吾爾音樂,接着看到王鋒和艾沙在興致勃勃地談論維吾爾經典音樂十二木卡姆。艾沙從自己的電腦調出不同音樂段落給王鋒播放解說。被置於靜音的壁掛電視機上放的是河南衛視畫面,可以相信他們剛纔看到了吳寧的直播,也知道他們本是導彈的目標。

看到吳李二人慾言又止,艾沙起身要去他的房間,王鋒說:「大家都坐下吧,我們已經是一個共同體,有事一起商量,不分彼此了。」

李克明對共同體的說法是接受的。在理性上他把艾沙當作要解決的危機,內心卻不自覺地忘記他是恐怖分子,反而跟艾沙在一起時有種平和的安全感,甚至有了某種兄弟般的情誼。李克明對王鋒表示:「我已經切斷了和公安部的關係,下面做什麼和怎麼做都聽您的指揮。」

吳寧沒坐下,點燃香菸,在廳裏轉圈看牆上那些市公安局老幹部的字畫,突然哈哈一笑,自我解嘲:「我今天干的事兒就不用自己去切斷關係了,先保自己脖子不被切吧!王將軍是真正的國家棟梁,我早佩服得五體投地,只要您能保我們河南一億人民的安全,我這個河南人的兒子拚了命也跟着您!」說罷看向艾沙:「抱歉艾先生,我在電視上一直稱您是恐怖分子……」。

艾沙擺了一下手:「您說的沒錯,我本來就是。」

「可是您現在已經失效了!只要北京不怕您在外省釋放D-2殺死外地的老百姓,您就失去了威懾力!您再像前面那樣騎車前進,北京有各種方式可以幹掉您。所以您現在只能隱藏,除非是先祕密到北京,然後再現身……」。

「他們不怕死外地的上百萬老百姓,也不會怕毀掉北京。」王鋒插話。「他們自己不會死,中國到處都是他們的地方,北京毀了的責任只需推給恐怖分子。」

「所以艾先生現在對我們不再是恐怖分子,不是我們要打擊的對象,同時他也不能成爲我們制約北京的籌碼,反而要提心吊膽保護他,保護不好就釀成大災,成了我們的負擔!」吳寧說。

吳寧直率的表達讓艾沙明白,只要不傷害到專制者本人,再大的恐怖活動也不會真起作用。前面北京之所以顧忌艾沙,是出於要保證Z計劃,甚至會不惜同意新疆獨立。現在Z計劃被王鋒破了局,艾沙又要求中國實行層議制,已經把中國當成棄船的Z集團就不會在乎D-2有什麼後果了。

王鋒不像吳寧那樣悲觀。「層議制不是非得北京接受。只要各省實行,北京想不實行也擋不住。D-2對任何一個省都是全面毀滅而非局部受損,所以哪個省都不會像北京那樣『舍局部』。吳寧今天的電視講話伏筆做得不錯,艾沙先生去北京可能走山西,也可能走山東,環繞北京的河北更是必經地,也可能走天津。這些省市都會害怕艾沙先生經過引來北京的導彈。如果艾沙先生聲明不進入實行層議制的省,就會促使各省實行層議制。算一算,哪怕只有河南周邊幾個省市實行層議制,也覆蓋了五億人口,形勢便會完全不同。」

「對呀!」王鋒的話讓吳寧眼光亮了起來。「這麼說,恐怖分子所在的河南不是得最先變嗎?」他爲「恐怖分子」稱謂向艾沙抱了一下拳,心思停留在剛萌生的思路上。

王鋒會意地鼓勵:「一億人口的河南在世界都排得上大國了。」

「我明白了!」吳寧把空了的煙盒用力捏扁摔進紙簍。「我負責河南變,全國變就得靠將軍您了!」

王鋒發出他特有的爽朗笑聲。「你能讓河南變,我就能讓全國變!」

「三天見結果!」向門外疾走而去的吳寧甩下的這句話,那時沒有人真相信。然而的確第三天就有了結果,雖未達到整個河南都變,吳局長卻變成了鄭州的吳市長,更神奇的是吳寧還同時當上了鄭州市層議制委員會的委員長,不是自封的,是被選上的。

完成這神奇的魔術,正是吳寧充分利用了艾沙效應。鄭州市當局被艾沙和北京夾在中間,又面對市民集聚抗議。虧得吳寧在電視直播中加了那句恐怖分子已前往鄰省,也因爲層議制組織方式能在基層進行整合,尚未發生大的混亂。當鄭州市的中共書記兼市長聽說恐怖分子已去鄰省只是吳寧爲了穩定民心編的謊時幾乎崩潰。吳寧堅決拒絕透露艾沙的行蹤,別說市委書記不能信,導彈攻擊說明了連中央總書記都不能信。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