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七十一)王力雄著

2021.12.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文學禁區:《轉世》(七十一)王力雄著 王力雄新書:長篇小說《轉世》
Photo: RFA

既然只有吳寧能跟艾沙聯繫,就可以用艾沙之名說此時他吳寧要說的話。首先吳寧說艾沙要求鄭州實行層議制,否則會到市政府門前求見市長,同時向市民說明他的要求。「那時誰敢攔他?不見到書記您他是不會罷休的。」

「那時他不就成了導彈的靶子!」市委書記大驚失色。「他死又不是他一個人的事!」

「所以無論如何得先穩住他。否則市民發生的混亂也得讓鄭州完蛋,別說給您造成的威脅了。」

市委書記恨不得當年沒有費盡心機爬上這個職位。吳寧趁機拋出建議——市委書記的首要職責是保證全省權力中樞的安全,而他這個公安局長的首要職責是保證市委書記的安全,所以他建議市委書記護送省領導轉移到六十公里外的伏羲山風景區,那裏仍是鄭州境內,可進可退,書記在那裏協同省領導指揮,需要的話回市裏只需三四十分鐘車程。鄭州這邊交給他吳某,天塌下來他扛着。吳寧的建議讓市委書記如釋重負,當場表揚了吳寧保省委的大局觀。

吳寧的下一個建議貌似只是出於技術性考慮——得給他一個代理市長身份,他纔好代表政府去與艾沙交涉。「否則艾沙不會把我的話當真……您要是覺得不合適,要不還是書記您直接跟艾沙談?」市委書記掂量了一會兒,雖然對讓吳寧當代理市長有疑慮,自己卻實在不敢去見艾沙,也就沒有其他選擇。當吳局長變成吳市長的消息在鄭州電視臺發佈,鄭州街頭的市民響起歡呼。吳寧前面在電視上說出了真相,使他獲得民意擁護,都認爲是由於他的抗命才讓鄭州避免了D-2災難。本來愈演愈烈的動亂馬上平息,感到了飢渴的人們回家喫晚飯,大小飯館重新紅火起來。

新任的吳市長吃了碗當地的漿麪條,便在鄭州電視臺的晚間新聞對市民講話,表示市政府願意與市民層議制組織配合,共度當前的危機。鄭州多數居民區已經有了層議制委員會,小區之間也有聯合體,只是因爲政府壓制沒有上升到更高層次。新上來的吳市長卻公開鼓勵:「……市政府沒法與太多的當選人直接對話,需要儘快形成區一級的層議制委員會,選出區委員長來跟我討論。我不離開市長辦公室,區委員長隨時都可以來,半夜我也在。」

層議制的一個障礙是「塊」與「條」如何協調。中國傳統的治理結構中單位爲「塊」,系統爲「條」。「條」的總源頭捏在中央手裏,下面各級分支都由上級控制,尤其是貨幣、財政、銀行、程序認可、政策協調等方面。而層議制只能按單元實現,管得了自身內部的「塊」,管不了自上而下的「條」。若「條」不與「塊」配合,「塊」便會遇到很多問題,甚至難以運行。層議制曾靠服從原體制中的上級權力交換「條」的配合,在無法得到「條」的配合時也會避免貿然提升層次。現在吳寧以代理市長的身份表示鄭州市的「條」會配合層議制的「塊」,提升層次就沒有了這方面障礙,立刻可以進行。當晚,各區便陸續形成了區級的層議制委員會。

當各區委員會的當選委員長來到市長會議室,以爲是來和吳寧談判,想不到吳寧當場宣佈的是召開鄭州市層議制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區的委員長們在一起,的確就相當於層議制的市委員會了,但是跟他吳寧又有什麼關係?用得着他來宣佈嗎?吳寧卻不但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還提議會議第一項內容是選舉他本人爲層議制市委員會的委員長。

面對大家的錯愕,吳寧胸有成竹地解釋:「出於工作需要,這兩個月我對層議製做了深入研究,理解程度不比諸位差。諸位是明白人,應該想得到我比你們任何一個都更有助於層議制。首先眼下我能讓鄭州市政府服務於層議制。否則靠你們建立並磨合出這樣一架管理機器不知道得猴年馬月。其次我能推動河南其他地市實現層議制,最快地進展到全省層議制。靠你們做到這一步時間會更長。而解決眼下的危機,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

吳寧的解釋不能說沒道理,不過首先被質疑的是,讓原來的政權機器繼續管理會把人們搞糊塗,弄不清到底是原體制還是層議制。

吳寧卻對此拍手叫好。「糊塗點是好事!可以避免體制衝突太劇烈,減少官僚抵制和社會震盪。現在只是市一級由我跨兩個體制,層議制從基層到區的各級結構都很清晰。我可以從市一級要求區級管理機器執行你們的決策,否則現有的區級管理機器不會配合你們,還會成爲阻力。」

區委員長們更多的質疑在於,接受吳寧這種「雙面人」會不會導致層議制變味。

「怎麼會?我只是在遊說你們選我,相當於競選陳述,沒有半點強制。只因爲形成管理機器需要時間,選我可以讓現有的管理機器立刻就能爲層議制服務。一旦覺得我變了味,隨時罷免我不就完了!那不正是層議制的定海神針嗎?」

各區委員長的質疑是出於本能的不放心。吳寧說他這兩個月研究層議制,那是他做爲公安局長出於鎮壓層議制的需要,現在卻突然毛遂自薦當層議制的委員長,難道反差不是太大?不過他的確在市民中人氣高,也能玩得轉舊體制的系統,這樣角色還真不好找。吳寧說的沒錯,既然可以隨時罷免,各區委員長們最終還是表決讓吳寧當了市委員長,附加了一個條件——吳寧同時兼任官方的代理市長只是爲了讓市政部門按層議制委員會的決策行事,絕對不能再受「黨的領導」——黨委系統必須靠邊。

吳寧的回答痛快:「這一點暫時算我們的內部共識,不必立刻宣佈,層議制不是主張與原系統保持配合嗎?避免矛盾尖銳化的圓滑過渡更好些。待我把層議制推到省一級時,理所當然鄭州就不再需要黨!」

76.河南模式

吳寧搞定鄭州受到王鋒大大誇贊,除了時間短,更重要的是搞了一個有指導意義的模式。以往層議制架空政權的方式雖然可以避免發生直接衝突,卻不如「雙面人」有助於「條」對「塊」的配合,既減小了舊體制阻力,又利用有經驗的管理機器確保新體制運轉。王鋒稱讚「雙面人」是吳寧的一大發明。

「雙面人」模式很快被用到其他地市。吳寧利用長年在河南官場形成的人脈,選擇一些百姓和官僚都容易接受的地市官員,讓他們充當「雙面人」,在保持原體制官職的同時成爲層議制的當選人,如此很快搞定了好幾個地市。當發現哪個地市內的舊體制阻力大,吳寧就通過公安系統遞情報說艾沙要去那兒。沒有哪個地市政權頂得住這種「恐怖主義」。在實現層議制的地市達到了九個——河南全省十八個地市的半數時,吳寧在九地市委員長的視頻會議上,提出了要將層議制提升到省一級。

「……危機當前,早一分鐘實施全省層議制,就能讓恐怖分子早一分鐘離開河南。搞過公安的人都知道,對於爆炸還是不爆炸,每分鐘都是關鍵!」這理由沒人能反對。吳寧接着提出:「形成省級層議制政權有兩個標誌,一是我們這些地市委員長組成省委員會,二是要選出省委員長。現在我提議,選舉王鋒將軍爲河南省委員長。」

吳寧的理由充分,首先艾沙要求釋放王鋒說明王鋒是解決艾沙危機的關鍵角色;其次王鋒在中央電視臺的講話和被捕使他受到民衆擁戴。何況層議制就是由王鋒推動起來的,誰還比他更有資格?這個提議獲得九地市委員長全票通過。

吳寧接着趕去伏羲山見中共河南省委書記,提出讓王鋒代理河南省省長,可以向民衆表明河南的自保立場,有助於緩和民衆情緒,穩定社會;對省委書記個人的好處是可以避免直接與北京對抗,捱了無人機導彈的河南必須對北京說不,否則無法對河南人民交代,不妨讓王鋒出面去做這個惡人。省委書記被吳寧的說法打動,表示省人大可以自發開會任命王鋒,他不過問也不負責。雖然人大從來都是橡皮圖章,開會也不可能「自發」,但是省委書記會對中央說省人大這次是被導彈激怒,脫離黨的控制自行按憲法行事,因此他無法干涉。
王鋒就這樣當上了代理省長,然而他卻沒把自己放進舊體制中。他是以河南省層議制委員長的身份舉行首次記者會,直接譴責北京不惜危及百萬河南民衆生命的導彈攻擊是不可容忍的恐怖活動,說明北京政權完全喪失了合法性。他呼籲全國各省立刻實行層議制,然後由省級委員長組成的國家管理委員會接管國家政權,河南將在這個過程中提供最大支持。

中國民衆這才知道王鋒不但脫離了囹圄,還成了層議制政權的河南委員長,民意一片歡騰,紛紛要求本省效仿河南,實行層議制。國際社會這時的反應遲鈍了很多,中國來回反轉的電視劇實在太過離奇,反而讓國外媒體不知如何報導。不過王鋒的形象還是通過衛星電視傳播出去。王鋒在記者會上的一身白西服與中國官場千篇一律的深色服裝形成反差,直接寓意黑白分明,象徵開明和活力。

那身西服是在吳局長剛變成吳市長時王鋒就讓李克明去訂做的,可知那時王鋒就已在準備會出席這個場合了。記者會後王鋒直接進駐河南省政府的大樓,在搬離與艾沙同住的安全屋前,他留下李克明繼續陪同艾沙。現在他們對艾沙已不用「看守」或「監視」那些詞,即使不當着艾沙的面也說「陪同」。王鋒對李克明說,什麼時候艾沙主動告訴他們百靈是備份,才說明徹底信任了他們。然而儘管艾沙這段時間跟王鋒一起聽了不少十二木卡姆,卻一直沒說出百靈。他不知道李克明已經知道百靈是備份,也不知道百靈已在臺灣,而臺灣警方現在正在全臺搜查百靈的行蹤。

聽衆朋友,今天的文學禁區節目就播送到這裏,王力雄先生在他的YOUTUBE 頻道 “絕地今書”中,也播出了他的這部新書《轉世》的系列節目。

好聽衆朋友,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