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佳也姓党:不杀不足以平官愤!

2017-01-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从左至右分别为:四川攀枝花市长李建勤、四川攀枝花市委书记张剡、攀枝花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忠恕。(Public Domain)
从左至右分别为:四川攀枝花市长李建勤、四川攀枝花市委书记张剡、攀枝花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忠恕。(Public Domain)

古有杨家将,今有杨佳党。

日前被称为新年第一枪的攀枝花局长杀市长党内杨佳式仇杀事件,再一次生动彰显了神州雾霾下大面积的嗜血戾气,正晚期癌症般的由民间底层无可救药地全方位转移至官场五脏党内六腑。

本台报道:北京时间一月四号早上11左右,四川省攀枝花市发生枪击案。 攀枝花市国土局长陈忠恕持枪进入攀枝花市的会展中心,并向正在开会的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连续射击后逃逸。市委书记张剡、市长李建勤受伤,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而陈忠恕则自杀身亡。该枪击案应是习近平推动反腐运动以来,发生的最严重的的官员之间的刑事案件之一。中国官场,官官相拼,其中原因究竟是什么?

稍后张伟国嘉宾微信过来的消息称:关于攀枝花这场血案,据说书记只是耳朵被打掉,只差一点就被爆头。目前看到的最精彩评论是:这届官员枪法不行,书记或成最大赢家。



【读报补丁】

2017注定不寻常 攀枝花打响了第一枪    17-01-05  看中国

1月4日,四川攀枝花市传出了新年的第一枪,这起不同寻常的枪击案震惊了世人。报导称,四川省攀枝花市委书记张剡被市国土资源局长陈忠恕开枪击伤,此外当时在场的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建勤腹部也被枪击受伤。目前陈忠恕开枪射杀的动机不明,人们作出种种推测。

1月4日上午10点50分,四川攀枝花市委书记张剡、市长李建勤等开会期间,市国土资源局长陈忠恕突然闯入会场,拔枪扫射,张、李身中多枪;枪手逃走后被接报赶到的公安武警包围,举枪自杀身亡。张、李经送院紧急救治后,已无生命危险。事件为中共十八大反腐运动以来,首宗罕见的官员枪击案。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早前金沙江的重大污染问题引来习中央关注,派出的巡视组近日来到攀枝花调查,其中涉及矿业系统贪腐的市国土局长陈忠恕就是被查的目标之一。相信他在这个事件上所犯下的罪十分严重,否则不会动杀机。

知情人士说:中央派了巡视组到当地查了很多官员,包括环保、国土局。因为南水北调发现了重污染物这个情况,就查了很多官员。他(陈忠恕)就是不开枪,也许前途都会断送。

2017年由中共内部官员打响的第一枪,折射了在中共一党专制下,官员是何等的危如累卵。有网民称:“国土局长枪击书记市长。多大的仇恨?中共官场生态从明争暗斗发展到了暗杀、明杀、自杀,杀气腾腾!”“肯定里面有更大的问题,要查出来。”“是枪法差还是枪烂,居然三枪打不死。”

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书记市长被枪击新闻见诸媒体后,与民杀官出现时的群情激愤相比,根本不见民众的任何悲伤,反而网络上或是一片嬉笑,或是调侃,或是追问背后的黑幕。再次说明中共和官员早已是民心尽失。

时政观察人士周晓辉评论说,今天的中国乱象纷呈,当官者不仅与民争利,而且迫害良善,破坏环境,草菅人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民众不只没有干净的食物和饮用水,没有清洁的空气,更没有言论、出版、信仰、免于恐惧的自由。老百姓只能敢怒不敢言。这样的中共失去民心也就丝毫不令人奇怪了。

他表示,行政程序、法律程序的崩溃,民心的丧失都在敲响中共的丧钟,而任何保党之举都不过是逆历史大潮而行,不仅与国无利,与百姓无利,与当权者同样无利。

中共建政后曾发生多宗震惊中外高官被枪击案。公开资料显示,最早的官杀官事件发生在1970年,当年12月17日凌晨,原昆明军区政委谭甫仁夫妇被警卫科长王自正开枪射杀毙命,事件震惊中南海,时任总理周恩来下令缉凶调查,最后查出杀手因被老家告发有历史问题被审查,心生不满杀官。

1994年,时任江西省安义县县长陈锦云想取代县委书记胡次干,多种方法排挤不成后,遂雇佣劳教释放的余军用汽车撞死他,胡被撞轻伤受到惊吓,不久后调走,陈锦云入院当上县委书记。而后副书记万先勇与其不和,陈锦云再次雇佣余军将万先勇刺成重伤。

1995年,海南省琼山市副市长吴正养得知自己将调任有职无权的市政协副主席,而与自己一向不和的市教育局长吴大钦将接替副市长职务,遂收买梁振江、王乃宾等人,将吴大钦刺杀。

1996年,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佩瑶被其武警卫兵张金龙杀害。官方指张是盗窃现场案发杀人,但也有指是李强奸了张介绍给李当保母的妹妹,张愤而杀李报复;张最后伏法。

1997年,福建省环保局副局长谋求取代局长杨明奕,没有达成目的后,花钱收买杀手用浓硫酸将杨明奕烧成重伤。

1998年,辽宁省抚顺县公安局副局长张永清调任司法局副局长,引起不满职位任命,先是收买劳教释放的刘正平等人,刺伤了司法局局长聂忠理,而后又刺死了县委书记李显英。

1999年,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土地管理局局长徐建设在晋升过程中遭到时任市建委副主任兼市规划局局长李文忠的阻挠,后者认为徐建设不懂业务,不同意其担任规划局副局长。徐建设心生不满,雇凶将李文忠杀死在自家门口。

1999年,河南省平顶山市政法书记李长河,因其曾受到吕净一的抵制,遂收买入狱假释人员刘国兴和倪志红,闯入吕净一家刺杀吕净一夫妇,吕妻被杀死,吕本人受重伤。

2000年,山西省洪洞县城建局局长薛文勋因被“调整”为有职无权的局级调研员,一直对他的继任者朱其林怀恨在心,遂授意其司机段鑫贵报复。后者与另两人在朱其林的住宅埋下了10箱炸药,将朱其林一家3人炸死。

2008年2月5日,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在办公室被呼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长关六如枪杀,关杀人后也吞枪自杀。据媒体披露,关是因向王送厚礼买官不果,心生不满而杀官报复。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四十六





庐山埋下“九?一三” 事件之因

还在庐山的时候,毛泽东就在《我的一点意见》里明确地写道,他“并不认为事情已经完结”。

事情确实没有完结,庐山会议以后,除了全党学习马列以外,中央下令要吴法宪等人写出书面检査,一九七○年十月十四日,毛泽东在吴法宪的书面检查上批道:“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为什么这样缺乏光明正大的气概?由几个人发难,企图欺骗二百多个中央委员,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见过。”

十月十五日,毛泽东在叶群的书面检査上批道:“当上中央委员不得了了,要上天了,把九大路线抛到九霄云外……不听我的话,陈伯达一吹就上劲了,军委办事组好些同志都是如此,党的政策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除了陈待审査外,凡上当者都适用。”

十月十六日, 中央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决定召开华北会议,接着又准备在一九七一年四月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议,进一步揭批陈伯达的问题。在批陈整风汇报会之前,毛泽东要周 恩来到北戴河去看林彪,请林彪出来参加一下会议讲几句话,实际上给他一个台阶下。可是,林彪既不表态认错,也不愿出席会议。

最后,在批陈整风汇报会上、由周恩来代表党中央做了总结讲话,指出黄、吴、叶、李、邱在政治上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组织上犯了宗派主义的错误,希望他们实践自己的声明,认真改正错误。

毛泽东采取了一系列的措 施,他在这些人的书面检查下作严肃尖鋭的批示,这叫做“甩石头”;他指示改组北京军区,把李德生,谢富治、纪登奎派进去,这叫做“挖墙脚”;他批评军委办 事组“根本不批陈”,因此派纪登奎、张才千等参加由黄永胜,叶群等把持的军委办事组,这叫做“掺砂子”……

毛泽东“并不认为事情已 经完结“,林彪当然也“不认为事情已经完结”,他一面要黄、吴、叶、李、邱等做检讨蒙混过关,一面加紧策划武装政变。—九七一年三月,林立果等人写出 《“五.七一工程”纪要》;九月,趁毛泽东南巡的机会,林彪企图另立中央,谋害毛泽东,夺取全国政权。阴谋败露之后,林彪等人仓惶出逃,于“九?一三”事件中自取灭亡。

一九七○年的庐山会议是因,一九七一年的“九一三”事件是果。只有弄淸了因果关系,才会对林彪的结局着一个透彻的了解。

云遮雾障的庐山,现在终于揭开了迷雾;林彪“炸平”庐山的前前后后,真相开始大白于天下。

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十年尘封至今的中国共产党党内斗争的一页惊心动魄的历史……

毛泽东最后一次上海之行

一九七一年九月,毛泽东重返上海,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上海之行。此行使当时的上海成为激烈斗争的一个聚焦点。

外界传说就是在这次上海 之行中,王洪文救了毛泽东的命,因此后来毛泽东提拔王洪文当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做了“接班人”。事实究竟如何呢?中国共产党“九大”以后,张春桥、姚文元 长期留在北京,上海的日常工作由王洪文和我共同主持,直至一九七二年王洪文调去北京为止。因此,一九七一年九月十日,毛泽东最后一次抵逹上海时,王洪文和 我都在上海,我对当时的真实情况比较了解,可以证明关于王洪文救了毛泽东的传闻,纯系误传。

毛泽东南巡“吹风”

一九七○年八月,林彪在 庐山九届二中全会上抢班夺权、想当国家主席,为毛泽东识破;然后毛泽东对吴法宪、叶群等人的检讨作了严肃批示,在全党全军开展了实际上针对林彪的批陈(伯 达)整风运动。林彪一伙意识到罪行即将暴露,因而密谋对策。一九七一年三月,林彪的儿了林立果在上海找心腹周宇驰,于新野等策划武装政变,起草《“五.七 一工程”纪要》,明确提出“打倒当代的秦始皇──B-52(毛泽东的代号)”。

一九七一年八月中旬,毛 泽东从北京出发南巡,先后到达武汉,长沙,南昌和杭州。行前,毛泽东决定要在国庆节以后召开九届三中全会和四届全国人大,因而此行也是为这两个会议做准备 的。毛泽东每到一地,总是住上几天,听听情况,然后给党政军负责人“吹风”。他先后找了武汉军区、广州军区、福州军区负责人,以及湖北、湖南、广东、广 西、河南、江西、福州、浙江等省委,自治区党委书记谈话。他尖锐地指出:庐山会议搞突然袭击,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他们心里有鬼,有人急于想当国 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毛泽东明确宣布,庐山这件事还没有完,还没有解决;陈伯达后面还有人!

毛泽东专门关照,这次“吹风”先不要传达。但是,自有“耳报神”通过周宇驰和黄永胜,在九月五日和六日密报住在北戴河“避暑”的林彪和叶群。林彪得悉,极为惊恐,决定孤注一掷,提前实施武装政变,而且首先就要谋害毛泽东。
一九七一年九月三日,,毛泽东从南昌到达杭州。

九月七日,林立果向他的“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级战备令,九月八日,林彪在一张十六开的白纸上,用红铅笔写下了手令“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

九月九日,林立果向他们的心腹宣布谋害毛泽东的计割:“现在的情况很紧急,我们已经决定在上海动手!”具体方案有三:一、用火焰喷射器喷烧毛泽东乘坐的专列;二、用四零火箭筒和一百毫米口径的高射炮平射专列车厢;三、派飞机轰炸毛泽东乘坐的火车。

这三条如果都不行,就在毛泽东接见负责人时,请担任外部警卫工作的王维国,带上手枪,在火车上动手。

林立果嫌这几条谋害手段 还不够十拿九稳,就在北京西郊机场秘密据点里,要他的心腹,南京军区空军政委江腾蛟出主意。江腾蛟熟悉上海的地形,他建议:如果毛泽东的专列停在上海虹桥 机场旁边的支线上,就先炸附近的小油库。他当场拿起笔,画了油库和专列停靠的位置,并恶狠狠地说:“汽油流到火车附近,连车带人都报销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