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国者没了“明天”


2017-02-06
Share
20150205_7620.jpg 郭文贵(博讯网)

四季无常!

上周大新闻综述:美东时间 1月26日,中国大陆(香港)时间1月27日,纽约明镜新闻网采访亡命海外的政治商人郭文贵,后者再次狂爆习王帮养虎勐料;同一天,因六四起家的红顶巨贾肖建华被不明人等带出蛰伏经年的中环四季大酒店,“经港一出入境管制站回内地”。“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财经界“政泉系”实际掌门人郭文贵,农曆鸡年之际突然发声…将矛头直指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并暗示这次至少要揭发四个“比傅政华还要高级”的中国政要。”

《联合报》:肖建华「被逮」关键时刻

•          一月27日:肖建华经港一出入境管制站回内地

•          一月28日 清晨3时:肖妻周虹文向警方报桉

•          一月29日:肖妻要求销桉

•          一月30日上午,事件在海外媒体曝光

•          一月30日 傍晚,肖建华发声明「报平安」

•          一月30日晚上,港警证实曾接获报桉

•          一月31日凌晨,肖建华再发声明称无被绑架,特别提及加拿大公民身分,并享外交保护权

•          一月31日下午,全部声明被删

•          二月1日在港媒头版刊登四点声明

被观察家普遍认为是中共权贵家族敛财白手套的“政泉”“明天”两大销金帝国话事人郭文贵和肖建华,上周成功扮演了祖国骆驼嵴梁上的两根神奇的稻草。

加入张伟国嘉宾的新闻分析。

 

【读报补丁】

《六星酒店已难保安全》 苹果日报 李慧玲

继去年新曆新年前后发生李波事件之后,今年农曆新年又有一个肖建华出事。似乎某些人做某些事特别喜欢选节庆日子。他们以为,大家忙着过节,社会就无暇关注?

但今次的当事人,属本港政商圈子知名人物,圈中人早已广泛流传他长居四季酒店足足四年,衣食住行通通在酒店四面牆壁之内解决,不轻易踏出酒店门外,而且又有保镳跟身,与李波三更半夜在柴湾偏僻工厦奔波是两个世界。李波当时可说毫无防备,因为自觉身在香港可保安全,但今次这一位,早已高度戒备,又做足防御措施,仍于事无补。

事情确实跷蹊。特区政府出入境纪录明明说肖建华已经返回内地,偏偏又有人以肖建华名义又微博又买报章头版广告说正在国外养病。讯息矛盾,怎不令人生疑?其实,解决方法很简单,只要肖先生光明正大现身报个平安,事情就清楚了。但没有。

或者强力部门学乖了。确实,如果肖建华的现身,一如李波当日电视认罪,或者街头巧遇记者,那不单不会扫除疑云,反而更添疑虑。

当连中环甲级地皮的六星酒店已不再安全、难保平安,很多与内地关係千丝万缕但视香港为安全港、避难所的人,一定会重新部署,寻找香港以外的安全港,包括人,也包括资金。大家会有心理准备,类似事件随时陆续有来。

更恐怖的是,今日主角可以是背境複杂的肖建华,明天为甚麽不可以是任何一个香港平民百姓,例如李柱铭,或者黄之锋,或者任何一个香港人不觉他做错甚麽,但北京却视他为眼中钉的异见者。

说穿了,六星酒店的四面牆壁从来不具魔法保护任何人,真正的保障是一国两制。如果北京视两制如无物,予取予夺,不按规矩办事,不必50年香港已经收档。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五十

 

.―以后,王维国还完整地将一套林立果讲话材料深埋地下

九月十三日凌晨, 林彪等人突然又改变原决定,叛国北逃,周恩来在请示毛泽东以后,以中央军委名义下达全国禁空令。王维国收到禁空令,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犹如惊弓之乌,坐立不安,马上又派儿子赶乘火车去北京,摸到了林彪等人出逃的情况,但还不知道已经摔死。王维国得悉后慌了手脚,马上把蒋国璋和龚着显两人叫到身边,订立攻守同盟,布置立即解散“上海小组"和“教导队”,同时商量销毁罪证,王维国对这两个人说:为了对立果负责,杀脑袋也不能讲,也可能把我们抓起来,你们仍要有单独作战的能力。你们现在要抓紧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 时,一件事一件事地研究,要经得起人家问几个为什么。……“教导队”目标大,解散算了,“上海小组”的人可以分散到职。把立果历次来上海讲话的材科,弄一份完整的藏起来,或者用塑料纸包起来埋藏在地下,其它人的笔记本和材料,都要烧掉。

到了此时此刻,鬼迷心窍的王维国还想保存一套完整的林立果的讲话材料,把它深埋在地下,以待来日“变天”,“登基”之需。就在禁空令下达以后的那几天里,上海空军大院的一角烟雾弥漫,纸灰乱飞,王维国身边的几个人忙得不可开交,他们日日夜夜清查文件,焼毁罪证,总共烧掉了林立果讲话记录等不可告人的文件三百多份。王维国哪里知道,这些纷纷扬扬漫天飞舞的纸灰,正好充当烧给游荡在蒙古温都尔汗沙漠里的那几条孤魂野鬼的纸钱呐!

一九七一年九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多钟,根据毛泽东主席的命令,王维国在上海被拘押审查,“上海小组”和“教导队”被彻底解散。王维国及其两支“敢死队”覆灭了,“江田岛”精神崩渍了!

一九八二年三月九日,王维国被押上审判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和策动武装叛乱罪,判处王维国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剥夺他的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王维国不服判决,提出上诉,经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上诉无效,予以驳回,维持原判。

一九八五年九月十九日,王维国刑满释放,在生活上得到政府的安置。后因病死于河南某地─—他妻子的家乡。

林彪公馆:神秘的毛家湾

【注】 北京毛家湾一号院是林彪旧居的代名词。位于北京西城区平安里东南,中南海西北,皇城根附近的两条小巷,南巷称前毛家湾,北巷称后毛家湾。这里是明代大学士毛纪的故居,胡同也因此得名“毛家湾”。前毛家湾一号门是工作人员的宿舍门,三号门是警卫中队驻地门,七号门是林彪办公室(主任叶群)秘书室。后毛家湾有一道不常开的大门通向林,叶住宅后院,另一道小门通向林办秘书室(秘书办公室)。林彪住四间(一间卧室、两间会客室、一间起居室),叶群住三间(一间卧 室、一间会客室、一间书房),林豆豆、林立果各住两间。一九八○年以后这里改为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档案馆所在地。现在中央文献出版社设在这里。

毛家湾一号,原来的高岗公馆

我先后去过两次林家大院──林彪在北京毛家湾的公馆。

一次是林彪刚刚自我爆炸不久,林家大院对内开放,我随着众人一起入内参观,走马看花,看得很不仔细,但是却激起了我想深入了解,研究一下林彪的家庭结构和日常生活的愿望。

第二次我通过关系单独进入了林家大院,整整看了一个下午,说来也巧,这次去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熟人,他参加了林彪住所淸查整理工作的全过程,在他的向导下,我逐屋细看细问,见到了很多第一次参观时见所未见的东西,也听到了不少闻所未闻的奇闻怪事。

林家大院位于北京市西黄城根北街的一条胡同里,离开平安里不太远,门牌号码是毛家湾一号。五十年代初期,这里曾经是中央人民政府副生席高岗的公馆,林彪当上了国防部长以后,搬了进去,并且划进了平安里医院的一部分,加以扩建,这条胡同的两头都有警卫战士站岗。沿胡同有一道高高的灰色围墙,南墙上有两扇大大的 铁门,门里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一万九千多平方来的大院子,建筑物的面积为一万一千平方米。

进了大门,分成东、西两院,东院有一幢三层楼房,是林办工作人员的住所和办公楼,西院是林彪和叶群的居所,那是一大片经过精心设计,结构巧妙的平房,外墙都是灰色的,毫不引人注目,但是内部的装饰却非常考究,这这个设计思想,同样也体现在后来我参观过的上海“415” (现在虹桥迎宾馆)以及杭州梅家坞附近的林彪别墅等建筑物上。毛家湾林家大院内的西院房屋,四周都环绕着一条宽阔的回廊,林彪乘坐的大红旗防弹轿车,可以直接开到回廊里,在屋内上下车,既防风避雨,又有利于保卫工作;回廊环绕着一间一间的房间,所有房间的门窗,都开在回廊里,安全是绝对有保证的。这些窗户,均为双层,便于隔音和保持恒温;有的窗户上,还安装着防止外边用电子仪器窃听的铜丝网罩。房间里都是清一色的柚木地板,铺着暗红色的大地毯。当初所以要造平房而不造楼房,一是因为居住者年龄大了,可以免去爬高之苦;二是为了保密、高墙里的平房外人无从窥探……

我统计了一下,这一大片西院房屋里有四个会客厅、四间卧室。进了屋门,穿过回廊,便是第一个客厅。这个厅的面积不大,陈设也很朴素简单,就是几把软椅,旁边几只茶几,据说是专门用来接待并不亲密的一般来客的。客来了,小坐片刻,主人见面寒暄几句,不作深谈;有的时候,主人自己甚至并不见客,一切均由秘书代 劳。至于很多圈内的人或是林彪信得过的人,则被直接请到里面的第二客厅。

第二个客厅面积很大,墙上挂着林彪手书的条幅:“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大块地毯的四周,安放着一圈沙发,有单人的,有双人的,足足可以供一、二十个人围坐,这里就是林彪亲自接见来访客人的重要场所。

在客厅的一角,安放着一个硕大无比的军用地球仪,比之卓别林在影片《大独裁者》里面玩弄的那个地球仪,还要大得多。

大客厅的另一个角落,放着一座专供拍照用的阶梯,共有三级平台,每级可以站五、六个人,谁要是能够得到“副主席”的垂青,就能荣幸地和他一起合影留念。

在两间客厅之后,有一个很奇特的房间,面积不大,不过二十来个平方米,像是个小会客室。室内的陈设也十分平常,放着几把软椅子,没有桌子,窗户也都用窗帘遮 得严严实实的。可是,室内的灯光却特别明亮,后壁的天花板两边墙角上,还特意安装了两盏小水银灯,灯光斜射下来,把整个房间照耀得如同白昼。原来,这个特 设的房间是专供叶群“相面”用的──把已经被层层筛选后选中的“妃子”,“驸马”的候选人,带到这是来,由叶群暗中观察。

从走廊里的另一扇小门进人,我这才发现小会客室的后部隔着一堵墙,还有一个小房间,房里暗洞洞的,靠壁放着几只高凳子。我们跨上高凳,眼前正好有几扇玻璃小窗,就跟电影院后部放映室墙上的小窗差不多,从小窗望出去,下面那个被灯光照得通亮的小会客厅里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看得一淸二楚。当年,叶群下令叫人把选出 来的“驸马”和“妃子”的候选人,带到外面的小会客室里,让他们随意地休息谈话,她自己并不和那些人照面,而是偷偷地从走廊上溜进后边的小房间,爬上高凳,从玻璃小窗里窥探那些青年人的相貌、身材、言谈、风度……因为外面的小会客室照明度很强,而后部的小房间里完全是黑漆漆的,所以,在会客室里谈话休息的男女青年,根本觉察不到有人正躲在暗处窥视他们,邱会作的妻子胡萍,就带过人到这儿来给叶群“相面”。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