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力群百年:最后的左王 满坑的左棍 -- 从左王到左棍 中共文革后四十年意识形态兴亡阴阳线

2015-0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邓力群(资料图/Public Domain)
邓力群(资料图/Public Domain)

继整五十年前作古的柯庆施,23年前归天的胡乔木,被“誉为”中共党史上“最后一位左王”的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前中宣部部长邓力群于2015年2月10日逝世,享年100岁。

“左王”仙逝后,网络上满目皆是“盖棺论定”,热闹异常,盛况超过近年来去世的任何一位中南海故人。

有意思的是,不少自由派右翼知识分子不甘寂寞,第一时间在其自媒体上发出致邓力群的形形色色敬重之语,现尝试摘录些许,以窥一斑——

• 马立诚《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文革后的邓力群曾…支持西单墙的大字报,主张言论批评更进一步。

• 维基百科:邓力群:“胡耀邦从来不搞阴谋,胸怀坦荡,对人不报恶意。”。1988年11月,邓力群在长沙要求见胡耀邦...并同他谈了两个多钟头。事后邓力群十分感慨地说:“我没有想到他并不介意以前的摩擦。”并说他们的谈话“感情是真诚的,气氛是融洽的”,使他有“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感觉。

• 铁流:邓力群虽坏,但不贪腐;胡乔木虽左,却有人格操守。

• @老芋头:“邓力群的‘左’和现在的左派根本不同。邓有理想有立场有理论有坚持,自己和儿女不经商不谋私,是传统的真正的共产党人,虽‘左’仍值得尊重。现在的左派大多是假‘左’的投机分子。”@

• @罗昌平所转述吴稼祥评语:“…他的一生,有两大贡献:第一,证明了别人,尤其是改革者的伟大;第二,证明了民主的威力,他是执政党搞真差额选举落选的,第一个最高级别候选人。”

• @清华孙立平:“…就其理论观点而言,虽然很多我并不同意,仍抱有相当的敬重。他起码有一套自己的理念,而且对这种理念是坚信的,能在尊重最基本事实的前提下阐述他自己的理解,文字水平也不错…至少他在讲他的道理,而不是只会说绝不、严惩之类…还能找到这样水平的左派理论家吗?”

• @崔永元:“是的,我也敬重这样的人,坚持自己内心认可的理论,不把‘左’‘右’当生意做。”

反之,左派版图甚至极左派大本营“乌有之乡”,对其“领袖”的百年入寂,相对来说展示出一种出人意料的“矜持”。

就此奇形异象,请《闲话上海》常驻嘉宾张伟国为我们解惑。

【读报补丁】

香港信报2月12日评论《大陸知識份子面臨空前浩劫 》 林和立 ——

流行乐手崔健讲得没错,只要毛泽东的玉照还高挂天安门广场,文革还没有真正结束。毛主席的忠实信徒习近平继承了老毛的精神,一手抓枪杆子与刀把子,牢牢控制军队、武警、警察、特务与中纪委,另一手抓意思形态,把党内外的所谓自由化分子打个稀巴烂。神州坚持独立思考与拒绝独裁的良心知识份子继上世纪的十年浩劫后,又面临可能更惨无人道的清洗!…其实习总在党「十八大」上台后便马上推出极左的「阵地论」,即舆论、互联网、大学讲台与知识份子的脑袋都是党国必须要佔领的阵地,而此阵地要充溢着纯而又纯的马列主义与「科学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任何提倡所谓西方价值观,包括人权与自由民主思想的作家、人权律师与大学教授都是大毒草与人民公敌,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 …笔者从北京与上海的学者获知,教育部将严格考核海归教员的「精神面貌」与政治正确度。凡是在欧美、澳洲、日本或香港取得学位的海归学人,而他们的专业是政治学、社会学、历史、法律等人文与社会科学的话,都要通过极其严苛的思想审查才可以站上大学讲台。更离谱的是,海归与已经进入「自由化教学黑名单」的教员每五年到十年要通过定期思想政治考试,被认为支持普世价值与反对习总复辟毛泽东极左路线的学者将马上被解僱!中共在知识界散播的新一轮白色恐怖引发一个问题:习总有什麼真知灼见或丰功伟绩值得要大学师生天天歌颂? 据北京消息人士介绍,习总把自己看成共和国继老毛与邓小平之后的第三个划时代人物,而习的智囊与宣传大员已筹备把所谓「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尽快放进中共党章。换句话说,「习近平精神」将与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并列为最「伟光大」、至高无上与战无必胜的治理党国圭臬!近月北京的党媒已开始宣扬「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如何构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充实、丰富和发展,是对马克思主义生动而具体的发展」云云…习总屡次打破了例如领导人退休之后才可出书的党内传统,例如上任仅仅两年已出版起码四本所谓重要讲话与「最高指示」…北京政圈人士透露,习已决定在十年总书记任期后继续执政。习总的高级智囊,包括政治局委员王沪宁与栗战书已安排就绪,2022年中共召开「二十大」时,习只会交出总书记一职,但会长期执掌权力含金量更多的中央军委主席与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等职位。习当然知道他背弃了邓小平八十年代初提出有关集体领导、领导层来自五湖四海、党政分开等等制度改革。但习总深信偶像毛泽东「枪杆子出政权」与「佔领全民脑袋」的明训,胆敢挑战习总为自己度身订造的「规矩」的良心知识份子,极可能面临枪杆子与刀把子的血腥镇压!

【闲话上海阅评】 恰似本周大标题:《最后的左王 满坑的左棍》——埋了邓力群,自有后来人!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许知远《非典型创业日志》系列之十一“外省青年”——

2月11日 晴

无意中,又看到了R的名字。距离他被带走,是半年还是一年了?在这信息洪流里,旧有的时间感早被冲垮了,我们都患了失忆症。他的消息偶尔出现,总以耸人听闻的面目出现,是中国这个巨大的奇怪社会的新元素。我的感受复杂,除去下意识的嘲笑,也有某种同情、甚至理解。我从不喜欢他,在有限的几次交往中,他那套时髦却空洞的言谈、强迫症式的名人列举,让人难以真正交流。或许更让人不适的是,他对现实权力与成功的巨大迷恋。他的一些行为,不管是声讨星巴克还是代表亚洲提问,都过分的哗众取宠。它有外在的喧嚣,却没有内在的价值。忘记五年还是六年前,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一篇报道,称他是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新面孔。这是个恰当的形容。那时他应该刚刚从英语频道调入财经频道,他在华尔街金融危机后的一连串访问,似乎改变了央视的面貌,这个保守的宣传机构似乎突然染上了国际化的新色彩。而中国的形象也在那一刻发生着变化,因为北京奥运会的梦幻式的成功、因为美国与欧洲深陷危机,中国似乎证明了一种独特模式的胜利。这个模式有着西方式的繁荣(甚至看起来更繁荣),却遵循着不同的制度与思想模式…R是这股潮流的重要代表。在他最春风得意时,他是几股力量的弄潮儿,国家权力、资本力量、国际舆论、民粹主义,他似乎都游刃有余,且以这些不同力量沟通者的面目示人。这也注定是浮士德式的交易,你必须付出些东西。R付出的,比他自己、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都多,多得让人失去了嘲讽的欲望,多得让一幕滑稽剧,增添了少许的悲剧色彩。因为与最近与阿乙的一次谈话,我想到,倘若真要寻找一个我们时代的典型形象,R必定是重要的一位,如果他的身上再多一点羞涩与内在的骄傲,他就真可以称之为我们时代的于连。我们所有人身上都有他的影子。他从合肥城一心要挤入世界的中心,这是每个“外省青年”的灼热梦想。对这一代来说,我们都是“外省青年”,我们的家乡是北京的外省,中国又是世界的外省。那些克制这些灼人的欲望的道德规范、生活习俗、家庭教养,早就被各种政治与社会运动摧毁,只有各种欲望——对权力、金钱、名声——驱使我们向前。于连尚有一个拿破仑式的英雄主义,我们只剩下是偶像破碎后的慌乱,它只是闹剧,构不成悲剧之张力。R比我们都更深入了卷入了这“外省”剧目,比我们飞得更高、也跌落得更深。这让他再一次具有了时代意义,不管历史的表层多么光鲜亮丽,它深层的黑暗从来都伴随着我们。我们所有对生活自以为是的美梦与计算,都可能随时被吞噬。而我们,一直普遍性地、假装看不到这些黑暗……

【闲话上海阅评】毋庸置疑,此地的R,指的是年前CCTV被党中央王岐山打虎别动队带走的明星主持人芮成钢。活在体制的边缘而不得已地唯唯诺诺,当然可以理解。但对传说中许知远众多美文里某些“过度和不必要的警觉以至于个别章回流于迂谬的写作风格,还是有点不以为然:日前(13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微信公共平台都发表了署名文章,首次正式评论和批判这位正处于官方调查中的前CCTV“亚洲总代表”,题目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芮成钢》。身为堂堂西方自由世界顶级大报伦敦《金融时报》的专栏主笔,如此小心翼翼,实乃大可不必。要知道,这是日记!

“俞梅荪‘上海’21周年传奇”步入尾声。这一集里,梅荪突然“老实人光火”,一怒之下指称,“14大绝密文件窃密冤案”的“失联共犯”,一度病入膏肓的非典“幸存者”,前文汇报国内部主任,首席记者王捷南亲口告诉他:“文汇报历来都一直获取和想方设法去获取中共中央绝密文件,提供当时的上海市委负责人(陈良宇吴邦国政府)作为施政参考。”

紧接着,跳跃梅荪话锋一转,欣然进入访谈第一集的大标题——“俞梅荪的得”,大谈对话当天的1月8日他应邀出席位于天安门广场毛泽东纪念堂二楼的周恩来纪念馆周总理逝世39周年纪念活动。他不无宽慰和“若有所得”地感慨着:“体制里的人还是认我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