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州官翻墙 不准百姓破网

2017-04-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北京一家网吧(AFP)
图为北京一家网吧(AFP)

今天我们谈“翻墙有罪”话题。

3月27日星期一,重庆市发布《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监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修订版,规定在重庆使用网络翻墙工具访问墙外网站的人,可以被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香港风传媒报道认为,这是文革时期以前中国“收听敌台”罪的现代翻版。报道托鲁,重庆行政处罚量裁基准所针对的可处罚行为包括:“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接入网络未通过互联网络接入国际联网;未经许可从事国际联网经营业务;未经批准擅自进行国际联网;未通过接入网络进行国际联网;未经接入单位同意接入接入网络;未办理登记手续接入接入网络。”

处罚措施则包括:“不以盈利为目的,初次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 以盈利为目的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违法所得在5000元以下的,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同时没收违法所得;以盈利为目的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违法所得在5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的,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对个人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处以5000元以上10000元以下罚款,同时没收违法所得。”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上去年3月28日发微博,出人意料的要求开放网络防火墙,称“‘防火墙’应是临时性措施,也应被看成一种应急手段。没必要推动它的长期化和不断强化。……长期以往,中国社会将变得脆弱,经不起信息潮的正常冲击,中国的对外开放将出现一个致命的软肋。”

但网友对此进步毫不领情:紧接着,几天后的20164月号的《北京之春》刊出作者李方标题为《<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翻墙,中纪委该怎么处理?》的文章,调侃胡锡进胡锡进长期利用上班时间翻墙上网,搜集海外敌对势力反动信息,并且向国内转播身为中共党国喉舌媒体主编,上班时间翻墙浏览反动网站,该当何罪?

 

【读报补丁】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翻墙,中纪委该怎么处理?》李方 《北京之春》 2016/4月号


国内由于媒体审查 和网络封锁,民众很难获知海外民运信息。胡锡进利用自己的网络特权,和媒体资源,帮助国内百姓获得了这一动态信息,不知该不该说谢谢。

不过在这里,我不禁犯困,海外民运圈的信息,都是发布在海外反动媒体上,是被防火墙隔离的,胡总编是如何得到这些信息的?而且综合胡锡进过往评论文章,他对 海外民运圈十分关注和了解。独立中文笔会分裂的消息和争议文字,基本就发布在博讯网、自由亚洲电台、参与网和笔会网站等媒体上,如果不翻墙是肯定看不到 的。

纵观胡锡进一直以来对海外民运圈的揭露和批评,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胡锡进长期利用上班时间翻墙上网,搜集海外敌对势力反动信息,并且向国内转播,成为国内百姓了解海外民运动态的一扇窗口。

党国花费巨资建立防火墙,目的就是阻止国人浏览国外网站,尤其是反动网站。翻墙是违反党纪国法的,普通百姓要拘留、罚钱,党员干部要记过、处分。胡锡进肯定 是党员干部,那么,身为中共党国喉舌媒体主编,上班时间翻墙浏览反动网站,该当何罪?号称中纪委阎王爷的王岐山,你如何处理胡锡进?

实际上,中共在这方面挺搞笑的。防火墙之父——中国邮电大学前校长方滨兴,也几乎天天翻墙上网,并经常被他自己设计的墙拦住。网传最近他在哈工大向学生做演示时,想翻墙访问某韩国网站,居然被阻拦,没有成功,现场出丑。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五十九


在与林彪集团斗争中王洪文取得信任,调往北京

从“九大”开始,毛泽东 就有意减少党内老同志的位置,在中央委员会内大量吸收文革新人。在大会选出的二百七十九名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中,原八届的中委、候补中委只有五十三 人。毛泽东在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接见部分代表时说过:“我们中央委员会絶大多数是工农兵,应该是一个工农兵代表的苏维埃。”毛泽东又说“今后我们 提拔干部,要在工厂,农村中选拔积极分子。”这说明他的“吐故纳新”思想,已经在党的中央委员会的组成中得到体现了。

在“九大”的选举中,王洪文和我都当上了中央委员,上海的老干部马天水当上了候补中央委员;张春桥,姚文元则都进了政治局。张、姚此后的精力都要放在中央工作了,不可能有很多时间回到上海来,他们就指定由王洪文和我共同主持上海的工作。

“九大”以后,林彪集团 和江青集团争夺权力的门争渐趋激烈,在中央,为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问题,吴法宪和张春桥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上海、王洪文和林彪的心腹、空四军 政委王维国,在关于武装民兵和公安部门行使职权的范围方面,也不断地发生磨擦。这场斗争延续到一九七○年八月召开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来了个总爆发。毛 泽东识破了林彪等人的用心,写下了《我的一点意见》,支持了江靑和张春桥,抛出了陈伯达。王洪文在设不设“国家主席”的问题上,是坚决地站在毛泽东一边 的;同时,由于我们向江靑,张春桥提供了一华北组六号演示文稿,为他们及时向毛主席告状并取得胜利立了一功,所以江青在庐山寓所秘密接见了王洪文和我。她 当场对王洪文说:“知道吧,对你的希望是很大的!”在毛泽东和林彪决裂的关键时刻,我们听懂了江青转达的是毛泽东对王洪文的殷切期望,此时此刻,这个期望 合有特殊的意义。

庐山回来以后,王洪文在 抓“批陈(伯达)整风”的同时,表示要遵照毛泽东的教导,加强自身的学习,认真读几本马列的书,他和我结成“一帮一、一对红”的对子,每天上午在我家一起 读《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以后又组织市委常委共同学习列宁的《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有了一些学习体会以后,他接受我的建议,由我代他起草 了一份向毛泽东和党中央的书面报告,汇报他自己学习马列著作的情况和收获,并表示要坚决揭露陈伯达一类政治骗子所推行的唯心论的先验论,这实际上是表示要 和林彪所鼓吹的“天才论”划清界限。这份报告深得毛泽东的赞许,批示同意作为中央红头文件印发全国省军级干部参阅。这一来,王洪文又成为毛泽东所肯定的学 习典范。

―九七一年四月,中共中 央举行批陈整风汇报会,王洪文在会上看到了毛泽东对叶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人的检讨的批示,觉得对林彪等人的斗争升级了,王洪文和我在会 上作了联合发言,揭露林彪一伙在庐山搞突然袭击,实际上是一次未遂的政变。此举遭到林彪一伙的嫉恨,他们事后在商量谋害毛泽东的阴谋时,曾打算在事成之 后,把谋害的罪名加到王洪文和我头上,先把我们逮捕灭门,然后向全党和全国人民宣布是这一伙人干的,再顺藤摸瓜把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一网打尽,只是这 个如意算盘因林彪等人的覆灭而未能实现。

一九七一年八九月问,毛 泽东巡视南方,一路讲话吹风,揭露林彪一伙的反党活动。九月十日,毛泽东从杭州突然来到上海,第一天在专列上接见了王洪文,第二天又把南京军区许世友司令 叫到上海,当面召见了许世友和王洪文,向他们交了林彪事件的底,紧接着,毛泽东又不告而别,乘着专列风驰电掣般返回北京。林彪等人张皇失措,连夜出逃,自 我爆炸,机毁人亡。

林彪自爆以后,王洪文接 获中央的通知,赶到北京,接受毛泽东的命令,立即返回上海抓捕林彪的心腹空四军政委王维国和空五军政委陈励耘,并且负责上海地区的林彪项目工作,有些重要 的材料,都是由王洪文派人直接送周恩来转呈毛泽东的,在揭露林彪集团反党活动的过程中,王洪文的忠诚进一步取得了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信任。

林彪的覆亡,事实上已经 说明了毛泽东个人遴选接班人的实践的失败,可是他仍是不肯罢休的,他忧心忡忡,思量自已的身后事,觉得接班人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当然,现在中央的日常工 作是由周恩来在主持,毛对忠心耿耿的周也是信任的,但是,周已经七十四岁高龄了,毛自然不会选这位只比自己小五岁的老同事做接班人的,本来,这件件事还可 以从长计议,可是,一九七二年五月,在对周恩来进行小便常规检査时,发现他竟患了膀胱癌,这个突发事件促使毛泽东加快了另选接班人的步伐。

毛泽东麾下的中央政治局 成员,分为属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像叶剑英,李先念这样的老同志,在文革中受到冲击以后又重新恢复了工作;另一部分是像江青,张春桥这样的“文革派”,这一 派动辄训人,积怨甚多。无论从哪一部分中选接班人,都难以摆平;即使毛泽东比较属意于张春桥,但从九届二中全会上张春桥受到围攻的情况来看,他很难得到中 央委员会里大多数人的支持。于是,毛泽东决心撇开现有的中央政治局,从省、市一级选拔一个接班人上来,这样,两方面都没有理由反对。他想到的第一人选,就 是王洪文,王洪文忠实于毛泽东的文革路线,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对这个年轻人只见过几次面,毕竟还不够了解,毛泽东决定先把他调到身边来全面地加以考 察,看他是否能当此重任。

―九七二年九月间的一天,在上海的王洪文接到北京张春桥的电话,通知他把工作移交一下,中央决定调他到北京去学习,王洪文感到很突然,又不敢问学习什么、怎么学习,张春桥说,学习要有一段时间,所以要带好衣服和生活用品,可以随带一个秘书。

王洪文接完电话,赶紧找我、马天水和王秀珍商量,我们在康平路市委小礼堂议论半天。我说:“这次中央决定调老王去学习,肯定是毛主席的决策,因为毛主席在‘九大’就说过,要从工农积极分子中提拔干部……”

王秀珍嘴快,一拍巴掌:“哈,老王要进中央政治局了!”

王洪文赶紧制止她:“嘘,不要乱说。”

马天水频频点头:“林彪集团垮台以后,中央的人越来越少了,洪文同志去了以后,很有可能回不来了……”

其实,当时我们几个人的看法都是一致的,我们认为:王洪文去中央“实习”一个时期以后,很可能会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或候补委员。但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王洪文的职务会超越张春桥和姚文元,一跃而为党中央副主席。这一点,连王洪文自己当时也是万万预料不到的。

―九七二年九月六日晚上,我们几个在锦江饭店小礼堂设宴为王洪文饯行,九月七日上午,我们到虹桥机场为他送行,王洪文和秘书小廖提着手提箱向我们挥手告别。我们目送着他乘坐飞机,“青云直上”,向北京飞去……

王洪文调到北京以后,中央要他一面学习,一面参加中央的工作。周恩来特别关心他,安排他住进钓鱼台九号楼,和张春桥、姚文元住在一起,又通知他参加中央的各种会议……王洪文自己也搞不淸楚中央调他去的最后意图,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毛主席要他上北京是要进一步重用他。

事实确实如此,毛泽东等 王洪文安顿下来以后,连续找他谈了几次话,详细地询问他的历史,并且在交谈中提出各种问题,听取他的看法和观点,既对王洪文进行考察和面试,又对他进行开 导和帮助。毛泽东还关照周恩来亲自帮带王洪文,凡是周恩来主持的会议,周都通知王洪文参加,中央政治局的小型会议、中央处理七机部问题的会议,解决河南两 派的会议,甚至连绝密的讨论运载火箭把人造卫星送上天的项目会议,都要王洪文参加并让他发表意见,这也是周恩来对王洪文的帮教和考察,与此同时,中央办公 厅还给王洪文送来了完整的马、恩、列、斯和毛泽东的著作,供他学习使用。

王洪文面对毛泽东和党中 央的“考试”和考察,开始时确实是兢兢业业,谨慎小心的,中央说调他去是为了加强学习,他也就像模象样地学习起来,他向我提出,要把上海市委写作组的肖木 调去北京,当他的理论学习辅导员。肖木是写作组的主力,有理论水平,笔头又好,文采风流,我当然舍不得他走;可是王洪文指名要人,我不得不放。肖木帮王洪 文订了一个学习马列著作的计钊,每天共同读两小时,工作再忙,雷打不动,王洪文看到毛泽东认真学习英语,他也仿效起来,他通过我从上海复旦大学外语系物色 到一位姓黄的英语教员,调往北京,经常辅导他学习ABCD。

王洪文很快适应了中央高 层的夜间工作的日常生活,因为毛泽东是白天睡觉,晚上工作的,于是,从周恩来到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都是睡到中午以后起床,处理文件;吃过晚饭以后, 参加各种会议,参加政治局集体办公,有事随时由周恩来请示毛泽东,一直忙到清晨才上床,王洪文因为随同周恩来实习,会议特别多,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张春桥 来上海,对马天水、我和王秀珍说:“洪文在北京,比我和文元都忙。我们只参加政治局的活动和中央的会议,他呐,总理开的会,他都要参加,国务院那一坨,中 央军委那一坨,甚至连国家计委的会议,都请他去参加;而且,他的文件也比我们多,总理指示:各个口都要向他送文件,他看都看不过来……”张春桥还向我们透 露了讯息:“看样子,洪文回不来了!”他宣布:经他和姚文元,王洪文商量,上海的日常工作由老干部马天水主持。

王洪文在北京忙则忙矣, 但整天学习、开会,和他在上海的小兄弟们见不到面,一贯喜欢冲冲杀杀、“猴子屁股坐不住”的人,现在要他整天练“坐功”,实在苦不堪言,而且,老婆、孩子 都不在北京,虽怪他要给上海的马天水打电话诉苦,说是自己感到很寂寞……但是,王洪文还是强制自己“耐得寂寞”,因为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自己的一言 一行都要经得起毛泽东、周恩来的考察、了解……

毛泽东有时也把王洪文派 到全国矛盾比较尖鋭的地区去,观察和锻炼他处理问题的能力和水平,先后把他派往新疆、浙江等省、市、自治区,王洪文很喜欢外出,因为他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 抵达那里,能受到当地负责人的隆重欢迎和盛宴招待,至于处理两派冲突和地区武斗等,又是他所熟悉的,他在上海的时候,经常要到现场去处理和调解两派的矛 盾,解决文革中“老、大、难”单位的问题,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现在他到了这些“老、大、难”的省、市、自治区,把两派的头头都召集拢来开会,向他们 转达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关懐和希望,要求两派各自多作自我批评,基本上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工作颇有成效,经他去处理过的省、市、自治区,形势都有所好 转,这些成果,反映到毛泽东和周恩来那里,使他们感到欣慰,对王洪文增添了不少好感。

毛泽东对王洪文的好评也 逐步升级了,毛泽东对张春桥当面说:“王洪文做过工人,当过兵,当过农民,他的条件比你、我两个优越,我们要了解工、农、兵,还要搞调查研究,他自己做过 工,当过兵了,已经具备这种条件了。”从这里可以看出,毛泽东已经考虑把王洪文的位置放在张春桥之上了,所以他要先做通张春桥的工作。

当然,对于王洪文的文化水平低下、知识比较欠缺,毛泽东是一清二楚的,但是,由于他长期以来对知识分子抱有偏见,他更欣赏大老粗,早在一九六四年三月,他就对党内的领导干部说过:"大 寨党委书记是个大老粗、可不能看不起老粗,知识分子比较没得知识,知识分子办不了什么事,历史上当皇帝的朱洪武(朱元璋)识字不多可是有本领,我们军队里 边老粗很多,可是老粗打败了黄浦的学生。”根据这种推理,当过工、农、兵而又不是知识分子的王洪文,也是一名有本领的老粗,自然具备了当接班人的资格。

―九七三年五月,中央通 知我们到北京去参加中央工作会议,议题是讨论“十大”的准备工作,中国共产党“九大”是一九六九年召开的,按理说,“十大”可以相隔五年或更长一点时间举 行,可是,那个写上“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的“九大”党章,实在不能再用,拖下去的话在全世界都要贻笑大方,所以,毛泽东决心提前召 开“十大”,看来他选择新的接班人已经胸有成竹了。

周恩来主持了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他向我们宣布根据毛主席的提议,政治局决定把王洪文调到中央,列席政治局并参加工作。又想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会议决定王洪文负责党章修改小组,起草修改党章报告,并提出新的党章草案,至此,新的接班人巳初露端倪。

同年八月二十日,中央又 通知我们出席“十大”选举准备委员会会议。毛泽东没有到会,请周恩来传达他的要重视提拔新生力量的建议,接着,毛泽东作出了一个惊人的暗示:周恩来宣布, 根据毛主席的意见,由王洪文担任选举准备委员会主任,周恩来、康生、叶剑英、江青、张春桥、李德生为副主任,周恩来宣布完毕,立即嫌恭地从主持人的地位上 退让,请王洪文接下去主持会议……参加会议的全党一百零四名高级干部,包括中央委员和中央各部以及各省、市、自治区的负责人,立刻明白了毛泽东的意图:选 举准备委员会王洪文为正,周恩来为副,说叫王洪文跃升到毛泽东的接班人的地位,而周恩来的任务就是辅佐他,带一程,送上马……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嘉兴

长远弗听“闲话上海”节目,记得老早用收音机收着些。

2017-04-30 11:01

不记名

大陆

14亿人口的超级大国居然没有一个人在此发言我觉得很不正常,为打破这种极其奇怪的现象我特地来说两句话,我认为 这个节目不错应该发扬光大下去。谢谢。

2017-04-25 23:3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