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别忘带把伞

2014-10-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香港占领中环行动中,香港警方向抗议市民使用催泪弹强势镇压,这一行为迅速激化了香港市民的反抗。日本称之为“雨伞革命” 。(法新社)
图片:香港占领中环行动中,香港警方向抗议市民使用催泪弹强势镇压,这一行为迅速激化了香港市民的反抗。日本称之为“雨伞革命” 。(法新社)

香港业已登堂入室的“占中"时代悲歌,被国际社会命名为----雨伞革命。

本周《闲话上海》主旋律——伞。

一把黑色大伞,收起来是一座幽幽的塔,张开来却是血肉人间——李碧华名句。

香港着名影视编剧和畅销书作家李碧华同名小说改编的鬼魅电影《迷离夜》于去年六四24周年维园纪念晚会和紧接着的七一大游行之后的7月8日隆重首映。分为三单元的惊悚故事末单元《黑伞》,网上的影评繁花似锦:

“肥强转过头…见一面色惨淡的陌生人,从未见过的人——这废旧教学楼里除了几个学生…哪里还来的人?声音凄凉,只有四个字,“我想做人!” “…没有退路了…我都不知道有多想做回人……”

“伞柄刻满了刀痕,一道一道,就要刻到尽头… ' 修行了一百二十九年,没想到最后一次,就是忍不住!' 林伯,一个整夜带着把无主黑伞游荡街巷渴望多多行善的好人在片头说:' 这是我最后一夜在这个城市了。' 他做的最后一件善事是帮助站街女,但他的肉体被流氓的一脚踢破…林伯的修行在最后一天以失败告终…港岛的最后一夜结束了…结尾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你有没有捡过别人遗弃的伞?”

率先于伞花革命,迟暮于占中信念,李碧华的“伞思”,在2013年仲夏夜,“烂开在碧栏杆下”……

2013年七一大游行翌日,《黑伞》首映礼同周,7月2日,占中信念舆论大本营《苹果日报》的副刊专栏里,再次展出李碧华“伞思”——《动人的伞海》。摘要朗读是为节目余音:

“老实说我一向讨厌带伞,因为必然丢失,且太累赘不方便,迫於无奈才用上了──但这两个月,从未试过如此爱伞,也更爱伞海。 没想到六四一场狂雨,从头湿到脚,“冻冰冰洗头”病了几日。七一前夕天文台预告三号风球,有经验了,雨伞选原始硬净的一款,花巧彩伞肯定经不起横风横雨,红颜薄命早早报销。

七一游行狂风暴雨中启动,市民特别愿意在维园集合,苦候两三小时才出发,因为希望点人数时没漏了他。如同六四烛光晚会那一片浩瀚伞海,令人感动,四下都是陌生人,但为了共同诉求:人民自主,争取普选,踢走689(梁振英的民间代号)……不怕坏天气也不怕打压,雨再大,淋不熄怒火怨气和团结,每一把伞,都是一句坚毅无声的口号。

不知这四十三万人的念力,能否改变制度改变人生?不过风雨中的香港人真漂亮。游行中平凡小市民,衣着也很随便!看上去理性丶正气丶健康丶黑白分明。相由心生,伞由心开。牛鬼蛇神窝囊废对比多强烈,最危殆那位,从电视画面中也看到脸上一层黑气,师傅笑道:‘亦相由心生。’”

狗尾续貂。《闲话上海》的成功不甘寂寞,涂抹一小诗现世一番——

唯恐不哭

衰萎枯槁的涩目
瓦斯狎亵出涕痕
黄雨裹挟着辣泪
倾盆!
倾盆!
与伞接吻 ...

注释:黄雨---雨量超过30毫米暴雨的港岛气象预报专用名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