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成到正日 看正恩杀正男


2017-02-20
Share
m1113-ko.jpg 图片:传言金正男流亡韩国。(韩联社)

独裁国度,永远是八卦新闻和政治笑话的最大批发市场。解体前的苏维埃就是一个现成写照,今日红色中华也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的教范。

大标题内容,是近年来大陆民间流传的一个金家王朝“荤笑话”,《闲话上海》加上后缀,以为本周话题牵线。

本周,朝鲜独裁者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弟金正男遇刺的新闻,成为轰动全世界的消息。

请张伟国嘉宾作一个新闻分析。


【读报补丁】

《转折点:金正男遇刺 筹码消失 朝鲜半岛问题解决空前临近》 【博闻社】
进入到21世纪,东亚政治似乎仍然停留在现代早期,随时可见中世纪的痕迹,一些国家的公众思维要么陷在“三国演义”的戏曲故事,要么困在民族国家的铁笼里,还有个别国家的“家族极权”继续自绝于国际社会。对这些国家来说,政权的领袖 接班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于是乎总是上演着各种“沉戟黄沙”、“阴谋政变”、和“兄弟追杀”的剧目,构成东亚政治的主旋律。
2月13日发生在吉隆坡机场的金正男遇刺,把东亚政治的不堪内核再次示诸国际社会。一个流放多年、缺乏野心、几乎构不成威胁的金正男,居然被朝鲜当局以暗杀手段消灭。这是为了巩固经过多次清洗的政权吗?还是向金正男的父亲金正日75岁诞辰的光明星节献礼?

围绕谁杀死了金正男,为什么杀死金正男,金正男之死的意义是什么,影响是什么?诸如此类,中国的社交媒体这两天被许多灌水文章刷屏。除了暴露中国公众、媒体、智库对朝鲜问题的无知,就是成就一些人趁机卖弄姿势,俨然许多条带鱼在北海 里畅游。至少三篇解释为什么金正男必死,另外看到两个智者说早就预测了金正男的死,好像还有一个是6年前的。另有两篇说其实也不一定是朝鲜人干的,没准是 韩国人的阴谋,甚至直接推给美国。

关于正恩克正男于大马这件事,为什么发生,为什么这时候发生,为什么发生在大马。我们没办法给出逻辑充分,证据链条相对完整的分析。我们能做的,就是玩拼图游戏,从有限的材料做出大胆的猜想。
首先从经验上,平壤之外的势力不太可能干这种事。要么没动机,要么没能力。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一般国家的当代史上这么搞事的案例还没听说其他国家,尤其是民主国家出现过。这些国家的情报机构在境外干脏活也是受着各种国内法的制约。

其次,张成泽和金成男的关系或许比想象的要深。被金正恩残酷处决的亲姑父,经营甚久,在海外遗留了大量资源和网络。金正男能够在星马一带流亡,过着不错的刘禅式生活,时不时还能到澳门怡情一把,没有张成泽的照顾是无法想象的。

不过,也许因此,当金正恩面临空前困境、国际制裁加剧,连中国政府也刚刚重申了制裁清单、大有向美示好之意、与去年的暧昧判若两人,且美国总统大选后全球川普主义泛滥、国际秩序分崩离析之际,一个虽无大志的同父异母兄弟,却保有一些金氏家族的光环,如果结合张成泽的政治遗产,加上超过三万人的“脱北者”,倒确实能够形成一个颇有挑战性的“境外反对力量”。这本来就是本朝鲜市场公号自去年不断关注“朝鲜流亡政府”即将于今年初正式在美宣告成立的原因所在。似乎,随着金正男遇刺,这一背景也注解清晰起来。

其实,撇开这次暗杀事件不断上新的剧码,很多事件早有征兆。东京新闻的五味洋治当年出书后,本号曾跟他聊过,当时他说金正男的很多表现多有表演成分,他自己是个很清楚的人。而且早年他的经历有很多其实也是在帮他爹搞外汇,或者做外联工作,譬如韩国媒体在他被刺杀前夕爆料的“曾作为朴槿惠和金正日的中间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只要他活着,永远是威胁。他去马来西亚,据说也是因为张成泽的劝说,在大马当时还是由张成泽的侄子(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照顾。但为何选择离开澳门,去东南亚四处隐匿生活,这背后的缘由值得探究。但由此来说,张成泽的倒台对他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而金正男选择离开澳门之后,中国的庇护似乎也随之弱化。从这次的刺杀来看,他的个人安保做的很差。而且也许他本身觉得低调了四五年(尤其儿子从欧洲回来后),也放松了警惕。近年来频频遂行海外策反的韩国情报机构似乎也不好意思直接接手,负担起金正男的保卫工作。这为朝鲜当局的刺杀制造了机会。

刺杀的另一面,颇为有趣的是各国的情报和媒体战。这事情已经搅动了涵盖朝鲜半岛、中国内地和澳门、大马、越南等地,最早放出料的是韩国媒体。据观察,最早是朝鲜TV,然后是KBS和韩联社,然后才被其他国家纷纷跟进。本号掌握的消 息,最早是韩国驻大马使馆和情报机关最先拿到消息,然后迅速向总理和情报院院长汇报,大马当面只是知道死了个中年朝鲜男人,不知道是谁。所以这次的情报战 韩国还是遥遥领先——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否暗示,金正男离开了中国后,身边早有了韩国眼线。

最关键的,就在遇刺前不久,金正男表示过“脱去韩国”的打算。可以想象,一旦未来几个月金正男公开投韩,毕竟长兄脱北不比黄长烨,意味着对金氏家族乃至朝鲜 政权的极大打击。而金正男的“投韩”,绝不会是个人头脑发热、对流亡生活的厌倦,在朝鲜半岛目前极为诡异、东北亚局势极为复杂的背景下,这一选择只能意味 着韩国情报机关已经成功地联合了金正男、张成泽的旧部和脱北者三大势力,成功地把一个原本胸无大志、不具威胁的金正男转化为一个可能成为朝鲜海外反对力量 的象征性领袖。而这一威胁在金正恩执政后的最近几年,因为脱北潮蔓延至朝鲜政权内部中高层,而逐渐变得现实起来。
事实上,如韩国国家情报院(NIS)院长李炳浩(Lee Byung-ho)在首尔向韩国议员们作简报时所说,尽管金正男曾在2012年致函朝鲜最高领袖,哀求金正恩饶了他和他的家人,但是李炳浩表示,平壤方面五年来却一直试图除掉一度被视为继承人的金正男。

或许,还是出于对好莱坞“刺杀金正恩”的恐惧,甚至启发,那么,就在接近成功前的最后关头,金正恩不惜代价,决然在吉隆坡机场——金正男此行可能正是假道澳门然后奔赴首尔——对自己的同父异母兄弟,采取了刺杀行动。

接下来,东北亚各国和美俄各方的情报机构在忙乱之后,不得不共同面对一个图穷匕现的朝鲜半岛危局,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在朴槿惠政权内的斗争也就随之进入到一个白热化的阶段。
中国方面虽然继续承担起庇护金正男家人的责任,但是伴随这枚“闲子”的失去,也失去了一个牵制金正恩的力量。原本可能成为大赢家、掌握半岛主动的韩国政府, 功亏一篑,情报机关的失职十分明显,但是不会对整合朝鲜海外反对力量的行动产生根本影响,预期“朝鲜流亡政府”会加快在美宣布成立,然后在川普主义的美国 政界展开积极活动。美国川普政府倒是可以利用此次刺杀事件,加紧舆论准备,为打击朝鲜铺路。而在乌克兰、叙利亚采取主动的俄罗斯,未来是否会在朝鲜问题上 让步,与美采取合作姿态就变得十分关键,甚至能够因此左右中方的立场,从而渔翁得利,占据国际外交的主导地位。
可谓正男遇刺,俄最赢。

至于金正恩政权,则因为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公开刺杀行动而暴露了金正恩的强烈危机感。对国际社会来说,再次暴露朝鲜政权的阴暗、恐怖,是一个永远的麻烦制造者和国际秩序的挑战者。此番刺杀行动,固然消灭了海外反朝力量的一个潜在象征领袖,但也消除了朝鲜与国际社会迂回谈判的筹码和缓冲空间。
不过,无论如何,无论谁或最赢,朝鲜半岛的局势正在走进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不是现有各方博弈力量的彼此消长,而是朝鲜反对力量的集结正在改变旧的半岛格局,成长为举足轻重的政治一极,可能对朝鲜政权内部发生深远的影响,并且做好朝鲜政权更迭的政治准备。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金正男的政治价值才突然间变得如 此巨大而形成对金正恩的严重威胁,欲除之而后安。
也因此,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其实极其理性却无选择的朝鲜政权,与国际社会对抗的意图再难遏制,朝鲜问题的解决因此空前临近。处在家族极权下受压迫的朝鲜人民或许第一次面临一个真正的其他选择。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五十三

叶群卧室:贪婪、腐化,糜烂

走进叶群的卧室,就好象是走进了一个暴发户的储藏室。左边靠墙是一长排红木制的玻璃橱柜,一层层,一格格、摆满了珍贵的文物古玩;锈纹斑驳的青铜器皿,玲珑细薄的古瓷瓶壶,巧夺天工的象牙雕件,晶莹剔透的玛瑙翡翠……在右边和中间的墙上,挂满了国画,仔细一看,几乎全都是张大千的画,有仕女,有山水……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都是用林彪的名义向故宫博物院等单位“借”来的。当然,文物的数量远远不止放在叶群卧室里的这一些,就在毛家湾林家大院的后径,有一条二、三十公尺长的长廊, 密密麻麻地陈放着“借”来的书画文物,总计起来,在林家大院查抄出来的用各种手段侵吞的文物,总共有一千多件,当时价值就达数百万元。在这批国寳的旁边, 同时展出了一样东西:一张文革初期由林彪派人以“101”的代号开给故宫博物院的“借条”。

在叶群卧室里,和这批古玩文物极不协调的是她那张欧洲古典式的洋派眠床,整部床架全部是用黄铜浇铸的,饰以金色的花卉图案,非常奇特。床头墙上奶油色的镜框里,挂着一帧叶群的放大彩色照片,那是她到普陀山去游览时照的,穿了一身浅灰色的料子西服,头上戴着一顶同样颜色的鸭舌帽。像她平时的习惯一样,帽子总要推到头顶后,帽舌朝天,在帽檐底下故意露出一绺弯曲的前发,衬着她那张扁扁的睑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是她最得意的姿势和神态,照片镜框开边的大床上,铺着一副松软而富有弹性的席梦思床垫,上面盖着当时还少有的电热毯。

在大床的旁边,放着一张特制的餐桌。这张餐桌只有一条腿,像一架落地风扇的拄子一样,底部安装着有几个滑轮的支架,上部横里伸展出一块像报纸般大小的木板托盘,可以上下升降调节。这张餐桌是专供叶群进英国式早餐使用的,每天早上,睡够了懒觉的叶群醒来以后,并不起床,而是按电铃唤女服务员进去,侍候她漱洗完毕,就在床上像英国贵族夫一样进早餐。服务员端着早餐进来,一盆盆,一碟碟地放在餐桌的木托盘上:生奶,烤面包、白脱油、火腿蛋、小牛肉,还有刚挤出的新鲜橙汁……最后是冒着热气的咖啡、服务员把餐桌推到叶群的床边,伸展出来的木托盘正好对着靠在高枕头上的叶群,她就用这种英国式的大嚼开始了一天的生活。这个一九三八年参加工作的十二级老干部,在文革中仗着林彪的权势被提为九级,可是已经连半点共产党人的气味都没有了。

叶群大床的一边是一座英 国式的壁炉,当然,恒温的房间是用不到另外生火的。装置这座壁炉的唯一目的,就是使房间显示出西方的高雅气派。壁炉的四周镶着精致的乌木雕花架,炉顶的搁板上放着一迭进口的画报。翻开其中的一本,大都是半裸的女性照片,有一幅照片上,一个穿着三点式“比基尼”泳装的金发女郎,娇嗔地斜躺在大海边的沙滩上,而她身上的所谓泳装,实际上是几片极窄的网眼布条。带我参观的人打开旁边的柜子,取出一件实物,原来就是照片上的女郎穿着的网眼三角裤、据说这是叶群看了照片以后,让人专门到香港去买来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裤片上的网眼完全可以通得过硬分币。而徐娘半老的叶群,居然敢穿看这样的泳装,当着警卫人员和男秘书的面,大摇大摆地跳到后边的游泳池里去游泳。

床上橡皮人,令人不寒而栗

参观完叶群的房间,我正想离开,可是带我参观的人朝我呶呶嘴,我便随着他向大床的另一侧走去,他猛地揭开床单:嗬!一个人!一个和真人同样大小的橡皮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乍一显露,真是令人不寒而栗。细看之下,原来这具模特儿有着一副外国年轻男子的俊俏面容,光着身子,充气的躯体显衍肌肉发达而富有弹性。他躺在叶群的枕边, 供这个五十来岁的婆娘在长夜难捱时作伴……
但是,政治上堕落,生活上糜烂的叶群,怎么会满足于这具没有生命的进口货橡皮人呢?她实际上早就和野心十足,臭味相投的总参谋长黄永胜勾搭上了。在检查叶群的文件柜时,发现了叶群在广州休养期间,黄永胜写给她的一首“情诗”:纒绵五周月,亲手折几枝,难是寒冬日,黄叶热恋时。

“黄叶”,指的就是黄永胜和叶群。这个“热恋”,自然是背着林彪进行的,但是,两人间的隐私和秘密,却被林立果发现了。

阴险诡秘的林立果卧室

在叶群的卧床旁边,有一个床头柜,上面安放着一架红色的保密电话机,她躺在床上,就可以拿起听筒和别人通话。她经常紧闭着房门,和黄永胜打长长的电话。而做儿子的,便千方百计地想要窃听自己亲娘的通话内容。在叶群的卧室外边,一个隐蔽的屋角里、林立果从叶群的电话线另外接了一根窃听线,一直通到他自己的房间里。

我们沿着这根偷装的线路,来到了林立果的房间。这个房间的陈设比较简单,和他在上海巨鹿路空四军招待所里的别墅相比,简直天壤之别。他很少来这里睡觉,即使人在北京,也经常耽在西郊机场招待所和空军学院的秘密据点里。他回到毛家湾,往往要搞一些不可告人的名堂。他的行动非常诡秘,为了不让人发觉他的出入规律,他很少走前门,而是经常坐着毫不引人注目的北京吉普,从后边的小胡同拐进后门。他的房间就在西院的最后边,紧贴着后门,一走出天井就可以上下车,所以他来来去去确实有点神不知鬼不觉的味道。

林立果的房间里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些陈列的物品,都是从北京、上海、广州等处的林立果秘密据点里集中起来的。有一架高级的进口照相机,装着一个望远镜头,从取景框里看出去,一千公尺以外的树木,房屋等,淸淸楚楚地移到了眼前。只消调整好相机的清晰度,一按快门,远处的风景和人物,就会缩短距离,像在近处一样被摄入镜头; 而且被摄的对象,根本不会察觉自己已经被别人偷拍了,林立果弄来这架照相机究竟派什么用场,是可想而知的。

在林立果的房间里,放着两只四四方方的箱子叫做A箱和B箱, 箱子的外壳上钉着“上海小组”的标志。打开A箱,里面是一部录音电话机。到了一处地方,按上线头,就可以通话。万一林立果外出不在,“联合舰队”和“分舰队”的成员仍然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重要内容都可以录在录音带上。林立果回来以后,一按机键,就可以听到全部来电的录音,两只箱子中的B箱,是专门用来偷听偷录他人的电话的。像这类电话机,在海外可能早已有之,但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初的中国,确是新鲜玩意儿哩。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