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有帝制自为者,天下共击之!

2018-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袁世凯(左)、习近平(Public Domain)
袁世凯(左)、习近平(Public Domain)

标题摘自1906年孙中山《同盟会宣言》:敢有帝制自为者,天下共击之!敢有垄断以制国民之生命者,与众弃之!

目前的国内外形势大致如此。

不要让日前人大橡皮图章敲出的2千多张修宪“废票”蒙住了双眼。

“战士不爱其命,闾阎不惜其力,即革命可成,民政可立。愿我四万万人共勉之!”   孙中山【同盟会宣言】结束语

中国,看似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反帝反封建新时代!


【读报补丁】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黎智英 香港一周刊

权力太吸引了,绝对的权力令人绝对上瘾。十九大没有指定接班人,习近平千秋万世指点江山的野心本已昭然若揭,以为他会等到第二任期届满前一两年才学拿破崙自我加冕称王称帝,谁不知才短短三个月,他已急着为自己黄袍加身做起皇帝来。靠反封建反帝制起家的共产党,复辟封建帝制王朝何太急!

唉,中国人真是苦难的民族,都廿一世纪科学昌明民主文明人权彰显的开放时代了,我们还被一个土包子扯着鼻子回到一百年前袁世凯的封建时代做奴才。当然还是有些人抢着做奴才的。君不见特区大紫荆勳贤、爱国工联会大佬郑耀棠说:「这是人民的意愿,没法抗拒!」(人民意愿在哪里,请问?),而经民联监事会主席林建岳也称,更换领导人后会将好的政策推翻,长远会令社会「动荡不安」(按任期选举更换领导人的民主是灾难?要国泰民安便要做奴才!)。

跪下!愿意做奴才的人们!把我们的奴性,建筑成复辟封建的王朝!向习近平三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中国人民回到奴才的时代,从此中国旅客在外被鄙视为没有尊严的三等公民。是的,这会令强国奴民气愤。丢面子怕什麽?我们有的是钱!除了钱还是只有钱,掩不住的自卑令强国奴民更嚣张,除了钱什麽都没有了,更没有廉耻,因为十三亿人民的廉耻都被聚焦于习帝一身的光芒覆盖了!

皇帝唔易做。不用说这是廿一世纪以民为主的文明开放时代,即使是只要核子不要裤子、人民空着肚子拿着红皮书唸唸有词的封闭时代,老毛也怕皇位不稳疑神疑鬼惊惶度日;斗完呢个斗嗰个,清算运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千万人头落地,血染锦绣山河红当荡。老毛打江山一统天下权威盖世,他也无时无刻不害怕,你习近平算是老几?

想在资讯发达、世界开明的时代骑在十三亿人头上做皇帝?是野心麻木了你的理智,还是你的知识贫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你不知道世界已经进步,这样做会被世人嘲笑是封建酱缸裡钻出来的小丑吗?和老毛比,你的知识水平和权威是小巫见大巫,你的惶恐惊青将甚于老毛百倍;在你的帝王治下,中国将要比老毛时代更纷乱,你拿着肃贪幌子清除异己整斗何时了,最后多少人还要人头落地!

不过,这只是大胆的假设。你没有老毛的权威,今日更不是封闭、人人高举《毛语录》、活在惶恐中的无知恐惧时代。今天,资讯透明,坏事弹指间传遍天下,你若是做了惊天动地泣鬼神人哭狼嚎的坏事,必定令世界舆论哗然,群起谴责声讨,影响中国的民意,为你的施政带来压力,令你即使心有不忿亦不知所措。

而且做皇帝的人都心虚,没有安全感,尤其是不是自己打天下的人,时刻怀疑别人对你的忠诚,不断要试探所有人对你绝对服从、完全效忠证明。可是不管他们如何输诚效忠都不可能让你完全安心,你若是做了惊天动地泣鬼狼嚎的坏事,但每做一趟坏事都必然引发反弹,令你心裡更不踏实,迫使你做更大的坏事以收震慑之效。恶性循环,你的皇位愈来愈要靠恐怖镇压来维持,也就愈是难以维持。最后落地的不是千万人的头,而是另有其人,你明的呢。

在未公布要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上限之前,尽管十九大后习近平想做皇帝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一般官员权贵仍觉得自己是效忠共产党为国家做事。现在宣布取消限期,你做皇帝既成事实,他们突然间感觉上既没有了国家也没有了党,大家效忠的只有习近平和他的王朝,这将在人民的心理和意识上引发巨大的蜕变。

不是说还有五年任期、再经选举,习近平才晋升终身霸主地位吗?可是官员权贵都知道,所谓三中全会通过修宪或五年后的选举都是橡皮图章例行公事。在取消任期上限这一刻,他已黄袍加身,大家对此再无悬念。从此他们不再是效忠的国家和党,而是压在他们头上的一个人——习近平这个皇帝。在心理和意识上,官员和权贵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吗?

当然表面上会相安无事,但内裡忠诚的甩脱和不服气却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诸侯,他们更觉疏离。这会造成关键的转捩点(tipping point),令过去支持和拥护习近平政府领导的权贵官员成为反对他帝王霸权的暗涌,严重衝击他的王朝造成意想不到的困难。有些能力强的好官会辞官归故里,因为自重、有气节尊严的人怎会傻到甘愿身败名裂遗臭万年,陪你习近平钻进封建残余的酱缸里复辟帝制王朝?而地方诸侯更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暗中努力建立自己的地方王朝。诸如此类暗沟翻船、出其不意,掩其不备,令习帝伤尽脑筋的事情将不断发生。皇帝真的唔易做,皇上,到时你会怎样做?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邓小平定下国家主席两届任期上限,正如郑耀棠所说,邓小平显然是阻住地球转,有必要拿他鞭尸以摧毁其权威与声望,从而凸显习近平复辟王朝的英明壮举。平反六四,谴责邓小平天安门屠杀人民,是自然不过理所当然的行动。而且习帝登基,始料不及各方官员权贵为他製造的麻烦,正好利用平反六四争取民心的支持和拥护,藉此镇压暗地裡有意作反的官员权贵和地方诸侯。皇帝平反人民对政府的抗议(对他来说是造反),实属匪夷所思。可是,这样做若是有利巩固他的权位,为什麽不可以?政治行为莫非是权宜之计,帝王政治更是没有伦理的,平反六四为什么无可能?

中国变成习帝王朝后,中国与各国的外交关系将会进入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外国尤其是民主国家,对中国由共产党集体专政变成习近平的强人王朝始料不及,形成暗涌逆流。过去和中国做生意是跟一个国家集团交手,虽是厌恶专制政权,心底裡还是期盼这个集团日后会逐渐走向民主和开放。看在钱的份上,还可以客客气气。

一旦中国变成了没有现代政治伦理、不为国际认同,既不合理亦不合法的强人帝国政权,对中国的厌恶固然加剧,更会愈来愈不尊重和不信任。在国际舞台上,中国将会在政治、贸易、军事、外交等层面遇上意想不到的掣肘和困难。缺乏政治伦理的认同,外交上难以建立平衡合作,贸易上会不被信任而怀疑商业买卖是政治渗透,军事上更会疑心重重虎视眈眈,对中国的一举一动严加防范。美国更会加强其亚洲的军事部署,令台湾的国家安全从中得益。今后中国在国际舞台上难免要遇上严重挫折。这些挫折将会把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变成被剪了翅膀的信天翁。强国从此再飞不起!


☯铜锣湾书局☯

侦探小说《红旗袍》 作者【美】裘小龙

第十一章

佩琴仍然在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协助调查。

她希望能查清那个名叫乔春燕的三陪小姐的底细。因为在饭店工作,佩琴很容易从别人那儿打听到这种人的事。潘大厨似乎就对这种事情了如指掌。

“哦,你说三陪小姐啊,”潘大厨一边大嚼着花生米和海带丝,一边开了腔,“中国特色呗。啥事儿都有个堂堂的名号,其实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党和国家明令禁止卖淫,于是那些人就发明了‘三陪’这个词。”

“你在高档饭店工作过嘛,肯定懂得不少。”佩琴笑着给他倒了一杯茶。这种与人交流的方式还是从陈超那里学来的。

“圣人云,食色性也。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什么行业发展最快?当然是服务业和娱乐业,到处都是大饭店和夜总会。大款和贪官们在这些地方挥金如土,哪儿能没有三陪小姐相伴啊。”

“可三陪小姐们靠什么挣钱呢?”佩琴佯装不知。

“只要客人们愿意花钱,就有小姐愿意跟他们共度良宵。怀抱美人,享用丰盛宴席,多满足虚荣心啊。大款们就好这一口。不过干这行也有挺高要求的,起码要生得一张好脸蛋儿,得让人家大款觉得这钱花得值吧。对三陪小姐们来说,既能吃大餐,又能赚钱,何乐不为。对饭店来说,卖出那些美酒佳肴,收入非常可观。三陪小姐们也能从中抽出一成提成,更别说客人给的小费了。吃饱喝足之后人家再去干啥,饭店可管不着了。总之,每次这些小姐们都能赚个盆满钵满的。”

“潘大哥你懂得可真多。”佩琴笑道。

“三陪小姐才不会来咱们这种破地方呢。不过对饭店来说她们可是财神爷啊,所以我觉得咱们将来也得改改规矩了。”潘大厨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把花生米。

“谢谢你。”佩琴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失望。为了查到线索,她需要更具体的细节。

从其他同事那儿听来的也都是些小道消息,特别是经过他们添油加醋的描述之后就更不靠谱了。这也难怪,毕竟这些人谁也没找过三陪小姐,大家都是道听途说。

于是佩琴决定更进一步。她通过关系,在乔春燕去年工作过的那家明河饭店,找到经理张四眼,他建议她跟“大姐头”阿容聊聊。

“阿容是小姐里年龄最大的,我记得有三十五六岁了吧。她经验丰富,路子野,更重要的是她手上掌握着一批常客。而且她在中国美食历史方面也算是行家了,老顾客都很喜欢她这一点,有些客人会打电话来预约小姐,阿容就替他们安排。那些初次来玩的客人有时候会放不开,这时候阿容的经验可就派上用场了。听说她还帮过乔春燕呢。”张四眼说道。

“我要找的就是这样的人,谢谢你啊张经理。”佩琴说道。

“那你也得让她愿意开口才行,阿容很有个性的啦。”

佩琴以一位新出道作家的身份拨通了阿容的电话。因为已经从张四眼那里听说对方是美食行家,她邀请这位阿容到秋风亭饭店共进午餐,那是一家以海鲜闻名的饭店。也许张四眼已经提前打好招呼,阿容很干脆地接受了邀请。

阿容走进秋风亭饭店。她身材修长,身穿一件白色夹克、一条牛仔裤,没有佩戴什么首饰,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位风尘女子。佩琴选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她向阿容解释说自己想了解一下中国的饮食烹饪历史,顺便也打听一下乔春燕的事,以便可以写作一部短篇小说。扮演一名作家对她来说不算是难事,因为平时她说话就喜欢带上一些新鲜词。不过她还是有些忐忑,怕被识破。

“有意思,现如今还有人想当作家啊。费劲巴力写好几个月,那点钱还不够出来吃顿饭的。”阿容说道。

“是啊。不过我也在餐饮业干了十多年了,想换个活法儿。”佩琴笑着答道。

“你这么做也许是对的。看来咱们算是同行了,那你就不用学那些大款的样子点菜了。”阿容的嗓音很清脆,她拿起菜单,点起菜来,“一份糯米莲藕,一份黄酒焖鸡,再来一份蒜香鲈鱼。这就不少了。”

“开胃小菜呢?”

“来两份炸蛎黄吧。我今晚还得去明河饭店。今天咱们主要是来聊聊。”

“好。”佩琴感觉这位阿容要比一般的风尘女子好说话,于是她问道,“你认识乔春燕多久了?”

“时间不长吧,也就从她来明河饭店时开始的。我想大概一年吧。”

“我听张经理说你挺照顾她的,你应该很了解她吧。”

“不是这样的。我们这一行,大家互相之间不打听的。她还年轻,也没什么经验,我就偶尔给她一些建议而已。再说现在她都死了,即便是那些我知道的事,我觉得也不该说太多。”

“你所说的东西,我只是拿来当我小说的故事背景,不会涉及真实姓名的。阿容,我向你保证。”佩琴说道。

“就是说你并不是要专门写她?”

“当然不是,”佩琴很理解对方的态度,大概是害怕她把乔春燕的事情捅给那些街头小报,“张经理很了解我的为人,否则他也不会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就是写个小说呗。”

“好吧,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阿容喝了一大口茶,拿起一块炸成金色的蛎黄,说道,“不过,按照我们这行的规矩,我不会透露什么真实姓名的。你权且听听当个消遣好了。”

阿容很聪明,从一开始就表明了这样一个态度:她对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不负责。

“她大概生在七十年代初,”阿容边吃边说,“从小她爹妈就教育她‘漂亮脸蛋儿不能当饭吃’。她婴儿时代家中墙上就贴着毛主席时代劳动女青年的画片儿,特别强壮那种。你想啊,要是人们都吃不上饭,长得再漂亮又有啥用。她小学时候曾经画过一张饭店的画,她觉得饭店是梦中的理想家园。可是因为家境贫寒,直到十五岁那年,她才第一次走进饭店。

“那是八五年左右吧,她正值豆蔻年华,却依然遵守着爹妈从小教给她的那些法则。那时如果她有点门路的话没淮就成了模特儿或者明星了。她只是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认为只有去国营单位,工作才是铁饭碗。高中毕业之后,她顶替母亲的工作,去了一家纺织厂。所谓替老换幼,等于是她母亲提前退休把工作让给她了。

“干这样的工作可用不上漂亮脸蛋儿。每天三班倒,拖着疲惫的身躯围着织布机转来转去,就像被蒙住眼睛的驴子。每天回到家中,脱下鞋子,都能看到脚跟的茧子。而窗外只有干枯的柳枝在秋风中摇来荡去。没多久她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而且她意识到,纺织女工老得快。

“不过那也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中国正开始改革开放。她开始憧景一个父辈不敢想的未来。每当读着那些花花绿绿的杂志,她都禁不住浮想联翩。听附近的媒婆们说,她从那时开始学着打扮自己了。

“后来她决定充分利用自己青春靓丽的优势。可能你也知道的,上海的年轻人谈恋爱的时候,通常头一两次约会都会选择出去吃饭。至于去什么档次的饭店花多少钱,就看男方的经济状况和女方的魅力指数了。俗话说千金难买美人一笑嘛,特别是在恋爱初期关系尚未确定的时候。男人在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毫不吝啬一掷千金的。一旦关系确定下来,上海姑娘都会劝对象省钱,因为将来要一起过日子。不过偶尔也会去像城隍庙市场之类好吃不贵的地方‘奢侈’一下,花上一两个小时排队,吃几个美味的小笼包。于是她便利用上海人的婚恋习俗精心制订了一个计划。她觉得自己这样的出身低微的姑娘要学会享受生活。

“走出那家五星级宾馆的时候,她似乎还沉浸在昨晚的云雨之中,直到被扫黄队押进警车才回过神来。当时对色情业控制很严,更不用说与外国人开房了。不过三天后她就被放出来了,因为她是初犯,而且身上也没搜出任何外币。虽说这是一次奇耻大辱,更是‘政治错误’,但她依然摆出一副骄傲的样子,向朋友们炫耀着那些客房专供食谱和餐券。

“当时城里的纺织业早已开始萧条。上海,这座曾经的工业中心正逐渐变成一个金融中心。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的背后,是一家家老工厂的倒闭。纺织厂领导借机让她下了岗,理由是她作风不正派。于是她终于成了一个全职陪酒女。”

故事讲到这儿,阿容沉默了。她端起酒喝了一小口,晶莹的酒杯仿佛盛满了风尘女子破碎的美梦。

看来阿容的故事讲完了,佩琴有些失望,因为这故事更像是在讲述一个姑娘沦落风尘的全过程。阿容讲的这些似乎有些自传的味道,这从她的表情多少能看出一些。

这时一个服务员急匆匆地端上一大盘鱼。大概这就是最后一道菜了吧。

“瞧瞧这鱼,眼睛还眨着呢。”阿容说着,举起了筷子。

盘子里的鲈鱼裹着一层棕色的酱汁,尾部已经被炸成金黄。服务员用勺子盛过一扇鱼肉。佩琴看到那鱼身上的肉已经全部被煎熟,而鱼眼却似乎还在眨动。

“做这道菜有个诀窍。在活鱼嘴里塞上冰块,放到锅上用猛火煎,注意不要让鱼眼沾上油。差不多一分钟的时候把火关了,在鱼身上浇上特制的酱汁。每一步都要求精淮迅速,然后趁热端上来。这下你知道为啥刚才服务员一路小跑了吧。”阿容的这番话证明了她在美食方面的造诣。这段介绍的确可以写成小说什么的,只不过佩琴想了解的不是这些。

“阿容,谢谢你。你刚才讲的那些很有用。只是我仍为乔春燕的遭遇感到痛心,她的结局怎么会结局如此凄惨啊。”

“谁知道那些来买春的都是些什么人。”阿容突然看着佩琴的眼睛,说道,“不过我们似乎并没有谈到乔春燕吧。”

“嗯,我只是举个例子。”

“其实她的事我也不清楚。这种事我从来没遇上过。”

“她会不会因为拉客人的事得罪别人了?”佩琴问道。

“据我所知不会。事实上,三陪女里,陪酒的是最不容易招惹到是非的。不像歌厅里,包厢中为了一点小费都能打个头破血流。在那种地方,好多服务都是不透明的。在饭店里,所有东西都明码标价。说不喜欢吃啥菜也不会让人觉得丢脸。比如说,天知道我给客人推荐过多少次猴脑了,可从没有人真正点过那道菜。我一点也不怪他们。因为那道菜实在是太残忍了,要砸开猴子的天灵盖,猴子会一直挣扎个不停……”

“还是说说乔春燕吧,”佩琴打断了她的话,“她出事的那天晚上你和她在一起吗?”

“没有。她当时应该过来的,可是她一直没出现。”

“那她会不会是去了别的什么饭店呢?”

“不,我觉得不会,”阿容答道,“三陪小姐这行竞争也很激烈,多数人都是约好了去某家特定饭店干活儿。说实话,我偶尔就负责组织这个。这里头水很深,小姐们要与饭店经理和服务员们分成,还要打点工商局、给黑道交保护费。有时还要孝敬警察,否则就会被找麻烦。如果随便自己找地方干活儿,就算不被别的小姐骂走,也会被人家店里的服务员和黑道打手轰出去的。而且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

“就是说,你觉得她不是在干活儿的时候碰到凶手的?”

“至少不是在我们饭店碰到的。”

“还有个问题。阿容,乔春燕有男朋友吗?”

“没有,这一行的姑娘很少有能正经谈场恋爱的。你想啊,哪个男人能接受这个?想交男朋友就得隐瞒自己的职业,这样遮遮掩掩怎么能长得了。一旦男方发现真相,一切就都结束了。男人的自尊受不了这种伤害。”阿容苦笑着说。

“她跟你说过未来的计划吗?”

“她说过想攒钱开个鲜花店,不想一直当陪酒小姐。”阿容想了想,补充道,“在开起花店之前,她说她不想考虑别的。”

“那你怎么看她被杀这件事?”佩琴问道。

“也许凶手来饭店找她陪过酒,要到了她的电话号码,然后过了几天约她出去吧。不过,也有可能她与凶手遭遇的方式与陪酒啥的没关系呢。”

“嗯,你说得有道理。”

“佩琴,你不会是警察吧?”阿容忽然这样问道,看上去神情严肃。

“我怎么可能是警察!”佩琴答道,“我从云南插队回来就一直在四海饭店工作。我们饭店是国营的,一直亏损。我们大厨还说呢,应该与时俱进改革经营。你能给我们点建议吗?”

这话不假,阿容也许真的能帮到四海饭店。只是佩琴并不希望看到自己工作了多年的饭店也跟三陪小姐扯上关系。

“我跟你说啊,佩琴,”阿容说道,“乔春燕前阵子可能碰上什么事儿了。她死前三四天吧,有个家伙孤身一人去明河饭店,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来买春的人。乔春燕去勾搭他来着,不过那晚倒没出什么事儿。”

“那人长啥样?”

“他不像是那种暴发户,要不我也记不住。怎么说呢,他看上去像个绅士,中等个头。哦,对了,好像还戴了一副茶色眼镜。不过不是那种太阳镜。反正很少有人会在大冬天戴那么个眼镜。”阿容比画着。

“事后乔春燕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她回来的时候都半夜了。那晚她陪了个老主顾。”

“她平时用手机吗?”

“据我所知她不用手机,她住处好像也没电话。我每次联系她,都要打电话给她三楼的邻居。那个电话号码很少有人知道。”说到这里,阿容笑了笑,“我想我该去梳妆打扮一下了,晚上还要工作呢。没淮我就穿个红旗袍去,多性感啊。”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