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没得到的友谊

2017-04-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待习近平(法新社)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待习近平(法新社)

佛罗里达特习会眨眼间烟消云散。

如果要论功行赏,那宾主两造最大的成功,是阻止了访民再一次地亲密接触习大大的胯下车底。

除此之外,“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一家西方媒体的相关报道措辞,凸显了让人忍俊不禁的“法式幽默”:“白宫记者引述特朗普说: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我什么也没得到,绝对什么都没得到。’不过他说,他和习近平很快就‘建立了友谊’。”

【读报补丁】

习近平特朗普峰会上的潜在搅局者郭文贵 【纽约时报】<摘要>
他是一名亿万富翁,他在房地产业发了财。他被称为自恋狂。他不停地在Twitter上发布关于政治以及他与媒体斗争的帖子。最近,他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名叫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的度假村度过了一些时光。

他叫什么名字?

郭文贵。

郭文贵是中国的一名地产大亨,已经在国外生活了两年多。最近几周,他从自己在伦敦和纽约等金融之都的安全居所发声,通过电视采访和Twitter猛烈批评共产党打击腐败的有效性。他也是特朗普的棕榈滩度假村的会员...如果在周四和周五的会晤期间,郭文贵(他的英文名是迈尔斯•郭[Miles Kwok])出现在该海滨度假村,那至少会很尴尬。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他的出现会激怒习近平和中国代表团...“郭文贵在马阿拉歌庄园肯定会是一个极具破坏力的未知因素,”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Christopher K. Johnson)说。他曾是前中央情报局(CIA)的高级中国分析师。

在安倍晋三访问期间,俱乐部会员和宾客无需经过白宫的那些严格的安全检查就被获准入内。上述那位美国官员不知道在习近平和特朗普会晤期间,会员们是否会被禁止入内。此人无权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所以要求匿名。

当被问及是否打算在这次峰会上现身时,郭文贵没有予以回复。即便他被排除在外,在重要峰会之前审查总统的付费宾客也是之前的所有政府从未遇到过的人员安置挑战。

郭文贵的会员资格可能特别敏感,因为中国领导人坚决压制任何偏离共产党路线的政治讨论,特别是关于高层领导人财富的评论。郭文贵已经对一名前高层领导人做出了指名道姓的指控。

在最近的两次中文采访以及在Twitter上,郭文贵虽然激烈批评了现任和前任的很多中国领导人,但对习近平却表示了赞赏,至少没有直接批评他。

郭文贵在回应《纽约时报》提问的一条短信中表示:“我为他祈祷此次访问顺利。为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开启一个新的伟大的时代!”......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六十

毛泽东选中王洪文做接班人,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党中央最高层就遭遇到阻力。

在“十大”召开以前,周恩来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党中央副主席的预选名众,周恩来传逹了毛泽东的提议,王洪文担任党中央副主席,名字排在周恩来之后,康生,叶剑英之前。周恩来重申了毛泽东对王洪文的评价:王洪文做过工,当过兵、种过田,以后又在工厂里当了干部,工、农,兵、干部……比较全面,还主持过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工作,调到中央以后表现也是好的,所以要提拔这样的年青干部……

不料,周恩来说话以后,政治局委员们都不吭气,李先念,纪登奎等闷声不响,张春桥、姚文元不便抢先表态,会场里沉默了半晌,使坐在一旁的王洪文感到十分尴尬,过了片刻,许世友嘟嚷着说王洪文太年轻了,意思是他不赞成王当副主席。最后,还是叶剑英出来表态,叶剑英说:“重视提拔年轻干部,是主席的一贯思想, 早在六十年代,主席就多次说过:群英会中诸葛亮只有二十七岁,孙策小霸王十七岁、周瑜拜大都督时也只有三十岁……”叶剑英又调过头来做许世友等人的工作, “我们这些当军长、师长的时候,有的还不到三十岁,现在王洪文同志已经三十八岁了,我拥护主席的提名,赞成王洪文同志担任当中央副主席,名字排在总理之 后……”

通过叶剑英一再做工作,同时在副主席预选名单上又增补了一名军队干部李德生,这才使副主席的预选名单在政治局曾议上获得通过。但是,这已经使王洪文吓出了一身冷汗。事后,他向我提到这件事,仍然是耿耿于怀……

一九七三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十大”开幕,毛泽东亲自出席并主持大会,他宣布:由周恩来作政治报告,由王洪文作修改党章的报告,这样一来,王洪文就跃升到党内第三号人物的位置。

那天,大会的气氛有些特别,开会之前,周恩来向代表们宣布,今天“十大”开会,对外是保密的,现在我们在人民大会堂等候开会,而三楼宴会厅里正在举行亚非拉乒乓球邀请赛的酒会,许多外国朋友在酒会上跳舞,正好掩护了“十大”的召开。代表们都觉得神秘兮兮的,而且,除了年老体弱的以外,大多数代表们来到会场, 不是乘车来的,而是通过漫长曲折的地下信道走进人民大会堂的,这更加增加了神秘感。代表们在大会堂里等候毛主席出场,等了许久不见毛主席上台,据王洪文后来告诉我:“毛主席有病,两条腿走路不方便(作者:毛患的是运动神经元病,或称内侧纵索硬化症)所以他在后台练习走步,走了好一阵,适应了以后,才可以不用人扶,缓步登上主席台。”当毛主席出场的时候,大家没有呼“万岁”的口号,因为怕惊动了楼上的外国朋友,只是热烈鼓掌,所以大会的气氛和“九大”相比, 要冷静得多。

开幕会议结束以后,毛泽东宣布散会, 所有的代表们都鼓掌欢送党中央领导人,可是,毛泽东却站不起来了,因为他的腿又不行了;只见毛泽东用双手撑了两下座椅旁边的扶手,做了努力,但仍旧站不起来。他只得一屁股坐在椅子里。正在一旁的周恩来着急了,他向全场代表宣布大会已经结束,可是代表们看到毛泽东还坐着,就谁也不肯走,周恩来挥动双手指挥大家走,大家还是不走。周恩来急了,快步走到后台找护士长,卫士长等商量,当时既不能公开宣布毛泽东的身体状况,又不便派人上台去把毛泽东扶下来。周恩来只得重新上台,对一千二百多位代表说:“现在,毛主席目送大家退场。请代表们分几路同时退场!”毛泽东也说:“你们不走,我也不走!”在这种情况下,总算有人带头退场。毛泽东目送大家,又和身边的蔡畅等人谈话,代表们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可是看到毛泽东神态自若,又放下了心,大家边退场边回望,足足走了十 多分钟。当我们几个最后一批从主席台上离开时,毛泽东还坐在台上。当然,第二天的报纸上,还是赫然登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健步登上主席台,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只有细心的观众,才会发现,当年关于召开“十大”这样重要的电影纪录片,由于上述原因根本没有公开放映。

正因为有了开幕式上这颇为尴尬的一幕,所以到了“十大”闭幕会议时,毛泽东索性不来了。可是,闭幕会议要进行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的选举,毛泽东是不能放弃选票的,于是,毛泽东灵机一动,又想出了意味深长的一招……

八月二十八日,“十大”全体会议将在举行大会选举后闭幕,大会按时召开,却不见毛泽东登台,代表们心中正在嘀咕,只听见周恩来宣布:“今天大会,毛主席请假;毛主席委托王洪文同志代表他投票选举十届中委和候补中委。”

这简直是一着寓意深刻而又不露痕迹的妙棋。用不着作任何解释,就使一千二百四十九名“十大”代表恍然大悟,心知肚明:毛主席不委托别人而委托王洪文代表他投出这庄严的一票,说明毛主席最信任王洪文,毛主席亲自选定了王洪文做他的接班人!

接下来,当周恩来宣布投票开始的时候,穿着簇新军装的王洪文,毕恭毕敬地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毛泽东的座位前面,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毛泽东的选票。早在 “九大”的时候,毛泽东就提议:谁赞成选票上的名单就不必一一画圈了,如果反对的话就在某人的姓名上打一个“x”,所以,这份不着一个符号的名单,就表示 毛泽东完全同意。王洪文双手捧着这张选票,就好比捧着一份郑重的信任和嘱托,他缓步走向票箱,投下这庄严的一票……从周恩来以下的所有的人都注视着他,全 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他们不仅是为毛泽东鼓掌,而且是为接班人王洪文鼓掌。

在毛泽东的全力支持和周恩来的鼎力相助下,王洪文终于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

王洪文“失宠”

最初的几个月,一连串 “三驾马车”的照片刊登在中国的报纸上,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一九七二年九月十二日毛泽东会见法国总统蓬皮杜开始,凡是毛泽东会见重要外宾,都是由 周恩来和王洪文坐在两侧作陪。从那时起直到一九七四年五月底,这种“三驾马车”的照片连续发了十六次。一位英国记者写道:“三十八岁的上海造反领袖王洪 文,已明白无疑地成为毛的继承人。”

也就在这几个月里面,王洪文开始忘乎所以,本性毕露,生活上越来越追求享受,并和江靑、张春桥、姚文元结成“四人帮”。一九七四年初,他们大搞“批林批孔”反对走后门,“三箭齐发”;七月十七日,毛泽东当面批评他们“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一九七四年十月,“四人小宗派”开会后,决定派王洪文飞长沙,向毛泽东告周恩来和邓小平的状,受到了毛泽东的严厉批评,毛再次说:“你们不要搞上海帮。”自此以后,毛泽东明显冷淡了王洪文;在周恩来病重以后,毛泽东逐步把权力转移到邓小平身上。

―九七五年一月八日,我和马天水、王秀珍到北京去参加十届二中全会,住在京西宾馆,王洪文来看望我们。在这次全会上,经毛泽东提议原来已经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邓小平,又被增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在全会讨论四届人大即将通过的国务院人选时,还确定邓小平为仅次于周恩来的常务副总理。而王洪文则在所有的名单中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座次。

此刻,王洪文坐在京西宾馆的套房里闷头抽烟,很少说话。我看他情绪低落,脸色难看,便安慰他说:“现在总理病了,中央还是你主持工作嘛。”王洪文把烟头一掐,恨恨地说:“什么主持工作,现在权都是他的(指邓小平),国务院是他的,军队也是他的,我只能抓抓中央读书班!”他停顿了一下,无可奈何而又气鼓鼓地说:“这些都是主席定的呀!”

一九七五年八月,毛泽东决定王洪文到上海“蹲点”──调査研究,“帮助工作”。王洪文彻底“失宠”了!

从一九七三年“十大”毛泽东正式选定王洪文为接班人,到一九七五年毛泽东对他大失所望,决定“下放”为止,只有两年时间。

毛泽东遴选第三个接班人,又以失败告终,但给历史留下了深深的思索……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