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梦成真?

2017-04-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待习近平(法新社)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接待习近平(法新社)

中美联手,灭金治朝,这应该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对一举剿灭以实实在在的核讹诈骚扰自己祸害大家的疯人王朝多年来连想都不敢多想的乌托邦式的“梦计划”。甚至到昨天为止,这个梦想,还是一个只限于存活在大多数人脑海,被遏止于报端文字的近乎异端邪说的“维稳对象”。

忽如一夜春风来。马拉阿歌庄园那场“绝对什么都没有得到”的晚宴之后,一切都变了!几小时后的美国总统改口称:已与习近平建立了“优异”关系,并取得“巨大进展”。

媒体闻鸡起舞:

稍后特朗普在白宫总统办公室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非常合得来,两人相处很好,彼此欣赏。两天内两轮预定总共不超过半小时的会面,特习俩足足谈了五个多钟头!谈及朝鲜问题时特朗普表示,中国可能会开始做出行动......

一向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持坚定反美立场的民族主义党报《环球时报》竟然也变脸快过翻书:北京不会对平壤继续从事核导活动予以忍耐,这一点中美的共识越来越多...朝鲜及时听从中国的规劝宣布暂停核活动,逐渐迈向弃核,中国对保障朝鲜国家和政权弃核之后的安全发挥积极作用,这是平壤的最佳选择。

此外,《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等均于近日内推出美中联手解决朝鲜半岛危机的乐观文章......


【读报补丁】

朝鲜已丧失和平转型可能性《金融时报》邓聿文

最近朝鲜半岛风云突变,仿佛大战将临。很多中国人在猜美国什么时候会动手打击朝鲜,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战争还一时打不起来,美国将航母移至半岛,更主要的是对朝鲜施加一种心理压力和军事威慑,而非真的要推翻平壤政权。尽管如此,对平壤来说,它已经丧失平稳转型的一切可能性,最终等待它的必然是崩溃,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对朝鲜同时也是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来说,代价最小的半岛统一方案是金正恩下台,同时朝鲜保持现行的社会主义体制不变,然后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在这一过程中,推进和韩国的融合,两韩慢慢再走向统一。因为只要金正恩在台上,朝鲜就不可能改革开放,而不改革开放,朝鲜必定是死路一条。金正恩为什么怕改革开放呢?说穿了,就是统治家族欠的债太多,怕改革开放会戳破用谎言和高压掩盖的假象,引起人民的造反。但如果他下台,新上来的领导人没有这个历史包袱,就可以大胆地打开国门,向世界开放。

朝核问题之所以拖到现在解决不了,原因很简单,这是金正恩的保命武器。所以,朝核问题实际上是平壤政权的安全问题。解决了安全担忧,朝核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对平壤政权最好的安全保障就是改革开放。但正如上文所说,金正恩不相信这点。他现在是谁也不相信,只相信核武器,而发展核武造成周边国家的不安,引来了联合国的制裁和美国的大兵压境,其地缘环境更加恶化。在这种情况下,要平壤弃核,诱导它改革开放,金正恩是不会做的。相反,朝鲜的大门只会关得更严。据报道,朝鲜正在准备大规模的强制移民计划,将平壤约260万人中的60万迁往城市外围,这就是平壤关紧大门的一个最新表现。

朝核问题解决不了,国门又被紧紧关闭,经济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善,民众的生存就成问题。所以,朝鲜最后不是败于内乱就是败于外力。我今年2月中旬写过一篇《朝鲜正处于大崩溃前夜》的文章,并预估时间是再过大约10年。现在看来,崩溃的时间有可能还要提前。

这并不是在给朝鲜算命,而是基于历史铁律的判断。从人类的历史来看,一个极权政权,如果不能平稳转型,等待它的就只有溃败,不是败于内部的造反,就是败于外敌的入侵。朝鲜一直面临着自然灾害和政策失误引发的粮食危机,危机会蔓延很长时间,未来有可能遭受更大自然灾害和政策失误的打击。联合国史无前例的制裁,再加上美国的压力,使得中国都不得不认真执行制裁,这将切断朝鲜获取外汇的渠道及外援,可谓雪上加霜,而这些外贸和外援对支撑金正恩的统治起了很大作用。最近几年来,平壤政权精英阶层的外逃加剧,表明作为维系极权统治支柱的精英阶层也开始对这一体制失望,一旦预感到危机来临,他们会率先抛弃该体制,甚至反戈一击。此外,“脱北者”也开始在美国组建流亡政府,表明他们的政治意识已经觉醒,开始参与到推翻平壤政权的活动中。

在此我不展开分析,只想指出崩溃的方式。第一种,经济长期没有起色,人民陷入普遍贫困,社会普遍对政权不满,精英阶层想着逃离国家,平民则铤而走险,在这种情况下,崩溃只需一个触媒。

第二种,金正恩的喜怒无常和不安感始终会给其追随者带来恐惧,从而在内部制造残酷的权力斗争,导致内部政变的可能性始终存在。目前来看,通过几年不断地清洗元老和重臣,金正恩的权力已很稳固,内部没有挑战其权力的力量。但这种稳固是表面的,它建立在高压和恐怖基础上,新的反对者随时会被极权政权自身制造出来,这决定了平壤政权天然的脆弱性。如果外部没有压力或者压力不足够大,出于维护共同利益和保持统治地位的考虑,现政权的支持力量尤其是高层会选择把自己和金正恩捆绑在一起。但当前平壤面临的国际环境已是四面楚歌,今后只会进一步恶化。空前的压力必然会传导到内部,诱发平壤政权的内部病变,导致不稳定情绪蔓延,让更多官员不得不考虑自己和家庭的后路。而为阻止内部的离心倾向,金正恩只能选择加强恐怖统治。这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在此形势下,不排除一些预感会遭金正恩清洗的官员,联合朝鲜军队中对现状不满的下级军官,铤而走险,发动政变推翻金正恩的统治。

第三种,美韩采取包括斩首行动、武力威胁或小规模军事打击朝鲜的可能性也存在。如果金正恩一意孤行,继续进行核试验和能打到美国本土的导弹试验,让美国评估认为平壤的核武发展已经达到输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阶段,威胁到美国本土的安全;或者,平壤的一再挑衅已经对韩日等美国盟友构成直接和现实的危险,让美国忍无可忍,美韩对平壤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就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因此,在未来几年,朝鲜是不可能进行平稳转型的,它已经丧失了机会。在这样一个大历史的关口,作为朝鲜的邻居和法律上的盟友,中国如何选择,关乎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战略安全,希望中国能够做出合乎人民意愿的抉择。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六十一


毛泽东要王洪文读《刘盆子传》

一九七二年,王洪文奉调从上海到中央工作。毛泽东把他放在身边,开始时没有让他担任中央的重要职务,而是委托周恩来培养他,考察他。王洪文刚到北京的这一阶 段,倒也兢兢业业,经常列席政治局、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会议,并受命到浙江省去处理两派矛盾,得到了毛泽东的称赞。过了一个时期,毛泽东开始正式考虑选拔王洪文当接班人了。

有一次,王洪文回到上海搞调査研究,同时为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十大”作准备。一到市委康平路办公室,他就急着要找市委写作组的负责人朱永嘉。

王洪文说,在北京的时候,毛主席要他读“二十四史”《后汉书》中的《刘盆子传》,因为是古文,很深奥,他读不懂,所以要朱永嘉给他讲讲。

朱永嘉原来是复旦大学历史系的教师,专攻古代史,最熟悉明史,在批判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之前,被调到市委写作班历史组,是“罗思鼎”小组的负责人,对于 “二十四史”,他当然熟悉,他曾经在在康平路担任市委常委的学习辅导员,和王洪文接触比较多。所以,王洪文一来上海就找他“解惑”。

毛泽东对《后汉书》,《三国志》读过许多遍,称得上滚瓜烂熟。他曾说过,两汉史中高、文、景、武、昭烈各帝,较有意思;东汉史光武帝可读。毛泽东还曾先后叮嘱他的秘书等人,要读《后汉书》、《三国志》中的《党锢传》、《曹操传》、《郭嘉传》、《荀彧传》、《程昱传》、《贾许传》、《刘晔传》、《夏侯渊传》、《田畴传》和《董卓传》,独独没有提要读《刘盆子传》。这次,是毛泽东单独向王洪文作出的读书指示,朱永嘉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马上敏感到:毛泽东读书, 向来是提倡“古为今用”的,如今他要王洪文读《刘盆子传》,肯定是寓有深意的,为了探索其中的含义,我要朱永嘉赶紧把《后汉书》找来一读。

刘盆子何许人也

《刘盆子传》中写进“刘盆子者,泰山式人,城阳景王章之后也。”式县,位于泰山脚下的泰安附近,景王刘章,是汉高祖刘邦的孙子,而盆子是刘章的后代,身上有点皇族血统,可以算是刘氏的宗室。不过,当时他的社会地位很卑微,是个放牛娃,人称“牧牛童子”。

新莽末年,赤眉农民起义。“琅琊人樊崇起兵于莒,西攻长安”。有人给起义军的领袖樊崇出主意说:“今将军拥百万之众,西向帝城,而无称号……不如立宗室,挟义诛伐,以此号令,谁敢不服?”樊崇采纳了这个建议,同意找一个刘氏宗室来做皇帝,以便师出有名,号令天下。

当 时,在赤眉起义军中有景王刘章的后代共七十多人,其中数刘盆子,刘茂、刘孝三人的皇族血统最近。究竟该挑选谁来当皇帝呢?赤眉军的首领樊崇等人商议,听说 古时候天子带兵者称为“上将军”,他们就想了一个有趣的办法找了三块小木片,其中一块木片上写了“上将军”三个字,作为凭证,和另外的两块空白的小木片, 一起放置在一只方形的竹器里,用“摸彩”的方式来确定谁当皇帝。

办法想好以后,赤眉起义军在陕西华县的郑北地方筑起了高台,举行一个隆重的仪式,樊崇把军中的高级将领都请来,会集在台阶下,让刘盆子等三人站在高台中间,依照年纪的大小先后到竹器里去“摸彩”。“牧牛童子”刘盆子的年纪最小,论到最后一个摸,却偏偏给他摸到了那块写有“上将军”字样的木片凭证。于是, 刘盆子侥幸当上了皇帝,将领都向他膜拜称臣,这个放牛娃当时只有十五岁,看到这么多人朝拜他,紧张得差一点哭起来。刘盆子当了皇帝以后,依旧故我,经常和 一班放牛娃玩耍嬉戏……

毛泽东对王洪文的隐忧

王洪文的经历,在某些方面和刘盆子有相似之处,他原来的社会地位低微,从小也放过牛、养过猪,在东北吉林的田野里干过农活。早在一九六八年国庆节,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他时,他就向毛泽东汇报了自己的这段经历。毛泽东也曾经多次向别人介绍过王洪文的身世,说他是“三结合”的:务过农,当过兵,做过工,以后又当过干部。因此,当毛泽东得知周恩来患了絶症,决心选拔王洪文做接班人的时候,就特意从《后汉书》中挑出了放牛娃刘盆子的传记,让他阅读,无非是提醒,也按照刘盆子的资历、能力和社会地位,是没有资格当皇帝的,只是依仗着刘氏宗室这一条,“摸彩”摸得了一个皇帝的寳座;你王洪文自小也是个放牛娃,革命资历很浅,只是依靠文革的机遇造反起家,林彪“自我爆炸”以后,我们的党总得挑选一个各派都可以接受的年轻接班人,你才侥幸地被选上了。你要有自知之明,如果不学习,少长 进,结果也会像刘盆子那样,即使身居高位,仍然不务正业,整天和一帮“牧儿”嬉戏,最后将以失败下台眘吿终。

当时,毛泽东对王洪文确是抱有希望的,循循善诱,耳提面命,唯恐他成不了大器。同时,毛泽东心中也有隐忧:在我们党的历史上,选拔一个工人担任党内的高级领导职务,是有过先例的,结果很不理想。从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盛行过这样的风气:推选产业工人或血统工人出任共产党的主要领导职务。中国共产党当然也受 到过这种影响:一九二八年六月,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中共六大在莫斯科举行;会后,在六届一中全会上选举出中央政治局,由于过分强调工人成份,推举了工人家庭出身、在武汉当过水手和码头工人的向忠发担任中央政治局主席和中央常委主席。向忠发虽然在名义上成了党中央的一把手,但是实际上无论从能力、水平或是资历、威望来看,他都难以胜任这个重要职务。结果大权旁落,党中央的日常工作其实是由知识分子出身的李立三在主持,以后领导权又落到王明手里,向忠发不过是摆摆样子的傀儡而已,如今,“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思想又席卷中华大地,这种领导作用在组织上也必然要体现出来,于是,王洪文就应运而“上”,成了乘直升飞机登上党中央副主席高位的幸运儿。

但是,王洪文能不能胜任这个职务呢?会不会又成为向忠发第二昵?这一点,毛泽东是不无担忧的,他吩咐王洪文读《刘盆子传》,也明白无误地表达了这种担心和忧虑。

王洪文读懂了没有

至于王洪文自己,当然最清楚自己的底子,不是毛主席亲自点名提拔,在中央谁也不会服他的。这次毛泽东要他读《刘盆子传》,肯定是要他从中领悟些什么。这件事找别人讲解,议论都不方便,只有找朱永嘉最合适。

王洪文约朱永嘉第二天带了《后汉书》到康平路大院里去,给他详细讲一讲《刘盆子传》。朱永嘉接到通知以后,在写作组办公室把这篇文章又认真读了一遍!读毕,拍案而起,对坐在旁边的市委写作组几个领导核心说:“意思很清楚,毛主席叫王洪文不要做刘盆子!”

接着,朱永嘉急匆匆地来 到康平路市委小礼堂楼上我的办公室,和我商量怎么讲《刘盆子传》。我们都懂得:天机不可泄漏“毛泽东要通过《刘盆子传》传达给王洪文的讯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我给朱永嘉出了一个主意:只做古文翻译,不发表任何议论,除了把《刘盆子传》用白话文详细讲解一遍以外,其它什么话都不说。

第二天,朱永嘉进了康平路大院,坐在王洪文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两个人翻开了《后汉书》。朱永嘉逐字逐句地讲解着《刘盆子传》;王洪文听得很仔细,还自己捧着《后汉书》看了许久。听完了,看完了,王洪文若有所思,一声不吭。

王洪文是个乖巧人,政治嗅觉很灵,他只消把翻译成白话文的《刘盆子传》听了一遍,就明白了毛泽东叫他读这篇文章的用心所在了。但是他也是胸有城府的人,在朱永嘉面前,他不动声色。读完了《后汉书?刘盆子传》,他也不发表读后感,故意把话题扯开去,谈了一些别的事情,问了问市委写作组的工作,这项读书活动就算结束了。

此后,王洪文在毛泽东的推荐下,当上了中共中央副主席,排名仅在周恩来之后,这个职务使他着实风光了一阵,凡是毛泽东接待外宾,陪同接见的除了周恩来之外,必有王洪文,报纸上的大幅照片和新间纪录像片里的镜头,都少不了他。

比刘盆子还“刘盆子”

随着政治地位的上升,王洪文生活上的排场也大起来了。他住进钓鱼台十六号楼,这里原来曾经是“中央文革”的办公地点,后来给张春桥,姚文元两个人合住,现在经过全面修缮,成了王洪文一个人的府第,这是一幢高级的国宾馆,和江青住的那幢楼可以媲美。

此外,他又通过中央军委在北京西山八大处新建了一幢高级别墅。因为他在上海的时候,陪同某个外国的国家元首打羽毛球打出了瘾,他就在北京专门布置了一个羽毛球馆,可以连续几小时和人厮杀。

在王洪文身边,配备了一 个专门的服务班子。有几名男性服务员专给他整理房间、调节温度、打扫卫生、端茶送水等等;他爱吃北方饭菜,就派了一个烹调手艺很高的厨师,天天给他做北京 菜。毎天深夜十二点钟以后,王洪文要吃宵夜,厨师得做好一顿丰富的夜餐才能休息,此外,还有专门的保健酱生和保健护上,给他定期检查身体和定时服药。

王洪文还有一个庞大的工作班子,先后配备过四名秘书,最受信用的随身秘书,是在上棉十七厂随他一起造反的,负责保管他的文件,传达指示,安排生活,对外联络等等;一名文字秘书,是从上海市委写作组调去的,负责替他起草文件,撰写讲话稿等;从上海警备区调去一名干事,负责值班,听电话,做记录等;最后又从中央办公厅调去一名工作人员,负责和各省、市、自治区联系。此外,还从复旦大学调去一名英文教员。

王洪文在北京有四辆车: 两辆“大红旗”,两辆进口轿车,配有专门的轿车司机;可是,王洪文为了自己的行动方便,特地从上海调去一个驾驶员,作为自己的专用司机。在警卫工作方面, 八三四一部队给他配了贴身警卫人员,叫做“随卫”,除了睡觉以外,几乎整天都跟着他。遇到王洪文外出活动或到外地视察,中央警卫局还要派出一名科长,带着专门的警卫班子负责他的保卫工作。

按理讲、有如此优裕的政治条件和生活条件,王洪文应该加倍努力地工作才是。可是,随着政治地位的上升,王洪文的贪欲也变本加厉了。他嗜酒如命,甚至发展到一天三顿都离不了酒。他的心腹和小兄弟到北京出差,开会,王洪文就在钓鱼台设宴招待,大喝特喝。还要从上海调厨师、带餐具去北京,替王洪文特意操办请客用的筵席。

吃完了酒,就打扑克,打麻将,打球,打猎,看电影,经常一个通宵,一个通宵地连轴转。有一天深夜,王洪文正在和几个心腹打扑克,突然江青有急事找他,事先没有通知,直接闯进了王洪文住的十六号楼。王洪文慌了,忙不迭用报纸把桌子上的扑克盖起来……

要问王洪文那些奢侈的消费品和吃、喝、玩、乐的东西从哪儿来?这里有一个秘密那就是王洪文安排他的小兄弟马振龙,到上海市轻工业局去担任局党委副书记和局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马振龙原来是上海搪瓷机修厂的工人,江苏泰兴人,长着一张长长的脸、王洪文叫他“马头”,这个“马头”造反以后,由于死保王洪文,成了王的“铁杆”心腹,先是 担任“工总司”闸北区分部的头头,后来调到“工总司”办公室工作,王洪文看到轻工业局“油水”很大,生产的产品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有,就把马振龙调去,这个局的正职是老干部,看到马振龙是王洪文派来的,根本不敢得罪他,马振龙事实上成了轻工业局的“太上皇”,直接控制了试制试用产品的大权。

王洪文调去北京以后,马 振龙就源源不断地给王洪文送试吃,试穿、试用、试玩的大量产品去,从香烟、酒类到糖果,罐头,从手表、照相机、打火机到录音机,电视机,连王洪文设宴用的 高级瓷器、玻璃器皿等,都由马振龙送去,王洪文拿到大批物资,有的自己享用,有的转手送人,例如马振龙送去“试戴”的手表,王洪文就抓一把在自己的口袋 里,到人民大会堂或是京西宾馆等地去,随手拿出来送给女服务员,笼络人心。

从此,高档食品、家用电器,日用百货,渔猎用具等一应俱全的上海市轻工业局,就成了王洪文一伙直接控制的物资供应总站。而执掌这一方面大权的马振龙,也越来越受到王洪文的重用和提拔,不但当上了四届人大的代表,而且经王洪文批准,连续到日本、阿尔巴尼亚等国去访问。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