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湖畔,因近平,而不太平……

2018-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AP)
(图/AP)

习近平冒天下之大不韪帝制自为人大戊戌修宪以降仅三五十日内,长期人为的积怨深重,戾气熏天,摩擦挤压下的海内外中文世界意识形态框架,由于表面变形,高温摩擦和环境介质等因素的影响,终于出现了一系列组织结构,物理和化学变化,一长道跨国界的,夹带着一个个意识形态凹坑的金属疲劳思辩断层,赫然展现在几乎每个人的面前。

暂勿论海内外爆发的“全民共振”强悍理念,仅取北大作病理切片,打开未名湖畔的一扇小窗口:

人大戊戌修宪之后,首先,3月22日微信公众号北大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的一篇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作者发送此文后辞职,文中提及北大前校长蔡元培八次辞职对抗强权以及张勋复辟等历史,呼吁师生“挺直脊梁,拒做犬儒”。文章迅速被删。

紧接着的四月初,多名北京大学校友网络实名举报时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后为南京大学汉语言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女生高岩,致其于1998年自杀死亡。

四月下旬,参与“沈阳性侵案信息公开”事件的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岳昕在自媒体发表一篇题为《致北京大学师生和北大外国语学院的一封公开信》的署名文章,称其连日来不断受到校方施压,并严重影响到日常的学习生活,进而造成其滞留家中无法返校,其母亲情绪崩溃,家庭关系紧张。她发文要求校方立即停止施压行为并消除此事带来的一切不良影响。消息发出,立刻被自媒体运营方屏蔽。当晚,北大三角地宣传栏上出现了署名“湖底群魂”的匿名抗议海报。海报很快被校方撤下,中国各大网站对此的讨论也被封杀。4月24日,北大法学院教授沈岿在微信公众号“现代法学前沿”发布《学校约谈指南》,就校方约谈学生的权限和规范提出建议,明确指出约谈不是校方对学生强制性的“命令-服从”关系、学生有权拒绝约谈、以及学生家属不到场的原则和约谈记录的形式。此指南可以视为对岳昕事件的制度建设回应。4月25日,北大本科生李一鸣发起联名信《就部分同学因申请信息公开被约谈一事致北大校方的联名信》,就对弥补对岳昕约谈造成的伤害、约谈制度的监督与完善以及保障学生合法权利提出倡议,数百名在校师生与校友参与联署。

5月4日,北大校长林建华在建校纪念大会上发表演讲,引述国家主席习近平来北大视察时的讲话“希望新时代的青年人要爱国,我要理智,立鸿鹄志,做奋斗者”时,将“鸿鹄”念成了“鸿浩”。该校长肇事后,校园内嘲骂声不断。林建华5月5日在北大未名BBS发表了致歉信。他在信中写道,“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但校长的道歉却让学子的抨击声愈发猛烈,因为在信的最后,他写道:“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稍后北大社会学系退休教授郑也夫发文驳斥上述校长言辞:“我们不谈怀疑精神对一个民族的重要性,毕竟社会是有分工的。但至少,对一所大学而言,怀疑精神是至关重要,它当然会‘创造价值’”。

同一天,年过古稀的老北大人樊立勤在未名湖畔三角地贴出手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历数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直指习近平“大搞个人崇拜”,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写进党章,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制,历史悲剧可能重演,人们应对此提高警惕。

六四前夜,风雨飘摇的北大,因近平,而不太平……

 

【读报补丁】

 

《维护党章,中国必须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坚守宪法,国家领导人必须实行任期制即限任制》 (前半部分) 作者:樊立勤

 

一. 个人崇拜的产生和实施

简单地说,个人崇拜就是在政治上以权力的力量造了一个不受任何限制、不受任何制约、全国全党谁也管不了的领袖。

这个领袖凌驾于全国人民和全党之上,全国人民和全党只能俯其脚下,顶礼膜拜,惟命是听,惟其言是从。

他的话一句顶一万句,金口玉言,自以为句句是真理,是圣旨,并超过圣旨。

人们对他的话必须相信到迷信的地步,服从到盲从程度。

这就是毛泽东,就是当年对毛泽东的神化,就是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这一切始于延安,推广于北京,施之于全国。

这一切就源于把毛泽东其人的名字写入党章,把以毛泽东之名命名的所谓思想指定为一切行为、行动的指导思想。

毛泽东其人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当代之活史,殷鉴于眼前,难道我们不要警惕吗?难道能让悲剧重演吗?

 

二. 搞个人崇拜的严重后果

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后果是严重的,中国人民遭受一场又一场的浩劫,中国人民深受其害。

1. 人民民主、党内民主制度遭严重破坏。在党内、在国家政权中搞一言堂,家长制,任人唯己,任人唯亲。在党内拉起一个横行不法的野蛮小宗派,支持这个小宗派凌驾于全党全国之上,对全党全国发号施令,对全党全国人民握生杀大权。毛泽东就是建立了一个现代版的封建专制王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朕即天下”。行使了完全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封建皇帝的绝对权力。

2. 以暴力和野蛮手段,包括肉体消灭,压制、打击党内外一切不同意识。正确的意见,正义的声音,受到摧残。大话、假话、空话充斥全国。

科学思想、科学研究、科学决策不仅被打击排挤,而且被铲除,以致荡然无存。

封建意识、教条主义、法西斯歪理、极左谬论恶性泛滥,统治中国思想界,成为主流意识形态。把简单、愚昧、无知的人群煽动到癫狂地步。

3.人民的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党的正常活动遭到破坏。不法之徒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任意而为,国家纲纪毁为粪土。

人情、人格、人的尊严受到摧残践踏,视生命不如草芥。

真正的社会精英、国家栋梁、国之瑰宝和一切有独立见解的知识分子被赶进牛棚,打入地狱。

思想界、文化界、知识界、教育界、艺术界以致整个社会陷入极端恐怖之中。

想一想,如果一个党的总书记、一个国家主席、功勋卓著的元帅将军、国家革命元老,不仅人的尊严受到任意凌辱,而且身家性命不保,在中国又有那个人是安全的。

4.广大农民在生死线上挣扎,人民勿追生活极度匮乏,民不聊生,食不果腹,在完全的和平年代饿死数千万人,到毛泽东死去之时,经济几近全面崩溃。

这一切都是毛泽东时代的真情实况。

这都是搞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后果。

 

三. 反省、纠错、拨乱反正

面对如此严重的国情、党情、政情,不能充耳不闻,视若无睹,更不能听之任之。

这一切不是墨写的谎言,而是血和泪写出的铁一样的事实。实际上,这里写出的每一句话都有千千万万的事例可作实证,不仅有亲历口述、耳闻、目睹,而且有拷贝为证。

国家的灵魂人物,知识界的杰出代表,党内的有识之士,久沐风雨、深受其害的革命家,对这一切进行了冷静的思考。

他们一致认为这一切都与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有本质关系。毛泽东一言而决,决而有错,知错不改,一意孤行,顽固到底。

一九七一年林彪死去人民觉醒,毛泽东由神坛摔下。

一九七六年全民一致行动,一举粉碎四人帮。

一九七六到一九八二年全党、全国知识界进行了深入探讨和总结。

一九八二年中共十二大得出结论:“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

除了极左的宗派意外,这是全民的共识,全党的共识。

这不仅为昭示以往,更为警示将来。

这是一个不能更改的历史结论。

老实的胡锦涛以总书记的身份讲:“要学习党章,遵守党章,维护党章。”

这表明,反对个人崇拜是中国共产党长期坚持的一个坚定立场,是党的建设的需要,长期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以任何理由搞个人崇拜都是不允许的。

中国共产党这一决策具有重大作用和意义,是立党、执政的原则问题。

1. 这是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付出巨大牺牲、国家经历浩劫以后的政治总结。

2. 这是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受到惨痛教训之后产生的精神成果。

3. 这是千千万万个知识分子和党内外有识之士,用血和泪和极大的精神痛苦写出的警示恒言。

4. 是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留给后人永远铭记的历史教训。

因为一切错误、罪恶、问题产生的根源之一就是个人崇拜,个人崇拜的症结又在于写入党章,中国社会又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

一切的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老一辈的革命家充分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邓小平说:“我多次讲,一个国家的命运寄托在一两个人的威望上是很不正常的,是不健康的,是危险的。”

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敲的警钟,是历史性的总结,具有一言九鼎的分量。

 

四. 二〇一八年 中国现实

为什么讲历史,而且就是当代史,昨天的事情,就是为了以史为鉴,资治国家,以为训诫。

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是:“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这是方法论,也是我们中国人考察当政者、掌权者的依据。史,即使客观标准。

我就是以此考察、认识、判断习近平及其一个小团队的。

不用遮遮掩掩,更毋庸讳言,坦坦荡荡地说,习近平在搞个人崇拜。

习近平在自己主党、主政,掌权成为显赫一时的党魁、国家元首之后,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党章,以自己的名字定性指导思想,就是搞个人崇拜。这是毛泽东之后第一人。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下面的追随者,马上大吹特吹,大捧特捧。什么“新时代的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舵手”,习主席的“金句”。

毛泽东是“最高指示”,习近平是“金口玉言”。

这是什么世道?今天是什么时代?

我已经年过古稀,是历经磨难的幸存者,在我有生之年还有人敢搞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当代多少人泪眼未干,血迹尚在,逝者屈死之墓青草依依,泣血呼喊啸天之声音犹在耳,竟然又使历史重演。胆子太大了。

习近平作为红二代胆大包天,一口吃个月亮,再一口吞个太阳然后成为世界领袖。

这是不行的,这就是搞群情公愤的个人崇拜。

这是对党章的不尊重,也就是对全党的不尊重。

这是对老一辈革命家治国、治党经验的否定。

这是对广大知识分子的侮辱。

这是对广大人民的鄙视。

这是倒行逆施,是历史的大倒退。

…… ……

铜锣湾书局

 

侦探小说《红旗袍》第十六-十七章  作者裘小龙【美】

 

第二天清晨,陈超很早便醒来,头痛欲裂。

他为自己煮了一壶咖啡,早餐喝了两杯——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吃。头痛依旧没有任何缓解。

无论是论文还是案子,他都没有灵感。

局里又送来一份特快专递,里面是晓红关于她假扮成陪舞小姐前去卧底的报告。

陈超又煮了一壶咖啡,就着咖啡囫囵吞了一把高丽参片,点燃一支香烟。可过了没多久,他就感到恶心,浑身发抖,冷汗直流。

他似乎一瞬间失去了理智,被一种无法自制的冲动掌控。他想要用力踢墙,尖声号叫,想要砸碎眼前的一切。

汗水很快湿透了他的衣服。他把手指伸进嘴里按住剧痛的牙齿,跌跌撞撞地跑去把房门反锁,然后吞下几片安眠药,一头扎在床上。

过了许久,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瑟瑟发抖的稻草人。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当年艾略特因为精神问题在瑞士休养的时候也是如此吧。想到这里,陈超感到一丝恐惧。

如果这样的状况再发生一次该怎么办?好在这次他在家中,可谁也说不准下次再发生这样的状况时,他会身在何处。如果在公共场合发生这样疯狂的状况,对他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也许自己真的快变成艾略特诗中的“空心人”了吧。他翻遍药箱却一无所获。

大约九点,白云打来电话,向他报告网络调查的进展。而陈超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好好待着,我马上就到!”电话那头的白云听起来真的急了。

半个小时后,白云敲响了陈超的家门。不过令陈超感到惊讶的是,她是和顾先生一起来的。顾先生是白云之前的老板,新世界集团总裁,他手上提着一包滋补草药。

之前陈超与这位顾先生曾在一起凶杀案的调查过程中见过面。这位神通广大的企业家总自称是陈队长的哥们儿,因为与陈超保持好关系对他的生意大有裨益。不过他也用自己的方式帮过陈超的忙。

“陈队长,您真得休一次假了。去亭山湖度假村吧,今天就去,我来安排。”顾先生说道。他投资了不少房地产项目,包括这处位于上海和浙江交界处的度假村。

听起来不错。最近几天,陈超已经因为西九区房地产案和红旗袍案,被来自市政府和公安局里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更何况还要完成那篇解读古典爱情故事的论文。度个假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就谢谢你了,顾先生。给您添麻烦了。”陈超说道。

“咱哥俩谁跟谁啊,陈队长您不必客气。我这就叫辆车来接您。”顾先生说道。

“我可以做你的保健护士。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白云俏皮地一笑。

“谢谢你,白云。我还是想自己静一静。不过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所以陈队长要找你的时候你得随叫随到啊,白云。去之前跟我打个招呼。”顾先生对白云说。

白云曾经在顾先生的歌厅里当服务员,后来做了他的秘书。不过二人之间是正常的工作关系,顾先生从未提过非分要求。

很快,去度假村的事情就办好了。顾先生和白云离开之后,陈超开始收拾行李。为了尽快恢复状态,他决定在度假期间暂时把所有职责和烦恼抛到脑后。当然,如果状态好一些了,论文还是要抓紧完成的。所以他打算带上几本儒家经典,写论文时可以作为参考。他觉得这也许是自己换个活法的最后机会了。对他来说,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可以安心地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

陈超往包里塞了一盒安眠药。他将药藏在白云刚拍的那张穿旗袍的照片后面。这样,当他偶尔拿药的时候就像是在看姑娘的照片,旁人会觉得很自然。不过陈超自己很清楚,真正让他心安的,并不是照片上白云的笑颜,而是照片后面的那盒药。

这次去度假,陈超不打算带手机,否则他的假期又会泡汤。这几天他打算忘记自己陈队长的身份。再说以他现在濒临崩溃的精神状态,也无法履行警官的职责。然而当顾先生派来接他的司机在楼下按喇叭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把装着案件资料的文件袋塞进了包里。

坐在舒适的奔驰车里,陈超借用司机的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接下来一段日子里不在城里。他的母亲一定是以为他又去办案了,所以就没问他要去哪里。随后陈超又把电话打给了白云,请她随时与自己的母亲保持联系。他特别叮嘱白云,不要将自己的行踪透露给任何人。

前方,流云正勾勒出远山的轮廓。

 

当天傍晚,陈超抵达了度假村。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包括一座主楼和数栋别墅客房,以及配套的游泳池、桑拿房、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这一切被环抱在山谷之中,映着不远处湖水泛出的粼粼波光。

因为他是顾先生的贵宾,所以度假村前台经理为他专门预留了一套别墅。但陈超觉得没必要,就换了一间主楼里的普通客房。前台经理递给他一沓招待券,说道:“您可以凭这些招待券享受服务以及用餐,不用花钱。今晚我们裴总经理将设一桌‘大补宴’款待您——不过请您放心,不是那种难吃的药膳,是很美味的宴席。”

“大补宴?”陈超听糊涂了。

所谓大补宴,就是按照传统中医理论调配菜肴招待客人,以达成阴阳调和的目的。不过这玩意儿到底能有多大效用,陈超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估计这又是顾先生的主意。

客房包括一间起居室,一间卧室以及一间宽敞的衣帽间。陈超把包里的书拿出来,码放在靠窗的桌子上,像一座小山。他今天实在不想读书了。

他花了很长时间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倒在沙发上自顾自地睡着了。

当他醒来之时已近晚饭时间。也许是因为安眠药的劲儿太大了,抑或是自己已经开始适应度假村的闲适生活。

餐厅位于度假村建筑群的东头。这是一座宏伟的中式建筑,中间是朱漆大门,左右各摆了一只金光闪闪的狮子。身穿红色马甲打着黑色领结的侍女站在门两侧向陈超鞠躬致意。一位领班引他穿越巨大的前厅,绕过一座毛玻璃屏风,来到一处包间。

裴总经理正在餐桌前等待陈超的到来。这是一位矮胖的男人,戴一副黑框眼镜,笑容可掬。包间里还有其他一些陪酒的人,包括之前见过的前台经理。见陈超走进包间,众人都做出一副热络的样子,似乎他们熟识已久。

“我们早就从顾先生那里听说过陈大师的大名。要达成您那样的成就一定很辛苦,所以我们觉得这桌大补宴也许能助您一臂之力。”

陈超很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大师”了。不过他还是要感谢顾先生没把自己的警察身份透露给别人,而且还这么费心。

侍者首先端上一盘名为“佛头”的菜。这菜看起来有点像颗人头。但它其实是用白瓜雕刻成型,裹上荷叶上屉蒸制而成的。

“这可是我们的特色菜。”裴经理满脸堆笑,示意侍者用竹刀将菜肴切开。

陈超眼看着侍者在那白花花的“骷髅”上切开一个口子,用筷子夹出“脑子”——有麻雀的脑子、鹌鹑的脑子,还有鸽子的脑子。

“一个脑壳里装这么多脑子哪!”一个陪酒的家伙说道。

“这不是佛头嘛,不足为奇。”陈超微笑着答道。

“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可非常补脑呢,对长期用脑的人特别好。”另一个陪酒的附和道。

“这么多鸟的脑子,真可谓阴阳调和的绝品啊。”各种称赞声不绝于耳。

吃啥补啥,陈超倒是曾听人说过这样的理论。他的母亲曾专门为他烹制猪脑,但眼前的这道菜明显要更费一番苦心。

接着被端上桌的是冰糖黄酒蒸甲鱼,葱姜丝和火腿片点缀其上,甚是好看。

“大伙儿都知道,甲鱼是补阴上品。可是市面上卖的那些甲鱼都是人工养殖的,用了太多的激素和抗生素。我们这个不一样,是直接从湖里钓的。”裴经理抿了一口酒,似乎是要刻意强调这甲鱼的天然性,“说到这个阴阳调理,人们都有些误解,天气一冷就总想吃些羊肉啊狗肉啊鹿肉啊,一点儿也不知道对症下药……”

“我听说冬天吃那些能补阳气,不过对症不对症的我也不太懂……”陈超插话打断了裴经理这一番高论。

“有些人阳气盛,再吃羊肉狗肉什么的会有害处,在那种情况下,吃甲鱼最好了,可以调和阴阳,”裴经理更像是在借着酒劲发表学术报告,“还有一个误区,人们都觉得男女之事会损耗阴气,所以很危险。但是他们忘了一点,干体力活儿也损耗阴气呢。”

“没错,这里面的道理多了。”陈超说道,他想到了自己在论文中分析过的消渴之症。

“我们这桌菜完美调和了阴阳,对二者都有好处。孔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啥意思?这当然与味觉享受无干了。对孔老夫子那样的圣人来说,这话里是有深意的。吃东西,补身体,这样才能给国家作出大贡献嘛。”

别管这位裴经理引述这些名言是不是单纯为了商业目的,起码孔圣人对当今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还是颇有影响的。

之后他一直口若悬河地讲着饮食上的大道理。各种珍馐美味一盘接一盘被端上来,让人目不暇接,大开眼界:西洋参鱼头汤、娃娃鱼、银耳、枸杞燕窝粥……

“啊,说到这个燕窝,”裴经理举着汤勺,提高了嗓门,“燕子在峭壁上筑巢,用能找到的各种材料和它们的口水混合在一起,真正的原生态,真正的生命精华啊。”

长久以来燕窝都被视为滋补极品。眼前的这碗香甜的燕窝粥,让陈超想起《红楼梦》中的一段描写,里面提到那些富家小姐们早餐吃的一碗燕窝粥,比一个农民一年的口粮还贵。

“可为什么燕子的口水就这么特殊呢?”陈超问道。

“有时人们会觉得口干,特别是房事以后。这就证明身体阴气不足了。”裴经理笑道。

“好吧,口干。”陈超应道。可口干的原因多了,也不一定就是因为男女房事啊。

这时,一碗红烧肉被端上桌。陈超吃了一惊,这是一道家常菜啊,跟桌上这些滋补膳食形成了强烈对比。

“这是毛主席的最爱,”裴经理似乎看出了陈超眼中的惊讶,“解放战争时期,一次恶战之后,毛主席对卫士长说:‘这段时间累了,用脑太多,你给我搞碗肥些的红烧肉,吃了补补脑子。’在那个年代吃上肉可不是件易事,但党中央还是经常想方设法给毛主席做红烧肉吃。毛主席领导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他说的话怎么会错呢?”

“是啊,毛主席从来不会错。”陈超说道。其实他也觉得桌上这碗红烧肉的确很好吃。

不一会儿,晚宴的压轴大菜被送进包间——一只被锁在笼子里的猴子,四肢绑着,剃过毛的脑袋露在笼子外面。侍者手中拿着钢刀和铜勺,微笑着等待领导的指令。陈超曾经听人讲起过这道“菜”,猴子的脑壳会被锯开,然后食客们享用它的新鲜脑髓,相当血腥。

一瞬间,陈超感觉烦躁不安,浑身直冒冷汗,就像早晨在家中的状况一般。也许他一直都没恢复过来。

“陈大师您怎么了?”裴经理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陈超一边用餐巾擦去额头的汗水一边说道,“红烧肉不错,和小时候我母亲做的一样美味。不过我母亲是信佛的,我想站在她的立场上说句话,把猴子放了吧。按佛教的说法这叫‘放生’。”

“‘放生’?”裴经理没想到陈超会这么说,不过他脑子转得也很快,“好吧,陈大师是位孝子。我们就听他的吧。”

其他陪酒的人也点头表示同意。侍者将笼子抬出房间,并表示保证会将它送到山上放生。虽然陈超不相信他说的,但还是表示了感谢。

作为主人的裴经理非常健谈,陈超很快就将猴子的事忘在脑后了。窗外,夜幕正徐徐降临,远处地平线上的落日余晖渐行渐远,一切看上去就像是一幅被慢慢卷起的山水画。在最后一缕晚霞的掩映下,不远处的那些山峰仿佛被涂上了一抹浪漫的色彩。

陈超手握酒杯,仿佛迷失在这美景之中。如果说这桌“大补宴”真的发挥了什么效用,大概是在这心灵层面吧。

宴席散去。当他回到房间时,感觉自己精神焕发,也很轻松。他靠在柔软的床上,一丝困意袭来。在城里,平时晚上很难睡着。看来他今晚不必为失眠担心了。是因为吃了“大补宴”吗?不知道是补了阴气还是阳气,总之陈超觉得此刻体内的阴阳算是调和了。

想着这些,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睡眠过程中他醒过几次。但布帘遮住了窗外的晨光,也没有汽车来往的噪声,整个人都被一种慵懒的感觉包围着。他并没有起床,甚至连床头柜上的闹钟都没看一眼,反正肚子也不饿。虽说这种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总对自己的精神状态恢复有好处吧。

想到这里,他翻了个身,再一次沉沉睡去,仿佛时间已不存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