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不准刘晓波出国接受癌症治疗

2017-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晓波在狱中视频截图(博讯网)
刘晓波在狱中视频截图(博讯网)

刘晓波效应持续发酵。

《纽约时报》星期四发表的标题为《中国不准刘晓波出国接受癌症治疗》的长篇评论性报道指出:“北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患癌症已获准保外就医,他的一名代理律师周四表示,中国当局拒绝让他出国治病。”

【闲话上海】本周末就这一主题邀请张伟国嘉宾展开话题。

【读报补丁】

【中国不准刘晓波出国接受癌症治疗】 纽约时报

…… 律师尚宝军说,当局没有解释拒绝的原因。刘晓波是一名异见人士作家,他的支持者们曾希望他会完全获释,就算不让他离开中国的话,新消息削弱了他们的这个希望。刘晓波在医院中仍处于警察看守之下。

有迹象表明,中国领导人对刘晓波的案件所受到的国际关注越来越敏感,特别是政府未在他被监禁期间为他治疗肝癌、事实上导致了他的病情严重恶化的指责。

刘晓波一直在东北部省份辽宁服刑,目前也在那里接受治疗,辽宁省司法部门周三晚间公布的一份声明说,刘晓波在监中曾接受定期体检,他是在一个月前才被诊断患有肝癌的。

这之前曾传出一段有关刘晓波在狱中生活的视频,这是自从他2009年被判入狱以来,公众首次看到他的情况,视频显示他正在锻炼,以及他在接受看来是常规医学检查的片断。

政府的声明说,一个专家小组已于6月7日就刘晓波的治疗问题进行了会诊,结果之一显然是把他从监狱送到医院保外就医的决定。声明中并没有提到61岁的刘晓波的病情,但他的律师和朋友引用他妻子的话说,他的癌症已是晚期,看来几乎没有恢复的希望。

几十位著名作家已直接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请求,呼吁他让刘晓波得到不受限制的治疗,包括到出国治疗的机会,如果刘晓波愿意那样做的话。这份由美国笔会(PEN America)发起的呼吁书,还要求当局释放​​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尽管刘霞从未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但自2010年以来,她一直处于软禁之中。刘霞已呼吁让丈夫获许出国治疗。

“我们对你们让他保外就医的决定表示赞赏,并希望伴随而来的是采取必要步骤的适当考虑,以确保无论他还有多少时间,尽可能地让他享有每个人都应得的尊严和自主权,”呼吁书写道,约50名作家在呼吁书上签了名,其中包括马丁·艾米斯(Martin Amis)、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库切(J. M. Coetzee)、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以及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

周四,一封直接写给习近平的、有15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签名的信呼吁,允许刘晓波和妻子前往美国。

政府宽恕像刘晓波这样的人将会是非常罕见的。他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的领导人之一,他是在2008年12月、在后来被称为《零八宪章》的文件中公开呼吁让中国享有更大民主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之后,他很快被政府逮捕。次年,他被判有罪,并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

2010年,刘晓波因为“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而长期进行的非暴力努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在奥斯陆举行的颁奖仪式上摆了一把代表刘晓波的空椅子。

习近平正在为秋季召开的共产党代表大会做准备,预计党代会将进一步巩固习近平的权威,习近平自从2012年上台以来,一直在指导对异见人士的镇压。

广告美国新任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周三提出了让刘晓波在“其他地方”寻求医疗的可能性。他对记者说,他还承诺会利用自己与习近平的个人关系(1985年,他在一个中国贸易代表团访问爱荷华州时,首次认识了习近平),来协助特朗普总统处理美中关系中的棘手问题,比如人权问题。

布兰斯塔德没有明确呼吁释放刘晓波,也不清楚是否有幕后谈判的努力。

特朗普将在下周在德国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会议上与习近平会晤。预计会晤将聚焦朝鲜的核武器问题,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李宝东在周四的媒体吹风会上表示,会晤的细节尚未确定。

刘晓波在监狱中情况的视频首先出现在博讯网上,那是一个位于美国的中文网站。很明显,视频是监狱当局拍摄和编辑的。但不可能核实这段视频是在什么情况下制作的,包括视频的发布时间,以及刘晓波是否同意这样做。

在视频中有刘晓波与妻子隔着玻璃窗短暂对话的情景,刘晓波赞扬了两位他称为戴先生和金先生的官员。“他们对我还是很关心的,特别是对我的身体,”他说。“真是很好。我挺感激的。”

视频后来还显示了他告诉医生,他20年前感染了乙肝病毒的片段。这段似乎是试图表明,刘晓波目前患的疾病与先前存在的情况有关,不是在狱中受虐待的结果。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乙肝增加了肝癌的风险。

刘霞的身体据说也很不好,她已获许到位于辽宁省首府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望丈夫,但看守刘晓波的警察还没有允许他的律师或其他人去看他。

认识刘氏夫妇的廖亦武说,刘霞曾在四月份的一封信中暗示,如果获释,丈夫愿意离开中国,她也想离开。如果当局关于刘晓波的诊断时间的说法是对的话,信是在她得知丈夫患癌症之前写的。

“我厌倦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很难看,”信中写道,这封信已经上了社交媒体。“我想撕碎这扭曲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

官方报纸《环球时报》周三晚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社论,批评人们对刘晓波健康状况的担忧。社论只有英文版,表明它不想把中国读者的注意力吸引到刘晓波的健康状况上来。“西方为其政治目的给刘晓波披上了光环,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患癌症的风险,”社论写道。这篇没有署名的社论在后面还说,刘晓波是“一名普通的囚犯”。

“他应该感谢监狱当局的额外帮助,但是,他和他的支持者们没有权利要求受到优待,”社论说。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六十八

江青在北京给于会泳下了很多任务,要把所有的样板戏拍成彩色影片,他在北京抓《海港》、《智取威虎山》的拍摄。影片拍得很苦,拍出来江青不满意,像《海港》拍了三遍,我说:“你要什么,我全力以赴地支持你。”我特意把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谢晋解放出来,和北京的谢铁骊合作,到《海港》摄制组共同担任导演,最后完成任务。

《龙江颂》主角江水英, 原来由张南云主演,她是演大家闰秀的旦角,现在要演农村大队的支部书记,怎么看也不像,我决心把年轻的李炳淑推上去演主角,张南云是《智取威虎山》主角童祥苓的妻子,我觉得更换张南云是不是会影响童祥苓的情绪,就跟于会泳商量,于会泳从戏的角色需要出发,全力支持我的意见,这样对双方都做了工作,把《龙江颂》的主角作了更换,让李炳淑当了主角。我在上海抓《龙江颂》有一定基础后,于会泳就把它接过去,从脚本、音乐、舞台美术等方面都作了全面的加工,后来又把剧组调到北京演出和拍电影,使这出戏在舞台上和银幕上都站住了,并得到很多人的赞赏,毛泽东、周恩来都很欣赏这个戏,特别是欣赏李炳淑的演技。周恩来在北京观看了演出,还接见了全体演出人员。一九七二年七月的一天,毛泽东看了影片《龙江颂》后,特地把李炳淑请到中南海他的住处,那天,毛很愉快,请李炳淑给他清唱几段,李唱了《龙江颂》中的“手捧宝书暖心怀”,这是当时歌颂毛主席著作的,还唱了几段传统戏。毛问了她一些文艺界的情况,还给她讲了鲁迅著作 《故事新编》中的一篇《奔月》,说到后羿,嫦娥吃炸酱面,毛就说:“今天请嫦娥在这里吃炸酱面。”李炳淑回来后,告诉我们说毛接见了她,我和于会泳都很高兴。

几个样板戏先是演出,再拍电影,又搞剧种移植,如《沙家浜》是从沪剧改为京剧的,后来又移植为沪剧,越剧、淮剧等剧种也纷纷移植样板戏。几年后,江青觉得老是八个样扳戏不行,应该搞一些新戏了,她让干会泳再搞新的节目。首先,要求演过《沙家浜》的北京京剧团改编演出《杜鹃山》,文革前,江青曾在上海看过这出话剧,是上海歌剧院编剧王树元编的,要把话剧改编成京剧,就要重新在剧本上作很大的改动。当时,北京京剧团的编剧力量比较薄弱,于会泳与我商量,我马上同意把原上海歌剧院王树元调到北京,重新改写京剧剧本。剧本写完后,主角柯湘的演员非常难找,江青点名要上海京剧团的杨春霞来演,于会泳打电话给我,说江青有这个意思,于是我赶紧批淮杨春霞和她的丈夫“借调”到北京,是长期调去,由她主演《杜鹃山》,这样就一炮打响。

另外,上海也要搞新的现代京剧,上海有个剧本叫《螺号长鸣》,由《智取威虎山》剧组主攻,他们的剧本搞好后,于会泳把它送给张春桥和我来看。一九七二年,张春桥回上海时,特地在丁香花园接见于会泳,商量剧本,由我作陪。我认为《蜾号长呜》的名字不太像京剧,建议改名《盘石湾》,张春桥表示同意,于会泳也接受了。《盘石湾》由童祥苓担任主角,主要反映沿海民兵与美蒋特务的斗争,也很快通过,并拍成彩色电影在全国放映,在搞戏的过程中,我与于会泳的接触密切,找感到在抓戏方面,他确实是江青的得力助手。他坚定不移地贯彻江青的意图,没有见到过像他那样忠诚于江青意志的人,而且,他搞起来废寝忘食,从修改文学剧本,设计唱腔,到舞台美术,舞台监督等,什么都要亲自上阵,还要当导演。江靑对某一方面有指示的话,他都要不遗余力地贯彻、落实,结果就形成了这样的局而:样板团听江青的,搞创作听于会泳的。江青的意图下来后,落实时要听于会泳的。

在现代京剧《海港》的修改过程中,江青收到一封观众来信,说戏中有个反面角色叫钱守维,在粮仓的粮食包里放玻璃纤维的情节不合理,他说,钱守维是阶级敌人,但在粮包里放玻璃纤维不会毒死人,没有危险。江靑也不懂,她一看观众提出意见,就下命令修改,要把玻璃纤维改成别的东西,比如放毒。于会泳得到江青的旨意后,急急忙忙地从北京赶到上海修改剧本,我把他安排在东湖招待所主楼最好的套房里,还关照在伙食等方面都要给他特别的照顾,所有费用由我们市委招待处负担。

于会泳在这个套房里,几天几夜查资料,打电话,请教专家,想出各种“毒药”来替代玻璃纤维,可是那些“毒药”不是有颜色,就是有气味,或是很容易挥发,毒气太严重,不可能混在粮包里出国的。于会泳搞了几天后走投无路,就向在上海的张春桥、姚文元汇报,姚文元对江青的意图也是跟得紧的,他也派人到上海玻璃纤维厂专门召开工人座谈会,听取工人的意见,我到东湖招待所去看于会泳,看他真是急得团围转,茶不思,饭不香,谈话的内容都是有关戏里究竟放什么“毒药”的问题。

《海港》原来的情节,钱守维在粮包里放玻璃纤维的目的不是为了毒死人,目的是为了损坏我国出口货物的声誉,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如果改成投毒的话,与原来的意图不相符,情节的处理过头的话,反而起副作用。我和姚文元讨论后,意见比较一致。但是,要改情节的指示是江靑下达的,为了慎重起见,我们把讨论的意见单独向张春桥作了汇报, 张春桥也被于会泳三天两头的请示搞得头脑发胀,他看我和姚文元有一个共同意见后,明确表示,于会泳设想的几种投毒的方案都不可取,还是维持原来的情节为宜,张春桥说,江青那里由他负责去商量,于会泳这边要我与他谈,提出一个复原的方案。

我得到张春桥、姚文元的指令后,又赶到东湖招待所,只见于会泳蜷缩在沙发里、脸色灰暗,嘴唇没有血色、眼睛里充满血丝,精神萎靡。小书桌上放满了稿纸,嘴里念念有词地说什么什么毒药,看他这样下去,真要发毛病的。我把与张春桥,姚文元讨论的意见向他作了详细的传达,看得出他内心也是赞成我们的看法的、但他嘴里说:“这是江青同志的指示啊”,放不下来,说明他山穷水尽的时候,还不肯松口,那天我离开以后,他居然心力交瘁昏倒在房间门外的地板上,幸亏服务员及时发现,找医生急救,才把他救过来。从这件事可看出于会泳对江青的指示到了何等忠诚的程度。最后,经张春桥向江靑说明,江靑也同意维持原状,决定不改了,于会泳苦苦折腾了一阵子后,终于放下了一个很重的精神包袱。

由于于会泳在搞样板戏的过程中忠诚执行江青的指示,江青对他非常信任,江青知道于会泳身体不太好,经常开夜车,多次地把自己吃的补药、进口药给他吃,让他补养身体。于会泳当然很感动,他还舍不得吃,把一包葡萄糖专门从北京送给“南京路上好八连”,说这是江青关爱革命样板戏文艺战士的象征,“好八连”把它放在展览会上展出。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