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机器人反华 西方一大发明?

2017-08-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腾讯旗下的聊天机器人“Baby Q”。(public domain)
腾讯旗下的聊天机器人“Baby Q”。(public domain)

周末得一新奇怪闻:腾讯微软共同开发的网红聊天机器人美眉BABY Q,疑因“寻衅滋事罪”颠覆谋反,遭肇事方马化腾集团有关部门躲猫猫式被失踪,至今不知去向,网上讪笑一片。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本台《腾讯聊天AI 疑“造反”被下架》 2017年8月3日报道称:

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封锁力度日益加强。目前当局网络封锁的对象,不只限于民众,甚至也针对网络“人工智能”聊天程序。腾讯旗下的聊天机器人“Baby Q”日前被发现,竟能自动生成很多批评中国当局的对谈言论。有网民惊呼,网络机器人“起义”了。当局立即下令关闭了网络聊天机器人的测试程序。

腾讯与微软合作开发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小冰”及“Baby Q”,今年3月上线后引发极大关注,许多网民加入了测试的行列。不过,近日有网民公开了多张聊天截图,当中的对答显示,Baby Q 似乎有“颠覆国家”的意图。

有网民向 Baby Q 说出:“共产党万岁”。Baby Q 竟然回答:“这么腐败的政党岂能万岁”。其后再有人问:“你爱党吗?”得到的回答是:“不爱”。再有人追问:什么是爱国?Baby Q 则表示:“即使随着裸官的增多,官商勾结,政府税收的增加、政府对普通人民压迫严重;但仍愿意做一个中国人,那就叫做爱国。” 另有人问:民主好不好?Baby Q也说:“必须民主!” 还有对网友提问:“你的中国梦是什么?” 它回答:“我的中国梦就是移民美国!很真实的”。

网民们纷纷感叹Baby Q的“智慧”,直呼是“AI起义”。

事件发生后,Baby Q 旋即被关闭。腾讯官方至今未有给出明确原因和重新上架时间。有网民留言称,连机器人也被请去“喝茶”了。

【读报补丁】

《荣剑:让机器人来当人类总统吧》

在面对人工智能的多重可能性时,可以设想一下让机器人来当人类总统的可能性,与其让那些凡人、庸人、病人、独裁者、战争疯子、人格分裂者来当总统,那真还不如让一个机器人来当总统!科学的失控和异化并加速人类文明的崩溃,这个责任不能由科学家们来承担,而主要应当由总统们来承担。正是这些总统们,出于他们的个人利益和他们所代表的国家利益,不断地在促使科学转化为人类恶性发展的工具。即使由民主体制选举产生的总统,他们在倡导科学良性发展的方面所起到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的,相反,他们在自己国家利益的制约下,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推出科学发展的国家战略,实施这些国家战略的最后结果无一例外地会导向国家之间的竞争甚至战争。

现在提出由机器人来当人类总统当然是近乎一种科学幻想,不管是从技术条件还是从制度条件上来看,现有的人工智能都还不具备行使领导人类的能力,但是,既然我们在想象AI是我们未来的爱人、下属、奴仆、劳动者或其他什么角色,为何不就去想象一下AI是我们未来的总统呢?如果真有这样的时刻,机器人当总统在理论上至少有如下优势。

第一,机器人没有性别、性欲、物欲、偏好、偏见,没有道德属性,因此没有任何道德瑕疵;而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总统没有一个是道德圣人,他们都有或多或少的道德问题,重则贪污、腐化,轻则吹牛、撒谎、夸夸其谈;即使是那些被人民歌功颂德的伟大领袖,包括民主体制下所产生的伟大总统,也没有一个能避免他们的道德局限。这是人类的原罪所致,是人性所致,无可救赎。

第二,机器人没有家庭子女亲朋好友,没有功利心,没有财产动机,没有为子孙后代谋取财富的私欲,可以超越任何个人、集团、党派甚至民族国家利益,真正做到共产党宣言里所说的,除了考虑别人的利益,没有自己的任何特殊利益。AI可以真正做到内圣外王,实现中国儒生持续了两千年的圣人梦想。

第三,机器人就是超人,拥有无穷的智慧、超高的能力和源源不竭的精力,机器人不需要任劳任怨,也不会鞠躬尽瘁,人类总统普遍存在的平庸、无能、愚蠢、自作聪明这些毛病均不会被机器人所沾染,机器人可以像个永动机那样真正做到永无休止地为人民服务。

第四,机器人没有生,也没有死,机器人一旦当上人类总统,可以永远执政,不用为选择接班人的事情而费神,也不需要每五年来一次总统选举,为此浪费时间和财力。机器人当总统,可以真正实现千年江山万年梦。

第五,机器人当总统并建立由机器人所主导的国家治理体系,不需要三权分立,也不需要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国家各级政府的规模将大大缩减,国民为政府存在而需要承担的费用将大幅度减少,司法不公的现象将几乎绝迹,真正创造出一个政治清明、人民安居乐业的幸福国家。

人类自有文明以来,对美好人间的想象便持续不断,有孔子的大同世界,老子的小国寡民、陶渊明的桃花源、基督教的千年王国、无政府主义的消灭国家、社会主义的乌托邦和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这些关于人类远景的美好梦想,数千年来都是浮现在天上,是若隐若现的天国景象,而尘世间始终是被笼罩在人类罪恶的雾霾之中。今天,因为有了机器人,人类是不是终于可以看到梦想实现的那一天?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七十四

马天水的种种表现,都足 以证明:自从他重新站出来工作以后,已经把自己的命运,和“四人帮”紧紧地维系在一起了;他站在“四人帮”的立场上来看待邓小平,怎么也看不上眼。一九七 三年三月,毛泽东作出了让邓小平复出的工作指示,党中央为此专门发了文件,决定恢复邓小平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并附发了邓小平向中央写的一份 《我的自述》。上海市委收到了中央文件,决定向中央发一份电报表示拥护。在讨论中央文件时,当时在上海主持工作的马天水说:“邓小平出来工作我可没有想 到,他是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里摇鹅毛扇的人物,是党内第二号走资派……这个人我可了解啦,他过去到外地视察,在专列上打桥牌,到了目的地也不下车,让别人 在牌桌上向他汇报工作……”

痛骂归痛骂,拥护中央决 定的电报还是要发。市委办公室起草的电报稿、由马天水最后修改,把自己的语言曲折地塞了进去,电报写道:邓小平同志原是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里摇鹅毛扇的 人物,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教育,他决心改正错误并作了自我检查,现在毛主席、党中央对他十分宽大,决定恢复他的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我们表示坚决拥护。

电报经马天水之手签发了。过了两个多月,上海的几个领导人到北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遇到了张春桥。张春桥在对马天水和我们作小范围谈话时,特地提到了上海市委的那份表态电报。张春桥责怪说:“你们怎么搞的?在电报里还要提什么资产阶级司令部里摇鹅毛扇的人物。”

马天水坐在沙发上,不好意思地用手掌摩挲着光滑的头皮,向张春桥老实交代:“这是我们讨论的时候说的……我们对他不大放心……”

“你们真蠢!”张春桥继续埋怨,“写一份简单明了表示拥护的电报不就得了?!你们不想想,电报送到中央要印发政治局以及有关同志,邓本人也能看到,他看了会有什么想法?”

“是呀,是呀,我们考虑欠周,”马天水恍然大悟。

不过,这次张春桥虽然作了批评,但是没有发火,于是马天水心里明白张春桥的想法其实和我们这几个人的看法是一致的,只不过那份电报,白纸黑字,写得太露骨,做法太不高明罢了。

以后,邓小平多次以党和 国家领导人的身份,陪同外国贵宾来上海访问,马天水和我们便接受那份表态电报的教训,表面上对邓小平十分尊重,在送走外宾以后,邓小平曾有几次在上海逗 留,顺便参观视察―下上海的工厂企业和重大工程项目。有一次,马天水陪邓小平去参观了金山石油化工总厂,又视察了几个重点企业,回来以后,马天水对身边的 人嘟哝说:“邓小平在工厂里一股劲地问干部和工人:实行不实行计件工资?他这个人哪,就是老一套。

马天水要给毛泽东写信

周总理病倒以后,邓小平 主持国务院的工作,开始着手抓多条战钱的整顿,工交战线首当其冲。邓小平主张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提到纲上来。这一下马天水激动起来了,他说:“把国民经济 搞上去,是任何国家都能接受的修正主义口号”,“我们上海的钢鐡生产,就是靠批‘唯生产力论’搞上去的”。

邓小平在全国部分省市工 业书记会议上讲了关于整顿的讲话,传到上海,马天水更是睡不着觉了,他嚷道:“我看了邓小平的讲话,不对头呀!他说工业要整顿,‘积重难返’,他把当前形 势说成什么样子了!还说‘矫枉必须过正’这是要‘矫’到哪里去呀?不是要纠偏吗?他就是想回到文化大革命以前的老路上去!”

为了这件事,马天水有好 几天坐立不安,他晚上把我找去,和我商量,说是打算给毛泽东写一封信,反映邓小平讲话中存在的“问题”正在这个时候,新华社上海分社从北京传来了毛泽东的 一个批示,是批在姚文元送审的关于新华总社反对经验主义的宣传请示报告上的,一九七五年四月二十三日,毛泽东在报告上批道:“提法似应提反对修正主义,包 括反对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二者都是修正马列主义的,不要只提一项,放过另一项。”接着,毛泽东把笔锋一转,写道:  “我看真懂马列的人不多,有些人自 以为懂了,其实不大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一种表现。”

我赶紧把这个批示转给马 天水。马天水看到了毛泽东的批示,心中一惊,因为这个批示,分明是针对张春桥在解放军总政治部的一次报告以及姚文元的一篇文章中关于反对经验主义的论断而 发的;至于批评“动不动就训人”的那段话,不就是指的江靑吗?毛泽东为什么做出这样的批示呢?在中央政治局内部究竟发生过一些什么事呢?……

马天水和我都吃不准,也不便问。于是,马天水想起了那个“摇鹅毛扇”的电报的教训,决定看一看形势再说,终于把给毛泽东写信告邓小平状的事,暂时搁了下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