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度蔡

2018-08-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蔡英文光顾洛杉矶85度C,挑起两岸敏感神经,台资企业被迫选边站,成了「夹心饼干」。(截自民进党立委蔡适应脸书)
蔡英文光顾洛杉矶85度C,挑起两岸敏感神经,台资企业被迫选边站,成了「夹心饼干」。(截自民进党立委蔡适应脸书)

85度C,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甜品连锁店,因台湾的女总统蔡英文的莅临扬名国际,被网民昵称85度CAI。这一切全仗中国大陆一中五毛网闹的鼎力相助。】

本台报道:台湾总统蔡英文8月12日过境美国时前往来自台湾的面包蛋糕连锁店85度C在洛杉矶的一家分店参观,她为店员签名并收下了该店的一个“礼包”。随后,在中国大陆有五百多家分店的85度C成为中国追打的对象,不但遭到网民指责为“台独企业”并发起抵制,官方媒体也刊文对之进行批判…甚至一些地方政府还以“检查”的名义勒令其停业。

 

【读报补丁】

《抵制85度C就是爱国?这名大陆人说:是祸国殃民!》 联合报

85度C风波馀波盪漾,造成两岸紧张对立。一篇标题为「用谎言煽动搞死85度C暴露了一些人的流氓本性」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在大陆网路论坛引起讨论。作者指出,如果放任抵制85度C这样的爱国行动,中国还需要对外开放吗?「如果这就是爱国,我倒要大喝一声:这纯粹是祸国殃民!」

这篇原创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远见时评9」,作者为「程坦」,简介自称为理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曾任职中央国家机关,央企二级公司一把手;后任多家外企、民企、上市公司高管;现为上海某法律谘询事务所主任、合伙人。

这篇文章表示,台湾领导人过境美国,严重伤害了无数大陆人民的感情,媒体严词批判,完全可以理解并表示支持。实际上,身为一名大陆人,也不敢不表示支持。可是,大陆某知名媒体编造显而易见的谎言,并以耸人听闻的标题「蔡英文一把搞死这个猛赚大陆线的台企」,煽动大陆民众抵制一个台资企业,这个文章迅速佔据了这两天新浪等大陆知名网站的头版重要新闻,令我相当不以为然。

文章指出,这篇报导主要指控台湾领导人过境美国时,走进一家在美台企的饮品店85度C,受到店员们的热烈欢迎,而且店裡送给了台湾领导人一个事先精心准备好的大礼包,因此,这家主要收入来自大陆的台湾企业站到了支持台独的那一边。

文章认为,平心而论,台湾领导人走进一家台资咖啡店,员工们热烈欢迎,应该是情理之中,我们的乡镇长和省市长正式出行,也经常享受同样的待遇。这样的人之常情,实在没必要拿放大镜去寻找他们的反动动机。

至于该店送出的所谓「精心准备的大礼包」,文章表示,媒体都应该非常清楚,台湾的法律禁止政治人物接受任何企业和个人赠送的价值超过新台币100元的礼品,怎麽可能在镁光灯下,公然接受精心准备的大礼包?

文章指出,事实上这是85度C店裡的一名员工,激动之下拿出店裡的吉祥物巴布萝麵包抱枕,希望得到蔡英文的签名,而签上名字后,也就交还给这个女员工。

至于「饿了麽」、「美团」等平台将85度C的产品下架,文章认为,这些平台以虚假的「爱国」理由将店家产品下架,除了暴露这些平台的无知、无耻,还应当承担违约的民事法律责任。

文章认为,如果放任这样的爱国行动,中国还需要对外开放麽?不需要继续对外开放了,回到闭关锁国、饿死人的时代就是爱国?如果这就是爱国,我倒要大喝一声:这纯粹是祸国殃民!

作者在文章最后说:「我在这件事上的立场非常清楚,每个正直、善良的爱国者不是要抵制85度C,而是要抵制那些煽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虚假新闻,抵制那些损害中国对外形象、破坏中国改革开放的流氓行为。」

 

铜锣湾书局

侦探小说《红旗袍》作者裘小龙【美】

第二十六章

 

结完账走出小吃店,陈超又抬头看了一眼门口那副对联。那句“吃才是真”的横批既诙谐幽默又引人深思。

“其实嘴也不单单是用来吃饭的嘛,”店主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道,“嘴的两大功能,吃饭、说话。人嘛,每天吃的饭食有好有孬,说起话来也有真有假。”

“嗯。您的话让我想起《红楼梦》里的一副对子……”

“我知道您说的那个,好像是什么太虚幻境里的来着?”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陈超说道。

“对对对,就是那个。您真有学问,肯定是个大律师什么的吧?”店主看到了陈超手中的皮夹。

这个皮夹是意大利货,顾先生送给他的礼物。真讽刺,昨天在夜总会,碧玉也是看到了这个皮夹才觉得他像个律师吧。

“《红楼梦》里好多地方都是一语双关啊,”那店主说道,“就连那里边儿的人名都是这样。就拿贾宝玉来说吧,贾宝玉,假宝玉,不就是假的宝石嘛。还有那个甄士隐,甄,不就是真嘛……”

听到这里,陈超忽然一惊。

他连忙回到店里坐下,打开皮夹,拿出一些资料。他去度假村之前曾收集了一些西九区房地产案的材料,跟红旗袍案的放到了一起。前几天他匆匆忙忙赶回上海,都没来得及细看。

他抽出一张关于律师贾铭的材料,细细阅读起来。

材料很简略,主要关注的是贾铭跟政府作对的行为。其中提供的实际证据很少,只提到这个贾铭童年不幸,“文化大革命”时父母双亡,甚至连他父母的姓名都未提及。

但这些已经足够让钟保国认定,他接手西九区案是为了报复。

陈超将阅读的注意力转向了贾铭最近几年的个人生活情况,内容依然很简略,尽管他接手的案子很有争议,可能是他一直都很低调的原因吧。材料上说祖父留给贾铭价值数百万元的美国股票,使他成为本市著名的钻石王老五之一。所以他的婚恋之事备受关注。甚至有人质疑他的性取向。事实上他有过女朋友,是个模特儿,不过他们已经分手了。那模特儿姓夏,比贾铭小十五岁。

看到这里,陈超掏出手机给白云打了个电话。

“白云,你认识一个姓夏的女模特儿吗?”

“姓夏的,你说的是夏季吧?我不认识她,但是她在风月场上挺有名的。她早就不当模特儿了吧,据说在金色年华洗浴中心有股份。她应该算这行里混得不错的了,所以我也有些耳闻。”

“洗浴中心?”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洗浴中心、按摩房里的那点儿事儿……不过这个夏季应该只是参与经营。”

陈超想起自己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夏季”这个名字。对了,在新世界集团组织的选美比赛上。那次比赛,陈超因为出版过诗集而应顾先生邀请参加了评审团。当时这个夏季也是评审团成员。两人在比赛评审过程中没说几句话,在那之前更是不相识。

“谢谢你,白云。我回头再打给你。”陈超挂断了电话。他看到老范正拿着一个信封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老范,您能再告诉我一次梅老师儿子的名字吗?”

“啥?哦,应该是小真吧。他可能是叫明真,要么就是明小真,好像梅老师有时也叫他小佳,我也记不太清了。你也知道,爹妈称呼自己孩子的时候一般都在名字前面加个‘小’字。”

“是啊,我母亲也经常叫我小超呢。”

“你想说什么?”老范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咱们中国人的名字通常都有些特殊含义。比如说这个‘明真’,倒过来就是‘真名’了。如果有人叫贾铭的话,没准他的意思就是说自己的名字是假的呢。”

“陈队长啊,你到底想说啥?”

“那个叫明真或者明佳的小男孩儿,会不会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贾铭’了呢?”

“咱们中国人改名的时候很少会改姓。不过你要说梅老师的儿子这么干了,我还真信。对他来说,过去的一切都是痛苦的回忆。也许他为了忘记过去,改头换面,会改个让别人都认不出来的名字也说不定。可你刚才说的那个贾铭又是谁啊?”

“现阶段我这也只是个猜测。”陈超决定换个话题,“哦,您把照片拿来了。”

老范从一个信封里拿出一沓照片递了过来。这是一沓黑白照片,从不同角度拍摄了梅老师的死亡现场。但有些照片明显对焦不准,看起来并不十分清晰。但照片上的一切依然令人震惊。一具苍白的女尸,赤裸裸地躺在脏兮兮的水泥地板上。陈超不禁想起梅老师身穿旗袍和他儿子的那张合照……

就像写诗一样,一旦两种意象合二为一,往往会给人带来一种全新的启示。虽然暂时还未能全部领会这一启示,但陈超确信他现在的方向对了。

“老范同志,真不知该怎么感谢您。”

“我当时是以一位警察的身份拍摄这些照片的,”老范的语气忽然显得有些凝重起来,“但是我很快意识到没人会介入调查。谁愿意花闲工夫去查这样一个出身不好的女人是怎么死的?再说我也不希望她的裸照被传得路人皆知。你肯定能明白我的苦心。”

“您是一位有原则的老同志,”陈超说道,“今天能认识您是我的荣幸。”

“‘文化大革命’之后,我也想过重新调查那件事。可没有物证,也没有人证,我又能怎么办呢。虽然说梅老师的死那个老田脱不了干系,但从技术上说这根本算不上谋杀案。”

“您说得没错。”陈超应道。但他想不明白,老范为什么要说这些呢?

“你说梅老师的儿子可能改名了,我认为你也许是对的。他想忘记过去的一切,这也是他卖掉明府老房子而且再也不回来的原因。”老范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当时没帮上梅老师的忙,如果我跟你讲的这些事情再对她儿子不利的话……”

“目前的一切都仅仅是推断。您对我讲述的那些情况不会被拿去针对梅老师的儿子,”陈超说道,“那并不是犯罪,而是他在那个特定年代的遭遇。”

“谢谢你,陈队长。”

“老范同志,我有个请求。我能借用一下这些照片吗?我保证不会对任何不相干的人展示它们。用完马上还给您。”

“拿去就是了。”

“谢谢您,您真的帮到了我很多。”

“不,你不用谢我,”老范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真正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