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亿万富豪送我回家……

2018-09-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8月31日“京东”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美国涉嫌性侵被捕,9月1日下午获释。(AP图片)
2018年8月31日“京东”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美国涉嫌性侵被捕,9月1日下午获释。(AP图片)

据报,京东一哥刘强东涉嫌一级性侵遭美警方捉放。目击证人称,倭人餐厅酩酊晚宴后,是哥开车送她回的学生公寓……

这一涉嫌性侵的丑闻于刘强东而言并不是第一次。维基百科刘强东词条——悉尼事件:2015年12月26日,刘强东在其澳大利亚悉尼的公寓中邀客举行了一场派对。在派对后,一名派对上被灌醉的女性被另一派对客人徐龙伟(音译)带回徐的酒店房间性侵。徐龙伟被判七项罪名成立。刘强东没有被控任何罪行或不当行为。刘强东曾通过律师申请不公布他的身份,理由是可能让他的婚姻和生意受损害…刘的律师向刑事上诉法院上诉,但被拒绝。媒体随后公布了他的名字。

 

【读报补丁】

 

《消息称刘强东被捕前夜曾与报案女子等人聚餐》外媒相关消息综述

综合外媒报道:《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刘强东案报案女子是在明尼苏达大学上学的学生,8月30日晚,该女与刘强东出现在当地一家名为〝Origami〞的日本餐厅内,并且两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Origami餐厅工作人员克里斯透露,刘强东一行吃饭共20人,晚上6点半到店,侍应生为他们拼了桌子,一边可以坐10人。但由于场地空间有限,实际大桌仅仅坐了16人,另外4人单独坐。大桌处于一个开放空间,没有屏风。

一行一共有4名女生,但大桌上只有一名女生,坐在刘强东旁边靠墙。另外3人都在小桌上。20人中大部分都是中年男子,没有西方人面孔,看起来都是亚裔。

令侍应生很惊讶的是,一行人自己就带了16瓶白酒,又点了很多啤酒。桌上声音很大,侍应生观察坐在靠墙的女生整个过程都十分安静。侍应生观察到桌上有一定的劝酒行为,但整体上所有女生都没怎么喝酒。

但北美媒体取得目击证人爆料称,晚宴上,报案女生被安排坐在刘强东旁边,还一直被灌酒,晚餐结束之后,刘强东用私家车送该女回家,据该女称她曾尝试下车未果,路上刘强东曾提出带她回自己居住的酒店,她拒绝了,要求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

当晚11时许,刘强东送她到家门口时,遇到一个正在遛狗的中国邻居,该邻居看到二人互相依靠,举止亲密,无法判断女生是否在反抗。

刘强东当晚在该女生寓所被警方带走后,在警局或监狱录了口供。根据警方公开的信息,刘强东案件的公开警方报告提交于9月1日凌晨0点51分,之后的凌晨1点25分,口供上传完毕。

目前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所涉及的指控为性犯罪五级中的一级强暴罪。

据彭博社报道,刘强东是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的学生,并在明尼阿波利斯完成了和清华大学合作开设的工商管理博士项目(DBA China)。

另据报导,由于刘强东已回国而且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如果当地警方指控刘强东并对其进行逮捕,美方可透过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抓捕嫌疑人。

 

铜锣湾书书局

侦探小说《红旗袍》作者裘小龙【美】

 

第二十八章之二

 

 

于光明说道,“万一他要是再杀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又传来一阵敲门声。这次是夏季。她走进房间,手上挎着一个竹篮。

“二位还没用午餐吧?”

竹篮里装着几盘精美佳肴:茶叶虾、猪肉炖鱿鱼、烧汁牛蛙腿,一盘说不上名字的青菜,另外还有两小碗看起来像是汤面的东西。

“夏小姐,您想得真周到。”陈超说道。

“哦,对了。还有一件东西要给你,”说着,夏季往陈超手里塞了个小信封,“送你一张贵宾卡,以后要多多来捧场哦。”说完,她莞尔一笑,转身离开了。

信封里装得当真是贵宾卡吗?于光明有些怀疑,但他并不打算过问。

“这粉丝真不错,就是短点儿,得用勺吃,”于光明说道,“头儿,你怎么认识她的?”

“你啊,真是个土包子。什么粉丝啊,那是鱼翅,这一小碗就值五六百块呢。”陈超笑道,“我怎么认识她的?告诉你吧,这位夏小姐是整个线索的关键一环啊。”

“你说什么?”

“她是贾铭的前女友。他们分手就是因为贾铭的性无能。”

“这就是说,刚才的那些推断,基本上可以被认为是事实了?”于光明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碗放回到桌上,“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把那些姑娘的衣服都脱光,却不与她们发生性关系了。那我们还等什么啊,头儿,这都星期四下午了!”

“明天上午西九区房地产案就要庭审了,”陈超说道,“在这个时间点上,如果我们贸然抓捕贾铭,会被人们看做对西九区案庭审的阻挠。”

“等等……明天那件案子就要开庭了?”

“没错,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西九区案的政治影响很大。无论我们手上是否掌握确凿证据,一旦我们现在就抓捕贾铭,肯定会被人们看做政治阴谋。再者说,我们也可以利用这一点。因为明天的案子非常重要,贾铭作为辩护律师肯定也很紧张,应该不会按原定计划继续作案。”

“是啊,如果我们不能提供确凿证据,那么肯定会有人为他鸣冤叫屈。”于光明说道,“不过我想我们应该想办法拖住他,至少二十四小时,这样可以确保他今晚没时间去作案。说实话,我对西九区案几乎一无所知。所以这事儿让我去办吧,回头上边即便怪罪下来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不,今晚还是我来拖住他吧。有个办法之前从来没试过,我觉得这次值得一试。如果我的方法没能奏效,你再来干。毕竟,这两件案子我都不是官方负责人……”

“你说啥呢,头儿?”于光明打断了他,“无论你干啥,都得算我一个!”

“哎,你也有事要做啊。还记得上次全国劳模案里咱们玩的那个‘违章停车’把戏吗?”

“记得。难道你让我去查他的车?”

“我今晚先拖住他,然后你把他的车拖走,详细搜查。你们家老爷子会帮你的,我跟他老人家打好招呼了。”

“可如果我在他车里找不到什么线索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陈超说着,打开了夏季塞给他的那个小信封,“这个就是贾铭办公室侧门的钥匙。哦,还有停车位的地图。”

“她居然把钥匙给你了?”于光明吃了一惊。佩琴说陈超不会跟女人相处,但他的确有一套对付女人的办法。

“如果你在他车里找不到什么,那就开着那辆车去他办公室,门卫认识他那辆车,肯定会放你进去的。按照这张地图,你把车停到他办公室旁边那个空地上,从侧门进去,没人会发现你的。”

“好的,这不是问题。那你准备怎么拖住贾铭?”

“我会约他去衡山路的一家饭店,这是地址,”陈超掏出纸笔把地址写给于光明,“在那儿部署一些便衣警察,让他们等我的命令。没有命令不要轻举妄动。”

“贾铭真的会赴约吗?都已经是星期四下午了。对于今晚的计划和明天的庭审,他肯定有应对方案。”

“问问就知道了。”陈超掏出手机,用免提扩音的方式拨通了贾铭办公室的电话,“您好,贾律师在吗?”

“我就是,您有事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自信满满的声音。

“贾先生您好,我是上海市公安局的陈超。”

“哦,陈大队长啊!久仰!我能为您做点儿什么呢?”贾铭的话音里明显带上了一丝讥讽,“我所料不错的话,您是为西九区房地产案的事儿找我吧。很不巧啊,明早就要庭审了。您怎么不早点儿打来啊?”

“不,您误会了。那是您操心的案子,跟我没关系。我想求您帮忙的事与那案子毫不相关。”陈超说道,“我最近在写一部小说,需要大量法学和心理学方面的资料。我听说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今晚想请您共进晚餐。”

电话另一端忽然沉默了。贾铭一定在犹豫是否接受邀请。于光明有些坐不住了,贾铭的沉默让他有些不安。

“您过奖了。”沉默之后,贾铭开腔了,“只是很不凑巧,今晚我可能没时间。我得为明天的庭审做准备。”

“别啊,贾先生。庭审就是走个形式,这一点儿大家都心知肚明。还用得着准备吗?我的那本小说可是十万火急啊,马上就到交稿日期了,得请您给我参谋参谋。要是写得根本不靠谱,那出版了还不得丢人啊。”

“那明天晚上行吗?我请客。有机会认识陈队长也是我的荣幸。”

“听我说,贾先生,我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才决定今晚约您的。有些人能等到明天,有些人等不到。”陈超说道。

“明天就要开庭了,在今晚这个特殊时间段,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何况国内外媒体都密切关注此事,有些人今晚会很忙的。”贾铭说道。

在于光明看来,陈贾二人貌似开始互相暗示了。只是这些话只有他们自己听得懂。

“呃,说到这个媒体的关注,我想我这本小说会比您手上的案子更吸引记者们的眼球呢。另外我还有一些与故事密切相关的照片,有一张曾经以《妈妈,咱们去那儿吧》为题刊登在《中国画报》上。那照片是……哦,六十年代初拍摄的,拍得非常棒。”

又是一阵沉默。

陈超忽然提到那张照片的事,似乎让电话那头的贾铭一时呆住了。

“那照片拍得非常棒。”陈超故意又说了一次。此刻的他,仿佛牌桌上胸有成竹的玩家。

“你手上都有些什么照片?不止杂志上那一张吧?”

这应该是贾铭下意识的反应。无论陈超手上到底有些什么照片,他都想知道它们之间的关联。于光明拿出一支香烟,在桌上弹着,像是牌桌边全神贯注的观战者。

“专业摄影师通常都会拍个一两卷胶卷,然后再选择要发表的照片吧。”陈超并没有直接回答贾铭的问题,“来吧,今晚我会拿给您看的。放心吧,吃个饭而已,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误不了您的大事儿。”

“您保证不会影响明天的庭审吗?”贾铭问道。

“我保证。”

“那好吧。晚上在哪儿见面?”

“我正在找地方。得找个僻静所在,咱们才能安静地谈一谈。我秘书正在打电话预约呢,”陈超说道,“五点钟在衡山宾馆前见面吧。我今天下午在那附近有个会。我听说那边有不少饭店。”

“那好,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陈超对于光明说道:“我就知道他非常迫切地想看那些照片。”

陈超的话音里带着无比的兴奋。但于光明却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在宾馆前见面,而不是直接去那家饭店呢?”

“如果直接说去老洋房饭店见面的话,他可能就不来了。其实我也不想太过于惊动贾铭。”

说罢,陈超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这次他的手机依然是免提扩音模式。

“老陆吗?我想请你帮个忙啊。”

“哥们儿你有事就说呗!”接电话的是陈超那位开饭店的华侨同学老陆。

“你认识衡山路老洋房饭店的经理吗?”

“认识啊。”

“今晚帮我在那儿定个包间吧。记住,一定要一个能看到洋房后花园的包间,我要在那儿见个人。这事儿很重要,人命关天!”陈超补充道,“可能要占用很长时间。别管超时还是什么额外服务,一切开销我都包了。”

“没问题。需要的话你用一宿都行,我来办。”

“谢谢了,老陆。我就知道你办事儿靠谱。”陈超说道。

“客气什么。再说了,你不是说这事儿人命关天嘛!”

“还有,你不是美食家么。帮我准备一些‘残忍’的菜,越折腾越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哎哟喂,这事儿听起来越来越带劲了!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我会亲自带一些生猛的食材过去的。”

“那就晚上在那家饭店见。”说罢,陈超挂断了电话,拿起一条毛巾擦额头的汗。

“残……残忍的菜?”于光明问道。

“前阵子在一次酒席上,有一道非常残忍的菜可把我吓得够呛。今晚该吓吓咱们这位大律师了。”

“头儿,你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不用担心,”陈超似乎仍在回忆那所谓残忍的菜,      “哦,对了,上周佩琴不是从一个陪酒小姐那儿了解了一些情况吗?”

“是的。录音资料我夹在一个包裹里寄给你了。”

“我听了。她干得不错,让那个陪酒小姐说出了不少情况。我之所以要给贾铭讲个故事,灵感就是从那儿来的。”

于光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决定不再多问。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位领导兼搭档总是神神秘秘的,这种个性有时甚至有点儿惹人烦。直到现在陈超也没把之前的“人间蒸发”解释清楚。不过此刻并不是纠结于这些的时候,于光明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从现在开始,不能让贾铭离开视线一分一秒了。

于光明起身刚要离开,就被一阵敲门声吓了一跳。他把门打开之后,却发现白云站在门外。

白云对于光明笑笑,闪身走进房间,对陈超说道:“陈大队长,需要小女子为您做些什么?”

“那件在城隍庙买的红旗袍还在吗?”陈超问道。

“当然了。你给我买的,我肯定会好好保存着。”

“那今晚带着那件旗袍跟我去一趟老洋房饭店。你知道那家饭店在哪儿吗?”

“知道,衡山路嘛。”

“很好。你可能得在那儿待很久,没准待一宿呢,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给你当小秘都行。”白云果真如小秘一般只答不问。

“不不不,扮演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到了那儿我再给你解释吧。”

“那我几点到?”

“大概五点吧。哦,你得先回家拿那件旗袍,不好意思我把这事儿忘了。老陆今晚也会过去。”

“很不错嘛。你就像个大将军一样发号施令,这洗浴中心都成了你的中军帐了。”白云离开之前,笑着对陈超说道。

陈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得先去照相馆,”陈超说道,“今晚就看咱们的了。”

“头儿,前几天你一直在琢磨这些事儿吧,”于光明为之前自己对陈超的态度表示着歉意,“看来你玩失踪那几天把一切都想明白了。”

“也不是,其实主要是昨晚才想明白的。我昨天一宿没睡,跟个孤魂野鬼似的在衡山路上逛了一宿。”

也许于光明永远看不透他的这位领导。但他深知,即便再古怪,陈超也是个有良心的、认真尽责的好警察。所以说,当陈超的搭档还是很有意义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于光明离开了洗浴中心。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