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革命颜色大围剿香港揭开序幕(下)

2014-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示威者抗议香港政改方案,要求“一人一票真普选”。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示威者抗议香港政改方案,要求“一人一票真普选”。 (法新社资料图片)

9月11日,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正式发出罢课誓言:“自主命运誓不认命 罢课重奏未来凯歌”。

至此,占中载入史册,学潮跃上龙门。

誓言开宗明义:“命运危机逼在眉睫……谁可否决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与未来?为什么北京的一百七十个钦点的人大代表可以代为决定香港人的命运?……罢课,就是推动港人反思自身命运的开始……我们绝不认命,只因为我们誓要重夺未来,自主命运!……8月31日,中国政府的当权者……强推极权国家式的选举……三十年来港人首次如此清晰要求命运自主的决议,竟被横蛮否定……一旦专制式选举通过……我们这代香港人还可以怎样自主命运?……重夺公民社会每个阵地……真正命运自主,自决前程!”

短短千字檄文,洋洋九问“命运”!

是啊,命运,遑论个体,家国,政党,时代不等,均无处逃遁地时时面对着命运释出的诘问和处处直视着命运诱发的不安,幸福感远不是一些风花雪月鸳鸯蝴蝶玩家所描绘的,每每缭绕着你我翩翩起舞。看那灯火阑珊七叉路口,“命”,正迷惑着“运”,状似“多舛”!

二百零六年前,维也纳大剧院,路德维西.凡.贝多芬《第五交响乐》的首演,一串被当时评论界形容为具有“无比凶险威胁性”的三短一长音符——那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得近乎抗旨不尊的“命运叩门声”——一蹴而成人类精神世界的永恒瑰宝。

让我们步入那俯拾皆是的“命运乐评”的联想空间:将“占中现象”假设为香港城邦公民抗命大舞台上的交响性“主题动机”,那始料未及一阵紧似一阵的“命运叩门声”……

第一乐章——辉煌的快板 Allegro con brio。音乐象征着人民的力量如洪流般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黑暗势力发起猛烈的冲击。乐曲一开始出现的强有力的富有动力性的四个音,也就是贝多芬称为“命运”敲门声的音型,这一主题是向前冲击的音乐形象,推动着乐曲不断发展,也在以后的各乐章中不断出现丶发展……具有一种勇往直前丶不屈不挠的气势,展示了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当各种乐器……相继掀起一次比一次紧张的浪潮之后,圆号奏出了一个命运动机的变体,它表达了一种必胜的信心……这是一个抒情的旋律,温柔优美丶明朗的音调与前面形成对比……在这里,严峻的命运动机退居到低音声部并以伴随形式出现,温柔的音乐里带有不安的色彩……随着命运动机的出现进入发展部……艰苦激烈的斗争又开始了……这两个主题用各种手法交替变化发展……最后,命运的动机又闯了进来,并以最强的音响不断重复,形成了发展部的戏剧性高潮……那种斗争的场面再度出现……光明与黑暗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在庞大的尾声中越来越激烈……乐章结束时,第一主题动机那强烈的音响,进一步刻画了勇于挑战的英雄性格,显示了人民必定战胜黑暗势力的坚强信心。

第二乐章——有活力的行板 Andante con moto。一首优美的抒情诗……它体现了人们的感情世界,战斗后的静思同对美好理想的憧憬互相交错,最后转化为坚定的决心。乐曲开始时,在低音提琴拨弦伴奏下,中提琴和大提琴奏出第一主题,它深沉丶安详丶优美,蕴藏着深厚的力量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紧接着,单簧管和大管奏出了具有战斗号召性的第二主题。这个主题与法国革命时期的歌曲有音调上的联系。它起初抒情而沉思……成为一支雄伟的凯旋进行曲,充满着火热的朝气,鼓舞着人们永往直前……这一乐章的尾声,对第一主题作了简单的展开,表现出从深思中获得力量,对未来的胜利充满信心。

第三乐章——谐谑曲:快板 Scherzo: Allegro。回到了动荡不安的情绪,像是艰苦的斗争还在继续……有一种向前推进的力量,但又显得有些迟疑……两个不同气质的、尖锐对置的主题轮番出现,表现了动荡不安及艰苦斗争的场面,而且每一次出现都越来越尖锐、复杂,富于戏剧性的效果……音乐自由向上伸展,乐队的音域不断扩大,力度由弱到强,调性色彩由暗到明,渐渐发展成为一种不可遏制的力量,响亮的和弦音导入光辉灿烂的最后乐章。

规模宏大的第四乐章——快板 Allegro - Presto 充满光明和无比欢乐的情绪,是欢呼胜利的热烈场面……不断高涨的音乐,像是无边无际的人群,汇成了欢乐的海洋。在接近高潮时,“命运”音型又插了进来,但它已不再刚毅强劲,倒像是对过去斗争的回忆……这个新主题,像一股巨浪从英雄心底流出,自信丶豪迈而勇往直前。庞大的尾声,响起了C大调光辉灿烂的凯旋进行曲,它具有排山倒海的气势,表现出人民经过斗争终于获得胜利的无比欢乐。

《命运交响曲》的后世乐评,因其高密度的普世性和超强度的人民性,常常犹如维基百科般的缺失着原创者和赋予读者开放编辑修改的权力。以上摘自百度百科的文字便是一例。

无独有偶,和四乐章《命运交响曲》一样的,《占中》也有着她的四部曲:签署誓约_商讨日_公民授权_公民抗命……

奥地利杰出的作家和音乐家E.T.A.霍夫曼在《命运交响曲》维也纳再次公演后的1810年,有几行几乎同样适用“占中精神”的脍炙人口乐评:

“强光射穿这个地区的夜幕,同时感到一个徘徊着的巨大暗影降临到我们头上并摧毁了内心的一切。除了无尽渴望所带来的痛,一种在欢腾呼声中燃起喜悦而后倒下逝去的痛。这痛在耗费爱丶希望和狂喜却不将他们毁灭的同时,让我们用尽所有的激情迸发出全身心的嘶喊。唯有经历了这样的痛,我们才能坚定地活下去,成为灵魂的坚定守望者。”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