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搁置 新占中不合作运动启泊 丑闻泛起 乏特首五羊城泛珠避祸

2014-10-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9.29占中(目击者拍摄)
香港9.29占中(目击者拍摄)
Photo: RFA

在坊间盛传占中式微,港府学联周五对话以求协商解决民变危机之际,风云突变!

澳大利亚媒体周三接获不署名人士爆料文件显示,香港特首梁振英上台前夕曾与该国一家企业签署过秘密协定,并得到5000万港币报酬。

一石激起千层浪。以下是一组相关的外媒综合报道:

【明报专讯】行政长官办公室承认,特首梁振英没有就UGL根据与梁振英的协议支付的5000万元款项缴交薪俸税,理由是薪俸税只适用于香港产生或得自香港的职位、受僱工作及退休金入息。另外多个泛民政党昨日向廉署举报,要求彻查,律政司已授权刑事检控专员处理。澳洲亦有国会议员要求当地警方介入调查。

《南华早报》消息:曝光香港特首梁振英收受澳洲上市公司UGL五千万港元的澳洲调查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公开梁振英收到他的问题之后,通过律师发给他的信件…信件称,这些没有根据的指控,如果发表,就会对梁振英的名誉造成污蔑性损害,具体污名有五项,即梁振英是一名腐败的公职官员(a corrupt public official)、缺乏职业道德( unethical)、有意参与欺诈性活动假公济私(willing to engage in fraudulent activity at the public's expense for his own gain)、不诚实(dishonest)、以及并非担任公职的合资格人选(not a fit and proper person to hold public office)…信件最后警告,如果Fairfax Media发表任何含有前述对梁振英的名誉造成污蔑性损害的报道,梁振英会保留采取适当的针对Fairfax Media和加诺特个人的法律行动的权利,而且要求加诺特在10月8日中午12时半之前,确认不会发表有关报道。

《南华早报》的另一篇报道中提及:调查记者团队中的加诺特(John Garnaut)是《悉尼先驱晨报》的亚太编辑,他表示:“文件泄漏的时间值得注意,因为当时正值香港民众在多区发起占领示威行动,要求实现民主普选,也有人要求梁振英下台…任何不利于梁振英的信息都有巨大的新闻价值。我不会对此作出任何辩驳。”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法拉第(Martin Flaherty)称,有关文件外泄的时间设计似乎是为了将来可以给梁振英施加更多的压力…人们会怀疑,这是不是一种可以保住面子而同时让梁振英下台的办法的开端呢?这样他就不是在学生的强烈要求下下台,但这样做可以让他间接的满足这个诉求。 ”纽约大学的法学教授、中国法制专家科恩(Jerome Cohen)表示,调查梁振英收受有关款项可能需要不少时间,“这是让一个行政长官下台的美妙借口”。

《纽约时报》10月11日的相关进一步披露写道:“香港——一家向香港政府领导人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澳大利亚工程公司,与香港地铁系统之间存在一个长期合约,人们由此质疑,这笔钱是否意味着这位身处困境的政治人物陷入了一场利益冲突。澳大利亚公司UGL握有维护香港地铁系统的合约,这只是UGL与港铁公司(MTR Corporation)的广泛联系的其中一面。以上信息来自企业记录、公司的公开声明,以及对一名港铁官员的采访。港铁负责地铁运营,公司大部分股份都属于政府。这些联系使人们对香港特首梁振英产生了更多质疑……”

香港852邮报评论:假如这单惊天大丑闻真是「国家级动作」,而又正好出现在「雨伞运动」陷于「零和游戏」的困局时,较为合理的推测,就是令梁振英「进一步低调」,亦即「不便」再亮相评说这场运动,而今日梁振英再没有在电视说三道四唯恐天下不乱,可谓佐证...假如他仍咬住不放,坚持主导政府方面的话语权,那么,丑闻只会陆续有来...关键就在于梁振英是否「识做」,不再过问「雨伞运动」,否则,不但丑闻陆续有来,就连是否可以做完特首任期,都很成疑问。

海外媒体《明镜邮报》日前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壹周刊》报道指,由特首梁振英持有股权的DTZ日本与香港关系千丝万缕,其中一名客户是在港上市的香港兴业(00480)。而查懋声家族由2009年起连续五年委托DTZ日本为估值师。查懋声是亚视主要股东,梁振英在港视(01137)发牌风波中力排众议,不跟从顾问报告,拒绝发牌给王维基,怀疑有利益冲突…同时,汇丰前大班艾尔敦在个人网志撰文亦发出倒梁之声,估计特首梁振英将被北京要求下台,因为他涉及贪腐新闻,触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底线。他估计,短暂的替任人将会是较受欢迎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

路透社——此事更加剧了梁振英面临的压力。香港“占中”示威活动已持续数日,示威者要求梁振英下台。现在,反对梁振英的呼声从户外示威人群漫延至香港立法会。

而在爆出涉贿丑闻后的一天之后,梁振英政府的所谓“政改三人组”负责人林郑月娥突然单方面宣布搁置与占中学生对话安排,诱发示威者强烈反弹。《苹果日报》10日报道:学联、学民思潮和和平占中举行撑留守晚会,抗议政府闩门不对话。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宣布,今晚有10万人参与集会,呼吁市民今晚留守街头,拿睡袋、帐篷通宵占领,令夏悫道成为「民主大本营」。

而据《南华早报》原定星期五府学对话的当日10月10日消息:多个团体宣布持续街头占领之际,港府特首和高官…明天将出发到广州,出席“第十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暨经贸洽谈会”欢迎晚宴。

让我们进入梁振英最新丑闻的对话,感谢张伟国先生。

MIDWAY: 张伟国先生对香港特首梁振英最新丑闻的精彩分析之后的一些感慨——搁置府学对话推理出的一些港府危机处理立场——两种假设都指向梁振英内阁“政改三人组”自始至终的诚信缺失。

如果星期六一早出席广州“泛珠论坛”是早已定下的行程,那么原定双十“府学对话”,便是个毫无诚意的诈欺圈套——或者说是一个预设好了的随时拂袖而去的政治羞辱。

如果梁团队政改组全体莅临广州的二流堂“泛珠论坛”是临时起意,成为事实上的一种当重大突发事件降临时刻的“避祸”行为,那么,林郑月娥的 “有人…以公开对话的机会鼓动更市民参与违法的行为。”,将搁置对话的责任上纲上线全盘推诿于占中学民,也会被普遍视为某种无良政客狡诈的行径,和诚信的沦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