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改革开放新时期 习近平厕所革命相与析

2017-1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朗普和习近平(public domain)
特朗普和习近平(public domain)

美国参议院12月2日以51票:49票通过税改法案,该法案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税收减免法案。

是日,全世界言必称川普税改,大中华形而下闻税色变。

美利坚这一轮“川普改革开放”情势,像极了二十多年前邓小平南巡后的模样:外资,港资,台资,侨资蜂拥而入,形形色色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日新月异(万变不离减税免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正是在那个时期达到了相对普及。


【读报补丁】

推特文摘<草祭> @caojitw

当美国税改完成后,全球人才、资本、产业,都将向美涌入,美工业科技,将重新取得爆发式增长。美国减税和中国不断增加的税负压力,必导致中国产业、资本和人才外流,而中国产业外流必导致产业萧条和资产泡沫爆破,最终导致中国经济和金融大规模动荡,当国人面临资产被洗和重回贫穷时,就是不想反也难!

川普税改将促进资本回流美国,令中国制造业萎缩,中国制造业走弱,服务业也将衰落,一旦失业潮开启,资产泡沫就会爆破,中国家庭负债率达50%,如失业,国人手里不多的资金不足以支撑房贷,将出现大面积断供潮,无论楼市还是股市,最终都将下跌,金融危机有可能爆发。

☯铜锣湾书局☯

《红旗袍》
裘小龙

裘小龙,以英文创作的著名华裔小说家,诗人,前中国作协会员。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80年代末访美,起初是为撰写有关T.S.艾略特的书搜集素材,1989年六四事件后毅然决定携妻移居美国。当时有报道称,他因替学运筹款而被迫流亡美国,以免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现与妻女定居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

裘小龙1953年生于上海,上小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开始,其父因经营香水生意被打成右派遭到批斗,后自学英语,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修读英美文学,1988年获福特基金会奖学金资助入读美国圣路易斯市华盛顿大学,1996年获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后一直留校任教至今。

80年代曾以中文创作诗歌、撰写评论及从事翻译。90年代曾出版反映中国巨大变迁的惊悚侦探小说。赴美留学期间,用英语开始小说创作。2000年发表处女作长篇英文推理小说《红英之死》(Death of a Red Heroine),相继入围由美国推理作家协会创办的爱伦•坡推理小说大奖和白芮推理小说奖,翌年荣获安东尼处女小说佳作奖(the Anthony Award for best first novel),即第三十二届世界推理小说大奖。之后陆续推出以刑侦队长陈操探案为题材的系列小说,其作品已在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典、丹麦、挪威、中国、日本等国翻译出版。但中译本的真实地名均遭变更,如上海市更名为H市,涉及政治的用词及内容亦被删减。

《纽约时报》:推理小說作家、詩人裘小龍正在北京參加一場關於他最新的陳探長系列小說的對話,一名觀眾提了一個問題:裘小龍是否認為由於刑事犯罪和官員腐敗,在中國有許多沒被發現的屍體?

現年60歲的裘小龍既不是警察,也不是中國共產黨的官員。他甚至已經不在中國生活了;他住在聖路易斯。但是他關於探長陳超的小說——從《紅英之死》(Death of a Red Heroine)開始,已經出了八部——讀起來如此真實,以至於許多人都以為他是一名對中國政法系統的黑暗面了如指掌的專家。

最近幾年,這些小說引發了更多熱議。去年6月在美國出版的《中國之迷》(Enigma of China)關注的是官員腐敗與互聯網的交集。裘小龍說,他的下一部小說《上海救贖》(Shanghai Redemption)的初稿已經完成,將首先在法國出版。該書吸收了不久前曝光的薄熙來醜聞中的一些元素。該醜聞涉及謀殺、性以及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裘小龍曾寫道,上世紀80年代,他和薄熙來都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學生,薄熙來曾借走他珍愛的乒乓球拍,一直未還。

裘小龙的侦探小说清一色的以上海为背景。字里行间不断出现上海人耳熟能详的路名,地名,店名,校名。时不时的也会用一个虚构的新名词,让您对某个敏感历史事件产生直接的联想。如《红旗袍》中的“西九段”,显然是影射当年郑恩宠律师揭露的导致时任市委书记陈良宇下台的“东八块”房地产官商勾结丑闻。

长篇小说《红旗袍》情节:一个“变态”连环杀手杀死年轻女子之后,给她们换上被扯破的旧式旗袍,然后弃尸于公共场所。连续几周,每个周五早晨都有人报案发现了尸体。警方连续多日找不到任何有效线索,就连卧底的女警也不幸以同样方式遇害。面对如此诡异而无绪的案件,知名“大探长”陈超却仿佛置身事外一般,专心写他那篇关于婚姻与爱情的论文,甚至突然失踪了几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旗袍》

引 子

伴着寥寥晨星,像无数晨练的上海人一样,老工人黄师傅正奔跑在淮海西路上。虽已年过古稀,但他的步伐依然矫健。他一边擦去脑门的汗水,一边自豪地想,这健康才是世上最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即便腰缠万贯,家中后院堆满金山银山又有何用呢?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这物欲横流的变革时代,值得黄师傅这样的老工人骄傲的,除了健康的体魄,还有些别的东西。

黄师傅有着值得荣耀的辉煌历史。六十年代他曾是一位劳模,“文化大革命”时期他曾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成员,在八十年代他还干过治安联防……简言之,他曾是光荣的中国工人阶级群体中的典型代表。

可如今他却什么都不是。作为濒临破产的某国营钢铁厂退休工人,他只能靠越来越少的退休金艰难度日。就连“工人师傅”这一称呼都已经成了报纸上调侃的对象。

“好好的社会主义国家,都快变成资本家的天堂了。”他想起最近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俏皮话。一切变得太快了,快得让人理解不了。

就连晨跑都变得跟过去不一样了。从前,独自奔跑在晨光之中,身边很少看到车来车往。那时的黄师傅很喜欢伴着城市的脉搏奔跑的感觉。而现在,他要随时注意身边飞驰而过的汽车,还要忍受它们时不时发出的刺耳的喇叭声。前方的街区,塔式吊机正在新开辟的建筑工地轰鸣,据说那儿正为城市的新贵阶层兴建一片高档住宅小区。

不远处就是黄师傅的家,一座石库门风格建筑,他与十几个工友一起住在这儿很久了。不过再过不久这里就要被拆了,将要兴建的是一座高层商用楼。当地居民都将迁往黄浦江东岸的浦东新区。那里曾经是一片庄稼地。对于黄师傅来说,搬迁后就再也不可能在市中心这熟悉的街道晨跑了。随之远去的还有“工农小吃店”那五分钱一碗的美味的汤。那用葱花、虾皮和油条煮成的汤啊,热气腾腾的,上面还飘着香喷喷的紫菜,想想就让人垂涎欲滴呢。可如今那家曾经深受劳动人民喜爱的小吃店已成明日黄花,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星巴克咖啡馆。

也许因为自己太老了,所以无法理解这些变化吧。想到这里,黄师傅叹了口气。他的脚步渐渐沉重起来,眼皮有些不祥地跳了几下。他在淮海路和东湖路的交会处一座安全岛旁边慢了下来。这座安全岛上的花坛一片荒芜,光秃秃的树枝随风摇摆。黄师傅所看到的东西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一如他的心情。

但接下来猛然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奇怪的物件。这个红白相间的东西,在昏暗路灯的眏照下,就像是刚从附近菜市场送货的农用车上掉下来的。那白色的部分,看上去好像是从红色麻袋中露出的莲藕。黄师傅曾经听说过,很多农民兄弟会用各种东西拿来包裹土产货物,甚至还有用红旗的。他还听说如今在高档饭店里糯米莲藕正日渐成为时尚美食。

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安全岛,却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之前被他看成莲藕的东西居然是一条湿漉漉的人腿!那红色的东西也不是什么麻袋,而是被一件红色旗袍包裹着的年轻姑娘的躯体。那姑娘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肤如凝脂。

黄师傅蹲下来试着查看这姑娘的躯体。她的旗袍被褪到腰部,惨白的灯光掩映着她的大腿和股沟,透着一丝淫靡的气息;旗袍已被撕破,前胸的盘扣开着;双峰裸露,脚上没穿鞋袜,她只是套着一件红色旗袍,没穿任何内衣。

他摸了摸姑娘的手腕,冰冷而没有脉搏。她的指甲依然粉嫩如花瓣一般。她到底死在这儿多久了?黄师傅把姑娘的旗袍拉下来遮住她的大腿。虽然这件旗袍看上去做工极其考究,但此时这样子穿在姑娘身上却让人感到怪异。这种服装原本属于曾在清代统治中国的少数民族——满族。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旗袍逐渐脱离了少数民族的印记,成为风靡大江南北的时装,并被人们看做中国女性的民族服装。“文化大革命”时期,旗袍因其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的标志而销声匿迹。但近年来,它又出人意料地重新受到了富裕人士的追捧。但黄师傅从未见过这样不穿内裤和鞋子就穿着旗袍出门的人。

他冲着地面拍了三下——这是一种迷信习惯,意在破除霉运。

谁会选择在早晨把这样一具尸体丢弃在这里?估计是个变态杀人犯吧,黄师傅心想。

他必须报警。可这会儿实在太早了,附近又没有公用电话。正在焦急之际,他看到街道远处闪过一束亮光。那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方向。于是黄师傅开始大声呼救:

“来人啊!杀人了!一个穿红旗袍的姑娘被杀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