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憲章》簽署者的期待


2008-12-15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8,12,13)

*《零八憲章》及其基本理念與主張*  

今年12月10日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公佈六十週年,也是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十週年。12月10日這天,中國各界人士三百零三人聯合發佈《零八憲章》,申明他們的基本理念和主張。

他們的基本理念爲:自由、人權、平等、共和、民主、憲政。基本主張包括以下幾方面:修改憲法、分權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獨立、公器公用、人權保障、公職選舉、城鄉平等、結社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公民教育、財產保護、財稅改革、社會保障、環境保護、聯邦共和、以及轉型正義。

 
*《零八憲章》選段:"結語"*

《零八憲章》的結語說:"中國作爲世界大國,作爲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和人權理事會的成員,理應爲人類和平事業與人權進步做出自身的貢獻。但令人遺憾的是,在當今世界的所有大國裏,唯獨中國還處在威權主義政治生態中,並由此造成連綿不斷的人權災難和社會危機,束縛了中華民族的自身發展,制約了人類文明的進步——這種局面必須改變!政治民主化變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爲此,我們本着勇於踐行的公民精神,公佈《零八憲章》。我們希望所有具有同樣危機感、責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國公民,不分朝野,不論身份,求同存異,積極參與到公民運動中來,共同推動中國社會的偉大變革,以期早日建成一個自由、民主、憲政的國家,實現國人百餘年來鍥而不捨的追求與夢想。"


*《零八憲章》聯署繼續,人數逾千,海外學者專家聲明百多人聯署支持*

近日,《零八憲章》聯署簽名仍在繼續。到本節目第一次播出前幾小時,共有三批1,269人簽名。

12月10日當天,在美國的著名學者余英時、作家哈金等58位中國大陸之外的學者專家發表"就國內各界發佈的《零八憲章》的聲明"。其中說:"國內300多名各界人士發佈了《零八憲章》,就中國的國事及未來走向作出全面的建設性宣示。

我們注意到,此憲章的簽署者涵蓋中國各界人士,包括體制內自由人士、體制外的異見人士和草根維權人士,是近年來罕見的民間政見之集合性表達,讓我們看到中國民間的權利意識之覺醒、勇氣之提升和力量之壯大。作爲海外各界華人,我們爲之一振。

。。。。。。。。。

在此,我們特發表聲明,以示我們對國內各位公民先進的支持。

與此同時,我們呼籲華人各界與國際社會給與關注,也希望中國當局能傾聽社會之呼聲,正視民意,從善如流,啓動'憲章'所倡言的制度改革。

如此,則人民幸矣,民族幸矣,世界亦幸矣。"

到目前爲止,在這一聲明上聯署的人數增加到158位。


*《零八憲章》簽署者:《我們和劉曉波不可分割》*


12月12日《零八憲章》的簽署人沙葉新、張祖樺、徐友漁等42人發表文告,題目是《我們和劉曉波不可分割》。

其中說:"2008年12月8日深夜,劉曉波先生在家被警方帶走,迄今未歸,據悉,劉曉波先生是因發起和簽署《零八憲章》而被拘押,對此我們深表關切和擔憂,並強烈呼籲立即釋放劉曉波先生。

我們與曉波先生一同簽署這份憲章。。。。。。我們每一個簽署者,也都是憲章的發起者。我們所要表達的,都體現在這份現在已經衆所周知的公開文件當中,其餘我們沒有什麼可隱瞞的。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可以調查的,我們每一個人爲自己所做的,承擔自己的責任。

所以不需要劉曉波先生替我們承擔責任。這件事情與以往不同,我們每一個人都隨時準備承擔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劉曉波先生目前的處境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每一個簽署人都堅持,我們的信念不會熄滅、憲章的精神也不會熄滅。

因此,我們強烈呼籲劉曉波先生能夠儘快回到家中,還他以自由,那是我們共同的自由。"


*李普先生:中國人太不習慣民主自由,讓大家討論討論*

近日,我採訪了幾位《零八憲章》簽署人。

九十歲的李普先生是原新華社副社長,他接受我的採訪,談簽署《零八憲章》的想法:"我的想法,爲什麼我贊成這個東西,因爲這個很短,可以引起大家討論。我說我們中國人哪,對於民主自由太不習慣了,太不懂了,所以我就想,讓大家討論討論,通過這個討論,來提高對民主自由的認識。

我講我的道理,你講你的道理,看誰的道理對,辯論嘛!使思想活躍一點,多想一點問題。"

主持人:"現在知道,當局有關方面現在對有的簽署人開始施加壓力。。。"

李普:"我也沒什麼行動,更沒有什麼違法的行動。我想,當局採取高壓政策,有這個可能性,但是如果聰明一點,讓個人去想嘛,個人自己有頭腦嘛!何必要干涉人家呢?哪怕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是我同意你發表你不同意見的權利,能夠這樣就不錯啦。"


*茅於軾先生:中國的進步靠內外一起來推進*

《零八憲章》簽署人之一,在北京的經濟學家茅於軾先生說:"憲章的問題是中國目前很重要的問題。主要問題就是政府不守法,憲法就是管政府的,我們希望政府能夠對這個事情引起重視,也希望國際社會關心這件事。中國的進步靠內外一起來推進。中國的主要進步還是在政府權力要受制約。

中國變化,經濟上大家都承認很成功,其實中國政治上也有很大改變,你看上海,政府殺一個楊佳就那麼難啊,這就說明事情有了深刻的變化。造成楊佳這個案子的原因你不談,光談這個後果,實際是不公正的。而且大家都知道,司法程序有好多問題,我不是法律專家,我只是看到別人議論,我覺得很有道理。通過像楊佳這種事情的討論,教育政府,也教育老百姓。從前政府殺了幾千、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的人,一個X也沒有人放的,這個進步是非常了不起的進步。

我覺得憲章這件事,呼籲一下能起點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維權,大家懂得一個民主社會是怎麼運作的。這是我的看法。"


*滕彪博士:最基本的憲政構架,中國社會各界的共同呼聲*

在北京的法學博士滕彪律師談他爲什麼簽署《零八憲章》:"當時我看到這個文本之後,就覺得雖然絕大多數要求,在以前的各種公開信裏面都提過,但是這一次比較徹底,而且觀點更加鮮明,並且提出涉及到整個國家政治體制,包括政黨體制的問題,要求多黨制競爭,都是這一次的特色。我覺得從它的內容上看,都是一個民主憲政國家最起碼的制度設計。在今天的世界上,多數國家都認可,而且都達到了這個最基本的憲政構架。

中國的知識分子面對這樣一個國際大形勢,面對中國民主過程中遇到的這麼多困難和障礙,提出這樣一個《零八憲章》。從它的名字來看,是效仿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憲章》,所以它應該說具有非常重要的歷史意義。

在簽名人裏,除了維權人士、異議人士之外,還有各行各業的簽名者。也就是說,中國社會各界,都已經有了一個共同的呼聲,就是要求實行憲政,改變這樣一種法制落後、人權得不到保障的狀況。"

主持人:"就您所知,簽署者中有哪些人受到了來自官方的壓力?"

滕彪:"我看到一部分報道,最開始張祖樺、劉曉波被抓,然後有一些簽名的人被談話,或者被警告,像溫克堅、趙達功。。。"

 
*趙達功先生:很多《零八憲章》簽署者被騷擾和約談*

在深圳的作家、參與簽署《零八憲章》的趙達功先生說:"深圳當局、警方都非常緊張。我是被約談兩次,另外深圳還有位一叫郭永豐的人士也被約談了。其他人我還不太瞭解。"

主持人:"都談些什麼呢?"

趙達功:"都是《零八憲章》的事。現在據我觀察,各個地方的異見人士、《零八憲章》的聯署人,很多都被騷擾和約談。這個影響很大,我覺得當局這樣做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尤其是傳訊了張祖樺先生,拘留了劉曉波先生,我覺得當局這個作法很愚蠢。

因爲《零八憲章》是一個非常平和、溫和、理性、說理的文獻,我們知道捷克的《七七憲章》,現在我們這個《零八憲章》裏邊的內容,也沒有什麼新的東西。就是爭取民主、憲政、人權、平等和自由。

當局不應該在這件事情上大動干戈,進行政治迫害,這是相當愚蠢的。我相信《零八憲章》也能在共產黨內最少部分人能有共識。也許就是因爲它的價值非常大,所以當局才感到恐慌。"

 
*趙達功先生:當局應認真研究《零八憲章》,積極反應*

主持人:"以您一個參與簽署的人來看,《零八憲章》公佈,根據您對中國現狀的瞭解,您所能想像的比較積極的結果是什麼樣的?"

趙達功:"我覺得當局應該認真研究這份文獻,應該有一個積極的反應,而不是反過來毫無道理地去鎮壓、抓人。這次簽署的人不完全是體制外的,也有體制內的,有共產黨員,各方代表幾乎都有。當局應該考慮我們的訴求,我們希望更多的人來支持《零八憲章》,尤其是一些人權團體、有影響的大國,比如美國、歐洲,國會、議會,對中國的人權狀況關注。"

主持人:"據您看,現在這個事件發展是怎麼樣一個態勢?"

趙達功:"因爲現在當局在封殺互聯網,博客,論壇等等,有關《零八憲章》的消息,但是封鎖也不是特別嚴密,還是有漏洞的,這個要看《零八憲章》的精神和這個文件在民間流傳到什麼程度,這個是很重要的。"

 

*高瑜女士:《零八憲章》所談都是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

在北京的《零八憲章》簽署人、記者高瑜女士說:"昨天當局也來找我了。態度非常好,因爲我發燒他們到我家了。問了兩點:一是我怎麼籤的名,是不是用筆籤的,我否定了,說不是,我是電話裏籤的;另外,到底是誰起草的,我說我不知道,可能也不會是一個人吧。我說即使是劉曉波、張祖樺參與了,也是正常的表達權,這應該是憲法保障的。我說的第三點,要求釋放劉曉波。

我對來人說,我覺得《零八憲章》談的問題,要用憲政的學說來要求,完全都是一些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要是在國外,都是些可能是小學生、中學生就要學習、認同的東西,拿到我們中國來怎麼就成了問題啦?"

 

*高瑜女士:溫家寶對CNN談話和《零八憲章》完全一致*

高瑜女士還對到他家的當局來人說:"我說,CNN九月份在美國採訪溫家寶,拿出'六四'照片的時候,溫家寶回答說'我知道你們要問中國的政治改革問題',他談到三點――人民要有選票,司法獨立,再有人民要有監督,包括新聞的監督。我說這個談的和《零八憲章》完全是一致的,如果認爲《零八憲章》是有什麼問題,我認爲這的確是欲加之罪,而且十七大胡錦濤講了,公民要有表達權。   

我還說,《零八憲章》主要是爲了紀念《世界人權宣言》六十週年,全世界都允許紀念,中國並不是不允許紀念,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負責人王晨,他不也談到'中國人權有很大進步',也是爲了《世界人權宣言》而在談這個問題嗎?爲什麼官方可以談,民間就不可以談?

現在紀念改革三十週年,我認爲最大得一項成就就是公民運動的崛起,現在老百姓維權、上訪,都是用法律來維護自己的權利。我認爲現在最根本的就是政府和官員的貪污腐敗在違反憲法。

現在中國經濟上取得這麼大的成就,人權上也有成就。過去誰提人權就是反對社會主義,就是要推翻共產黨領導,現在你共產黨自己也承認人權問題,你現在不是還要搞一個什麼'人權建設計劃'嗎?但是中國的人權絕不就是生存權,生存權是非常重要的人權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公民的政治權利,公民的表達權,公民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種種政治理想的表達。

 

*高瑜女士:《零八憲章》是一劑良藥,不順應民心,當政者自捆手腳*

我希望當局應該承認這麼多聯署的公民簽署《零八憲章》的政治權利,也希望因爲《零八憲章》而使中國的人權狀況得到改善,顯著進步。政府如果用抓人的方式,來回應《零八憲章》,只能是負面作用非常大,過去大禹治水都是要疏不要堵。

中國將來肯定要走向民主憲政,現在中國知識分子只不過是提出一些要求你共產黨自己怎麼樣怎麼樣,你把這個都視爲不安定的因素,那你只能使解決社會問題、政治改革、你自己的計劃也越來越慢。而且政治改革滯後,直接就影響經濟,中國很多問題都是制度性問題。

政治制度你也說要改革,鄧小平那會兒就提出還要政治改革。你現在這樣用各種方法來限制政治改革、制度改革,你經濟上的問題也就會越來越麻煩。你現在正應該推進改革,把一些積極力量發動起來。我覺得《零八憲章》正好是配合經濟改革的一劑良藥,順應民心的。你現在又把人抓了,我覺得你這樣正好用繩索捆綁了現在當政者你自己的手腳!"

 

*艾曉明教授:《零八憲章》與中國憲法和政府簽署的國際公約一致,沒什麼衝突*

在廣州的大學教授艾曉明女士談她參與簽署的《零八憲章》:"因爲對我來說,都是些很清楚明白的原則,而且和政府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都沒有衝突,是很好的民間呼聲。你看,我們政府也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接受)《世界人權宣言》。。。《零八憲章》只是來自民間表達的一個在我看來很溫和理性的聲音,我覺得和中央政府簽署的一系列國際人權公約完全一致,也和我們憲法的'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一致,沒有什麼衝突。如果說裏面有一些對政治權利的訴求,在當下看起來它可能會被翻譯爲好像是有什麼不良後果,或者是引起社會不安定的話,我覺得這也是一個非常有侷限的政治想像。其實遊行、結社,這些東西在任何民主的社會都是很自然的政治生態、社會文化的生態。

 

*艾曉明教授:我們的政治想像需要拓展*

記得2007年在瑞士的時候,我看見瑞士的小孩在6月18日'國際禁止童工日'那一天,說法語、瑞士語的的孩子們都在集會遊行,他們在日內瓦的聯合國總部的廣場上,放氣球。那兒有一個禁止地雷戰的裝飾 ――一個椅子炸斷了一條腿。那椅子非常高,消防隊員還幫他們把'禁止童工'的很大的旗子用消防吊車掛上去,再拉下刷下來。我就看見各種不同膚色、說着不同語言的兒童在那裏表示他們反對童工的意志。我就覺得民主的訓練其實從兒童開始,我們看見遊行示威,並不是說好像是個武力暴動,完全不是這樣的。因爲在美國,我也參加過校園裏面的要求禁止槍支的遊行,這都是一些婦女、社區的居民,舉着小旗子,穿個T恤,警察開着車在前面、在後面都非常非常和平。所以我覺得我們的政治想像是需要拓展的。

我聽說是拘留了劉曉波,我希望這只是個訊問。一個社會總是要有各種各樣的人,總是由各種各樣的人羣組成,人們也有不同的政治理想,其實不說出來,也是在心裏面的。我覺得表達出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應該受到歡迎、鼓勵。"

 

*艾曉明教授:"國際人權日",我家奇怪事*

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我們家也發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有朋友在這裏,來了兩個人,拿着個手電筒,敲門就進來,也不說別的,說'查蚊子'。我就奇怪了,大冬天哪來的蚊子?我沒看他們進別人家,我家住在十五樓,從一樓直奔到我們家來,也許他們看看我家是不是有'非法聚會'?我在猜。"

 
主持人:"他們在您家裏停留了多久?"

艾曉明:"停留時間也不久。我們很奇怪,如果是查電錶、查水錶,樓下都有一個'安民告示'嘛。"

主持人:"他們是男士還是女士?"

艾曉明:"兩個男的,拿着手電筒,手裏還拿着個本,正中午的時候。我客廳裏有個朋友,香港來的電影記錄片導演,我在書房裏。他們進來就說要找蚊子,說是一種衛生標準。然後他們就在我們花瓶裏看了說'水裏是不是有蚊子?'。"

主持人:"又去別的房間了嗎?"

艾曉明:"倒是沒有。"

主持人:"他們只管客廳裏面的蚊子?"

艾曉明:"我也不好說。從來沒有這樣的事情。"

 

*艾曉明教授:希望釋放劉曉波,搭起對話平臺*

艾曉明教授談她的希望和期待:"我希望釋放劉曉波,我認爲劉曉波一直是和平表達意見。如果說我們把這樣和平的理性溝通的意見作爲犯罪行爲的話,我覺得如果我們把良性溝通的可能性壓縮了,大家可以什麼話都不說,那我們看見現在有很多很多危機,比如像食品安全危機,或更大的經濟危機等等,正是需要人們運用自己的智慧,發揮自己的創造力,並且有非常多的公民參與、表達自己的意見。大家一起來共度難關,需要我們的智慧,而不是讓人們都不說話。因爲人們就是不說話,那個社會問題擺在那兒,還是不能解決。爲什麼不鼓勵人們來討論這些問題,從而找到一個解決辦法呢?

我不能表達更多理論上的東西,我不是作政治學的,我覺得我說的都是大實話,都是常識。希望開啓一個對話的可能性,搭起一個對話平臺,而不是說把任何一種不同意見都變成一個'顛覆罪'。"

 

*艾曉明教授:同是中國主權地區香港民主選舉,大陸可以從現在開始一步步走*

昨天看了香港一個記錄片,導演叫張虹,她拍的2004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片子挺有意思,是用很有遊戲精神地來拍各派的政治人物,怎樣發表宣言,爭取選票。它是一個說華語的地區,目前有中國主權的地區,可是在這個地方,各個選區人民可以自由投票,選舉自己的代表。所有要成爲立法會成員的人都必須去向最普通的人說明自己的政治主張,而最普通的人也可以質疑他們,也可以說你在哪個政府決策上是怎麼表態的,你的作爲是不是表現得出你有這個資格進入決定香港前途命運的立法會。

我們看到,像這樣的事情爲什麼不可以在中國大陸發生呢?也許你可以說'一國兩制',但是'民主是個好東西'這也不是體制外的人說,是體制內的人說,中央編譯局俞可平局長

說的。'民主是個好東西',那我們可以說我們不可能花兩天,或今天我們就達到香港那個民主,就算我們要用一百年、兩百年,也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嘛!那也是可以從現在開始一步一步地走的嘛!爲什麼人們不可以對各個政府的決策者提出自己的要求,表達自己的希望,並且讓他們代表自己的利益呢?我們希望有一個開放的、多元的、民主的公民參與的社會。這樣的理想總是會有人把它提出來的。

 

*艾曉明教授:大家可以探討、討論《零八憲章》,組織辯論*

因爲我覺得《零八憲章》也沒有要什麼多深的政治學或者理論來講,其實很多人都會覺得這是個好的事情。對話、民主、平等、最終是人們可以有尊嚴地生活,可以自由地想像、自由地思考,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理想,哪怕我們今天不能實現,但它是一個理想嘛,大家可以來探討怎樣實現這個理想。

我覺得還有一種辦法,可以完全把這個《零八憲章》作爲一個文本放到主流報紙上,可以在中央電視臺上辯論。如果說它是一個非常壞的東西,就可以讓願意批判它的人出來說話。當然這個批判的前提是,被批判的人有權利爲自己辯護,他也可以來發表自己的意見:我爲什麼這樣想。。。記者可以去採訪,把他的意見表達出來。他一定也有表達不周延的地方,我們有那麼多科學家,政治學家、法學家,都可以討論嘛!"

主持人:"看現在的勢頭,您覺得要是處理不好,有什麼可能的負面後果,您有什麼擔心沒有?"

艾曉明:"我覺得如果處理不好,就變成一個政治打壓,後果是對很多人來講可能就是禁聲的教訓吧――'你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很多人可能就不再說話。我覺得在上面簽署的很多人,大學教授。。。不少人我也認識,朋友、各個領域的學者、法學家。。。有一種好的意見總是可以討論的嘛!"

 

*滕彪博士:當局最好與民間對話,解決社會衝突與危機,不喪失官民互動走向法制好機會*

談到《零八憲章》發表後事態的發展和自己的期待,參與簽署者滕彪博士說:"我也可以預料在以後的一段時間內會陸續有更多各界人士支持這個簽名,雖然簽名從國內的人來說是有一定的風險性,但是我想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加入這個簽名當中。"

主持人:"在您看來,當局如果採取不同的應對的措施,將會有什麼不同的後果?當局怎樣應對纔能有一個良性的結果?"

滕彪:"當然最好的應對這種簽名的方式是和民間進行對話,然後加快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因爲這樣才能夠解決中國現在面臨的越來越多的社會衝突、越來越深刻的社會危機,如果不是採取對話的方式,加快民主進程的方式,而是通過抓人、判刑來對付《零八憲章》的話,那實際上使中國社會進一步加大分裂、加大沖突程度,而且也喪失了這樣一個官民互動、一起使中國走向法制的大好機會。對於中國的轉型來說,也肯定會有重要影響。

無論當局怎麼應對,《零八憲章》肯定都會有比較重要的影響。要麼就是更快地使中國在民主化轉型階段更和平更理性地完成這個轉型,要麼用鎮壓的方法,就會使中國面臨的國際譴責、國內的壓力更大,也會使中國社會面臨更多無法預測的不穩定因素。"

 

*滕彪博士:捍衛基本權利是每一代人的責任*

爲紀念《世界人權宣言》六十週年,滕彪先生髮表一篇評論,題目是人權:從理念到制度 ――紀念《世界人權宣言》60週年。

在這篇評論的最後部分,滕彪先生說:"哈維爾在紀念《世界人權宣言》50週年時講到,人權宣言將不僅僅是一個關於人性在世界上的位置的夢想,希望它在所有的國家裏,逐步成爲鮮活的現實。

捍衛這些基本權利是每一代人的責任。那些渴望人權與自由的人們,那些因人類的苦難而痛苦的人們,始終沒有放棄這個哈姆雷特式的追問:人還是非人?

那些生活在自由世界中的人們如果不在日常生活中不斷去維護自己的權利、維護法治的價值,自由將會漸漸衰弱。那些生活在半自由或不自由社會中的人們,如果不去克服恐懼、不去爭取自己的自由、不去捍衛生命的尊嚴,那麼他們將失去僅有的一點自由。那些自由的人們,如果對這個星球上其他地方的人們的不自由漠不關心,他們自身的自由也是不完整的,並且必將受到現實的威脅。

黑格爾說,'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人類從來就不會從歷史中學到什麼。'我們得用自己的行動去證明,他錯了。

謹以此紀念《世界人權宣言》誕生60週年。"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