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齐崇淮妻子焦霞:在生命和婚姻的关口【下】 ——反腐记者齐崇淮被判刑四加八年后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1,19) *反腐记者齐崇淮被判刑四加八年,齐妻焦霞处困境难关 *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播出了对中国山东反腐记者齐崇淮的妻子、现住济南的焦霞的专访,谈在生命婚姻的关口。上半部分,今天请听这一专题访谈的下半部分和近日再次采访的录音。
2013-0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反腐记者齐崇淮先生在被判刑4年临近期满时,于2011年6月又被加刑8年。宣判当天,他的妻子焦霞得知消息,绝望跳河自杀,被人救起。现在齐崇淮已经在狱中服刑5年半多了。他多病的妻子焦霞在困境中独自抚养一双儿女。近来在身心健康和婚姻关系方面都处在一个艰难的关口上。2012年11月2日,受焦霞和其子女委托的北京的张磊律师前往山东鲁宁监狱依法要求会见齐崇淮遭到拒绝。齐崇淮情况不明,加重了焦霞的担忧。2012年11月我专访了住在山东济南的焦霞女士。

*焦霞: 8月15日探视齐崇淮,他多次要求离婚,说他不会活着出来*
主持人:“请问您最近一次去探视齐先生是什么时候?”
焦霞:“还是8月15日。之前齐崇淮几次三番要跟我离婚。我总觉得,我在外面带着两个孩子,都没提出跟他离婚,就质问他‘我做错了什么你跟我离婚?’不理解他的用意,最后我明白了。他叫他弟弟说服我,叫我离婚。他给我传递了一个信息,他不会活着出来。”

*齐崇淮案简况与齐崇淮提出离婚*
现在山东济宁鲁宁监狱服刑的记者齐崇淮曾经多次揭露官员腐败和社会不公。2007年他于《新华网》发表文章,揭露滕州市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建造豪华政府大楼之后被拘捕,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刑4年。2011年6月刑满前又被起诉,以“敲诈勒索罪”和“职务侵占罪”被判刑12年,扣除已经执行的4年,还要执行8年。

焦霞说:“他说总觉得对不起我,让我受苦太多,带两个孩子(入狱时孩子分别7岁9岁),他作为孩子的父亲、作为我的丈夫,不称职,他只有放开我,才觉得是对我好,对孩子好。听他传递给我的信息是,离婚用意是第一,他不会活着出来了;第二,让我趁着年轻找个帮手,帮着拉扯孩子。不要在他这棵树上吊着了;第三,我们收到的每一笔资助,官府官员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不离婚,他们会阻止我们收到资助,我们生活会断了顿。
我说‘真的,又一个朋友打电话,问齐记者好不好,好像是你的朋友,给我打来300块钱我没有收到’。齐崇淮说‘你起诉离婚的事怎么样了?’我说‘法院催过我,我没有时间过来’。他就说一句话‘抓紧办理’。我没多说,说‘我明白了’。没多久,法院又催我。7月13日,我带着孩子去看的他,8月5日,我们去滕州那边,法院告诉我,得上滕州那边开庭。”

后来事情的发展又出乎焦霞的预料。

*焦霞:受委托的张磊律师前往监狱依法要求会见遭拒绝,看来有问题*

焦霞:“这回我又委托律师为齐崇淮申诉。在北京那边找律师,律师看看材料,也觉得我老公是冤枉的,就接了这个案子。本来是我要陪着律师过去(见齐崇淮)的,律师也来我家了,看我身体不好,说‘你别过去了,我自己过去吧’张磊律师就过去了。狱方(狱管方)不让张律师见,我就怀疑齐崇淮在里面出事了。

这个离婚,也许对监狱方是好的,对官方是一种好事。因为我和齐崇淮离婚,不再为他去喊冤了,不再去找官方了,不再去找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了。出乎他们的想象,我比原来还要强烈为齐崇淮喊冤申冤、洗清他的罪名。齐崇淮是冤枉的。

我真的想简单了,监狱方那边应该清楚,离了婚我不能会见,但是监狱里一个科长给我传递的信息是,离婚了我可以照样去看齐崇淮。
我没有收到判决书,也没有收到《离婚证》,我现在可以说我们还是夫妻。”

主持人:“后来9月、10月您没去探视,是因为你们谈了离婚的话题就没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
焦霞:“我没去,他给我打过电话。我身体一直不好,最后我眼睛不大好了,视网膜有点脱落。可能是我绣‘十字绣’(以此谋生)绣的,也许有点着急上火压力很大。他中秋节前打过电话,我叫孩子接的电话,我心情不好,就说了一句‘你要我怎么样?’ 接着把电话给孩子了。好几种原因吧,总觉得真的崩溃了。最近我胃溃疡,根本连饭也吃不下去,走路都没劲儿,躺在床上。律师过来让我签字,也让孩子签字,过去会见他,没有让我去。”

主持人:“律师是由您委托的,同时也由孩子委托,是这个意思吗?”
焦霞:“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就是说如果你们离婚了,孩子的委托也应该生效是吗?”
焦霞:“应该生效,有权利啊。但是律师没有见到他,不让会见。看来里面有问题。”

*张磊律师:我在《济宁记》中详细记录要求会见齐崇淮被拒经过。控告投诉无回音*
我通过越洋电话,联络到焦霞和子女委托的北京的张磊律师。他说,他发在网上的《济宁记》一文,详细记录了此行专程前往济宁鲁宁监狱要求会见狱中服刑的齐崇淮被粗暴拒绝的经过。

张磊律师文章的最后一部分,全文录入2012年11月2日向济宁市城郊地区人民检察院提交的《控告状》,控告山东省鲁宁监狱拒绝安排律师会见的两个直接责任人滥用职权。并说明他在递交该《控告状》时,请接收该状的工作人员立即转交检察长处理,无论是否立案,都请检察院通知处理结果。
文中还提到,当天中午同时起草好向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投诉状,次日通过邮局特快专递提交。并会在几天后向鲁宁监狱所在地济宁市城郊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责令鲁宁监狱履行法定职责,安排张磊律师会见齐崇淮。
焦霞说:“最近我晚上作恶梦,常常睡不着觉,整夜失眠。我去买安眠药,人家不敢开给我,有规定不让……”

主持人:“怕您寻短见?”
焦霞:“可能有这样子的。头两天我胃里这么不舒服,都没有吃一片药,我总觉得能熬就熬过去,想给孩子能多留就多留一点(钱)。
这次如果让律师会见,我不会回忆那么多。当不让律师会见,我总觉得齐崇淮在里面出了问题。”

焦霞:“我给法院打电话,说‘我们离婚了吗?’他说‘怎么说呀,你们双方都同意了呀’我说‘判决书没下来啊’,他说‘不用判决书’。我说‘我要撤诉’。他说‘撤诉简单,齐崇淮签字’。我说‘我现在见不到他,我现在申请撤诉’”。

*刘晓原律师:齐崇淮案是明显的打击报复事件,看我的《辩护词》比较全一些*
我通过越洋电话,联络到齐崇淮2011年再次被审判时的辩护律师刘晓原先生,当时中共“十八大”还没开完,刘晓原律师正在外地,被有关部门告知暂时不要回北京。

主持人:“有关方面有没有告诉您什么时候能回北京?”
刘晓原:“开完‘十八大’可以回去。我是回到老家,后来他们告诉我要‘十八大’以后回去。当然如果没有这个告知的话,我也许会提前返回去,因为有些事情要处理嘛。”

谈到齐崇淮案,刘晓原律师说:“还是看我的《辩护词》,我认为还是很全面。齐崇淮这个案件是一个打击报复案件,齐崇淮反复强调,他是被迫、有些是基本被迫接受的,因为他采访负面新闻,当地单位或宣传部门不希望他报道,有些主动送钱给他。”

*刘晓原律师:4年前被否定有罪的事,又拿与先前矛盾的口供作指控*
刘晓原:“从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齐崇淮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要钱。当然有一起报道负面新闻,不同报社的几个人一起去了,其中有人主动提出,拿了点钱,齐崇淮没有主动提过。其它几起涉及钱的,很多是他们主动送过去的,和敲诈勒索是不一致的。如果齐崇淮和助手他们不曝光滕州市府大楼,一点事都没有。就是因为曝光滕州市豪华办公大楼后,把他们抓起来,把以前的事拿来说,指控他,判了4年。4年即将结束,他马上要出来的时候,他们怕他刑满释放后还会为当年被抓的事继续控告投诉,当地政府、纪检法还有所担心,因此又给他查一个‘漏罪’。所谓的几个‘漏罪’,又是‘敲诈勒索’,集中的几个事,当年已经指控了,(当年)几笔金额就没有算是敲诈勒索。后来又找当年证人作口供,口供与当年的有矛盾的,也拿来指控。”

*刘晓原律师:此案件所有事件都无报案人、无受害单位证明被敲诈勒索,非常荒唐*
刘晓原:“特别是他给单位拉来的广告回扣款,单位都没有说他是职务侵占,侵占了他单位的钱,也没有人报案。公安机关主动说这笔钱属于他们《中国安全生产报》社的,是职务侵占,侵占了单位,这个很荒唐。因为这个记者站……他们《中国安全生产报》社自负盈亏,平常在采访中如果拉到了广告,广告的回扣款作为他们工资报酬、办公经费,所以从法律上说,这笔钱不属于《中国安全生产报》社,不作为职务侵占。
当然在他们采访过程中,有些有负面新闻的单位说‘不要报道了,我在你们报社做广告’,这也不算敲诈勒索,目前这种状况很多。这个案所有事件都没有报案人,没有受害单位证明他们当年被齐崇淮敲诈勒索了……这个案件非常荒唐。”

*刘晓原律师:按法律可申诉,但我看在山东申诉是没有效果的,这是打击报复案*
主持人:“您在《辩护词》里和刚才都提到了‘双重处罚’……”
刘晓原:“对。关于‘敲诈勒索’当年已经指控了,当年认为证据不充分没有认可的,后面又搞了。第二次判他的刑,为了把这个案件,按他们的说法搞成‘铁案’,所以又拿了个‘职务侵占’,因为当年指控的‘敲诈勒索’如果再拿出来指控,他们也担心双重指控可能被推翻……总之,就是还让你坐牢,你4年刑满出不了狱。
那‘职务侵占’很荒唐,《中国安全生产报》很多年前把齐崇淮解聘的时候,根本也没提出当年那个广告款返还给你的,购车啊,或交房租啊,这笔钱要收回去,根本就没有提。《中国安全生产报》没有报案,也没有认为侵占了报社的财产。没有受害单位,这个很荒唐。”

主持人:“齐崇淮案到今天,您看还有什么法律救济余地?”
刘晓原:“按正常法律途径就是申诉。向法院申诉以后,如果法院认为申诉有理有依据,就重审;如果认为没道理没依据就驳回申诉。但我看这个案件在山东申诉是没有效果的,这是明显的打击报复案件。”

*王全章律师:公权力滥用到无以复加地步,任何公民都可能成为公权滥用牺牲品*
我通过越洋电话联络到受理齐崇淮案申诉的律师王全章先生时,他正坐在即将起飞的飞机上,王全章律师扼要表达了对齐崇淮案的看法。
王全章:“这个案子前期是公权力对举报者的打击报复,后期是个别的地方领导人对他(齐崇淮)的报复。因为在我去会见他之前,市委书记去找他,问他服不服气,他说不服,出来以后要继续控告他,市委书记就出于自私心,让他继续在监狱里待着。”

主持人:“对于一个市委书记个人的意愿就可以使他增加获刑8年,您看这是什么现象?”
王全章:“这个现象就说明公权力滥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任何一个公民都有可能因为不小心,或者一句话,或者出言不慎,就成为公权力滥用的牺牲品。”

*焦霞:谢谢关注帮助我的人!有你们的关注资助,才让我有生活下去的动力 *
2013年元旦过后,我再次采访了焦霞女士——

主持人:“元旦期间齐先生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焦霞:“没有再打电话。”

主持人:“有没有人去看过呢?”
焦霞:“(叹)哎!我最近要搬家还没找到房子呢,我现在光忙这个哪!”

主持人:“是什么问题?”
焦霞:“人家房东用房子。我们搬家,房租都太贵了,没找到合适的。本来想回(老家)去,但回去孩子上学是个问题。我们(老)家那边初中是四年,这儿是三年,在这边我孩子初中就毕业了。
我现在得为孩子着想。说不准哪一天我真的会出什么事。你不知道山东真的很黑。我不是怕什么,我总觉得孩子有妈就有家,你想想我如果针对哪一个人或者继续往下找的话,或者微博上经常发表评论什么的谈齐崇淮案子的话,这些事情真的会找上我。或者让我出个事故啊,让车撞着我或怎么样。我不是怕什么,总觉得得替孩子着想。因为没人帮我带孩子,孩子的生活我放在第一位。第二我才想着看看大家有没有去关注一下,让齐崇淮早一天洗脱冤屈。
我曾经说过‘我真的哪天消失了,绝对是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所为’。有些东西我不能不想到,重要的是我的孩子要生活,孩子能平平安安,回来能看到妈,这是我的心声。

前两天,我们济南的几个正义人士聚餐,那种用语就叫‘饭醉’,一个老师找到我,也是曾经对我有很大帮助的人,意思是我能跟他们见个面。
我出于礼貌,觉得人家这么关注我,我就过去拜见一下。十多个朋友,有年轻的,也有年龄大的,也有原来被入狱的好几个。
我跟他们见个面,表示一下感谢,很简短地说了几句。我说‘我作为受害者家属,谢谢这些关注、关心我们的人!正因为有你们的关注、资助,才让我有生活下去的动力’。
他们说‘都作好准备了吗?……不论什么事情,都没有一个怕字,哪怕是被蹲监狱……’
我就打断他们,说‘真的,我希望2013年,但愿2013年……祝愿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请你们不要说什么监狱,我觉得这个词对我很敏感,我老公现在在监狱里,我总觉得能体会到他的心情,希望大家帮助我们的同时保护好自己’。我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因为毕竟家里有孩子,那是晚上。”

*焦霞:齐崇淮获海尔曼.哈米特奖,女儿说“爸爸很伟大”我为这样的老公感荣幸*

上个月,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说,有12位中国作家、记者,以及活动人士获得了海尔曼.哈米特奖,以表彰他们不顾政府迫害坚持促进自由表达权利的努力。这12位获奖者中包括齐崇淮先生。
焦霞说:“我真的很高兴,中国12名,其中我们山东两名。有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孙老师,有反腐记者齐崇淮。那天去会见那几个朋友,他们现在要求释放齐崇淮,不是习近平上任了吗?有几个贪官双规的双规,调查的调查,不是现在都是要求反腐吗?现在都呼吁释放反腐记者齐崇淮。
听到他得了这个奖,是对他人品的认可、大家对他付出的认可,我觉得这个很关键,在我心里很重要。至于奖金再多我们会花掉的,我虽然很穷,文化程度也不是多么高,但是我懂得什么是重要。”

主持人:“孩子们知道这个消息吗?”
焦霞:“知道,知道。我接着告诉了孩子们。我女儿说‘是吗?哎呦我爸爸真的很伟大!’这个奖是对齐崇淮的一种认可,作为他的家属,我觉得有这样的老公感到很荣幸。虽然他还被关在监狱里。”

*焦霞:齐崇淮获奖与大家关注努力分不开,手机短信“天快亮了”陪伴我好久好久*
主持人:“齐崇淮先生知道他得奖的消息吗?”
焦霞:“不知道。他到现在也没往家打个电话。我想着孩子现在正复习,要考试,等孩子放了假,我带着孩子过去看看他。
我觉得得了这个奖,跟大家的关注、努力分不开,真的很高兴。我觉得迟早一天……一切都在变。那天聚餐,有个老师说一句‘天快亮了’。哎呦这句话,你知道吗?给我的短信里,我不知道哪位老师给我发过这种短信,我觉得这句话特敏感、特熟悉,这句话陪伴我过了好久好久。当我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就看原来大家发给我的短信,说‘天快亮了,要有信心,要坚强’。我总觉得现在可以说真的生活在黑暗中,看不见光明,天不能都是这么黑,会有一天天亮的。”

*焦霞:习近平上任,大家呼吁释放反腐记者齐崇淮,望大家帮助我们同时保护自己*
焦霞:“现在你看我们这边,落马的多么多。好多官员都贪几百万、几百亿的,老百姓穷的……老百姓不要求怎么样,只要能吃饱饭就行。他们那些贪官污吏,一顿饭几万,是老百姓几家的收入啊 ,真的该整治整治了。习近平上任嘛,大家现在呼吁释放反腐记者齐崇淮。你想一下,原来本来是四年就可以回来的,他在里面又写了监狱内幕,一直又跟那边对着干,就是想着为自己洗脱冤屈。
他觉得在里面再写些东西或怎么样的话,就怕我们受到牵连。齐崇淮这个人很细心的。并不是我想跟他离婚,这是他的意思。我总觉得他里面有好多东西我都不清楚的,有病的时候不敢吃药,有时候昏迷好几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几天。我觉得不是咱想的那么简单。
我跟大家……有的都联系不上,我希望拜托你向大家问好!希望大家在2013年平安健康!帮助我们的同时,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只有你们平安了,我们才有希望,才能看到明天。我希望你方便的话帮我转达一下,好不好?”

主持人:“好的,好的。”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