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 - 第十九个“清明”“六四”难属祭亲人

2008-04-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04)

*又是“清明”祭奠时*

今年清明节,是八九“六四”后的第十九个“清明”。

现在在江苏无锡老家的“六四”难属丁子霖、蒋培坤夫妇,昨天祭奠了在“六四”遇难的、他们的儿子蒋捷连。

丁子霖女士说:“清明节我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我们在这里祭,昨天祭的。因为今天要上蒋老师家的祖坟上,他们有两个老家,一个是他的养父母,他养父是这里大饥荒时候给活活饿死的,我们有生之年‘清明’的时候都会到他坟上祭他。然后又到蒋老师生身父母那里去。所以,昨天我们在这里提前过了‘清明’,祭了儿子。跟每年情况一样,就是给老的、小的过‘清明’。

每年‘两代会’之后,就是清明,清明后,就要准备过‘六四’周年了。一年一年,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都会坚持。我想一些难友大概也是这样。所以,每年上半年对我来讲,确实是比较沉重,也比较累。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我身体能坚持多久。“

*八九“六四”简介*

1989年4月15日,被罢黜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随后,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先导,继而社会各阶层参加的大规模街头请愿游行。要求‘言论自由、解除报禁,清除腐败,铲除官倒’等等……从4月中旬到5月,先在北京,后在中国各地,游行规模越来越大,社会各界陆续加入。

5月20日,中国当局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6月3日夜里,戒严部队动用坦克和机枪,在北京街头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

在6月3日夜里、6月4日清晨,以及随后的几天里,到底有多少人遇难,多少人受伤,时至今日,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公布确切的数字和名单。

北京的丁子霖女士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她的先生蒋培坤是这个系的教授。1989年6月3日夜里,他们十七岁的儿子、中国人民大学附中高二学生蒋捷连,在北京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枪杀。

1991年丁子霖接受外国记者采访,首先站出来公开儿子遇难经过,随后开始寻访“六四”遇难者家属和伤残者。到目前,已经寻访到189位死难者的亲属和71位伤残者。这些人组成的群体被称为“‘六四’难属群体”或“天安门母亲群体”。

*每逢“清明”监控更严*

每年“清明”前后,有的“六四”难属群体成员会受到警方特别的监控。

在“六四”屠杀中失去一条腿的北京的齐志勇先生,与往年一样,前几天又被警察带走了。我拨打他的手机――

齐志勇:“现在还在郊区呢。”

刚刚讲了几句话,电话突然中断,就再也打不通了。

*张先玲:“万安公墓”祭爱子,也祭每位遇难人*

扫墓,在警察警车的跟踪下――

“六四”难属张先玲的儿子王楠1989年遇难前是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十九岁。

昨天刚刚祭过爱子的张先玲女士说“我4月3日去‘万安公墓’给我儿子扫墓。今年‘清明’是4月4日,有的年份‘清明’是在4月5日。因为我儿子王楠的生日是4月3日,所以我总是在这天去‘万安公墓’看他。

昨天(墓地所在)公园里有一些人,没有看到警察便衣迹象,但是有一个警察开着警车,跟在我后面。事先他也告诉我,要跟着我,我说‘请便吧’。

正好有个朋友来看我,一起去了万安公墓。“

遇难者的父母年纪都大了――

问:“难属有没有结伴去的?”

答:“按照惯例,清明节我们都是各自活动的多,以前基本上是段昌隆的母亲和袁力的母亲会一起去。但是现在段昌隆的母亲坐轮椅了,很不方便,他父亲身体也非常不好,所以我估计他们家也就是他姐姐或妹妹去了。袁力的母亲李雪文身体不大好。

大家年纪都大了,想当年我才五十多岁,现在都七十一岁了。他们的年纪就更大了,清明节自己都不一定能去了。只是在‘六四’的时候,我们才一起祭奠。”

现已知“万安公墓”有八位“六四”遇难者――

问:“‘万安公墓’有几位‘六四’遇难者的墓?”

答:在墓地上安葬了的有袁力、段昌隆、王卫萍、郝致京。三位在骨灰堂的有王楠、杨明湖、杨燕声。还有另一位遇难者郭春珉,也是个很年轻的孩子,是在骨灰廊,墙上。

每年到‘六四’,亲人把骨灰堂的骨灰盒搬出来,放在袁力的墓边上,大家一起祭奠。“

和往年一样,张先玲女士扫墓,也同时去给其他遇难者扫墓。她说:“到每个万安公墓遇难的孩子们、每个遇难者墓前或骨灰堂前面都去看。他们扫自己孩子墓时,也都来给我们看,给每家都扫个墓”。

因救人遇难的女实习医生王卫萍――

问:“今天有没有看到其他‘六四’难属去扫墓?”

答:“每个墓地我都去了,但是没有碰到。有的好像扫过了,我去的晚一点。平常王卫萍墓地扫墓的人少,今年我看王卫萍的墓上送上去不少花。王卫萍当时二十一、二岁,是刚刚毕业的医科大学学生,正在人民医院实习,她是在救人的时候遇难的。”

*张先玲:睹物思人忆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

张先玲女士在八九“六四”后的第十九个“清明”再祭爱子,心情更沉重。她说:“扫墓前几天有个瑞士电视台来采访,事先通知过我,希望我准备一点东西,我就把摆着王楠遗物的盒子打开了,拿一些东西,所以我心里很难过。

这些天心情特别沉重,因为看拿出来的王楠被从土里挖出来(遗体,王楠被戒严部队枪杀后埋在地里)的照片。也看到…… 你也知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半小时”节目广播过他(遇难前读书时)写的那个手稿……这些东西我看着,事情就像活灵活现在眼前一样,还有他小时候的、中学生时的、遇难前去军训时的照片……还有他参加游行的头带、标语、口号……

我心里很难过。这事情一晃都快二十年了,当局一直都想隐瞒真相。

正好我看到他的遗物里有当时大游行口号的单子,我把那口号看了一遍,一句都没有错――

‘反对官倒!反对腐败!我们要民主!我们要法制!’

哪儿不对呀?都非常正确!我觉得当时大学生们的要求都是非常正确的,正是因为把他们镇压了,镇压了‘六四’民主运动之后,所以到现在已经不是‘官倒’了,这种腐败、贪污就一塌糊涂了,以致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张先玲:血不会白流,不能让刽子手永远杀人*

张先玲表示:“我想,大学生们、这些孩子们的血也不会白流,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只要我不死,就是有一口气,我也要追问下去。有无形的力量在支持着我们,因为不能让刽子手永远拿着屠刀杀人。

为了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将奋斗终生。“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