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在美企业研究所纪念“六四”25周年演讲答问 ——详版(上)“六四”25周年纪念与回忆专题之五

2014-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在美企业研究所纪念“六四”25周年演讲(RFA)
陈光诚在美企业研究所纪念“六四”25周年演讲(RFA)

*纪念八九“六四“25周年,陈光诚在美演讲与答问详版(上)*

今年6月4日是八九“六四”25周年,今天请继续收听八九“六四”25周年纪念与回忆专题节目。

美东时间6月3日下午两点多,北京时间已经进入6月4日,来到美国已经两年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应“美国企业研究所”邀请发表纪念“六四”25周年演讲。美国企业研究所是美国最大的思想库之一,也是一个重要的政策研究机构。陈光诚先生现在是美国威瑟斯庞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并受聘于美国天主教大学和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从事人权方面的研究工作。

陈光诚在这次会上用英语发表演讲,这是他第一次在公众场合用英语发言。演讲之后,陈光诚回答了在场人士的提问。

“心灵之旅”节目将分段陆续播出本次会议发言和问答的全部内容。

63日下午两点,会议开始。美国企业研究所主席布鲁克斯Arthur C.Brooks教授致辞——

布鲁克斯:“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我是阿瑟.C.布鲁克斯,美国企业研究所主席。欢迎各位参加这个会议,纪念25年前的今天发生的‘天安门悲剧’。今天,法律和人权活动人士陈光诚在我的简短介绍之后将发表演讲,他还会回答听众的问题。

1989年那场众多抗议者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以及中国各城市的抗议已经过去25年了。然而令人惊异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美国举行多种纪念活动的时候,在中国却连一个公开纪念当年天安门广场所发生一切的活动都没有。

公众对于这一事件的记忆,在中国被强制抹杀了。今天的问题是,天安门广场学生们的行动是徒劳的吗?

我们25年后在这里举行纪念活动的事实,以及陈光诚和像他那样的人继承学生事业的事实表明,1989年的抗议者们是以另一种特殊的方式成功了。他们点燃了引信,那长长的引信被缩短了,这引信是中国当局不可能熄灭的。

悲剧性的现实表明,中共当局并没有从天安门事件汲取真正的教训。有观念认为,中国公民的牺牲,是用牺牲自由换来生活质量的改善。但是在美国,我相信这观点是错误的。

天安门抗议的事业没有结束,并将继续成为中国社会今天仍面临的社会挑战。

今天的讲员陈光诚是中国众多认识到这一真实性的众多活动人士中的一员。在将话筒交给他之前,我想讲点有关他的故事。

陈光诚是中国维权法律人及活动人士,他在中国一直倡导自由、人的尊严和法治。他童年时双目失明,自学了法律。他因揭露官员执行‘计划生育’中滥用暴力及强制堕胎而知名。1996年,他质疑当局对他家征税,因为他属于免于缴税的残障及贫困群体。他赢了官司。以后他开始为这些群体维权。

1997年至2004年,陈光诚代表村民打官司反对征地 。

2005年他受到国际关注。因为他参与起诉山东当局暴力执行‘一胎化’政策的集体诉讼,北京驳回了起诉,并禁止他继续维权。但活动人士得到陈光诚揭发的材料并传到互联网上,当局报复陈光诚,从2005年9月到2006年3月将他软禁在家中。

2006年6月他在被失踪三个月后正式被逮捕,被控四项涉嫌罪名,后来被判刑四年多。2010年9月他刑满获释后仍被软禁。

2012年4月,陈光诚逃到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寻求庇护。经美国政府与中方谈判,他被允许到美国学习。纽约大学聘他作访问学者。他与家人团聚,在纽约大学约一年后,他指出纽约大学受北京影响太大,于2013年10月离开。他目前是威瑟斯庞研究所人权问题高级研究员、也在美国天主教大学和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受聘任职。

下面敬请陈光诚先生发表演讲。”

(掌声)

我从陈光诚那里得到了演讲中文稿,英文演讲因时间所限,有压缩。

(掌声)

陈光诚:“谢谢布鲁克斯教授热情的介绍!”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非常感谢邀请我在这里和大家交谈。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用英文演讲,希望大家能明白我所想 所说。”(掌声)

陈光诚:“谢谢!(笑)

x       25年前的今天,中国邪恶的当政者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屠杀了至少数百名本国的人民,试图以此让中国人民噤声。他们也想方设法压制我的声音,但我不会沉默。今天我用英语向各位讲话,让人不忘恐怖屠杀的日子。

那时我17岁,作为盲人,我无法上学。如果我有机会上学的话,那时我可能也在广场上。可惜当时只能每天和老百姓一样急切地希望能从广播和电视上了解一些信息,记得当时李鹏假惺惺地出来和学生对话,打着官腔,旁顾而言他。记得有个学生在他讲到一半时走过去。李鹏说‘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学生递给他一张纸条,便走开了。待他讲完后,递纸条的学生说‘我刚才给您递了一张纸条,说您如果再不正面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我将打断您的讲话’。当然我不知道这个学生是谁。但通过对声音的回忆,应该是王丹或者吾尔开希,我不能确定。

你们记得,就在新一波民主浪潮到来之前,1978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的政策,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当然,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多数是拥有信息和资源最多的党政官员,及他们的家属和亲人。结果官倒横行,滋生出大量的腐败。

此时,一批有进步思想的学生和各界人士期望这个国家不仅实行经济改革,更要实行政治改革,期待有改革意识的官员能够推动政治改革。 但很不幸的是,改革官员被利益官员所打压,有改革思想的胡耀邦被迫离职并在4月15日猝然逝世,引发学生和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应。

由悼念胡耀邦引发了各界人民对国家前途的担忧。各个大学的学生开始陆续聚集,表达他们对胡耀邦的崇敬和哀思,在校园内宣传他的思想;张贴海报表达对新闻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官员贪污等政治问题的关注。

有些民众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悼念胡耀邦,学生也开始聚集在此发表演讲,举行抗议活动来表达他们的基本诉求。

但是邓小平和李鹏都害怕。邓小平和李鹏为首的强硬派压制示威活动,因而4月底在《人民日报》发布了一篇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的社论。这一社论激起更多的学生举行大规模的游行抗议。

赵紫阳于5月初发表了同情学生的演讲,认同学生和市民的正当要求,认为活动是一种爱国运动,同意和学生对话。他的开明举动得到大部分学生和民众的认同。

但是有些学生不相信政府,认为政府不会真正对话,于是他们动员学生进行绝食行动。特别选择在戈尔巴乔夫5月13日开始访问中国的日子,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纷纷前来北京参与此活动。

同时,民心思变,全国也有400多城市爆发了抗议活动,各界民众都以不同形式表达对学生的支持。

虽然李鹏最终出来会面学生,但只是敷衍,对于学生的要求却置之不理。随后也就是5月19号,赵紫阳呼吁学生停止绝食,告诉学生应该健康地活着。其实他早在几天前已经知道内部强硬派打算镇压学生的决定,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5月20日中共就正式宣布戒严。大量军队被调往北京,当然他们遭到了集结群众的拦阻。之后,也就是6月1日,李鹏发表了一篇定性动乱的报告,并说天安门广场必须被清理。

这些鼓动更促使中共高层决心以暴力镇压。于是在6月3号晚间至6月4号凌晨,中共对自己的人民开始了血腥的屠杀,各路军队开着坦克,荷枪实弹涌向北京市内,尤以木樨地和天安门为重,学生和市民死伤惨重。

随着天安门广场的镇压,中国其它城市的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也都遭到暴力镇压。

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已经过去25年了。25年前满腔热情的学生和民众坚持了50多天的要求民主、自由、反对贪腐的爱国运动最终被中共血腥镇压了。无数的年轻人为此付出了他们的生命,多少有识之士为此被迫流亡。

25年后的今天,中共不但没有悔悟、正视历史,跟上世界民主、自由的步伐,反而一再掩盖事实真相,继续推行一党独裁,使得正义得不到伸张,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也是人类的悲哀。

今天,虽然中国在经济上有所进步,但在政治改革方面却丝毫没有进步。对人民的控制变本加厉。中共继续对网络进行封锁,对所谓‘敏感词’进行过滤。像‘八九民运’,在国内仍是一个不能公开谈论的话题。

即便如此,25年来中国人民一直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与中共独裁者的坦克机枪、警棍盾牌,及手铐脚镣、监狱牢笼……作着各种坚决的斗争。只是面对一群没有道德底线、不受法律制约的杀人不眨眼的邪恶之徒,力不从心而已。

从‘64坦克人’到冲击党禁的中国民主党,再到赤脚律师,公民维权,公民围观,公民抗暴;从个人维权到集体维权,从为自己维权到助他人维权,公民行动一浪高过一浪。每年百人以上的抗暴行动超过20多万起。

中共每年用来‘维稳’的经费超过军费开支高达7千多亿元。这么一大笔钱不是用于人民的福祉,改善人民的生活,而是用来镇压自己的人民。实际上在‘阿拉伯之春’发生时,我明显的感到中共从心理上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

因为向外界公开表达反对共产党的这些罪恶,我在监狱里度过许多岁月。当我刑满获释后,再次被严密控制在东师古的家里,外界来看望我的各界朋友都遭到驱赶和殴打。

最近的‘建三江事件’、‘新公民运动’等都遭到严厉的打压。

关于‘建三江事件’是这样的:中国大陆劳教制度废除以后,大量的‘黑监狱’在全国各地依然存在, 其实这类场所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上访者等不和党保持一致的人士的非法场所。其中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的‘法制教育基地’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3月20日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唐吉田、张俊杰和王成四位律师受被非法关押者的亲属委托,前去此‘法律教育基地’提供法律服务,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公民。随即,四位律师被公安、国保和‘610办’的人员带走,拘押并遭非人的酷刑。

全国大批的律师,网友等各界公民纷纷到建三江声援四位人权律师,他们也遭到抓捕、殴打、关押,有的中途被抓回控制在家中。

在各界的声援下,15天以后律师们被释放。得知他们被用手铐背拷着吊起,双脚离地,进行殴打并威胁说要活取他们的器官后,将他们埋掉。四位律师共被打断24根肋骨。其中, 唐吉田律师10根,江天勇律师8根,到医院治疗时还遭到国保的骚扰和驱赶.

一个不能正视自己历史、不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的政府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政府。一个不能善待自己的国民的政府是一个不可能善待他国国民的政府。

今年香港的‘六四纪念馆’首次开放,这是全球第一家‘六四纪念馆’,向人民展示很多大家所不了解的事实真相的相关资料。特别是对于国内的人士来说,都是没有办法知道的。

台湾的人权组织‘台湾关怀人权联盟’也组织‘倒共’网络活动,提出‘全民倒共,天下围城’的口号,与全世界共鸣。

25年中,从香港到世界各地的每一次拒绝遗忘和烛光悼念的活动都使作恶者心惊胆战,让世人谈论思考。

我特别感谢香港人民和世界爱好自由民主的人士25年来始终坚持拒绝遗忘历史,寻求真相。这不仅是为了纪念八九‘六四’为了自由民主而牺牲的无数的年轻生命,我们也是为了继承他们追求自由民主的斗争精神。

因此我希望国内外依然关注中华民族的民主大业的朋友们,我们需要三思,总结,如何解决正义有余而实力不足的问题。中国的民众相当一些已经觉醒,正在逐步战胜恐惧,为民主的建立打下基础。

中国的变革不可避免,因此我们现在必须做好准备,来阻止中共再次对要求民主的人民施暴、镇压。

今天,在‘六四’25周年之际,我向美国人民和政府说话,向所有热爱自由的国家,向整个世界发言。我非常希望美国及整个西方世界的国民和政府能够用更深远目光,不仅看到中国经济的发展,更能够用实际行动在舆论和物质等方面全力支持那些艰难地在国内争取自由民主的人士。支持网络自由,协助人民推翻网络柏林墙. 而不是看着中共的脸色来决定如何对待积极活动人士和国内的重大维权事件。

要坚决拒绝八九‘六四’的那些刽子手、责任人和迫害人权的政府官员成为一些民主国家政要的座上宾 。拒绝他们同你握手,甚至应该阻止这些破坏人权的恶棍进入自由民主的土地。如果因为作恶而没有受到任何制约的话,他们的作恶就不会停下来。

使作恶者失去尊贵并非无理,而是社会必不可少的过滤网和漂白剂,是公民的自然义务。无论何时何处,若大家能对独裁者尽这样的义务,尤其是代民行使公权力者,我想当代的法西斯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践踏人权。

若民主国际能够明确表示将全力制止独裁者对人民的镇压举动,这将有利于人类跨入全面民主、文明。

一个专制、腐化的政权的存在对人类世界的威胁,并不是指它的经济实力和国防有多强大,可以威胁到邻国乃至世界,而是指对世界文化、人类文明和普世价值观的破坏,这才是最可怕、最恐怖的。

中共独裁者60多年的统治几乎毁掉了中国几千年的文明,现在也正在腐化着人类文明。对此我们若不采取果断行动,就如同默认独裁者逐步毁掉全部文明史甚至危及人类的生存。若民主国际能够明确表示将全力制止独裁者对人民的镇压举动,这将有利于人类跨入全面民主、文明。

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生活在自由世界,我们必须现在就行动,因而我们要和正在国内遭受苦难的维权律师、维权人士合作;我们要和国内积极的网络活动人士、积极的行动者合作;我们要与支持民主自由的各国的政治家合作。

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奋斗。

现在在这里,在中国民主重生之时,整个世界必须坚定不移的站在一起。如果我们明确无误地大声疾呼,一个自由的中国,一个民主的中国,一个宪政的中国将会出现。

她必将到来,她必将到来。

亲爱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掌声)

陈光诚:“谢谢大家!谢谢!”

【待续】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录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