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中使馆前“六四27周年烛光纪念会”录音选辑(一)

2016-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学自联候补理事古懿主持烛光会(RFA张敏摄)
学自联候补理事古懿主持烛光会(RFA张敏摄)
Photo: RFA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6,11)

*201664日全美学自联在华盛顿DC中使馆前举办“六四”27周年烛光纪念会*
2016年6月4日是八九“六四”27周年的日子,美东时间当天晚上七点半“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行了“天安门六四大屠杀27周年烛光纪念会”。纪念会的协办者有“魏京生基金会”、“大华府支持民运联络委员会”、“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争取越南民主团结”、“华盛顿地区藏青会”、“中国民主党青年委员会”、“华盛顿海外香港华人联会”。

 

*古懿:“六四”大屠杀是中国政府实施的反人类国家暴行,正义至今没有实现*

以下请听这次纪念会的现场录音选段。

(录音)

古懿:“女士们!先生们!我是‘全美学自联’候补理事古懿。今天晚上由我主持‘六四天安门大屠杀27周年烛光纪念会’。我们都知道,在27年前的今天,有很多和平示威游行的学生和市民,在中国首都北京死于子弹和坦克之下。这是一场由中国政府实施的反人类的国家暴行。但是直到今天,牺牲者们仍然被诬蔑,他们的家人被骚扰,正义仍然没有实现。”

 

*古懿:我提议,大家为天安门屠杀中的牺牲者默哀1分钟*

古懿:”今天我们第27次聚集在这里,纪念当年的牺牲者,支持家属们提出的正当诉求,正义必须得以实现。

 

我提议,大家为天安门屠杀中的牺牲者默哀1分钟。”

 

到会者默哀1分钟。

(录音)

古懿:“谢谢各位!”

 

*陈闯创:和“学自联”一起表达对六四遇难者真诚的哀悼和追思*

古懿:“现在请‘全美学自联’候补理事陈闯创致‘开幕词’。”

陈闯创:“谢谢大家!我叫陈闯创,我发言的题目是‘勿忘六四,超越八九’。今天站在这里,站在这么多前辈和同代人面前,今天代表‘全美学自联’致辞,我感到非常高兴。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有这个资格站在这里,谈八九、谈‘六四’。1989年‘六四’发生的时候,我才三岁。27年过去了,我今年三十岁。我可以算是一个‘后八九一代’……”

 

他在谈到自己的心路历程之后说——

(录音)

陈闯创:“面对独裁专制的中共政权,作反对派投身反对运动,当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这条道路是艰辛、孤独、甚至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很难可以形成见到有可积累的效果,也很难影响到一个在中国大陆或者更大范围内的群体。但是这种对于专制政权的根本质疑、根本挑战,对于公民权利和民主政治的根本坚持和根本追求,却拥有极其珍贵的道义资源,在大变局到来的时候,自然就会为那些人们所寻求,坚持和非逃避。这是我的立场,这也是‘全美学自联’在过去27年来一贯坚持的立场。我为加入这个团队而自豪。我也感谢大家今天能来到这里,和‘学自联’一起表达对‘六四’遇难者真诚的哀悼和追思。谢谢大家!”

(掌声)

 

*“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尤维洁在北京为“六四27周年烛光纪念会”作录音发言

纪念会现场播放了“天安门母亲群体”也就是“‘六四’难属群体”发言人在北京的尤维洁女士的录音讲话。

(录音: “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 尤维洁北京为“全美学自联2016年‘六四烛光纪念会’”作录音发言,全文)

 

“‘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

所有前来参加“六四”惨案二十七周年纪念活动的朋友们:

 

今年‘六四’纪念日对于我们难属群体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心情沉重的纪念日。回想去年九月中秋之日,著名美学家蒋培坤先生溘然离世,使得我们难属群体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蒋老师用其近半生的精力为我们群体做了大量的工作,可谓是鞠躬尽瘁、呕心沥血。我们不会忘记这位学者,他的思想和精神将和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共存。

我想,你们一定会很关心丁子霖女士的近况,关心她的身体情况,在此,通告一下,以免去关心她的朋友们对她的担心。丁老师除了心脏有些微恙外,身体状况还好,她是一位坚强的母亲,正在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走出来,我们群体的每一位难属都很关心她。

迄今为止,‘天安门母亲群体’已经有41位难属因病和其他原因相继离开了我们。逝者已矣,信念依在,我们会一起坚定不移地在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向政府讨回我们做人的尊严,永不放弃我们的诉求:公布‘六四’真相、追究‘六四’屠城责任者的法律责任、对死难者进行国家赔偿。政治问题法律解决,直到‘六四’惨案得到公平公正解决的那一天到来。

89年‘六四’惨案至今已经是第27个年头,我们依然看不到执政党和政府对当年血腥屠城行为向自己的国民有一丝一毫忏悔、反思。在国内所有的信息网络、媒体上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国民不允许在公开的信息场合中谈论‘六四’,所有有关‘六四’的信息很快就会被屏蔽。每一个中国公民依然无法了解‘六四’惨案发生的真相,对于这一暴行行使公民应有的话语权,以致这一反人类的罪行依然停留在官方最初的‘反革命暴乱’到‘政治风波’的定格中。经过27年政府对国民的封锁、有选择性地遗忘,连这种定性都不再被提起,好像中国首都北京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残暴和血腥。

然而,这种回避历史、尘封历史的罪恶不能代表民意,究竟是学生、普通民众还是统治阶级为了一己的利益站在中国历史的对立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终将会给出正确答案!

当年,我只是一个普通市民,我所看到的89年的学生和平请愿完全是理性的、非暴力的,他们提出的:‘反官倒、反腐败、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要求民主和自由’等呼声得到了全国社会各阶层的响应。如果当局能够倾听民意,顺应民意进行政治改革,走宪政道路,依法治国,每一个公民都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愿,不是采取这种动用野战军野蛮地血洗北京城,当今中国社会不会官员腐败现象和社会矛盾如此严重!

作为‘六四’惨案的一名难属,我认为中国要想实现依法治国,‘六四’惨案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只有依法解决‘六四’屠城惨案,‘六四’惨案得到公平、公正合理的解决,中国的依法治国才能真正得到体现。

‘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我从陆文禾博士那里知道 ,你们吸收了年轻人的参与,今年你们举行的‘六四’惨案27周年纪念活动将会由年轻人主持。非常高兴地看到年轻一代在关心着27年前‘六四’惨案,并亲身投入进去。追求民主、自由、平等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为此,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前赴后继。‘六四’学子们的呼声是中国的未来,只有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国,中国社会才能走向文明。

感谢‘全美学自联’的朋友们!

感谢所有前来参加‘六四’27周年纪念活动的朋友们!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  尤维洁”

 

(烛光纪念会现场掌声)

 

*古懿:我们站在这里,陈维明先生将会为他的“民主女神像”揭幕*

古懿:“我们站在这里,陈维明先生将会为他的‘民主女神像’揭幕。我们知道,在天安门学运的时候,曾经来自首都多所高校的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树立起了这一座‘女神像’,和对面的毛泽东像分庭抗礼。这座雕像当时被中国政府拆毁了,但是雕像后面的精神仍然在人们的心中。今天,陈维明先生带着他的雕像,结束了‘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跋涉10几个州,从西部来到东部参加我们的活动,并为他的‘民主女神像’揭幕。

有请陈维明先生”

 

*陈维明:重树起“民主女神像”,面对屠杀人身体、精神和灵魂的中共暴政说“不”*

(掌声)

陈维明:“大家好!今天,本来我的雕塑的揭幕仪式我应该感到非常高兴,但是这是唯一的例外。因为这个塑像在27年前,在中国的天安门被中共的坦克碾碎了。他碾碎了我们中国人对民主自由的希望。但是我们在海外的仁人志士,我们没有忘记,我们给她重新树立起来!

今天我和我在洛杉矶的团队的朋友们,我们经过了十几个州,经过了数十个大学,我们来到了这里,来到了中国的所谓‘属地’——中国的大使馆,重新面对,在27年前她面对的中共暴政,面对的是老毛的纪念像,现在我们面对的是用中国人民鲜血染红的旗帜。

我们将要对中国共产党这个国家恐怖主义说‘不!’我们要把他们的暴行展示于天下,告诉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他们比ISIS更加残忍,他们不仅仅是要屠杀我们同胞的血肉之体,他们还要屠杀我们的精神、自由的渴望,他们要屠杀我们的灵魂。我们在下面摆设的所有的图片,足以说明他们不仅仅要屠杀我们汉人,而且还屠杀我们的藏人同胞,屠杀我们维族的同胞……

不但要屠杀我们不同的同胞,还有我们的信仰。看看下面的图片吧!那些燃烧的十字架,每一个十字架都凝聚着我们对信仰的渴望,都有我们信仰者的鲜血,还有那些法轮功的学员。看看吧!在那些图片上面,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残害得皮包骨头。对于这么一个残忍的、没有任何人性的政权,它凭什么屹立在这边?它的旗帜上全是我们中国老百姓的鲜血!”

*陈维明:蓝天、自由、民主属于中国人民!一起为中国民主事业贡献我们的心力*

陈维明:“我想,这样的政权,它应该倒下了,他不属于中国人民。

中国人民将会树起我们新的旗帜,自由民主的蓝天,将会重新晴朗中国大地!蓝天、自由、民主属于我们中国人民!我们的火炬,它将会点燃每一个中国人的希望,自由属于我们中国!她不仅仅是属于世界、属于美国、欧洲的财富,她也是属于我们中国人民的,属于我们大家的!所以我希望,我们洛杉矶的团队,我们爱好和平爱好自由的人们,所有在世界上……散落在世界上的所有爱好自由的人民,我们一起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贡献我们的心力!

谢谢大家!”

(掌声)

 

*魏京生:据不能公开的消息来源,实际八九“六四”在北京至少有七千多人死亡*

古懿:“下面一个环节是嘉宾发言。同时我们在最后安排了‘自由发言’时段。如果谁希望发表自己的想法,可以在嘉宾发言时间给我一张小纸条,然后我们好逐一安排。谢谢!

现在首先有请‘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致辞。”

 

(掌声)

魏京生:“谢谢大家!谢谢来的每一位朋友!当然,更要谢谢陈维明,他为我们做了这个塑像。多少年来,从1989年开始,这个塑像就树立在我们所有中国人的心中。

据不能公开的消息来源,实际上1989年(‘六四’)在北京至少有七千多人死亡。这个数字是中共内部的统计,是我调查得来的,很可靠的消息来源,而且这也不是很准确的。因为他们说了,还有他们没有统计到的。”

 

*魏京生:在国内没办法纪念死难者,纪念他们是我们必须履行的义务*

魏京生:“有这么多人流血牺牲,为的是什么?其实大家目标很明确,就像陈维明做的这个塑像一样,我们要的是民主自由,这个塑像仿照美国的自由女神像,实际上我们大家要求是民主自由。为了民主自由,那么多中国人流血牺牲,包括很多伤残的人,包括很多家属,现在还都在国内……那么这一天,他们在国内没有办法纪念这些死难者,我们实际上是在代替他们履行这个义务。这是我们每年都必须履行的一个义务。

而且我记得,十几年前有朋友问我说‘哎呀,我们在我们的这个城市,没有什么人(参加)了,我们还要不要举行纪念活动?’我说‘你只要有一个人,你也要打出这个牌子,让世人都知道,有这么多的人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牺牲了他们的生命,包括很多受难者、受难者的家属,他们的生活完全被改变了。所以,这个义务是我们每一年都必须履行的。”

 

*魏京生:最近这两年,形势有很快改变,中国百姓又重新特别关注中国的民主*

魏京生:“除了纪念这些死难的兄弟姐妹以外,我们在这个地方聚会,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我们要发扬民主精神,推动这个民主运动继续走下去,不要停止。因为国内的人民现在也越来越关心了。前些年,可能因为中共的镇压,也因为一些经济发展等等原因,有外国媒体都报道说,中国的老百姓不太关心中国的民主了。海外咱们的民主运动人员也在逐渐减少、逐渐老化,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危机。

 

但是最近这两年,我发现形势有很快的改变,这是因为中国老百姓现在又重新特别关注中国的民主。

前天我在大街上,有中国的老百姓……可能四、五十岁,他们两口子,过来问‘您是魏先生吗?’我说‘是’,他说‘你们在海外做的这些事,我们国内的人都很注意。包括你们最近……就是我最近在‘美国之音’那个节目……他说‘我们都翻墙在网上看了’他们是来旅游的,说‘我们现在国内的人,非常关心中国到底能不能往前走,能不能民主’而且他告诉我‘这是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他说‘你们在海外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一定要讲明自己的观点。这样,我们国内的人才能变得明白一些,因为我们在国内信息来源非常有限。’”

 

*魏京生:年轻人关心民主、纪念“六四”人数上升,中国走向民主的新高潮正在酝中*

魏京生:“另外,今天有一个朋友本来都买了机票要来,但是没有来。他给我打电话,让我跟主持者说一下,实际不是他不来,而是他们所在的城市有一群年轻人、大学生、留学生自己组织起来要纪念‘六四’,找到他这个‘老民运’,说‘你来给我们讲讲话吧’,所以他说‘我不能去(DC)了,我得跟这些年轻人在一起’。

我们看到我们今天来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主持者都是年轻人。所以年轻一代跟上来了,这是我们新的形势,包括他们最近的民调,在香港也是……其它地方没有这种‘民调’……在香港,年轻人关心民主、关心自由的,包括支持纪念‘六四’的人,实际上比往年都多,人数在上升。所以这种形势说明,中国走向民主的新高潮正在酝酿之中,这是我们大家多少年努力希望达到的效果,而且是我们继续努力的一个很重要动力。”

 

*魏京生:防止共产党特务挑拨离间和破坏,为民主自由终极目标团结起来*

魏京生:“但是大家不要忘记,共产党从来不会闲着,这个我一出来就提醒大家。还有很多朋友说‘哎呀,咱们不要老说特务’。但是,一个很简单的说法就是,共产党如果不派出特务来‘修理’咱们、整治咱们、挑拨离间的话,那么安全部的部长可能就要辞职了。这是他们必须的工作,没什么奇怪的,是必然的。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防止这些特务的挑拨离间和破坏。

 

最近,在香港发生了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就是很多大学的学生会决定退出‘支联会’不再去参加‘六四’的烛光晚会。这件事,稍微有脑子的人就可以想到,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有一只手在操纵。我觉得胡平先生最近有一篇文章就点明了这件事,就是说这些反对参加‘ 六四’纪念的人,他们所说的理由和多少年前香港的共产党所控制的‘建制派’们的理由一模一样。什么‘我们搞好香港的事就可以了,中国的事我们办不了’、‘反正我们也对付不了中共,还不如就不干了,专心搞香港自己的事吧’等等、等等。

而且参与这个分裂活动的有很多是港独的年轻朋友,我们只能说他们头脑不够清醒,他们没有想到,你们在反抗共产党压迫,在跟共产党对抗的时候,共产党也会对付你们,会来破坏你们的团结。

不管你们的意见有多么分歧……包括我们今天来的朋友,想法并不完全一样,甚至信奉的宗教和主义也不完全一样,但是为了民主和自由这个终极目标,我们大家会团结起来。

在关键斗争的时刻,大家必须互相支持,互相扶持,这样才能对抗共产党这个强大的、罪恶的政权,任何破坏我们团结的活动,特务所搞的那些挑拨离间、引导上歧途等等,这些活动我们都要保持高度警惕。”

*魏京生:有人很糊涂的以为是“义正词严的在做事”,实际上正合了共产党的目标*

魏京生:“实际上,我们的工作就像老毛说的一样,我们跟共产党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共产党里边其实有很多人在暗中帮助我们,他们也希望中国民主,只是由于自己身分的关系,他不可能全力以赴加入我们的活动。但是,我们里边也确实有很多共产党派出来的和‘拉出去’的人在替共产党做事。甚至有的人很糊涂的以为是‘义正词严的在做事’,实际上正合了共产党的目标。非常重要的就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大家必须互相撑腰,挽起手臂,来对抗那个强大的政权。

香港的这些年轻人说‘我们(管好)香港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但是,你以为你不是中国吗?台湾可以说‘我们不受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你香港在受共产党的统治,你居然不和大家合作去对抗共产党,你要参与一种分裂活动,那么结果就是你们很快会被共产党各个击破,这是共产党的传统战术。”

 

*魏京生: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摆脱共产党的暴政,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前几天纪念‘文革’的时候我们也讲到,共产党在‘文革’……甚至在各个运动中,采取的措施都是每次打倒百分之五‘一小撮’,今天打倒这‘一小撮’,明天打倒那‘一小撮’,每次发动95%,最后大家都被‘修理’了,这就是共产党的传统做法。

香港老百姓没有经过‘文革’,没有受到过共产党的这些压迫,可能对这些理解不深。我希望我们能够给他们更多的信息,帮助他们认清形势,不要再受共产党的欺骗。包括我们海外很多朋友也是,对于共产党特务制造的那些邪门歪道的理论,大家不要相信他们。什么‘民运已经不行了’‘民运内斗很厉害’,你看我们今天大家在一起很团结,包括美国人,包括台湾的朋友,我们大家很团结,我们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摆脱共产党的暴政,摆脱共产党的压迫,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让我们十三亿同胞都过上好日子,这是我们真正的目标。为了这个大目标,即使我们有分歧意见,我们还要团结起来,就像今天一样。

谢谢大家!”

(掌声)

 

听众朋友!以上您听到的是美东时间6月4日晚“全美学自联”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前举办的“天安门六四大屠杀27周年烛光纪念会”录音选辑的第一部分,在以后的节目里请继续收听!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