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9週年:燭光中的吶喊(RFA張敏)


2018.06.14
1 Murray Bessette (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發言(RFA張敏攝)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18,06,14)
【節目提要】
美國東部時間6月2日晚七點,由全美學自聯主辦的八九“‘六四’ 29週年燭光追悼會”在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舉行。
上週播出了燭光會錄音選段的上半部分,今天請聽下半部分。
1.    Mr. Murray Bessette (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發言;
2.    Mr. Robert Herman (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發言;
3.    楊倩怡女士(1989一代的孩子)發言;
4.    劉奕江先生(“從來不是我的主席”運動)發言;
5.    陳闖創先生宣讀2018年度“全美學自聯自由精神獎”頒給陳兵的授獎詞並頒獎;
6.    滕彪先生(中國人權問責中心)發言;
7.    伊利夏提先生( Hshat Hassan Kokbore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發言;
8.    Mr.Dorjee Tseten (自由西藏學生運動)發言;
9.    巫和怡先生(美利堅大學)發言。

附:

給陳兵的自由精神獎頒獎詞

陳兵,四川遂寧人,1969年生。他的孿生哥哥陳衛是著名民運鬥士,他倆是目前所知中國唯一一對皆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身陷囹圄的雙胞胎。
談陳兵就無法不談陳衛。他們兄弟倆在1988年雙雙考入重點大學(陳衛北京理工大學,陳兵西南石油學院)。 1989年學運中,陳衛在北京是北京理工大學絕食團團長,陳兵在南充是學運帶頭人學生對話團代表,兩人同是學運佼佼者。但因爲陳衛特意從北京發來電報給陳兵,說“忙學運,月初回重慶。現絕食,京人心之所向,家中多掛念”,這就是陳衛和陳兵做了分工:哥哥出頭冒險參加民運,弟弟隱退照顧家庭。陳兵後來就說“八九時,如果不是陳衛要把照顧家庭的責任交給我,我肯定會去北京,就可能死在清場的時候了”。
1989年之後小小的四川遂寧市就出現了民運三傑“劉賢斌、陳衛、歐陽懿”,他們三位結義兄弟互相照應輪番屢次入獄,現在加上陳兵就可以稱爲民運四傑了。20餘年裏陳衛三次入獄,陳兵始終提供各種支持和幫助,默默承擔着整個陳家護衛者的角色,盡心盡力侍奉父母、照顧陳衛妻女,讓陳衛無後顧之憂地從事民主運動。2011年陳衛第三次入獄後,陳兵更是接過陳衛的社會活動工作,聯絡朋友、召集聚會、主持對良心犯親屬的照料,成爲川渝民主羣體重要協調人之一。 陳兵多次對朋友表示:“身爲八九學子,不能積極地推動國家民主進程是一生的恥辱,但照料父母和嫂嫂侄女是我對陳衛的承諾,待把二老送終,劉賢斌、陳衛出獄,我就可以接力邁進監獄。”
不過未等到陳衛2020年出獄之時,2016 年六四前後,陳兵及其同仁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四人就因製作“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陳兵在獄中對律師說:“酒瓶上那句‘永不忘記、永不放棄’,就是表明我們需要對六四追尋真相。紀念六四,永不放棄對真相的追求,是我身爲八九學子必然的選擇。如果要因此判刑,不管是5年還是10年,都是我應當的承擔,也是我和陳衛兄弟倆應當的殊途同歸,只是愧對家人。”
2016年6月21日陳兵被捕,2017年3月24日,陳兵與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四人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時至今日該案仍未開庭,屢次延庭,“八酒六四”酒四君子家屬憤而公開尋求外界援助。29年來陳兵不忘初衷,始終如一,先是隱身兄長之後,再而勇挑重擔,繼承民運,他不愧爲自由精神的傑出代表,全美學自聯很榮幸把2018年度自由精神獎授予陳兵先生。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